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下第一是我爹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夜话
    罗天宝闻听赶忙谦逊道:“师兄客气了,这全赖将士用命,小弟的功劳实在微不足道。”

    “师弟过谦了,那就当为了今天的大胜我们弟兄饮了此杯。”

    罗天宝也是个性情中人,一听夏侯遂良把话说到这份上当即也有些激动,最后是满饮了一杯,等都喝完了,夏侯遂良这才凑近罗天宝说道:“师弟,对于今后的战局你有什么打算?”

    罗天宝一想对方是大师兄,当即也就没有隐瞒:“我们打算先解东州之围,然后与大师兄你们互为声援,先保住沂,吉二州再做计较。”

    夏侯遂良闻听点了点头:“这确是稳妥之策,那师父之后有没有别的打算?”

    “别的打算?您是指?”

    “他老人家也不能总叫大将军不是,就没有正名号的打算?”

    “这个啊,眼下还没有,毕竟我们刚刚起事,局面未定,还没有想的那么多。”

    “原来如此,其实如果师父有意称王乃至登基,师兄我都是愿意一力推戴,甚至我们东州军就是他老人家的附庸,这份心意还望师弟你回去之后替我转达。”

    罗天宝没想到夏侯遂良居然会这么说是赶忙摆手:“大师兄您言重了,您打下这基业也不容易,怎么能够如此轻易就让你们当附庸呢?这种话我是万万不敢带传,您还是另找别人或者直接去跟我爹说吧。”

    夏侯遂良闻听顿做生气状:“怎么,咱们师兄弟之间还要如此虚情假意吗?”

    罗天宝苦笑道:“大师兄您别误会,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君子不夺人之美,更何况东州这基业是您和将士们浴血打下的,我们父子没道理吃现成的,这话您今后就不要与我提起了。”

    夏侯遂良闻听看了看罗天宝,似乎在观察他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最后不禁哈哈大笑:“兄弟果然是仁厚之人啊,也罢,这事咱们以后再议,今晚高兴,咱们不醉无归。”

    夏侯遂良说着又给罗天宝满了一杯,后者也没多心,当天的酒宴最后是尽欢而散,罗天宝也难得喝醉了一回。

    第二天罗天宝直睡到将近中午方才起床正吃着早饭,张浩就来了,说是请示一下部队的休整安排,罗天宝当即做了安排,说完这些张浩并没有走,反而像闲聊一样问道:“司马,昨晚东平王都和您聊了些什么啊?”

    罗天宝也没多心,当即把昨晚大师兄和自己说的话简单复述了一下,张浩闻听不禁用手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冷笑。

    “张先生是不是觉得有何不妥?”罗天宝和张浩相处已有些时日,一看就猜到对方在想些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感慨东平王用心良苦。”

    “怎么说?”

    “司马难道没看出来东平王这是一招以退为进,以他的为人怎么肯主动当咱们的附庸?他这是在试探司马你的口风。”

    “不至于吧?”罗天宝话虽如此,不过心里还真有些含糊,毕竟他也觉得大师兄昨天这态度的转变实在太大了。

    张浩此时进一步分析道:“司马您就是太仁厚了,其实属下看得出来东平王生怕咱们这次把其架空,夺取东州,可碍于情理又不能公开和咱们闹翻,故此才想出这么个主意探听消息,足见他对咱们依旧有提防,属下还是上次之意,东平王留着迟早是咱们的祸患,还是先下手为好。”

    罗天宝陷入了沉默,他分析了一下张浩所说不无道理,既然大师兄事到如今还这么信不过自己父子,那将来闹翻就是迟早的事,如今下手或许还能留他一条性命,保全同门之情,可罗天宝又一想不禁是摇头叹息。

    “我们这次打得是救援东州的旗号而来,如今大师兄敌意未露,我们要这么干了,让天下人看了未免觉得我们太无信义,今后谁还会信我们?更别提我和大师兄还有同门之谊,许他先负我们,我们不能先负他,这件事还是算了。”

    张浩闻听也没再多说什么,是当即告退,一直到他走后罗天宝心里也还在琢磨这事,讨逆军与东州军之间的嫌隙也由此渐渐开始。

    下午夏侯遂良又请罗天宝赴宴,只是这次出席的人少了许多,几乎都是金斗堡门下的,用夏侯遂良的话算是他们本门户的一次“家宴”。

    期间大伙先是聊了聊接下来的战略,双方基本达成一致先收拾残留在东州东北部的大幽军,等剿灭了他们再掉过头对付西路的大幽军主力。

    说完了这些众人的话题渐渐转到了武学之上,罗天宝原本就知道夏侯遂良的本领是同辈第一,比自己高明地多,可始终没什么机会细谈,这回也不知是因为酒兴,还是故意要给外人制造一个师兄弟之间亲密无间的假象,夏侯遂良和罗天宝详细谈论了本门的武学以及自己对于武艺的一些看法,见识,让罗天宝是获益非浅,这顿饭众人一直吃到当天晚上才算结束,由于时候已晚,夏侯遂良便留罗天宝在自己的寝宫休息,师兄弟二人是对榻而眠。

    罗天宝一看夏侯遂良的寝宫雕梁画栋,虽然比不上陪都的皇宫,可也称得起是富丽堂皇,当下是颇为感慨。

    “大师兄您还真是会享福啊。”

    夏侯遂良闻听不禁一笑:“这都是郎月他们的意思,说宫室不壮难免被别人看轻了,始终觉得咱们是群草寇,其实咱们习武之人哪在乎这些?”

    “对了,怎么始终没见到大嫂啊?”

    “嗨,我早年一时习武,这两年忙着用兵,哪顾得上婚娶?”

    “这么说大师兄至今还没成家?”

    “这有什么?咱们江湖中人原本就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有今天没明天,有家室反而是个拖累。”

    “那大师兄就没喜欢过什么人?”

    “那怎么会?我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只是都过去了,不提也罢。”

    罗天宝此时不禁来到兴趣,坐起身说道:“大师兄这里也没外人,您就和小弟说说吧。”

    夏侯遂良今天似乎也是多喝了几杯颇为高兴,微一犹豫最后还是向罗天宝透露了经过。

    “兄弟你知道回天八家吗?”

    “知道啊,我二娘就是其中高派的传人。”

    “不错,这八家之中有一支陈派,乃是当初飞剑仙辛老前辈的女婿陈靖南,陈大侠所开创,他们与咱们金斗堡颇有往来,说来这都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大师兄我还在是师父门下学艺,有一天陈大侠带着弟子徒孙前来拜访,我也是那次见到了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