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平平无奇大师兄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来!躺着,谈点正事
    宴席上。

    待玲珑圣主走后,众人开始肆无忌惮了,一个个开口敬酒,而且说的话又好听,个个都是人才,陆长生硬生生喝了一个时辰。

    好在的是,这酒喝了不醉人。

    不过陆长生也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当年唐僧要离开女儿国,执意去西行了。

    想想看,无数女人围着你一个人,说句难听点的,刚开始的时候,你会有所惊讶,有所兴奋,有所开心,但很快你就会麻木不仁,沉默寡言,痛不欲生。

    所以玲珑圣地不能待下去了。

    明日寿诞结束之后,能早点离开就早点离开。

    不过,方才玲珑圣主拍自己肩膀三下是什么意思?

    夸自己长得帅有天赋?

    还是说让自己加油?

    陆长生总感觉有一些不对劲,似乎另藏玄机啊。

    宴席上。

    陆长生一边喝酒,一边心中思索着这件事情。

    一直到了子时。

    陆长生忽然一个激灵。

    他想到了。

    这个桥段不就是西游记里面的桥段?

    菩提老祖拍孙悟空头三下,让孙悟空夜半三更来找他?

    嘶!

    玲珑圣主也看过西游记吗?

    呃,应该不可能。

    这应该只是随便拍了拍肩膀吧?

    可万一真的让自己过去呢?

    只是夜半三更过去做什么?

    下面吃?

    陆长生不由再次陷入沉思。

    一直到丑时,陆长生以不胜酒力要离开。

    不过他一说不胜酒力,所有玲珑弟子,一个个起身,争着抢着要送陆长生回去。

    好在关键时刻,陆长生拉上了千云柔。

    执意让千云柔送他即可。

    而千云柔倒也给面子,点了点头,起身送陆长生回去。

    与众人告别,陆长生走出大殿。

    一阵凉风吹来,让人不由冷静清醒了许多。

    千云柔一路上都不说话。

    此刻,玲珑圣地安详无比,夜幕降临,万物俱籁。

    连一点虫鸣声都没有,令人心也不由安静了许多。

    一路上,陆长生都在思考,玲珑圣主拍自己肩膀三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要自己三更天去找她吗?

    那东西是自己带好,还是玲珑圣主已经备好?

    陆长生陷入了各种胡思乱想。

    就如此,很快,半柱香后,陆长生来到了住处。

    “陆师兄,早些休息吧,明日便是师父寿诞,还望陆师兄养足精神。”

    千云柔很平静地说道。

    “好,千师妹也好好去休息吧。”

    陆长生点了点头,紧接着目送千云柔离开之后,便走进了屋内。

    房间很干净整洁,同时还散发着淡淡地清香味。

    躺在柔软的床榻上,陆长生看着床顶,思索着一些事情。

    这趟下山已经三个多月了,脑海中的一幕幕闪烁,仿佛就在昨日发生,但实际上的的确确过了三个月。

    陆长生不得不感慨一声,时间过的好快啊。

    也不知道清风现在怎么样了。

    陆长生有一些担忧,不过一想到清风把灵石全部带走了,莫名之间,他又希望清风最好吃点苦头,运气好又去了不毛之地,有灵石都花不出去的地方。

    这么一想吧,陆长生的心情,略微有一些舒服了。

    想完刘清风的事情之后,陆长生又情不自禁想到玲珑圣主最后拍肩膀的那三下。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陆长生皱着眉头。

    不过脑海当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玲珑圣主的面容。

    很美,也很有气质。

    若是真年轻个五千岁就好啊。

    玲珑圣主什么都好,无论是长相,性格,以及身材,的的确确挑不出刺来。

    可唯独一点就是年龄上的问题。

    但是吧,仔细一想,虽然玲珑圣主六千岁,但心态很年轻,更主要的是,这里是修仙世界,又不是凡尘。

    对于一个正常渡劫修士来说,至少可以活数万年,若是像青云道人这种,活两万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也就是说,站在玲珑圣主的角度上来看,她其实才不过三十岁。

    就好像玲珑圣女,现在躲进山洞,然后闭个关,出来以后已经过去了一千年了。

    从生物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这的的确确有一千岁了,可从理性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其实还是十六七岁。

    就好像更高位面的仙人一样,可能睡一觉就是几万年过去了。

    所以在修仙世界,还真不看年龄,因为真正衰老的话,皮肤依旧会变皱,血气会衰落。

    而目前玲珑圣主还真算得上是一个三十岁刚出头的女人一般。

    最美好的年华,也是最成熟的时候。

    咦?我为什么要思考这些问题?

    陆长生不由一愣,他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怎么往这方面想了?

    这不对劲啊。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缓缓响起。

    “大晚上不睡,你在想什么?”

    声音响起。

    陆长生下意识开口道:“在想玲珑圣主是不是给我下蛊了.......呃?”

    刹那间,陆长生从床榻上跳起来了。

    紧接着一道人影出现在房间当中。

    是玲珑圣主。

    穿着一件白色的丝绸纱衣,没错,就是纱衣,一看就十分柔顺光滑,而且十分简单地披在身上。

    “圣主?”

    陆长生有一些惊愕。

    怎么大晚上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啊?

    你想做乜嘢?

    陆长生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

    “怎么?还叫我圣主?”

    玲珑圣主开口,眼神之中充满着笑意,看着陆长生这般说道。

    哈?不叫圣主叫什么?

    “前辈,深更半夜,所谓何事啊?晚辈.......可能要休息了。”

    陆长生面上略微尴尬道,并没有回答玲珑圣主的提问。

    “来看看长生师侄那里觉得不满意,你师父可是跟我说了,让我好好照顾照顾你,毕竟他可就你一个徒弟,我要是稍稍怠慢了一下,以你师父那个脾气,飞升之前肯定会找我麻烦。”

    玲珑圣主打趣道。

    “前辈说笑了。”

    陆长生讪笑一声。

    然而玲珑圣主却缓缓走到陆长生面前,紧接着眼睛含笑,有一些俏皮,也有一些与众不同道。

    “长生啊,虽说我大你六千岁,但有五千九百多年,我都是在闭关修炼,真要算的话,其实也就三十岁罢了,你一口一口前辈前辈的,正式场合倒也算了,私底下这样喊,简直是把我叫老了,是不是该换个称呼了?”

    玲珑圣主如此说道,同时靠的很近,一股说不出来的香味,钻入鼻中,十分好闻,也让人内心痒痒。

    而陆长生则有一些头皮发麻。

    圣主,真压不住了!

    不开玩笑!

    然而下一刻,玲珑圣主却微微一笑,弹了陆长生眉心一下,紧接着开口道:“好了,与你说些正事吧。”

    呼!

    声音响起,陆长生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刻,玲珑圣主直接躺在床上,用左手撑着脑袋,还拍了拍床榻开口道:“来,坐着谈。”

    陆长生懵了。

    你说的正事是这玩意?

    你再羞辱我?

    好啊!

    圣主,这是你逼我的啊。

    我陆长生虽是正人君子,但受不了这口气。

    只是下一刻,玲珑圣主的声音缓缓响起,让陆长生愣住了。

    “你知道,那日在阴阳圣地,是谁想要袭杀你的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