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冯公公送大礼
    五凤楼上,隆庆皇帝双手举着望远镜,一脸兴奋的盯着被拽成‘木’字的赵守正。

    然后就见大汉将军高高抡起三指宽的板子,就要朝那业障的大白腚上来一下!

    “打!”隆庆举起左手,攥拳低喝道。“把这个业障打成智障!”

    他突然有点不想要钱了……

    哪怕打一下也好啊。

    哎,算了,一下一百两呢。

    人穷志短的皇帝,觉得这样浪掉一套厌胜瓷的钱,忒不划算。

    朕还要攒钱,烧一套《金瓶梅》的绣像呢。

    “咦,怎么真打了?”隆庆惊得,险些扔掉了手中的望远镜。

    让朕怎么跟宁安交代啊?!

    ~~

    午门下。

    啪的一声,赵守正的腚上就多了道大红杠子!

    疼得赵二爷两眼溜圆,紧咬住口中的木棒!

    爽的徐璠浑身一阵颤栗,灵魂简直要飞到云端了。

    “老前辈!”李承恩登时目眦欲裂,就像那一廷杖打在他腚上一样。

    “冯公公!”赵昊也暴喝一声,决定出绝招了!

    叫喊声中,那大汉将军摆足了架势,高高举起了手臂,重重抽出了第二记。

    可那荆条在距离赵二爷的屁股,只差之毫厘时,陡然停了下来!

    带起的劲风将赵二爷屁股上的汗毛都刮倒了,荆条却没有再触到他分毫。

    专业廷杖手,输出就是这么稳。

    “那么大声干嘛?听得见。”冯保掏掏耳朵,这才像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门道:“哦,咱家险些忘了。陛下说,可以纳银折罪。”

    “什么价码?!”赵昊马上掏出了会票夹。

    “一百两银子抵一杖。”冯保幽幽说道。

    “好!”赵昊都不待讨价还价的。

    他现在是万分庆幸啊。

    要是冯保等打完第二下再开口,赵昊已经准备发动钞能力,捐二十万两给皇帝纾困了。

    现在,对不起了,就这五万两!

    哦不,这四万九千九百两了,多一两都不给!

    “为什么一开始不说!”赵昊气哼哼的点出五万两会票,丢给冯保道:“找钱找钱找钱!”

    见副董事长动了真怒,冯保无奈叹口气,把他拉到一旁,小声幽幽说道:“公子不晓事,咱家哪是给令尊廷杖啊,咱家是给他授勋呢……”

    “哦?”赵昊登时明白了。

    所谓文死谏、武死战。在这大明朝,武将的荣光是战场上的刀疤;文官的荣光,就来自廷杖后的‘羊皮屁股’。

    大明的国法是用来惩治坏人的。但法外之廷杖是用来杖打那些直言进谏的忠良之士的。

    士大夫阶层非常注重文人雅节,都把廷杖看做是一种荣誉的象征,人人趋之若鹜,却又没几个能得到。

    士大夫挨了廷杖,就等于被盖上了官方认证的忠良印章!

    但凡被朝廷盖过章,还没死的话,那么恭喜你。日后出门就横着走了,哪怕碰上首辅,也不用下跪了。只消昂着头来一句:

    ‘莫挨老子,老子挨过廷杖的!’

    保准首辅折节下交,先给你行礼……

    所以冯公公才说,这不是在打赵守正,而是在给他授勋呢。

    ~~

    看到这里面好处的赵昊,不由怨气全消,笑容重现,小声问冯保道:

    “大人,这廷杖伤人吗?”

    “公子一百个放心。”冯保心说,你丫也太小心了,就一杖能伤什么人?

    不过看在赵公子允诺的,卢沟桥煤场股权的份上,他还是耐心解释道:“廷杖的棍子有九种之多,这是最糊弄人的一种,别看挺宽挺粗的栗木板,可里头是空心的,光听响不伤人。”

    “这样啊。”赵昊一听,便小声道:“那就再打九下吧。”

    “为何?”冯保一愣,还没听说有谁要主动加码呢。难道四万九都掏了,舍不得这一千两?

    “就打一下的话,将来说起来不体面……”赵昊看看天空,嗯,响晴薄日的,应该不会被雷劈吧?

    “倒也是。”冯公公恍然笑道:“公子就是心细,咱家咋就没想到呢。”

    是啊,虽说吃过廷杖就比没吃过的光荣。可江湖路远,难免‘羊皮屁股’碰见‘羊皮屁股’。

    那时候大家难免要比一比,谁吃过多少廷杖?人家都是三十、四十、五十下,老爹却只有一下,岂不是让人家瞧不起?

    呸,挨一下的也好意思跟我们羊屁股混在一起?!

    “既然这样的话,咱家建议再加十下。”冯公公小声道:“一般廷杖都是二十起步,没听说有十下的。”

    “这样啊……”赵昊一嘬牙花子,点头同意了。“成,二十就二十!”

    大不了今年之内,老子下雨不出门了……

    ~~

    “留神打够二十!”

    冯保将厚厚一摞会票收入袖中,沉声吩咐那大汉将军。

    于是,本以为已经解脱的赵二爷,又被重新扯成了‘木’字型。

    然后大汉将军挥舞着板子,一下接一下的,‘留神’打在赵二爷的腚上。

    疼得赵二爷呲牙咧嘴……

    呃,除了第一下之外,其实也还好,比老爹打得轻多了……

    “爹啊!”见老爹那实在劲儿又犯了,赵昊赶忙趴在地上,朝他递个眼色,哭喊道:“疼你就喊出来啊,越大声越解疼!”

    “啊呀,那我就不忍啦。呀啊,疼死我啦……”赵二爷虽然不明就里,但跟儿子的配合不会出错。

    不明就里的还有李承恩,心疼的眼泪哗哗直流。要不是从五百下减到二十下,他都要扑上去替老前辈受着了。

    ~~

    据《旧明史·列传第一百一三》记载:

    赵守正,字大器,号公明,又号孙山居士,直隶徽州人。自幼老成、器宇凝重,为监生时五试不第,遂居寒庐、奋发图强。隆庆二年中状元,授翰林修撰。

    时有太常卿徐璠者,假借父势,弄权乱国,欲为严世蕃第二,然志大才疏,天下人敢怒不敢言。守正当街愤而击之,令其血溅公生门。

    璠,首辅子也,善结言路。遂群起而攻守正。帝令众卿廷议,守正慷慨陈词,怒斥璠尸位素餐,致石州之乱、流民之难。文武无不动容,遂议以免罚。

    然彼时首揆徐阶方致仕,帝欲令权臣安心,遂重处守正,命廷杖,罚俸三年,贬官外放两千里。

    守正于午门外受杖时谈笑自若,杖毕方昏厥。百官悲痛之余,皆以豪杰目之,‘铁骨状元’之名遂天下闻。

    另据《旧明史选注》中记载:

    ‘铁骨状元’,亦有记作‘铁股状元’者,众说纷纭,用前者而留后者,以为尊者讳也。

    Ps.不知道为什么,写到打赵二爷板子的时候,我个人体验类似徐小阁老,怎一个爽字了得啊!

    要是也觉得爽的,请在这一条下留言,看看有多少同好。求月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