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花式宠婚之席少你栽了 > 第187章 安笙怒怼韩叁:渣男
    从胖婶家出来已经快九点了,许安笙站在路边等了欧阳筱筱约莫五分钟,才看到她出现,但神色有些凝重。

    “怎么了?刚刚看你还那么开心。”

    “我刚从医院出来,伊伊她住院了。”

    许安笙眉间一跳,“……是出什么事了吗?”

    欧阳筱筱犹豫了一下,“小晚说漏嘴了,把你和表哥已经结婚的事说了出来,所以……她这几天心情不好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导致身体虚弱晕了过去,幸好发现及时。”

    “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好好休息,及时跟上营养,身体就会慢慢恢复的,”欧阳筱筱趁着红灯看了她一眼,“你会不会吃醋啊?”

    许安笙轻笑,“不会,只是感到有些震惊……没想到她对席沐辰用情这么深。”

    如果是她,她会怎么样?

    欧阳筱筱避开了这个话题,“安笙,你平时叫我表哥都一直是连名带姓的吗?我觉得很奇怪耶!”

    “会……会吗?”她感觉很自然啊,而且席沐辰也从来没有说过她这样不好。

    “不会吗?”欧阳筱筱反问,“我觉得谈恋爱的时间可以叫对方亲爱的,或者甜心之类的,结了婚可以叫老公老婆,当然各有各的叫法啦,最普通也是叫彼此的名字,像你这样连名带姓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见。”

    嗯……

    被这么一说,许安笙还真觉得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如果要叫什么亲爱的,甜心,什么,打死她也叫不出来。

    许安笙突然想到上次席沐辰在纸上写下的“老婆”二字,结婚以来他除了叫自己名字,也只喊过自己席太太,所以这个称呼,第一次听起来还真有些不适应呢。

    所以,还是叫席沐辰好。

    “可他一直以来也没说什么。”许安笙声音低低地应了一句。

    “那因为连句带姓叫他的人是你嘛,”欧阳筱筱也觉得好笑,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你可有听过还有别人敢这样叫他的?”

    好像……没有。

    “对了,我们要去哪里啊?”欧阳筱筱虽然开着车,却现在才发现她们还没有定下目的地呢。

    许安笙靠在椅背上,望着马路两边的灯光,朱唇轻启,“去夜魅吧。”

    ……

    夜魅,许安笙和欧阳筱筱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着,来之前还心存一丝希望,想着是不是有可能看到夏子衿依旧站在台上唱歌。

    可她,还是失望了。

    台上换了一个女歌手,许安笙兴致不高,淡淡地说了一句,“唱得没有子衿好听。”

    欧阳筱筱却觉得还好,只是好久没听到提到这个名字了,“夏子衿现在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许安笙放下杯子的时候有些有力,哪怕耳边充斥着强烈的音乐,欧阳筱筱也被惊得回过头看她,“怎么了?”

    “心情不好……我一直联系不上她,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欧阳筱筱也有些感慨,“发生这样的事她肯定很难过,在婚礼上不但被心爱的人丢下,还成了整个临川的饭后茶余谈论的对象,真是令人唏嘘。”

    “他就是一个渣男,”许安笙虽然音量不高,但却是牙痒痒的模样,“他一点也不配让柒柒和子衿这样对他。”

    欧阳筱筱不清楚他们之间的事也不好多说什么,“我知道你是为朋友抱不平,她既然不想让我们找到她肯定也是有她的理由的,说不定等哪天她心情好了,就会来找你了,所以,别生气了啊。”

    话音一落,欧阳筱筱一抬眸,便看到楼上走廊一男人左右各搂着一个女摇摇晃晃的走

    进了包厢,刚想告诉许安笙,可她已经看到了,而且还已经起身正朝楼上走去。

    靠!

    可不要发生什么事才好啊,许安笙虽然看着性子静,但若是遇到让她在意的事,她也是会冲动的啊。

    欧阳筱筱不敢犹豫一边跟上一边拨通了席沐辰的电话。

    包厢内,原本热闹喧嚣的气氛因许安笙和欧阳筱筱的突然推门而进戛然而止。

    一屋子的烟味酒味,还有女人身上各种的香酒味交织在一起让许安笙眉间一蹙。

    “哟,哪里找来的妹子,这么正!”

    “来哥哥这里坐。”

    光线昏暗,许安笙目光巡视了一圈才看到正搂着两个女人从在靠角落位置的韩叁,径直朝他面前走了过去。

    有个男人原本想过来拉她的,在看到她这动作后还是不敢了,毕竟是来找韩叁的,他们是什么关系还不知道呢,于是只好先静观其变。

    欧阳筱筱想拉她,可是她根本不听劝,想着有韩叁在也不会有事所以就跑出去等席沐辰,一边打电话催促他快点来。

    “韩少,”许安笙面无表情地看着韩叁。

    韩叁眼皮轻轻一掀看了她一眼,唇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痞笑。

    “韩少,她是谁啊,怎么看着这么凶?”

    伏在韩叁胸膛上的女人斜睨了她一眼,掐着嗓子的声音几乎能掐出水来。

    “我也不认识。”韩叁说着就笑了,带着浓浓的醉意。

    许安笙真想拿起酒杯朝他砸过去,“子衿不见了,你不去找她还在这里玩女人,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此话一出,整个包厢都安静了下来,就连屏幕上正在播放着的音乐也被按下了暂停键。

    “这人是谁啊,竟然敢这么和韩少说话?”

    “我还以为是韩少的女人呢,原来不是啊。”

    “听起来,应该是之前差点成为韩太太的那个女人的朋友。”

    “呵,至于么?”

    许安笙不顾其他人的闲言碎语,“你对子衿的伤害如果说是因为对柒柒的深情,那现在你又是因为什么,子衿父女俩无依无靠,现在又不知身在何处,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她的安全吗?要是她遇到了危险,你的良心过得去吗?”

    空气一度安静得很,所有人都不敢出声,都在等着韩叁的回应。

    过了一会,韩叁推开身边的女人站了起来,因为喝多了,难免摇晃了两下,“你说得对,我没有良心。”

    说完便是哈哈大笑起来,许安笙眉间紧拧着,轻笑,“真悲哀,我为柒柒为子衿感到不值,也为韩煊感到不值,你不该这样的,你就算不和子衿在一起,你也得找到她不是吗?你为什么不找她,为什么啊?”

    “我找了!”

    韩叁突然大声喊了一句,“可她就是不让我找到她,我能有什么方法,你凭什么在这里对我大吼大叫!”

    “凭我是她的朋友,”许安笙也提高了音量,虽然没有他高,但是阵势上还是不能输,“凭我也已经试着找过她,凭你是个不负责任的渣男。”

    一口气,许安笙全部喊了出来,突然觉得真痛快!

    “找不到你不会想办法吗?你就是不应该在这里陪其他的女人。”

    韩叁显然也没想到她会这么激动,笑了笑,“你又说对了,我就是一个渣男,”说着又跌回坐在了沙发上,“我是该继续找,也是不该玩女人,可我凭什么听你的啊?”

    凭什么?

    许安笙也回答不出来,她纯粹就是为自己的朋友抱不平,可这样的理由只会让他嗤之以鼻。

    “要不……”韩叁朝桌子上的酒抬了抬下巴,深邃的眼眸蒙着一层淡淡的笑意,“你把这杯酒喝了,我就听你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