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懂事的董事们
    按照《西山公司章程》第三十四条,所有股东皆有权查阅、抄录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公司财务报告。

    这同样是为了保护中小股东的权利,还可以使其产生自己是公司主人的感觉。

    虽然为了防止股东权力无限扩张,他们无从得知董事会的会议内容。但每次会议形成的决议,还是会在第一时间抄录若干份,只要出示股东证,就可以随时取阅。

    都是少说两三万两的投资,股东们上心着呢。

    到了晚上,这些记录皆已摆在了他们面前。

    ~~

    刑部尚书府。

    毛恺一边抿着小酒,一边看着那张薄薄的纪要,随口问儿子道:

    “咱们手里的股票能涨到多少?”

    “这玩意儿传开之后,股价起码翻一番,就打四百两一股吧。咱们手里二百股,就值八万两了。”毛公子满脸亢奋的直撮牙花子道:

    “初八那天,花了三万八千两买的,这才刚过二十天,就净赚了四万两千两呢!”

    缺乏股市风险教育的毛公子,还不懂什么叫‘浮盈不是盈’,但有赵公子的英明领导,还能出现浮亏不成?

    “嘶……”毛恺登时脸皱成菊花,也不知是被酒辣的,还是被这恐怖的涨幅给吓得。

    心说,这玩意儿比本官贪赃枉法,来钱可快多了。

    而且关键是,这钱干净啊。还能掩护自己一手……

    “后悔买少了吧?要不是当初爹你拦着,儿子少说也得买五百股!”毛公子一脸得色。

    “你懂个屁!”毛恺白他一眼道:“为父一生为官、清廉如水,一下拿出四万两银子,就已经很不好解释了。”

    “不是说管亲戚借的吗?”毛公子嘟囔一声。

    “人家也得信才行啊……”毛恺摆摆手,便换个话题问道:“赵昊没提他爹的事儿?”

    “听说是一个字没提。”毛公子道。

    “唔,不错,有分寸。”毛恺赞许的点点头。

    “什么分寸?”毛公子一愣。

    “你以为人家干嘛,突然提出要把煤场并进来?自己吃独食,它不香吗?”毛恺哂笑一声道:“还不是为了明天的廷议?”

    “爹是说赵状元和小阁老的案子?”毛公子恍然。

    “错,已经没有什么小阁老了……”毛恺饮尽杯中酒,啪的一声搁下酒盅,不复多言。

    ~~

    成国公府。

    成国公跟管家商量完,迎娶第三十四房小妾的事情,便把二儿子叫进了书房。

    朱时懋歪着头,将今天开会的内容禀报一番。

    “有意思,有意思。”成国公便哈哈大笑道:“上次经筵时,老夫就觉着这个小朋友有意思。”

    “爹,你别光觉着有意思啊,也得意思意思啊。”朱时懋转过身来,把头歪向另一侧。“人家赵公子待咱们可不薄啊。区区五千两银子,才一个多月,都变成二十万两了。”

    “这不废话吗?你爹我又不是徐矬子的孝子贤孙,当然要跟财神爷站一边了。”成国公素来不敢正眼看儿子,仿佛只要看一眼,自己的脖子也会歪掉一般。

    “明早入宫前,老夫跟咱们那几个人知会一声,挺他一把!”

    成国公猛地一拍桌子,吓得朱时懋脑袋登时就直了。

    ~~

    左都御史王廷,结束了奔波的一天,躺在安乐椅上一动都不想动。

    今天御史暴动,先是砸了都察院的值房,又冲到张齐和他几个同乡家中喊打喊杀。完事儿又跑到徐阁老家门外跪哭,闹得不可开交。

    王廷和谭纶、庞尚鹏几个都察院高层到处灭火,连哄带吓,打了无数的包票,就差跪下求爷爷告奶奶,这才把发泄完了的言官们劝回家。

    此时的王总宪脑瓜嗡嗡、嗓子冒烟,满肚子邪火没地方发。

    真是无法无天了,到底谁是上司谁是属下,谁是败柳谁是残花,谁是麻袋谁是袈裟?

    ‘回头等这阵过去了,把那些王八蛋一个个全换掉……’

    发完狠,王廷感觉稍稍缓过劲儿来,便迫不及待的问道:“今天董事会都说了什么?”

    比起朝廷的糟心事,还是自己的小钱钱更让人牵肠挂肚啊。

    毕竟,那是总宪大人清正廉明的保证啊。

    张千发便将会议经过讲给王廷,他是三名监事之一,全程参加了董事会。

    听得王总宪心花怒放道:“这么说,本宪可以随时退休了?”

    “差不多吧,股票加上其它产业,足够东翁快活三代了。”张千发点点头。

    “真得好好谢谢小赵公子啊。”王总宪激动的搓着手,然后一脸正色道:“当然,明天本宪还是会一如既往,坚定站在正义的一方!”

    ~~

    三晋会馆。

    杨博四人在围着炕桌吃晚饭。

    晚饭十分丰盛,刀削面、臊子面、油泼面、拉面、猫耳朵面……摆了满满一桌子面。

    还有老陈醋、米醋、腊八醋、香醋、白醋等十来瓶调味料,加在面里吃得不亦乐乎。

    一边哧溜哧溜吸着面条,王国光一边问杨博道:“你买股票了吗?”

    “西山煤业?”

    “嗯。”

    “没买。”杨博一边剥着大蒜,一边信口答道。

    “那你可亏了,初八我和子维都各买了五百股。”王国光得意笑道:“你知道现在多少钱么?二十万呢。”

    “舅舅,账不能这么算,又没见到现钱。”张四维拿起老陈醋,咕嘟嘟倒进碗里。

    “要不我出二十万两,你把五百股转给我?”杨博笑问道。

    “嘶,好酸好酸……”张四维猛喝一口面汤,全当没听见。

    “滑头。”杨博不爽,喀嚓喀嚓嚼着大蒜。

    ~~

    乌纱胡同,谭府。

    右都御史谭纶,吏部右侍郎王本固和右副都御史朱大器,三位同年正像往常一样,坐在一起吃茶闲聊。

    “明天廷推,那赵状元说起来,还是元朴的堂叔呢。”朱大器幽幽说道。

    他本来大理寺卿当得好好的,结果为了给董传策挪位子,硬生生被小阁老劝到了都察院,干起了闲职。

    “哎呀,元朴走之前,还嘱托过咱们,要多加照拂他堂叔父子呢。”谭纶也想起来了。

    元朴是赵锦的字。

    “是啊,这阵子太忙了,都忘了这事儿了。”王本固也叹了口气,然后正色道:“咱们不欺负人家,也不能让人家把咱们的人欺负了。”

    “嗯。”两位都御史都点点头。

    他们才不会承认,是因为买了西山公司的股票,才想起这层关系来的呢。

    原本就会照拂的好吗?

    信不信?

    ps.第一更。今天头一天调整作息时间,生物钟很不适应,一上午困成翔,到现在还没检查完。别急哈,只是慢点发,会有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