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千骑卷平岗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连环局(5)
    巴蒂尔听后轻轻一拍巴掌:“此计甚妙,我现在就去准备。明天我就和凤姑娘化装成一对师徒,直奔李府去也。”

    走出凤二的房间,巴蒂尔回到自己住处。随后,他关紧房门,快步走到床榻旁,弯腰拿起自己的背囊,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一个卷轴,抱在怀里,自言自语道:“帕丝玛姑娘,按照你的吩咐,所有的计划进行的都异常顺利。

    “只可惜为了实现这个计划,我的兄长竟一命归西。不过不要紧,只要能帮你达成心愿,即便赔上我一条命,又算得了什么。”

    ******

    同一时间,凤二房间。

    巴蒂尔离开后,周熙骞小声问:“娘子,本将军怎么不知道,你也会瞧病?”

    凤二答道:“官人,奴家瞧病的本事是在烟雨楼学的。怎么,你不相信?”

    周熙骞笑着摇头道:“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有些惊奇。对了娘子,你明天给李府小少爷瞧病的时候,如果诊断出李府小少爷有中毒的症状,无需配置解药。”

    听到这句话,凤二疑惑道:“官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熙骞答道:“因为你的血液就是最好的解毒良药,到时候你只需用一根银针刺破你的手指,把你的血液涂抹在患儿的嘴唇上就可以了。”

    ******

    翌日清晨,巴蒂尔和凤二收拾停当,随便吃了两口早饭一前一后出了客栈赶往李府。来到李府大门口,凤二张开嘴刚要呼喊,就见两名李府仆人拎着一大桶浆糊,冲出大门沿街张贴求医告示。

    凤二迎上前,要过一张告示瞧了瞧,粗着嗓子大声叫道:“我说两位,算你们家小少爷福大命大造化大。”

    嘴里说着话,凤二抬手往身后一指巴蒂尔:“两位瞅见没,这位爷就是名动西域,誉满昆仑,曾给玉素朴-卡迪尔汗瞧过病的巴蒂尔神医。我看你俩也不用贴什么劳什子的告示了,赶紧领着我师尊进府给你家小少爷瞧病去。”

    见两名仆人傻不拉几愣在当地不动,凤二假装埋怨道:“怎么了这是,是信不过我师尊还是怎么的?”

    那两名仆人闻言一激灵,急忙拎着浆糊桶头前带路,把两人引进了李府。

    李府大门里面是个老大的天井,再往里去是座大厅。四人前后脚穿过大厅,进入一座小花园。拐了几个弯,过了两个月亮门洞,来到一座大屋门前。

    四人刚要进屋,就听屋内突然传出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接着就听有人劝道:“少奶奶莫哭,管家已经派人四处张贴告示去了,说不定一会就会有好消息传来。”

    随后就听另外一个声音叹道:“白水城里那么多的郎中都瞧不好孩子的病,那些见钱眼开的野郎中又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唉,都怨我儿命苦。”

    听到这里,凤二咧开嘴哈哈哈大笑三声:“你们别瞧不起野郎中,像你儿子这种疑难怪症,恐怕非我师尊这个野郎中来治不可。”

    “什么人胆敢在此喧哗,不知小少爷受不得惊吓吗?”屋内顿时传出一阵呵斥声。

    凤二收起笑声挑开门帘,先让巴蒂尔进了屋,随后跟在巴蒂尔的身后走进屋内。

    屋中众人见到二人先是一愣,接着便是一喜,急忙站起身给两人腾地方。

    凤二站在当地环视一周,见那幅周昉的《杨妃戏鹦鹉图》就悬挂在对面的墙壁上。心道:不会吧,就这么一幅普普通通的人物画,真的值两万两银子?

    心里这么想着,凤二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快步走到土炕边俯下身瞧了瞧躺在炕上的患儿。随后回过头盯着巴蒂尔问道:“师尊,先让弟子试一试如何?”

    巴蒂尔点了点头,一边抬起手捋了捋颌下的假胡子,一边提醒道:“试试倒不是不可以,不过咱们这行有句话想必徒儿你也听说过,说是:宁医十男子,莫医一妇人;宁医十妇人,莫医一小儿。这小儿的病最是难治,徒儿你可要瞧仔细了。”

    凤二答应一声,抓起小孩的两只手放在眼前瞧了瞧,随后把鼻子凑到小孩嘴边闻了闻,接着翻过小孩的身体,搬开屁股又闻了闻。抬起头粗着嗓子问道:“敢问孩子可是两天没有进食了?”

    啪的一声响,一只茶杯从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手中摔落,紧接着那名年轻人神情慌乱地冲到凤二身边,吃惊地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凤二淡然一笑:“我还知道,你孩子每天要排七到八次粪便,但每一次都没有多少。我更知道,你家孩子连续两天来每天都伴有间歇性抽风。”

    那年轻人瞪着两只大眼睛,吃惊道:“没错,小哥所言都没错。”

    凤二没搭理他,而是回过头与巴蒂尔商量:“师尊,按理说小孩抽风应当归于肝经,一般认为抽风乃肝风内动所引起。但弟子认为,从这个孩子的病症看,倒像是脾胃不调所引起。”

    “哦,根据呢?”巴蒂尔大咧咧地坐在土炕旁的一张圈椅上问道。

    凤二答道:“肝胆为木,脾胃为土,照理说土与木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这孩子体内水湿太重,导致肝木郁陷。弟子想,土能克水,若调好脾胃让脾土补足,以脾土克肾水,水少了,肝木自然也就好了。”

    巴蒂尔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不错,但这只能治好这孩子的抽风,那腹泻又如何医治呢?”

    凤二回道:“这孩子的腹泻应当是因为中土虚,且吃了不消化的东西,那东西聚集在胃中,引起积食。徒儿可先用银针扎其左手中指内侧第二节指骨与第三节指骨连接处的正中央,挤掉淤积于此处的黄色粘液。

    “然后以瓜蒂、常山、胆矾、藜芦加蜂蜜入药,给孩子灌下,数分钟后用手指抠孩子喉咙,让孩子把喝进去的药全部吐出来,只要吐出胃里那些难以消化的东西,此病立刻见好。”

    巴蒂尔闻言站起身,笑道:“既如此,那咱们就开始吧。”

    “等一下。”

    凤二张开手拦住巴蒂尔,而后回转身对着此时正斜躺在炕上的那个孩子的母亲说道:“这位夫人,由于你孩子所得之病过于复杂,我们师徒俩为了能够静下心来给孩子瞧病,可否请大家都离开这里出去待一会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