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平平无奇大师兄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长生破棋局
    玲珑棋局之下。

    陆长生手持黑子。

    他的目光注视在棋局之上。

    当他说出我明白了的时候,众人不由更加好奇了。

    即便是玲珑圣主,眼神之中也流露出浓浓地好奇之色,注视着陆长生。

    “明白了什么?老夫在此七千年了,都未曾破解此局,如今大限将至,老夫想要赐教,小友明白了什么?”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缓缓响起。

    这是一个老者,他从入定之中醒来,看向陆长生,这般说道。

    “这不是青木道人吗?”

    “没想到他也在这里?”

    “孤陋寡闻,青木道人,早在七千年前,就在此地参悟棋局了,当年所有人都认为,青木道人,可以破解玲珑棋局,只可惜啊,这七千年来,青木道人,还是未能看破棋局。”

    “青木前辈,可是修练青木皇功的那位青木前辈?”

    “正是他。”

    “嘶!青木皇功啊,这可是第一养生道法,传闻之中,筑基修士若是得到这篇功法,可以活千年,而若是渡劫修士掌握此法,可以活十万年,没想到青木道人居然在这里。”

    “唉,只可惜啊,青木道人已经从入定中醒来,他还未参悟透玲珑棋局,就意味着他大限将至,玲珑棋局之下,不知道葬了多少绝代天骄啊。”

    “什么?大限将至?”

    “是啊,基本上能醒来的,都是大限将至了,玲珑棋局,一旦入局,不破不醒,玲珑圣主当年虽未破解棋局,但在关键时刻,选择放弃,而后创建玲珑圣地,也算是罕见。”

    “其实尔等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就会发现,玲珑棋局之下,每年都会有许多修士出现在这里,绝大部分都剩不了多少寿元了,他们渴望破解棋局,而后得到传闻中的飞升造化,从而更上一层楼,但可惜的是,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破解玲珑棋局,如今也不知长生,到底是真的明白了,还是假的明白了。”

    众人议论,将此人的身份说了出来。

    而此时此刻。

    青木道人的确大限将至,他活了很长的时间,最后的余生,来到了玲珑棋局之下。

    但如今,他依旧是没有参悟透来,可大限将至,所以从入定之中醒来,打算交代一下后事,恰好听到陆长生说明白,不由开口问道。

    玲珑棋局之下。

    陆长生手握黑子,缓缓开口道:“明白破局之法。”

    他语气很平静,但神色却异常的坚定。

    “破局之法?”

    青木道人摇了摇头,眼神之中流露出悲色道:“小友,老夫参悟七千年,对弈四百三十二万万次局,任何办法老夫都尝试了,可惜极限也仅仅只是坚持到了七十九步,想要破解此局,至少要走到一百零八步,你如何破局?”

    青木道人神色悲凉,这般说道。

    而众人也不由惊愕。

    四百三十二万万次对弈,这是何等概念啊?

    莫说他们,围观修士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的确,玲珑棋局,每一步,千变万化,但世间一切,总有尽数,正常棋局,即便是千古残局,尝试不同落子,不同方法,即便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也能破解,但数十万年来,没有一人可以破解,这玲珑棋局,真是无解之局啊。”

    有人感慨道,也说出了一个事实。

    棋局!

    无论多么非凡,也总有极数,纵横十九道,哪怕一个又一个的去尝试,去推演,总会找到破解之法。

    但问题是,没有人能够破解,成为了无数人的执念与心魔。

    否则的话,若仅仅只是千古残局,早就被人破解了。

    说句难听点的,就算真的不会下围棋,对弈五千年,难道还无法破解一盘棋吗?

    只是。

    陆长生没有回答青木道人所言,他只是静静看着棋局。

    而后,随意将黑子放在一处。

    很快白子落。

    刹那间,七枚黑子被吞。

    青木道人看到这一幕,不禁摇了摇头,眼神之中不由浮现失望之色。

    下一刻,陆长生又落下一子。

    但结果没有任何变化。

    白子已成型,化作一条大龙,黑子所形成的神虎,始终缺少利爪。

    这盘棋,很难赢。

    然而,陆长生落下第三子时。

    十几枚黑棋被吃。

    第四子时。

    又是十几枚黑棋被吃。

    而这一刻,许多人摇了摇头,因为陆长生已经输了,黑子被吃掉了一半,此时此刻,就算是利爪形成,也于事无补。

    “你输了。”

    青木道人摇了摇头,这般说道。

    “我知道。”

    陆长生很平静地回答。

    “那你明白了什么?”

    青木道人有一些好奇。

    “明白如何破局。”

    陆长生淡然回答道。

    “已成死局,你如何破局?”

    青木道人有一些温怒。

    这棋局明明已经无路可走了,那里来的破局可说?

    然而陆长生却缓缓开口道。

    “棋局已死,但我心中的玲珑棋局,却没有死。”

    他这般说道。

    刹那间众人愣住了。

    许多人流露出好奇之色,不知道陆长生这是什么意思。

    而下一刻,陆长生负手而立,他缓缓走向玲珑棋局之下。

    将目光看向这些入定之人。

    随后摇了摇头道。

    “玲珑棋局,根本无法破解!”

    “这是一盘死棋。”

    他如此说道。

    “荒谬!”

    青木道人第一个开口,他怒视着陆长生。

    “唉!”陆长生叹了口气,他没有生气,也没有任何恼怒,只是背对着众人,平静开口道。

    “玲珑棋局,入局定生死,纵横十九道,演变天下法,可诸位有没有想过,这.......那里有什么棋局啊。”

    他开口,看着玲珑棋局,这般说道。

    一刹那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有人似懂非懂,有人沉默不语,有人满是疑惑。

    “真是荒谬无比,棋局就在你眼前,你却说看不到?装神弄鬼。”

    青木道人有一些气急败坏,他指着山崖上的玲珑棋局,这般说道。

    只是陆长生没有回答。

    而是抽出一口仙剑。

    刹那间,剑气冲天,恐怖的法力弥漫周围。

    众人惊愕,不知陆长生这是要做什么?

    要与青木道人一战吗?

    然而,就在众人惊愕之时。

    陆长生举起手中仙剑,数万道剑气在一瞬间交织,直接将崖壁之上的玲珑棋局,直接砸碎。

    十九道纵横交织的棋盘,瞬间被磨平。

    一枚枚棋子,也被剑气直接粉碎。

    唰唰唰!

    这一刻,入定的数千人,瞬间睁开眼睛。

    他们有一些迷茫,也有一些不知所措。

    崖壁上的棋局消失了。

    被陆长生强行破坏了。

    “大胆!”

    “你在做什么?”

    “我已经快破解棋局了,你为何要将棋局抹去?”

    “棋局呢?我的棋局呢?我的棋局呢?”

    一道道声音响起。

    崖壁之下,那些入局之人,在这一刻,全部醒来,眼神之中,尽是迷茫。

    青木道人更为震撼。

    他注视着陆长生,眼神之中充满着无穷怒火。

    “你不懂下棋就算了,口出狂言也算了,可你为何要毁棋啊?”

    他怒吼道,眼神之中,充满着悲凉之色。

    而崖壁之下。

    陆长生在这一刻,却缓缓摇了摇头道:“诸位,这世间上,没有无解的棋局,任何棋局,只需要花费时间,便能破解,玲珑棋局也好,真龙棋局也罢。”

    “只要是棋局,就有破解之法,然而这副棋局,数十万年,未曾有一人破解。”

    “不是因为它太难了,而是因为,这盘棋,根本就不存在。”

    陆长生如此说道,让众人不由纷纷皱眉。

    “棋局就在崖壁之上,何来不存在之说?陆师兄,我实在是不懂啊。”

    有人出声,忍不住这般问道。

    然而陆长生却深吸了一口气。

    “其实,玲珑棋局,不在崖壁之上,而是在每个人心中。”

    “与其称它为玲珑棋局,倒不如称他为执念棋局,心魔棋局。”

    “诸位,这盘棋的白子,就是自己。”

    “执念如心魔!”

    陆长生开口,这般说道。

    “不!这不可能,你有何凭据?”

    青木道人开口,他根本就不相信。

    然而陆长生却叹了口气,随后他目光平静无比道。

    “如若不信,那陆某想问一句,有谁还记得,玲珑棋局的原样?”

    他缓缓开口。

    但这句话,如石破天惊一般。

    在场数万人,全部愣住了。

    包括玲珑圣主。

    因为他们惊愕地发现。

    玲珑棋局的原样,他们已经记不清楚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

    青木道人更是瞪大了眼睛。

    心中的千言万语,卡在了喉咙之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们不敢相信这一切。

    陆长生一语惊醒梦中人。

    当棋局被毁时,所有人都忘记了玲珑棋局的原图。

    他们是修士,莫说一副棋盘原图了。

    就算是一百幅,一千幅,一万幅棋局,他们都能记在脑海当中。

    可玲珑棋局,他们实实在在,无法回忆起啊。

    陆长生很平静。

    实际上他思考了十天十夜。

    才明白这个道理。

    天底下没有无法破解的棋局。

    因为无解之局,不会有人去破解。

    既已无解,何来解惑?

    但玲珑棋局不一样,因为无论你怎么下,你都会有一种错觉。

    认为有破解之法。

    认为有一线生机。

    所以你会执着,你会入局,因为你看到了希望。

    虽然渺茫,但至少看到了。

    你的执念,也会在这一刻诞生。

    你的心魔,也会在这一刻诞生。

    所以,玲珑棋局。

    执白棋者,是自我!

    而执黑棋者,是心魔!

    无法破之!

    无法解之!

    因为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自己。

    你的心魔出现了。

    你的执念出现了。

    那么一切就注定了。

    而就在这一刻。

    突兀之间,崖壁之上,一道虚影缓缓出现。

    引来众人关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