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漫威之主神崛起 > 第三百一十章 七剑与甘宁
    武林外传世界,陈海在经历多次波折后,终于也算是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广阳府。

    门口的一列列守卫证明着,这个大城市现在正处于特殊状态,在递交了路引接受了全方面的检查后,陈海顺利入关,而比他早到一点的平民还在接受隔离检查,甚至有些手续没带全的人还不得入内。

    这时候真就应了一句老话,朝中有人好办事,相信没有几个人的路引上能够集满一个县的所有重要领导人的印章,再加上来自追风的推荐信,广阳府这边守门的人还是要给他三分薄面的。

    进入之后,陈海没有一秒钟耽搁,直接按照门卫的说法,前往了六扇门分部。

    “陈海是么?”在经过通报后,一个腰间斜跨一把长剑的男人来到了陈海的面前。

    “是我,敢问兄台,追风大人可在此处?”陈海抱拳问道。

    “追风还没有回来,这段时间你就听我的安排就好,我叫洪毅。”洪毅说着带着陈海往内部走。

    “虽然有追风的推荐信,但是有些事还是要和你说清楚的,因为你不是六扇门的兄弟,所以你的活动范围只限于前三院,后面的地方还请不要贸然进入,不要伤了和气。”

    “我知晓了。”陈海点点头说道。

    “嗯,推荐信上说你是想习武练功,三院里的老师帮你打个底子是足够的了,至于更加高深一点的武学,还是要等追风回来再说了。”洪毅说着带着陈海一个一个院子走了过去,同时给他介绍了一下这里的教习。

    前三院中大多都是年龄不大的孩子在这里学习,他们属于六扇门的预备役,教导他们的教习都是因为伤势和年龄从一线退下来的人员,也算是经验丰富的老手。

    这里的课程除了武学以外还有很多追踪、擒拿、判案方面的东西,只不过陈海肯定是接触不到了。

    依靠着追风的面子,院子里面的教习对陈海还是算比较客气的,不过也只是客气而已,那种疏离是个正常人就能感受的到。

    这也正常,陈海这毕竟算是走了后面进来的,而且以后大概率不会成为捕快的他自然也不会被纳入同僚的范畴内。

    那大家就正常相处就好了,没必要联络什么感情的了。

    给陈海安排好了住处,洪毅再拿出一块牌子递给他,“这块牌子能让你在前三院通行,不过时间仅限于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其他时间这里是禁止进入的,食堂已经带你去过了,在那里是需要正常付费的,当然你也可以不选择在那里用餐,还有什么不了解的么?”

    陈海接过牌子,摇了摇头,经过洪毅的带领后,他也基本清楚了自己现在的状态,放在学校里这属于旁听生,没有什么规则束缚,当然也不会有专门人教导。

    不过比一般旁听生要好的是,陈海至少不用自己付房费,六扇门这边的空房间还是蛮多的,给陈海一间没有任何问题。

    出了院子后,一个身影从院墙外跳到了洪毅的身边。

    “大人,已经彻查过了,此人身份上没有案底,而且推荐信属实。”

    “我知道了,你继续派人盯着他,直到追风回来前都不能放松,明白?”

    “明白!”

    陈海给洪毅留下的第一印象还行,当然这种印象不是为人啊什么的,而是看起来不像是那些莫名出现的叛军成员。

    另外以往有追风背书的人是不至于只能在前三院的,只可惜最近的事实在太多,六扇门也是外紧内紧,而且最近已经查出来了不少探子了,这些探子都极为忠心,被发现以后吃了一整套的动作也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些什么。

    洪毅现在也只能把他们往上移交,都算是情报人员,自然知道过了几关以后,该不说的人,就真的不会说。

    沿着小路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前,这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大人,郭巨侠的回信和兰心大人的信件。”

    接过信件,在检查了一下火漆后,洪毅将信件拆开阅读了起来,越读眉头皱的越紧。

    这段时间上面命令,减少所有成员的追踪、断案的课程,加强正面攻坚的课程,这让洪毅非常不解,咱们这是六扇门,又不是军队,搞这些不是舍本逐末么,于是他给郭巨侠去了一封信件表明自己的看法。

    郭巨侠在回信中提到,目前是一个危急存亡的时刻,六扇门必须按照需要进行调整,没有任何其他的理由,如果洪毅想知道因果的话,可以直接去京城见他。

    “大人,郭巨侠那边还是不同意么?”

    洪毅摇了摇头,“按照上面的指令继续安排课程吧,其他的再看。”

    “是!”

    在送信人离开后,洪毅有点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在他看来,那个梦境确实重要,但也不至于反应大到如此地步,这一弄很多后备役又要很久才能出师,现在人手问题很严重啊!

    不过他也知道目前上面的交锋正激烈,他自然也不好给郭巨侠下绊子。

    一口将桌上茶水饮尽后,洪毅坐回位置上,拆开兰心的信件。

    兰心是另一个道府的六扇门主管,也是他的二妹,未来更有可能是他的妻子。

    在信件中,兰心描述了一下她那边的情况,首先和洪毅这边一样,所有的预备役捕快的课程都被调整,而且也发现了一些来自叛军的探子,甚至有的探子已经在六扇门待了好几年。

    这些探子被发现后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小时候的履历都是假的,而且是特别假的那种,一查就露底,这个假不是假在没有这个人,而是在问询中他们根本就不像有童年的人。

    “毅,其余五人也给我来了信件,他们那边的情况略好,但蕴含的问题也不小,看样子,天下又要乱了,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找个机会见面商量一二了。”兰心在信件的最后说道。

    洪毅摇了摇头,他也很想跟自己的兄弟们见面,只是他们七人分属七个不同道府的六扇门,全部抽调出来是会出大问题的。

    只是目前这个情况,不见个面,很难将大家的步调调整一致,要知道七剑只有在一起才是最强不过的。

    思考良久后,洪毅提笔写下回信,在信中洪毅将七人见面的时间定在三个月后,地点则是京城,反正那个时候也到了两年一次的叙职时间,只能这次叙职都由他们七个主官前往了,也就这样才能见见面。

    此时,栖霞山,追风正在树林中奔跑着,身上的血痕和破烂不堪的衣服证明这他这不是赶路而是逃命。

    轰!一道巨大的刀气从上方直接劈了下来,在此刀气路上的所有阻挡物全部被一刀两段。

    追风感知着自己背后的锋芒,内力运转,整个人向上一提,一个平移躲过这一刀,不过四散的刀气也将他的皮肉撕开一道道口子。

    这一次的探查算是探到了铁板上面,栖霞山的叛军根本就不像情报中提到的那样,追风只是略微转了一圈,便发现,这里的叛军数量绝对超过三千。

    而且在他准备进一步搜集信息的时候竟然被发现了,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他的概念中叛军都是有点傻乎乎的,别说发现他了,就是很多普通的捕快只要小心一点都能安安稳稳的收集信息。

    被发现也就算了,正当追风撤离的时候,叛军的大营中却走出了一个壮硕的男人,二话不说对着他就是一刀。

    也不知是什么战法,这一刀在挥出之后越来越大,长度竟然达到了四五十米的地步,而且刀式中蕴含着的如火般的气势也相当瘆人。

    也就是追风的轻功不错,要不然真就要被一刀枭首,可他的轻功不错,对方的速度那也不是盖的,特别是在这个地方极为熟悉的地方,两人之间的距离是一直没能拉大。

    时间在这种追逃中又过去了五分钟。

    心中估算着距离,也估算着对方发出刀气的数量,追风琢磨着,对方应该已经离开了战法加持的范围,而且这么甩刀气,耗费的体力和精力应该也不低。

    看对方如此英勇,应当是这一队叛军的将领,若是能擒拿住对方,那就可以再减少剿灭损失的同时,获得更多的有关叛军的信息。

    审判人,六扇门可是专业的,同行搞不定,外行还搞不定么?

    想到这里,追风一个转身,手腕在空中转动,惊涛掌第三式-沧海横流!

    一颗颗小水滴汇聚到追风掌心,凝结成锋利的冰片后快速射出。

    追杀之人手中刀锋一转,猛烈的刀气直接将这些冰片蒸发,让它们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趁着对方这一顿的时间,追风脚尖连点三四下地面,快速突进到来人的身边。

    涛啸九天!

    双掌化作虚影,转瞬间在此人身上留下九个手掌印,掌印中蕴含的内力朝着此人体内渗透,正是要封锁住此人经脉。

    “呵!”来人轻呵一声,体内涌出炽热的火焰,硬是将所有打入的内力全部逼了出来,同时也将追风逼退十米。

    挥手扇去面前炽热的空气,追风心里沉甸甸的,他感觉自己好像估计错误了,这人就算没有战法也不是一个好相与之辈。

    虽然招式过于大开大合不够精妙,但是内力雄厚,身体坚硬,绝对是个强大的练家子。

    “来将通名!某甘宁不杀无名之辈!”身上印着九个掌印的甘宁手持甲刀向前一步,腰间铃铛响动。

    ‘甘宁?!’追风大惊,这难道是那个孙吴的甘宁,他应该已经死了好几百年了!

    “在下四大神捕追风!”惊讶归惊讶,面子不能落下。

    “好汉子,某家会记住你的!”甘宁话音刚落便直接上前抢攻起来。

    其刀法迅捷刚猛炽热,刀尖跟着人走,不求一击必杀,但求刀不走空。

    在这种攻击之下,追风被逼的有点走投无路,没有兵器跟高手对战总是要吃不小的亏的,硬气功练的再厉害也不能跟人家的神兵利器正面硬刚啊。

    白浪滔天!

    内力化作汹涌的水流,将追风包裹在内,也将甘宁推开。

    争夺到喘息时间后,追风又是一招大浪淘沙,水流化作巨浪拍向甘宁。

    “哈哈哈,好功夫啊!”甘宁大笑,战法-侵略如火!

    滔天赤炎盘身而上,仅仅一刀,便直接将追风耗尽心力制造的巨浪给直接劈开。

    看这情况,追风知道,纠缠的太久,士兵已经跟上来了,没办法,只有跑了!

    栖霞山地势险峻,追风以往也来过多次,已经将这里的地图铭记于心。

    一式沧海横流逼迫甘宁回刀自守后,追风调转身形横向前进。

    看着追风快速离去的身影,甘宁提起一口气追了上去,他身上的九道掌印还在隐隐作痛,渗透的那些内力也已经伤到经脉,在伤势的影响下,二人的速度又保持了一个惊人的默契。

    甘宁看着“慌不择路”的追风,脸上浮现了笑容,作为叛军的主将,他自然是已经将附近地形给勘察过了,追风选择的这条路是一条死路,前方会出现一道巨大的峡口,除非追风会飞,否则是不太可能直接越过的。

    正如甘宁所想,很快周边的树木便变的稀少起来,不过追风也没有记错路,他就是要来这里。

    在险峻的峡口前,追风毫不犹豫的直接跳了下去。

    甘宁一个急刹停在了峡口上方。

    只见峡谷中河流涌动,一个黑影急速坠落,正要撞击在石头上时,一道冲天海浪凭空涌现,成功为追风垫了一下。

    海浪散去,追风身影也消失在了甘宁的眼前。

    这时的甘宁好像被什么规则限制了一样,一步三回头的朝着栖霞山的山顶走出,收拢一路士兵,就好像追风从未来过一样。

    坠入河中的追风感觉自己五脏六腑全部颠倒,再加上已经枯竭的内力,他现在只能够听天由命的漂在河上,连上岸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在追风的视野中,天空中好像突然出现了一道光,以及一张巨大的网。

    (各位大佬们,献出你们的推荐票,就当是迟到的六一礼物,安慰下已经码字到自闭的作者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