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廷议
    “下官是听说,昨天那赵昊在大栅栏开会,还把长公主拉去了。”朱御史赶紧解释道。

    “我也听说了,好像叫西山煤业董事会,听说他们的股票老贵了。”几位御史也来了兴致,议论纷纷道:

    “听说一股要好几百两呢,咱们攒上二十年,也买不起一股呢。”

    贫富悬殊大到一定程度,甚至都感受不到伤害了。

    可徐璠能感受到啊!

    这帮御史你一言我一语,每一句关于股票的话语,都像是一把插在他心头的刀。

    等到了承天门前时,徐璠感觉自己的血,都要淌干了。

    直到他看见,身穿着六品服色、一脸人畜无害的赵守正,在一大群低级别官员簇拥下,从左安门一路含笑而来。

    徐璠登时就上头了,双目赤红的怒视着毁掉自己的那个男人。

    “赵!守!正!”徐璠咬牙切齿,一字一泣血。

    “咦,你是……”赵守正正在跟同年们谈笑风生。闻声望过去,只见那是个满面怒容的中年人。

    嗯,底子还不错。就是眼圈有点黑,鼻梁也塌下去了,让人不敢恭维。

    “你居然不认识我了?!”徐璠原地爆炸,抓狂咆哮道:“我可是无时无刻都在念着你的!”

    要不是旁边人拉着,他能扑上去咬死赵守正。

    “哦,你这个样子我认出来了。”赵守正一脸恍然,你也弄不清他到底是不是故意在气人。

    ~~

    幸好宫门及时打开,才没有再上演一场全武行。

    “哼,有种廷议时,也继续装憨买傻!”小阁老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表面上忠厚老实,剖开了却一肚子坏水的蔫土匪!

    “随你怎么说吧。”赵守正已经习惯被人误解了。

    赵二爷表里如一,奈何总有人认为他是装出来的。

    “兄长别理他。”同年们愤愤瞪着小阁老。

    他们这些初入官场,无根无基的年轻人,正是满腔热血无处安放的阶段,最厌恶这种靠权势霸凌下僚的情况。

    何况,被霸凌的还是他们敬爱的老大哥送二爷。

    把老大哥撵出京城,往后谁给我们下及时雨啊!

    想到这儿,那些至今没领到一文钱俸禄,全靠赵二爷接济的穷京官,就恨不得把小阁老撕成碎片!

    “兄长,你只管昂首入宫!”

    看到参加廷议的高官显贵们,也陆续走来承天门,同年们纷纷激昂的大声道:

    “我们就在这里,哪也不去!要是廷议不公,咱们就跟他们拼了!”

    “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个是打,一群也是打!”

    几位二三品的大员,正好经过他们身前,听这些八品小官在那喊打喊杀,有心呵斥两句,又唯恐惹火烧身。

    最近朝堂不太平,二愣子比较多,还是不要乱逞威风的好。

    便全当没听见的,快走两步,远离这些疯子。

    只是他们也难免暗暗咋舌,没想到赵公子的父亲居然有这么好的人缘?

    ~~

    廷议按例在东阁举行。

    满朝大佬齐聚一堂,当然不可能只为了这芝麻大小一件事。

    今日本来就要表决数件军国大事,所谓‘东公生门斗殴**’,不过是捎带在最后讨论一下而已。

    赵守正和徐璠,便先在偏殿等候。

    幸好有内侍和禁卫看着,两人才没再打起来。

    但徐璠怒气难平,选择用眼神杀死他。

    赵守正还是平生头次,被个男人这么长时间的盯着,弄得他很不自在,索性闭上眼,来个不见为静。

    也就是几息时间,他便坐在杌子上睡着了。

    ‘居然敢无视我!’徐璠登时怒不可遏,难道老子不是小阁老了,就不能用大耳刮子抽你了吗?

    却忘了,自己挨揍的时候,可还是小阁老呢。

    但对手都睡着了,徐璠也没必要浪费功力了,便抱着胳膊枯等被叫,或者那厮睡醒。

    赵守正是被来传他们的庞尚鹏叫醒的。

    看到这厮居然又睡着了,庞中丞不禁目瞪口呆,心说这人心得多大啊。

    上回在都察院的牢房里睡着也就罢了,这都要接受公卿大臣的审判了,还能坐这儿睡着?

    果然大奸大恶之辈,皆有一个远超常人的大心脏啊……

    庞中丞默默把对这厮的评价,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咳。”虽然不愿意得罪这奸人,但公卿们还在等着他俩进殿呢。

    庞尚鹏只好硬着头皮,接连咳嗽几声,把赵守正唤醒。

    “啊,我睡着了吗?”赵守正看到眼前立着一位四品大员,赶紧擦擦嘴角,歉意的起身道:“昨晚担惊受怕,一宿没合眼。”

    ‘信你才怪。’

    ‘你有个担惊受怕的样子吗?’

    徐璠和庞尚鹏不约而同的想道。

    ~~

    今日廷议是由兵部发起的,旨在商榷是否该修筑边墙,防御鞑子进犯,因此是由兵部尚书霍冀主持的。

    待到两人进殿,行礼如仪后,霍冀便指着赵守正,用那带着浓浓山西味的官话道:“来,都瞧瞧,这就是打人的状元郎。本官看呐,他应该再去考个武举,来个文武双状元才活适。”

    众位文武大员便深浅不一的笑起来。

    赵守正被笑得心里发毛,心说这种场合实在是可怕,比在都察院接受盘查可怕一百倍。

    他不禁怀念起长公主府的那个水榭来,拆掉整排窗扇后,可以看到湖上的碧波荡漾和鸳鸯戏水,让人感到无比宁静。

    听着众位高官刺耳的笑声,看着赵守正脸上露出的迷之微笑,徐璠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

    自己还是小阁老时,可没人敢这么笑。

    他瞥一眼大理寺卿董传策,董廷尉便微微点头,对众人怒声道:

    “本月初十,有翰林修撰赵守正,袭击太常寺卿徐璠,致使徐乐卿身心受创严重。加之案发地点位于各部官衙所在之东公生门,影响十分恶劣。案发后,该员更是潜逃无踪,大理寺、都察院数次传唤都未到案,此等狂悖嚣张、目无王法之徒,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一番话,把个赵守正听得目瞪口呆。心说不就打个人吗?怎么感觉下一步,就要把老子犬决了?

    看到赵守正变了脸色,徐璠快意的笑了,心说装不下去了吧?这才刚开始呢!

    见董传策抢过话头,霍部堂闻言微微皱眉,但终究还是忍住了。大理寺负责审理朝廷百官犯罪者,对方倒也不算喧宾夺主。

    “现在徐乐卿含愤致仕,已为布衣。老元辅为此痛心疾首,几欲昏厥。陛下不忍见元老致仕,含恨归去。故而命大臣公议其罪、严加惩治,以谢老元辅!”

    说完,董廷尉怒指赵守正,断喝道:“犯官你可知罪?!”

    廷尉者,大理寺卿也。

    ps.第三更,求月票、推荐票啊~~~后面两更稍微慢点了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