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漫威之主神崛起 > 第三百五十二章 闭关锁国的南诏
    在经过近半个小时的细致重复的审问后,基德以及毒岛冴子重新获得了自由,并且得到了对方守备队的歉意以及一定的赔偿,毕竟他们最初的想法以及行动都是在阻止发狂的聂风继续伤人。

    出了审讯所后,毒岛冴子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建筑,三层的审讯所是这个镇子上最严肃的一个建筑,厚实的外墙带着阴暗的色调,配合上窗口小且少的墙体,让人不禁生畏。

    毒岛冴子开口,“一解释就解释通了,看来对方手里应该有验慌的工具。”

    基德点点头,“肯定是有,不过我们能这么快出来更关键的是这个南诏国的文明程度以及社会道德标准都不低。”

    正如基德说的,他们这次能安稳且快速的脱身最主要还是靠着南诏目前追求公良道义的风气,这种风气深刻影响到了每一位执法人员,因此他们执行的不是愚昧的疑罪从有而是疑罪从无,最大保护无辜者的人身权利。

    毒岛冴子也很赞同基德的说法,并且她对这个南诏国的观感有了巨大的提升,本来看着四处飞舞的蛊虫,毒岛冴子一直担心这里会是猜想当中的那种血腥的混乱的原始部落,但现在看来,四飞的蛊虫纯粹是不同的文化体现。

    等走远了一点后,毒岛冴子歪着头看着基德,小声的接着开口,“其实,我感觉我们打错人了,感染者应该另有其人。”

    基德摸了摸鼻子,“没错,我也有这种感觉,对方应该是近距离和感染者接触了,加上精神状况不太对才导致能量在他的周身缠绕。”

    毒岛冴子抱胸思考了起来,“其实这样也好,精神状态这么差都没有被直接同化,至少说明那个感染者的感染程度应该是最低的一档,这样的话,只要及时找到,说不定还有的救。”

    基德无声的摇了摇头,毒岛冴子想的有点过于美好了,感染一旦开始,想要停下来就不是单靠外力能成的,必须要对方真心实意的回头。

    但是想让被混沌能量缠上的人自己回头,可能性基本为零,因为不是这类人不是接触了混沌能量才感染滑向堕落,说明白一点,就是混沌能量是被这些人吸引来的。

    “说是这么说,可那个叫林天南的到底在哪啊!要是有个任务指引就好了...”毒岛冴子说着说着整个人丧了起来,这个镇子不大,但也有五万多人口,加上正处交流会时期,外来的唐人也有上千,这么大的一个地方要是真的想躲,那他们也是真的难找。

    基德不可置否,只是擦了擦自己的眼镜,他们现在有点陷入了两难困境,任务还要继续,感染者也要追踪,都不会分身,哪来的这么多人手呢?

    另一边,审讯所内,唐钰翻看着毒岛冴子他们留下的口录,心里非常的沉重。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原本平静的南诏越来越不平静,一会出现闹事行凶的疯子一会又有实现人愿望的玉石传言,这些事情扬起的无形风波是蛊虫-风波静也没有办法压制下来的。

    “唐长老,那两位正在回安置处,路上好像一直在聊些什么,我们的人员不敢靠的太近,靠长耳虫也只能听到几个名词,似乎是一个人名-林天南。”

    “林天南?!”唐钰听到这里,放下了手里的记录,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唐国南武林上一任武林盟主,威名赫赫的侠客!

    “没错,还有就是对客栈中原本的住户以及醒过来的小二的询问,我们发现引起这场战斗的关键人员可能就是这位林天南。”

    “为什么这么说?”唐钰看着下属问道,他估摸着自己的下属可能都不知道林天南是谁,毕竟拜月院长为了南诏的大环境发展,闭关锁国了这么多年,最近几年才重新恢复与邻国的交流。

    “据客栈人员所说,结合房间内出现的尸体以及颜风在发疯前的吼叫,调查人员一致认为,是这位叫林天南的唐人潜入并杀人,紧接着回房的颜风在发现尸体后进入狂化状态,丧失理智,最终造成了这个案件。”下属一统分析过后,唐钰的脸都黑了三分。

    “诶~”唐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小林啊,你今年几岁了啊,我记得你是第四批学院的学生吧,这次也是第一次与外界接触吧。”

    小林见唐钰突然改话题,愣了一下赶紧回复,“我今年十八岁了,确实是第四批进入的学院,学习的是五感类蛊虫的培育以及喂养,至于和外界接触,这次确实是我和唐人接触的第一次,其实也是我办的第一个案子。”

    “嗯。”唐钰又松了口气,第一次没经验还有的救,“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通过这几句话就认定一切的起因是林天南呢?”

    “这是最符合逻辑的答案,而且他们的话都经过测谎的。”小林辩解说道。

    “第一,学院里的第一节课应该就告诉了你,要相信自己的蛊虫伙伴但不能盲信;第二,就算他们的话都是正确的,但这也只是他们所看到的一面,连最重要的犯罪者都没有进行审问,你告诉我你找到了真凶?!第三,你们随随便便给我一个答案的时候!是不是连怀疑的人都没有预先查过?!”唐钰的声音越来越大,说道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眼睛也死死盯住了小林。

    被发怒的唐钰吓了一跳的小林缩着脖子,思考了几秒,然后点了点头,弱弱的吐出一个字,“是。”

    “可笑!真是可笑!我来告诉你他是谁,林天南,唐人已经卸任的南武林盟主,你是在告诉我这个武功奇高的家伙跨越千里之路,就为了潜入一个客栈亲手杀死一个人后又匆匆离去?!还有证据呢?直接证据呢?!”唐钰吼叫道。

    “也许是个同名的?”小林想了想也觉得一个前武林盟主大老远跑来南诏杀人有点不可思议。

    “我是在跟你说身份的事么?”唐钰火气更大了,“是证据,就算他是个武林盟主,有证据证明他在南诏杀人一样要抓,就算他是个普通人,没有证据一样不能动!我怎么发现你这个人有点欺软怕硬的感觉呢?!”

    小林接受着唐钰的口水攻击,一动也不敢动。

    滋啦,就在唐钰怒气越来越盛的时候,房门被拉开了。

    唐钰整个人一愣,“阿奴,有什么事么?”

    “没有,只是觉得这门的隔音实在是有点不太好。”阿奴翘着指节敲了敲房门,同时对着小林使了个眼色。

    小林看懂了阿奴的意思又不敢动,只敢小心的看向唐钰。

    被阿奴打断了发怒的唐钰低下头,对着他挥了挥手,“去看看颜风醒没醒,以后做事多动点脑子,都十八了,就别跟个十岁的孩子一样。”

    “是。”小林如同被大赦的犯人一样,赶紧转身离去,顺手也把门给带上了。

    “我说你啊,不要火气这么大,而且说的有点过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泄泄气?”阿奴坐在了唐钰旁边,举起了手里的一个煎饼。

    唐钰拿眼前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孩一直都没什么办法,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也不管她的年龄有没有过三十。

    接过煎饼小小的咬了一口后,唐钰平静了许多,“我也不想生气,只是这些家伙读书读的有点头脑简单了,这样跟那些唐人打交道不是要被卖了还给对方数钱,数完再加上一句谢谢?”

    “你也要体谅他们一点,他们懂事的时候大清洗已经结束,闭关锁国已经开始,加上快速变化的社会情况让拜月叔叔不敢放松一直狠抓道德,压制阴暗面的存在,甚至最狠的时候连一丝阴暗面都不允许出现在这些孩子的面前,所以现在他们才会变的这么单纯甚至有点傻。”阿奴牵着唐钰的手,轻声说道。

    “我知道,院长他也知道,所以才开始举办交流会,让他们多多与外界交流,可这都三天了,一点改变都没有,甚至还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了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做事都没以前认真了。”唐钰一边握着自己妻子的手,一边回答。

    “慢慢教嘛,你以前不也一样,傻乎乎的。”阿奴看着唐钰突然笑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年轻时候的唐钰。

    “你说的也是。”唐钰说话的时候,头和阿奴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滋啦,小林推开房门。

    唐钰脑袋上青筋爆成了一个井字,阿奴赶紧捏了一下他的手掌。

    唐钰点了点头,勉强拉出一个笑容,看着呆立在那里的小林,一字一句的开口,“又发生了什么事了?连门都不敲了?”

    显然要是小林这次没有正事急事,唐钰肯定会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家伙。

    小林从打扰了自己上司以及老师的好事的事实中回过神来,赶紧开口,“颜风醒了!”

    “那还磨蹭什么,带路。”唐钰起身,松开阿奴的手,跟在小林的身后,让他赶紧带路,这一次的事件造成的伤亡并不大,但是社会影响极坏,首先是发狂的颜风有点让镇上的人开始排斥唐人,其次是莫名死亡的唐人让镇子的治安开始被怀疑。

    阿奴看着正事出现后下意思忽略了自己的唐钰,有点不满的嘟起了嘴,眼珠子转了两圈后,手指轻轻探出,一只小蛊虫从她的指尖跳出,在整个房间里跳了起来,不多时后停在了一块地板上面。

    阿奴手按在地板上,前后左右挪动了几次,在地板稍稍松动后,直接扣着缝隙把地板拿了起来,地板下面压着的是纸质的银票。

    嘴角上扬了一点,阿奴从唐钰的私房钱中抽出了两张,然后把其余的放回原位,随后收起蛊虫,朝着审判所外走去,她在这个镇子里也是有自己的职责的,那就是维稳,至于怎么维稳,只要她还在街道上找各种小吃,那么镇子就能稳的住,当然选择这个方法决不是因为阿奴自己贪吃。

    监押室内,聂风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上方,身上爬着几只蛊虫,口器刺入他的身体,在恢复他的伤势的同时也锁死了他身体中的内力。

    不过似乎是因为世界的不同,聂风能感觉到自己身体中最精纯的风之力还能动用,只是彻底恢复冷静的他,智商回到高地的他现在有点心如死灰的样子。

    唐钰带着人快步的走到了监押室,看押聂风的犯人将门打开,放唐钰进入。

    聂风扫过唐钰,他对这个人肩膀上的那只蝉有点印象,自己晕过去前好像看见过,那想来这人应该就是执法人员,来审问自己的了。

    看着聂风扭过头,唐钰坐在了凳子上,“颜风,鉴于你在公共场所无差别的攻击平民,造成一定伤亡,我现在代表南诏审判所对你进行审问...”

    听着唐钰的开场白,聂风有点感叹,他现在情绪复杂,既想什么都不想,又不能做到什么都不想,想当初取颜风这个假名还是因为他对母亲的怀念,现在不仅早就没了的母亲依旧没了,连师父也没了,师兄弟没了,什么都没了。

    问了一大堆问题,聂风一句话都没有说,唐钰也不在意,这挺正常的,别说现在没用刑,就是用刑了依旧不开口的,在大清洗时他都见过不少。

    不过现在南诏的执法是要求人性化的,尽量减少审问中的暴力,当然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例外。

    “颜风,我其实挺佩服你的,你知道么,那个差点被你打死的店小二醒来的时候还在为你开罪,说你肯定是中了什么邪蛊,否则不会变成那个样子...”唐钰开始打感情牌。

    床上的聂风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他还能记得被自己一巴掌拍飞的小二的表情,还有那诧异和不敢置信交杂的脸庞。

    “看来你是什么都不肯说了,那我们只能对你执行死刑...”唐钰说话时紧盯着床上的聂风,“并对林天南发布通缉令了...”

    听到后面一句话,聂风不自主的转头看向唐钰,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个傻子。

    “放心好了,虽然你犯了大错,但是我们依旧会为你讨回公道的,杀人者必被缉拿归案...”唐钰表现的真的很像一个傻子。

    “不...不是他...”聂风用沙哑的声音开口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