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三百零六章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最新网址:.

    两人都觉着自己血赚,自然一拍即合,马上订立字据,生怕对方反悔。

    捧着赵昊开出的终身聘书,李贽仍然如坠梦里。

    似乎自己这辈子,再也不用为钱发愁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知识改变命运?

    平素冷静自持的李博士,甚至忽略了这是一份卖身契的事实。

    赵昊也笑眯眯的看着李贽,就像李世民看到新科进士的感觉……

    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

    好半天,李贽才擦掉嘴角的口水,对赵昊沉声道:“我明天就递辞呈,一心一意给你教学生!”

    “没那必要。”赵昊也不着痕迹擦掉嘴角的口水,微笑问道:“博士可愿屈尊,当个县学教谕?”

    “有何不可?”李贽都要下海的人了,哪还在乎什么品级官职,反正闭着眼给老板打工就是。

    “好。”赵昊就喜欢干脆人,起身把李贽送出门去道:“回去收拾收拾,过不几天咱们就南下了。”

    “成。”李贽点点头,在钞能力的作用下,别说南下了,就是去爪哇也无所谓。

    ~~

    送走李贽,赵昊依然乐得合不拢嘴。

    这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老天爷什么时候对本公子这么好了?

    回头却看到张鉴低着头,一脸歉疚。

    “师父,今天的事情,徒儿孟浪了……”

    “要都是李卓吾这样的,为师巴不得你天天浪。”赵公子心情大好,难得宽宏大量一把。

    然后,他笑眯眯打量着自己的六弟子。其实,这也是一位辅导天王啊!

    而且跟李贽投机取巧的野路子相比,张鉴教学生可是一板一眼、扎扎实实,不来一丝弄虚作假的。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张鉴加李贽,才是真正的王道啊!

    可是,张鉴也跟自己走的话,西山公司的技术总监谁来当?

    赵士祯?那可不行。

    大侄子可是赵公子的人肉‘三帝打印机’啊。

    而且张鉴和赵士祯的组合,已经有了化学反应,轻易拆散不得。

    至于其余的弟子,都是些眼高手低的科学家,矿山里的事情,根本指望不得……

    哎,还是人才匮乏呀。一旦要兵分两路就捉襟见肘,头疼啊。

    ~~

    从春松胡同出来,李贽便破天荒的叫了辆马车,赶往外城五里屯。

    五里屯是京城贫民聚居的地方。

    屯子里的房屋皆低矮破旧,土坯的院墙似乎一碰就倒。

    一条条狭窄的胡同,刚下过雨泥泞不堪。

    却丝毫不影响孩子们玩耍的兴致,一个个滚得跟泥猴似的,根本分不清是谁家的?

    李贽每次回到这,心情都很压抑。

    一个举人,一个当了十年官的男人,却要让妻子儿女住在这种破地方,一日三餐食不果腹,还做什么学问,讲什么道理?

    他吩咐马车在大街上等候,自己走进泥泞的胡同。

    两个正在玩耍的小泥猴,看见李贽进来,便欢呼一声朝他跑过来。

    “爹爹回来了!”

    “爹爹买吃的了吗?”

    李贽弯下身子,也不管脏不脏,紧紧抱住一双儿女,忽然忍不住就流下泪来。

    听到父亲的哭声,两个孩子吓坏了。

    “爹爹别哭了,小囡听话。”

    “我不要吃的了,我不饿……”

    李贽哭得更伤心了,嚎啕大哭起来。

    两个孩子吓坏了,也跟着一起大哭,惊动了街坊出来查看。

    见是李官人抱着孩子在那哭,街坊赶紧去他家,知会在伙房升火的黄氏。

    黄氏还不到四十岁,但苦难的生活已经让她严重早衰,头发斑白腰背佝偻。

    听说丈夫在胡同里哭,她赶紧摘下围裙,跑出去查看。

    却见李贽已经抱着俩孩子,大步流星走到门口了。

    看着丈夫通红的眼圈,黄氏忙问道:“怎么了?”

    “没事。”李贽强抑住激动的心情,把两个孩子放在地上。“就是想哭了。”

    “吓我一跳,饭还没做呢。”黄氏转身就要回伙房,却被李贽一把拉住。

    “不做了!”

    “不做你吃什么?”黄氏看他一眼,饱经生活摧残的女人,已经没了什么表情。

    “下馆子!”李贽便精神抖擞道。两个孩子登时忘情的欢呼起来,在院子里蹦啊跳啊,比过年还高兴。

    然后也不用李贽吩咐,一双儿女便自己打水去洗刷起来。

    “你不过了呀?”黄氏哭笑不得。

    “不过了,这种日子一天都不过了!”李贽说着,甩出那张一千两的会票,拍在黄氏的手中,然后便快步走近房中。

    黄氏也是书香门第的小姐出身,虽然被生活折磨的面目非,会票她还是认识的。

    她呆呆看着那张伍记出具的‘壹仟两’会票,半晌回不过神来。

    直到李贽拎着个箱子从屋里探出头,黄氏依然在那里发呆。

    “别发呆了,马车在外头等着呢。”李贽催促黄氏一声:“赶紧给孩子换身衣裳!”

    “这钱哪来的?”黄氏这才失声问道。

    “你老公我卖身换的。”李贽一边将自己书,装进箱子里,一边笑答道:“没想到,你老公这么值钱吧?”

    福建一带,夫妻之间以‘老公’、‘老婆’相称,后世的称呼正是滥觞于此。

    怕吓到黄氏,他还没敢说,这仅是一年的工钱呢。更没敢说奖金的事儿。

    “买个大姑娘才二三十两银子,你个半老头子上哪卖这么多钱去?说实话,到底哪来的?”就这,都已经把黄氏吓够呛了。

    “不把话说明白,这钱哪来的你哪儿送回去。”

    李贽无奈,只好走出来原原本本,对黄氏讲了今天的际遇。

    “哎呦,不就是让你教个书吗,哪用得着这么多钱啊?”黄氏这才将信将疑道:“这赵公子也太糟践银子了吧?”

    “这话说的。这是人家对你老公的尊重。”李贽把最后几本书收入箱中,合上盖子拎到院中。“人家是卢沟桥煤场和西山煤业的大股东,衬个百万两的身家,哪会在乎这点钱。”

    “你可得给人家好好教……”黄氏哆嗦着将汇票贴身收好,这才注意到老公手里的箱子。“出去吃饭,你拎箱子干嘛?”

    “吃完饭直接住店,过不了几天,咱们就跟着东家离开京城了。”李贽用空出来的手,摸了妻子的脸一把,笑道:“这里的日子,我是一天也不想让你们过了。”

    黄氏鼻子一酸,别过头去。“那也得省着点花,吃完饭还是回来吧。”

    “不回来了,再也不回来了!哈哈哈,实话跟你说吧,你老公的卖身钱,是一年一千两!”

    李贽拎着箱子,拉着妻子,带着两个兴高采烈的孩子,大步走出院门,他那如释重负的笑声在陋巷中回荡不绝: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ps.第一更,求月票、推荐票啊~~~后面的章节还没检查,还是会延迟发。

    最新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