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平平无奇大师兄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书生与白狐另一个故事
    那后来呢?

    陆长生好奇问道。

    “后来?”

    妖娆女子听了听,随后露出一抹笑容道。

    “后来,狐皮送给了公主,皇帝却食言了,没有让书生当上皇帝,书生一怒之下,杀了公主,而后皇帝大怒,要凌迟处死他,但他逃了,独自一人沦落天涯,而且疯疯癫癫的。”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你们觉得,这个故事可笑吗?”

    妖娆女子说着说着笑了,她拨弄着篝火,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老和尚再次开口,连连摇头。

    而那妖娆女子却看向老和尚问道:“和尚,奴家且问你,若是你遇到此事,你会如何处理?”

    她开口问道。

    老和尚沉思了一番,紧接着开口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一切皆因果冤孽,白狐的命运,悲惨无比,而那书生最终也穷困潦倒了一生,既如此,缘起缘落,当随风而去。”

    他这般说道,劝人放下心中的恨意,莫要苦苦执着。

    但妖娆女子却笑了笑。

    “你们和尚就是这样,总让别人放下执念,放下执着,毕竟刀子不是插在你们身上,你们自然察觉不到疼痛罢了。”

    她说完这话,又看向虬髯大汉道。

    “你呢?”

    虬髯大汉喝了口酒,他深吸了一口气,而后道:“妖就是妖,人和妖之间,本身就是孽缘,一个死,一个失去了一切,到头了,也缘尽了。”

    他有一些强词夺理,所以说到最后,他也不说什么了。

    “呵呵呵,天地因果,在你眼中,妖就注定该死吗?万物有灵,一切既生,便有生的道理,你这个道士,白修炼了。”

    她轻笑道,眼神之中充满着讥讽。

    随后,她看向陆长生,淡然问道:“公子如何看待此事呢?”

    陆长生注视着篝火,木制面具之中,只能看到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却无法看到模样,可即便是一双眼睛,都让人不由失神。

    丢一块木柴进入火堆之中。

    陆长生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道。

    “杀他全家,灭之一国,一切沾染罪孽者,一个也不放过。”

    八个字,简简单单地回答。

    这个回答,让所有人都惊讶了。

    连那妖娆女子也不由惊讶了。

    主要是陆长生的回答,令人没有想到。

    “罪过,罪过,施主,如此一来,再造冤孽,这又是何苦呢?”

    老和尚摇了摇头,连连道罪过。

    但陆长生却笑了笑。

    “一切皆因而来,一切皆有果,种下因,得到果,书生为一己私欲,种下了因,白狐死在了书生手中,但总有人会结束这一切。”

    “即便是今生逃脱了,来世也要偿还,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佛执着地让人放下一切,道执着地让人忘却一切。”

    “可有因就必有果,凭什么要放下,恶果总要自食。”

    “这就是因果!”

    陆长生语气平静道。

    谁都可以劝你大度,但事情到了自己身上,有几个人能挺劝?

    人非圣贤,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沙哑地声音却缓缓响起。

    “诸位,有没有兴趣,听我说个故事?”

    声音响起,一时之间,众人好奇,而后这才反应过来,角落之中,还躺着一个浑身脏污无比的乞丐。

    乞丐坐起来了,他很衰老,头发蓬乱,散发着臭味,肮脏不堪的衣服上,沾满了一些油渍。

    众人沉默,不知这个乞丐,又能说出一个什么故事。

    靠在墙上,乞丐目光无神,他缓缓开口,或许因为没有喝什么水,喉咙干,所以声音听起来十分沙哑。

    “很多年前,有一个书生,他原本是书生门第,但因家道中落,所以他非常明白,寒窗苦读是唯一的出路。”

    “他日日夜夜的读书,不分昼夜,只希望来年科举,能够中榜,但从来没有天道勤酬这个说法,有时候努力,不一定会有回报。”

    “十三年,他在寒舍之中,待了足足十三年,春去秋来,大雪纷飞,那一年他已经十三年没有中举了,成了十里八乡的笑话。”

    “可就在那一年,一只白狐闯入了他家中,只是一眼,他便喜欢上了这只白狐,因为没有人喜欢跟他一个穷书生待在一起。”

    “他悉心照顾着白狐,无论什么好东西,都会给白狐,因为这只白狐,是唯一不嫌弃他一切的。”

    “后来,白狐的伤势养好了,她离开了,书生伤心了许久,只是很快,一个女子来到了他家中,书生一眼就知道,这是那只白狐。”

    “他没有害怕,而是喜悦,他很开心,而后一人一狐相爱,他们在一间小小的寒舍之中,渡过了最美好的三年。”

    “直到有一天,白狐让书生去参加科举,因为白狐知道,科举是书生最大的心愿,她支持着书生。”

    “最终,书生被白狐说服了,他去参加科举,而后高中状元,一时之间,他成为了无数势力争抢的对象。”

    “然而书生却始终记得,家中寒舍,还有一只白狐等待着他高中状元的喜讯。”

    “只是,就在这时,书生被当朝公主看上了,那公主刁蛮任性,且有极度自私,书生明白,若是他拒绝公主的爱意,荣华富贵没有是小,按照公主的性格,不会放过白狐的。”

    “所以书生留下来了,他成为了当朝驸马,但他没有一天是开心的,他日日夜夜站在公主府内,眺望星空,他知道,有一个爱他的人,正在等着他回去。”

    “但书生更加明白,这段情,违背天理,也清楚,若是自己回去,只会给白狐带来伤害,他沉默,郁郁寡欢。”

    “只是,天下那里有不透风的墙,公主知道了白狐的事情,她大发雷霆,但却没有告诉书生,而是联合皇帝,假装生病,需要白狐精血,才能救治。”

    “因为公主知晓,若是妖族若是少了精血,活不过三年,所以她下令,让天下人去寻找白狐,就是想要抓住白狐。”

    “书生不知这一切,他只是害怕有人找到白狐,为了一己私欲,而害了白狐,所以书生主动请命,他带着兵马回到了寒舍。”

    “一别三年!白狐依是当初那个白狐,书生与白狐对视了一眼,那一眼中,书生明白,白狐深爱着他,然而白狐也明白,这三年来,书生都不曾忘记她。”

    “白狐明白书生的一切,所以她自取精血,就是希望书生能够过得好一点。”

    “她明白,自己是妖!书生是人,人妖相恋,自古以来,都是违背天理。”

    “白狐选择了放下一切,而书生却不懂白狐,他为了让白狐死心,让白狐交出精血,他不知道,这样做会对白狐造成多大的伤害。”

    “他只是想要,用无情斩断有情。”

    “白狐取来精血,书生决然离开,但那一日诀别之后,没有人知道,这个书生无声哭了一夜。”

    “可当白狐之血取出之后,公主告诉了书生这一切,那一日,书生勃然大怒,离开公主府内。”

    “公主因此更加愤怒,她直接下令,让人前去猎杀白狐,甚至让方士变成书生的模样,亲自杀了白狐,扒了她的皮。”

    “就如此,当沾染血迹的白狐皮,出现在书生面前时。”

    “那一刻,书生愣住了。”

    “最后,书生拔剑,杀了公主。”

    “他离开了皇都之中,来到了寒舍。”

    “凌乱的寒舍之中,书生找到了一封烧的只剩下一半的信封。”

    “你们知道,信封之中,写着什么吗?”

    乞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番。

    而山神庙中,所有人都沉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