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二百九十二章 飞龙骑脸怎么输?
    既然已经决定在廷推露面,赵守正自然也没理由,再赖在……哦不,躲在长公主府上了。

    当晚,他便与依依不舍小爵爷道别,借夜色的掩护悄悄回到家里。

    赵二爷本以为一到家,就会被老爷子狠尅一顿。

    谁知让他喜出望外的是,父亲居然下午时就离开了京城。这会儿差不多已经到通州了。

    “哈哈,你爷爷也不等等,见一面再走多好?”赵守正登时放松下来。

    “爷爷说,在京城呆腻了,要去爬爬泰山。”赵昊心说,老爷子主要是怕失手打死你,酿ChéngRén伦惨剧。

    “哎呀,真是太遗憾了。”赵守正叹口气道:“还想和他老人家聊聊宁安的事呢。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就不能心平气和一点呢?”

    “这要问你们自己了。”

    “我哪知道啊?”赵守正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道:“当年我被你爷爷打晕了,直接绑送回老家,京里的事情就无从得知了。这阵子也问过你干娘,可她说,只是和老爷子吵过一架而已。”

    “就这点事儿,”赵昊吃惊道:“老爷子就记恨这么多年?”

    “哎,老爷子气性也太大了……”赵守正郁闷无比道:“宁安那么善良,当时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能怎么着他呢?还能把老爷子绑上石头,扔到后海里不成?”

    “那不能够。”赵昊不禁摇头,是啊,干娘多么的温柔慈祥又和善啊。

    他其实问过老爷子,到底和长公主有何过节,为什么一口一口‘恶毒的女人’?

    赵立本的回答是:‘别问,问就是深仇大恨!’

    咦,这话为何如此耳熟?

    “父亲早点睡吧,明天可是很耗精神的。”算了,只要干娘对自己好就成,管她跟老爷子怎么样了。

    “儿子儿子,那黄金三句,明天是不是得调整一下?”赵守正闻言,终于担心起明日的廷议来。

    “黄金三句?”赵昊眼中闪过一抹迷茫。

    众所周知,赵公子的现世记性,那是禧娃水平的……

    “就是……‘本官专心举业,不理俗务,家里的事情皆由我儿处置,因此并不知情。’”赵守正却记忆犹新,赶紧提醒道:

    “还有‘此事本官一时无法回答,等我回去查问一番,再回复大人。’‘拿不出证据来,我要反告你们诬陷。’”

    “哦。”赵昊恍然,拍拍额头道:“当然要修改。”

    “那改成什么呢?”赵守正巴望着赵昊,上次效果太好了,让他十分迷信这‘黄金三句’。

    赵昊略一寻思,便笑道:

    “改成……‘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无可奉告’,‘拿出证据来’吧。”

    “呃,这次这么简单?”赵守正感到有些没底。“为父能过关吧?”

    “父亲,其实哪有什么黄金三句?”赵昊苦笑一声,说实话道:“那天只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

    说着他深深看一眼赵守正,正色道:“但明天,就是最终的审判了,父亲只能勇敢的去面对,不要被人牵着鼻子走。”

    “儿子,你和宁安没有完全搞掂吗?”赵守正感到有些不安。

    “只能说,我跟干娘已经尽力了。”赵昊两手一摊道:“但各部尚书侍郎,都察院的御史,还有那些位公爷侯爷,可不是任人摆弄的。”

    “也是……”赵守正彻底蔫了,他还以为儿子和长公主出手,肯定能搞得掂呢。

    倒不是吓唬赵二爷,事到临头,赵昊心里确实七上八下。

    除了内阁大学士按例不参与廷议之外,明日朝廷的顶级官僚,几乎一个不缺都会出席。

    谁能左右得了他们,谁就能主宰朝局了。

    赵昊自问没那个本事。其实那些大人物,他连见都见不到。

    只有寄希望于资本的力量,看看能不能创造个奇迹了……

    ~~

    结果当晚,睡性极佳的赵守正,破天荒的失眠了。

    在炕上翻来覆去摊了半宿煎饼,好容易捱到天亮,他便赶紧起床,跑到东院给太祖烧香磕头去了。

    和太祖待了好一阵子,回来时赵守正依然心神不定,赵昊便劝他道:

    “父亲放宽心,小仓山的园子已经快修好了,大不了咱就回去颐养天年呗。”

    “倒也是哎。反正我爹、我儿赚的钱,八辈子都花不完了。”赵二爷脸上登时有了笑模样,旋即又苦着脸道:“可要是吃板子怎么办啊?”

    “这更不用担心,冯公公可是咱们监事会的副主席,我已经跟他打好招呼,会手下留情的。”赵昊又安慰他一句,心说最多就是皮开肉绽而已。

    “呀,你早说啊。害得为父一宿没睡着。”赵二爷果然还是好哄的,登时放下心事,轻轻松松穿戴整齐,还特意多吃了一份早饭。

    临上轿前,他忽然想起一事,问赵昊道:“要不要在屁股上垫块厚皮子?”

    “用不着,现在都扒了裤子打。”赵昊直接把他脑袋摁进轿子里,也跟着坐马车出了春松胡同。

    ~~

    西长安街,徐璠也坐着大轿出门了。

    他虽然已经致仕,但今天作为苦主,还是要参加廷议的。

    徐府就挨着西苑,眨眼功夫就到了右安门。

    在这里,他就得下轿子了。

    轿夫统共抬了不到一里地,连身体都没活动开呢。

    人家要的就是这排场。不当官儿了,反而得更讲究。

    好吧,其实小阁老从来都是讲究人儿。

    几名今日参加廷议的监察御史,早就等在右安门。看到小阁老下轿,赶紧迎了上来。

    见礼之后,几人便簇拥着徐璠进去右安门,往承天门走去。

    “陛下真是小题大做了,不过一个从六品的修撰,直接让大理寺判了就是,还得拿到廷议上论一论。”一个御史愤懑道。

    “论一论也好,让他感受一下,被满朝公卿唾弃的滋味!保准终身难忘。”

    “应该不会有什么变数吧?”一个叫朱文科的御史问道。

    “能有什么变数?”徐璠最后一次拿出小阁老的架势,睥睨那朱御史道:“今日廷议,共有三十三票。九卿里有七位是咱们自己人,十二位侍郎、副都御史,有八位是我爹提拔起来的。再加上你们五位。地地道道的自己人,就占了二十票。”

    “就算其余人都不投我,咱们也能稳赢!”徐璠说着冷笑一声道:“你跟我说,能有什么变数?!”

    ps.第二更。月底了,求月票、推荐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