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平平无奇大师兄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恁就是诗人张大炮?
    看着这帮如同舔狗的圣子,陆长生总算是知道为何中州会没落了。

    瞧瞧人家东土的修士,一个个纹丝不动。

    再瞧瞧你们,这简直是!

    唉!

    陆长生恨铁不成钢。

    只是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王璇玑,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之后,听到陆长生来了,当下不由东张西望,很快看到陆长生之后,王璇玑连忙走来。

    “陆师兄!您来了啊,快快快,都让开一点,不要影响陆师兄呼吸新鲜空气。”

    王璇玑显得有一些激动。

    “陆师兄,你也来了啊。”

    李如龙也走了过来,满是笑容。

    “见过陆师兄。”张元如也跑过来了,看到陆长生,直接恭敬一拜。

    “帝师!帝师!相别数个月,总算是又见到了,我乾一元实在是不会说什么话,在这里就祝帝师,龙马精神,喜气洋洋,喜结连理,三阳开泰,双喜临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情比金坚,吉祥如意,星光灿烂,欢天喜地,花好月圆,锦上添花,雪中送炭,鸿运当头,鸿星尔克!”

    乾一元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见面就是一连串的祝福语。

    说的在场不少人都懵了。

    你这也叫不会说话?

    锦上添花能理解,雪中送炭啥意思啊?

    不过对于其他人的不理解,陆长生却十分了解乾一元,同时也十分好奇,乾一元小时候到底是遭遇了什么事,能让他这样。

    “你妹妹没来吗?”

    陆长生好奇问道。

    “没来,她去打仗了。”

    乾一元摇了摇头回答道。

    “打仗去了?”

    “是啊,她说在皇都没意思,不能仗势欺人,所以就去边塞打仗,欺负别人去了,帝师,你不用担心她的,她不会吃亏的。”

    乾一元笑呵呵地说道。

    让陆长生不由产生一种大乾王朝要药丸的错觉。

    不过就在这时,紫青圣子马上开口了。

    “现在什么情况了?我特意请陆师兄过来,就是给咱们男修争光啊。”

    紫青圣子开口说道。

    “什么?给男足争光?我做不到。”

    陆长生有点听错了。

    “不是,给我等男修争光,陆师兄,男足是什么啊?”

    紫青圣子有点懵。

    “哦,男修啊。”陆长生松了口气,主要是紫青圣子说话速度有点快,所以有点听错了。

    “天香宗的司空南琴已经拟好题目了,左边的便是司空南琴所拟之题,不过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能让南琴仙子点头,而玲珑圣女所拟的题目也有一些相似,当然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作出让圣女满意的诗词。”

    王璇玑开口,这般说道。

    “情情爱爱这种东西,我等实在是不懂啊,陆师兄,咱们现在就看靠你了。”

    蜀门圣子认真说道。

    不仅仅是他,许多人都将目光看向陆长生,眼神之中充满着期待。

    而陆长生也不由皱眉了。

    他的确读过几年书,可问题是关于这种情爱方面的诗词,还真不会很多啊。

    不过一旁的王富贵,在看完诗词之后,不由沉思了一会,紧接着缓缓开口道:“其实不瞒各位,我对诗词有点研究。”

    此话一说,当下引来众人好奇。

    “哦,这位是?”

    “陆师兄的好友,王兄。”紫青圣子解释了一句。

    当下众人连连点头,既然是陆长生的朋友,那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了。

    “王兄若是有些才华,可以试一试,反正试一试不要钱,我等都试了一遍,可惜诗词一般,未能得到仙子认可啊。”

    王璇玑开口,这般说道。

    而王富贵听到众人这般说道,不由更加放开了心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献丑了。”

    王富贵开口。

    众人满是期待。

    唯独陆长生显得有些沉默。

    王富贵的那首,红舟金陵游,船儿伴鱼儿的经典诗词,他还是历历在目的。

    不过也好,让王富贵先铺垫一下,这样才能衬托自己。

    很好,非常好,好滴很!

    “既然以爱慕和错过为题,王某不才,即兴作了一首诗。”

    “才子爱佳人,丈母势利眼,礼金六万六,错过不再有!”

    王富贵开口,声情并茂,说到最后,更是留下两行清泪。

    而在场瞬间静下来了。

    整个大殿,顿时鸦雀无声。

    而王富贵则有一些心虚了。

    “好!”

    过了一会,有人开口,是王璇玑的声音,他神色平静,第一个叫好。

    “这首诗乍一听有点平凡,可仔细一听,却感觉贴切生活啊。”

    李如龙也跟着开口夸赞道。

    “我仿佛看到了一对相爱之人,男有情女有意,可惜碰到了一个势力的丈母,为了拆散二人,提出天价礼金,最终导致两个相爱的人,无法在一起,呜呜呜,我哭了!”

    “我也哭了!”

    “这才是诗啊,贴切生活的诗啊,简简单单几个字,却能描述出这么一段令人感动的故事,好啊,好啊!”

    “我也哭了,我看我道侣没哭,我把她打哭了。”

    “好,好,好!”

    “再来一首!快,再来一首!”

    “不愧是跟在陆师兄身旁的人啊,简直是才华横溢,才高八斗啊!”

    “跟在陆师兄身旁,猪都有才华,更何况人呢!这位王兄,才华横溢啊。”

    古坊之中,一道道赞赏声响起,让陆长生窒息了。

    你们是玩真的?

    诸位道友,好评多少钱一条?有钱一起赚啊?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陆长生懵了,虽然知道王富贵作诗很差,可没想到再次刷新自己三观了?

    陆长生怀疑人生了,他感觉,这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差的吗?

    而听到众人赞赏,王富贵不由更加来了劲了。

    “既然如此,那就献丑第二首了。”

    “咳咳!”

    王富贵还特意调整了一下情绪。

    而后开口道。

    “第二首既然是爱慕与不敢,那我便再次献丑了。”

    “北方有佳人。”

    王富贵开口。

    哎,还别说,第一句总算有点墨水了。

    陆长生有一些好奇了。

    随后,王富贵继续开口。

    “北方有佳人,模样真好看,真想抱回家,可惜我不敢!”

    唉!

    说到这里,王富贵更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眼神之中有说不出的落寞与孤独。

    嘶!

    陆长生收回刚才那句话了。

    还真有比第一首更差的诗了。

    这他喵的。

    恁就是诗人张大炮?

    明月古坊内,陆长生彻彻底底傻眼了。

    这踏马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才能作出来的诗啊?

    能作出这种诗的人,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啊?

    这已经不是文盲不文盲了,这是智障吧?

    但让陆长生再次震撼的是。

    满堂在这一刻,再次哗然了。

    “好诗!好诗!”

    “虽有一些庸俗,可却发自肺腑,好啊,好啊,真好。”

    “这首诗词,说出了我等的想法啊,真想抱回家,可惜我不敢。”

    “是啊,虽有一些庸俗,可古人云,大雅既大俗,大俗既大雅!雅俗共赏,雅俗共赏啊!哈哈哈哈!”

    “这首诗词,让我想起了我至今未曾见过的道侣。”

    “这首诗,让我想起了儿时的故乡。”

    “您还别说,这首诗词让我想起了那个无法忘记的夏天,那个时候阿珍爱上了阿强。”

    “我丢,诸位道友,过分了吧?你们到底收了多少?”

    “好,好,好,好一个雅俗共赏啊。”

    “虽然我觉得这诗词一般般,但你们都说好,那我也说好!”

    满堂的喝彩声。

    让陆长生莫名难受了。

    他难受不是因为诗词太差。

    而是这帮人,有钱不带他一起赚,吃独食。

    此时此刻,陆长生很想问王富贵一句话。

    好评到底多少钱一条,我只收一半!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极其悦耳地声音忽然响起。

    “听说道门大师兄陆长生来了,还望大师兄,能以我拟题,作诗一首可好?”

    声音响起,是司空南琴的声音。

    这一刻,古坊内安静下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