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追寻能量的零 > 第500章 鸡血人生(11)
    关悦的精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充沛,她在长椅上只睡了一个半小时就醒了,让人惊讶的是她竟然神清气爽,完全不像熬了好几个夜的人。

    见多识广的零都不由赞叹她旺盛的精力。不过,这次超负荷的工作,让零搞清楚关悦的精力比别人旺盛的原因。在她睡着的时候,她身上的紫色电磁波和她的心跳形成了谐振,让她身体的肌肉和神经快速地修复,可以说每个细胞都得益于此。她应该会比普通人活的更长,做一个百岁老人肯定没问题。

    关悦醒来之后,坐在长椅上发呆,她在整理脑子中纷杂的信息,过了一会儿才问零,“那个飙车的事情报纸新闻上怎么说?”

    零略微吃惊地问:“你怎么关心起这些事情了,你不是做完拉倒,从不追踪溯源的嘛。那两个连环杀手你不关心,倒是关心起危险驾驶了。”

    关悦说:“他们太狂了。根本不拿人命当人命,好想收拾他们。可惜我现在想不出方法来。”

    零问:“你希望他们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关悦不假思索地说:“我希望他们失去保护伞。”

    零说:“这是一项极为复杂,并且要消耗很多精力的事情。而且这帮纨绔的老爹老妈自己形成了非常稳固的势力网,想要击破这个网,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由上至下,齐心协力,为了保自己的孩子和前途,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将这件事情压下去。他们或许关起门来,会把自己的孩子臭骂一顿,但是,一定会不择手段力保自己的孩子。这次778国道飙车事件涉及到39个权贵的孩子。39辆车把国道当成赛车跑道,将其他车辆当成障碍物,他们这样做恐怕第一次,但这次规模最大,影响最大,伤亡人数已经可以够得上特大交通事故。”

    “这会影响多少家庭啊,这真的压的下去吗?法律没有任何约束力吗?”关悦觉得自己的认知受到了重大的冲击。

    零说:“压的下去,这件事情会被包装成普通的交通事故,而不是危险驾驶引起的交通事故。现在新闻上只说这是意外事故。”

    “当事人眼睛都瞎了吗?”

    “这个时候钱的用处就显现出来了。钱买不倒的就用权力压着,权力压不住的,就用黑恶势力压着。你也不能怪那些妥协的人,因为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事情刚刚出来的时候,有个小报记者将这件事情发在了报纸上。报社以为这篇报道会让他们火一火,谁知道报纸印好了,准备发的时候,就被拦下了。小报记者不爽,就想将这条新闻和当时的录像卖给电视台。电视台的人将他拉到小房间,提醒他不要泄露这段视频,因为可能会害死看过视频的人。小报记者为了活命偃旗息鼓。他们直接在媒体的源头,将这件事情堵住了。想要通过这件事情搞倒这个钱权关系网是不可能的。”

    关悦愣了一下,皱着眉说:“我不是那种特别讲究规则和正义的人,我做任何事情都顺着自己的心意。有些人借着手里的权力,为自己的家人找个工作什么的,我都能理解,但是这种完全无视他人性命,将社会当成游乐场的行为,简直不能忍。既然他们无视别人的生命,那他们也应该尝尝命运掌控在别人手里的滋味。”

    零问:“你想怎么做?绑架他们?折磨他们?刚刚你不是还说要他们失去庇护伞么?”

    关悦说:“这两件事情我都会做。只不过,保护伞一时半会儿除不掉,就先吓吓他们吧。这里面来头最大的是哪个?要做就做一票大的。”

    零说:“有个叫陈宝保的家伙,这次飙车就是他提议的,他仗着自己老爹是大官,就为所欲为。他做的坏事不少,强迫少女之类的事情没少做,做完了就是给一笔钱了事。他还做过教唆杀人的事情,他属于死有余辜的那种人。你是准备对这些人动用私刑吗?”

    关悦摇头,说:“私刑?我不是那种人。我就是想做一个小实验。”

    关悦是个想到就要去做的人,她在零的帮助下,成功绑了陈宝保,非常慷慨地给他注射了不少药物,让他沉沉地睡过去,并将他塞到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中。看着蜷缩成婴儿状的陈宝保,关悦眉头一扬,说:“人的柔韧性还是不错的嘛。”

    关悦将车子开到集装箱租赁处,那里便宜,还不用登记身份。她把行李箱推到集装箱里,把陈宝保弄出来,结结实实地捆绑在床上,然后给他来了一针有助于他快速清醒的药剂。

    陈宝保朦朦胧胧地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脚被捆之后,打了个激灵,彻底醒了。

    “你,你是谁?”陈宝保撑着脖子看着关悦的背影,猖狂地说:“你知道我是谁吗?赶紧放了我,不然要你狗命!”

    关悦缓缓转过身子,紫色面罩下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陈宝保。

    陈宝保倒吸一口凉气,“外科医生!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来都来了,聊一聊吧。”关悦拖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漫不经心地问:“你是怎么想的?在国道上飙车。你知道死了多少人吗?”

    陈宝保冷笑一声,“我又没杀人,我怎么知道死了多少人!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这是绑架!犯罪!赶紧放了我,不然我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你薅出来!”

    “我不住地底,掘地三尺肯定找不到我。我听说这次车祸好多人都骨折了,特别惨,还有很多截肢的。你其实也应该体会一下骨折的乐趣。”关悦取了一把锤子,轻轻地敲击着桌面,“敲碎哪里的骨头好呢。”

    关悦的锤子最终停留在陈宝保的膝盖上。

    陈宝保这才开始真的害怕起来,他激动地叫嚷着,“别别,好汉,好姑娘,你要多少钱,我现在就让人给你送钱,你就放了我吧,我有钱,很多钱。我可以让你这辈子衣食无忧。”

    关悦说:“我不需要钱,只想要你的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