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三百零一章 隆庆帝智劝长公主
    听说宁安来了,隆庆皇帝马上命陈洪关上寝室的门。

    睡二十七张床的男人有二十七间房,房间里还有逃生密道,却是不怕被人堵在屋里的。

    谁知陈洪没有动弹,只是向皇帝报以尴尬而又不失歉意的笑。

    陈公公被推开,身后现出宁安长公主的倩影。

    “呃……”隆庆习惯性的想藏书,才意识到已经把书给陈洪了。便笑着起身对宁安道:“什么风把妹子吹来了?”

    “也不知是谁抽的风呢。”宁安敛衽一笑,脸上倒没什么情绪。

    “那劲儿可够大的。”隆庆小意陪着笑,摸向门外道:“咱们出去说话,这里地方小。”不好躲闪。

    说着便倏地出了寝室,下楼来到暖阁中。

    宁安便神态平静的跟着出来。下楼时吧嗒一声,一根三尺多长的金丝马鞭,从她袖中掉落地下,顺着楼梯滑到了隆庆皇帝脚边。

    “这……”看着那指头粗的马鞭,隆庆脸都白了,这来一下多疼啊。

    宁安若无其事的弯腰捡起马鞭,重新卷起收入袖中,然后对目瞪口呆的陈洪冷声道:“你出去。”

    陈洪看向隆庆,心说忠心护主的时刻到了。

    “聋啦!没听见我妹子说话吗?”谁知隆庆根本不领情。

    “哎……”陈洪讨个没趣,赶紧关门出去。

    皇帝又强笑着请妹子坐下,然后才贴了半边屁股在御榻上,主动赔笑道:“生气啦?”

    “没有。”宁安摇摇头。

    “那你带那玩意儿……来干嘛?”隆庆朝着宁安袖子努努嘴。

    “皇兄别误会,妹子是骑马来的。”宁安便嫣然一笑,笑容要多瘆人有多瘆人。“身上带根鞭子很合理吧?”

    “合理合理,十分合理。”隆庆掏出帕子擦擦汗,心说只要小心应付,应该不至于挨揍了。

    怎么说,朕现在也是皇帝了!

    想到这,他便咳嗽两声道:“宁安呐,朕能体谅你的心情,可是国法无情……”

    却见宁安柳眉一竖,隆庆马上端正态度道:“好吧,主要还是朕的原因。”

    “本来就是!”宁安从牙缝中迸出几个字道:“为了给个糟老头交代,你根本不用整这么大动静,根本就是你想整人!”

    “我承认,朕有这么一丢丢想法。”隆庆比划个一丢丢的手势,然后赔笑道:“可是,朕主要还是为了你们好啊?”

    “为了我们好?”宁安失笑道:“要是不为我们好,你还得把赵郎发到琼州去?”

    “那不至于……”隆庆忙讪笑道,心说对啊,应该流放四千里,把他发配到琼州临高县去。

    “实话告诉你,朕已经决心请高师傅出山了。他们两家的矛盾你也知道,根本化解不开。业妹夫待在京城,那不是自找罪受吗?”

    “你不让高拱回来就是。”

    “国家大事,你不要插嘴。”这种问题,隆庆根本不跟她讨论。

    说完,皇帝又觉得语气有点生硬,便放缓语气道:

    “再说,整天在一起,忒腻。保持距离才能念念不忘嘛。”

    “我都念了十六年了,再念就老了!”宁安凤目一瞪,咬牙道:“我不管,你必须收回成命,立刻马上就现在!”

    “君无戏言。”隆庆便碎碎念道:“再说那业障看着蔫蔫的,忒能惹事儿,这才当了几天官儿?把朕的朝堂都搅合成菜市场了。再不撵他离京,还不知惹出什么……”

    ‘啪!’宁安一马鞭抽在桌子上。

    隆庆眼珠子险些瞪出来,他都没看清,这鞭子是怎么抽出来的!

    “好好好,你先把家伙事儿收起来,朕看着心慌。”隆庆把身子尽量往边上挪去。

    “你答应收回成命?”

    “那不能够,朕是下了决心的……”隆庆干笑一声,指了指自己的脸,死猪不怕开水烫道:“你有种就朝这打,朕看你打了怎么收场?”

    “你股份没了。”宁安将鞭子收起来。长公主确实打不得皇帝,但有的是办法修理他。

    “别介别介,听朕说完。”隆庆登时就现了原形,满脸堆笑道:“妹子你看这样如何……大不了,朕答应你,每年可以去江南散心一个月,中不?”

    说完,皇帝凑到宁安身边,一脸替她着想道:

    “你想,朕就是将那业……妹夫留在京城,你们也不能天天见面。最多十天半个月见一次,还得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在京城谁不认识你啊?人多的地方不敢去,人少的地方没意思,感情生活质量不高啊。”

    “唔……”宁安被说中了痛处,虽说偷偷摸摸挺刺激,可整天跟做贼似的,跟那些偷汉子的有什么区别?

    我们是历经磨难却因为不可抗力,没法在一起的牛郎织女啊!比世上那些庸常的夫妻还要纯粹、还要高尚一百倍!

    见长公主被自己成功带进沟里,隆庆愈发诚恳的再接再厉道:

    “还不如到个远离京城、山清水秀的地方,每年好好聚上一段时间。离开京城谁认识你啊?再说江南民风开化,你俩大大方方手挽着手上街,卿卿我我游山玩水,怎么腻歪怎么来,谁也不会说什么……不比在京里做贼强多了?”

    “哎呀有道理啊。”长公主被皇兄一番声情并茂的描绘,勾得心旌荡漾,恨不得立马就跟赵郎搬江南去。

    是啊,本宫的幸福不能被旁人瞧见,那成了锦衣夜行、明珠暗投了……

    那到底是金陵、苏州、扬州还是杭州好呢?唔,小一点的城市可能更闲适,湖州、常州、宁波还是嘉兴好呢?

    转瞬间,宁安长公主已经在想,该购置什么样的家具了……

    什么,在哪买宅子?当然是一个地方来一套了!一套不够就两套!

    ~~

    看着妹妹凤目中异彩涟涟,那怦然心动的样子,仿佛年轻了十岁一般。

    隆庆心里既松了口气,却又有些酸酸的,便收口子道:

    “朕只许你待一个月。”

    “小气,连来带去,赶路都不够。”宁安翻翻白眼,却没在这上头纠缠。

    她才不在乎一个月才是两个月呢,只要能放本宫出去,待多久就是本宫自己说了算了!

    难不成,你还能让锦衣卫把我绑回来不成?!

    “哎……”隆庆也知道,放出去的鸟儿,就由不得自己了。

    但这俩货在京太扎眼了,谁人不识长公主和状元郎?

    一次两次不露馅,次数多了保准会有风言风语。

    丢了皇家颜面不说,关键是听着扎心啊!

    还是让他们远远死开,去江南撒狗粮吧,朕眼不见为净……

    哎,嗡嗡把自己说得,也想出去玩玩了呢。

    ps.第一更,求月票、推荐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