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狗撵兔子
    五凤楼上,隆庆皇帝一下下数着,落在赵守正腚上的板子。

    每打一下,都像是在他心口剜一刀。

    “十五,十六,十七……”隆庆耳边响起粉碎的声音,那是一整套《金瓶梅》厌胜瓷破碎的声音啊!

    “十八,十九,二十!”皇帝心疼的扶住箭垛,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下来了。

    “冯保这杀材,这哪是打板子啊,这是把朕的秘戏瓷,往护城河里扔啊……”

    ~~

    午门下,二十杖打完收工,锦衣卫们给赵二爷解开束缚衣,然后赠送门板一块。

    赵昊和小爵爷忙上前,七手八脚抓起赵守正身下的毡子,要把他抬上门板。

    “我自己能行……”赵守正心说,其实先帮我把裤子提上是正办。

    “不,父亲,你不行。”赵昊却按住他的肩膀,微微用力道:“你已经重伤了,闭上眼睡一觉吧,天塌下来都跟你没关系了。”

    “……”赵守正咂咂嘴,心说这是弄啥嘞?但听儿子的话总没错,便乖乖闭上了眼。

    只是他若知道,自己从第二下到二十下,整整十九下都是拜儿子所赐,也不知会做何感想?

    ~~

    “啊,这就完了?”

    一旁的徐璠和董传策等人,却有些索然无味。

    “怎么感觉还不如我揍元春来的得劲儿?”徐璠咂着嘴,感觉有些手痒。

    “嘿。”董传策身为大理寺卿,自然对打板子的门道并不陌生。毕竟大理寺也有一帮同样吃这碗饭的专业人才。

    他便小声对徐元春道:“这不是打板子,这是做样子。信不信现在找条狗撵赵守正,他下地就能跑?”

    “哦?”徐元春登时像吃了苍蝇一样。

    这可是廷杖啊,多神圣的事情呀,居然也能弄虚作假?

    简直是玷污了行业的声誉!

    徐璠刚要出声抗议,董传策拉他一把,苦笑道:“这种事儿上哪验真假去?信不信人家拿同样的板子,两下就能把你腚上的肉,给抽下来?”

    徐璠是不在朝廷混了,可他董大人还得混呢。山高水长、马高镫短,指不定哪天板子就打在自己屁股上了,可不敢胡乱开罪专业人士。

    说话功夫,赵昊等人已经抬着赵守正朝承天门去了。

    “咱们也走吧。”徐璠恹恹说道,他现在感觉十分不爽。就像花大价钱请来戏班子演出,结果台上的角儿却假唱一样。

    “走吧。”董传策的劲头儿,也明显泄了不少。

    从方才继续廷杖开始,他心里就不踏实,总感觉自己从知恩图报、仗义执言的正面角色,一下子变成以势压人、残害忠良的大奸臣一般。

    两人和朱文科几个御史,便也朝承天门走去。

    ~~

    承天门外,两百多新科进士在那里翘首以待。

    参加廷议的大人们早就回衙去了,可他们左等右等,却始终不见老大哥出来。

    眼见着日头已经偏西了,众人心中未免焦躁。

    “兄长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年轻官员们本来就欠缺定力,这下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别瞎说,刚才忠伯不是问过了吗?”张位、沈一贯等老成之辈稳住众人情绪道:“廷议的结果,是不处分兄长。”

    ‘忠伯’并非谁的管家,而是赵志皋的字,他跟张四维一样,都是晋党的希望之星。方才杨博、霍冀、王国光等一干晋党大佬出来时,便上前问过结果了。

    “那怎么还不出来?”

    “也许陛下留着说话了吧。”赵志皋便笑道:“不过估计一通臭骂少不了。”

    “哈哈,骂就骂吧,一顿拳脚把小阁老打致仕,值了。”

    众人正说笑间,忽见赵昊一行,用门板抬着赵守正,悲悲戚戚从承天门中出来。

    虽然才当官一个多月,可众人对这一幕并不陌生。

    半个月前,吏科给事中石星,就是被这样抬出来的……

    “兄长!”惊呼声响成一片,众同年潮水般涌上来,把赵守正围了个水泄不通。

    “兄长,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兄长!”

    “兄长……”

    听到那一声声悲如杜鹃泣血的呼唤,赵守正便想睁开眼,跟他们说自己没事儿……除了腚,火辣辣的疼之外。

    却被赵昊毡子下的手拧了一把。

    他赶紧闭上眼,不敢吭声。

    “诸位莫慌,家父只是晕过去了。”便听赵昊对众人大声道:“还请让出条道来,我们赶紧找大夫,为他医治棒伤!”

    “哎,好好。”同年们忙不迭应声,旋即反应过来,齐刷刷问道:

    “什么?棒伤,难道兄长被廷杖了?!”

    “嗯。”赵昊强忍着悲伤点点头。

    “为什么?!”震惊不解之声,登时响彻承天门。“廷议的结果不是免于处罚吗?”

    “唉,这是徐阁老致仕的条件啊,小阁老和董廷尉还在那盯着呢。”王武阳便愤懑的指着身后道:“陛下要是不处置师祖,他们就赖着不走了。”

    “什么?!”一众年轻官员跳脚问候起,徐璠和董传策的八辈祖宗来。

    恰巧这时,那二位带人从承天门里出来。

    看到这边群情激愤,徐璠等人直觉不妙,赶紧想溜。

    “站住!”看到两个奸人做贼心虚要开溜,暴躁老哥们立马撒开步子追上去。

    “奸贼,哪里走,爷爷要捏出你们的卵蛋来!”

    “给老哥哥报仇啊!”

    可把徐璠和董传策吓坏了,这要是被这群疯子逮住,还不得给打成菜瓜?

    “拦住他们!”两人吩咐朱文科几个御史一声,然后撒丫子就朝右安门跑去!

    “不要追了,大家好好说……哦……”几个妄想螳臂当车的御史,转眼就被淹没在人潮之中。

    然后一众隆庆二年的年轻官员,继续朝两个元凶追了上去。

    徐璠和董传策一路跑出右安门,双手支腿,拉风箱似的喘着粗气。

    “呼呼,累死我了……”

    “快跑,又追上来了。”董传策指指身后,伸着舌头道。

    “拦住他们!”徐璠赶紧对两人的轿夫和随从下令,然后也顾不上坐轿了,继续撒丫子往西跑。

    于是,这日西长安街上的百姓和商家,便有幸目睹了一幕两位三品大员在前投跑,大群八品小官在后头追的奇景。

    “呦,这是细狗撵兔呢?”揣着袖子看热闹的北京老百姓,便兴致勃勃的给双方加油喝彩起来。

    “比昨天那出还热闹呢!我大明的官老爷,真是元气满满啊。”

    “快跑啊,别让人抓住呀。”

    “追呀追呀,抓住了就让你们嘿嘿嘿……”

    幸好,小阁老家就在跟前儿,两只受惊的兔子窜进府门,用尽最后力气嘶声喊道:“快关门,关门!”

    然后便在门外细犬的吠叫声中,相继瘫倒在地。

    这一局,却是兔子险胜呢。

    ps.第四更,13600票加更,求月票、推荐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