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一章 意外
    “咚咚咚!”

    敲击桌子的声音,

    “快点起来,不要睡了,

    快回答我的问题。”

    在推和拍打中,

    刘铉睁开了眼睛,

    窗明几净,

    阳光洒落地上,

    映入眼睛,

    略有些刺眼,

    好一会儿才适应。

    “睡醒啦,

    那就快回答我的问题,

    若是回答不出来,

    我就要处罚你了。”

    声音带着怒气,

    刘铉看去,

    是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文士。

    “不要看了,

    快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刘铉没有反应过来,

    还处于懵懂之中,

    在这刹那,

    犹如走马灯一般,

    刘铉获得了一段记忆,

    一段10岁幼童的记忆,

    记忆残缺且少,

    但让刘铉有了基本的认识。

    首先,

    让刘铉确定了名字,

    自己名为刘铉,

    这好像是自己这个穿越者的权利,

    名字相同,

    不至于在反复的穿越中,

    彻底迷失自己,

    这算是船锚一般的锚点。

    其次,

    刘铉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他是一个下大夫的后裔,

    而且是嫡长子,

    等下大夫也就是这世的父亲死亡后,

    他就可以继承士大夫之位。

    最后,

    刘铉知道了一定的世界背景,

    刘氏家族目前是赵氏的下大夫,

    并非国君的下大夫,

    至于国君是谁?

    不知道。

    其它信息,

    同样也不知晓。

    身为嫡长子,

    未来要继承家业的人,

    自然会得到培养,

    这个山羊胡子的中年人,

    就是他的私人西席先生。

    姓许名林。

    他是一个古板,

    除了一些知识,

    啥都不会的人。

    “弟子瞌睡,

    未听到先生的问题,

    烦请先生再问一遍。”

    许林嘀咕了几句,

    很是不满,

    但是,

    这份工作,

    对他而言,

    很是重要,

    不舍得就此放弃,

    于是再重复一遍,

    “我问你,

    想要维持刘氏的权威,

    甚至壮大刘氏,

    你认为什么东西最重要?

    小公子回答的是军队,

    强大的武力,

    你认为呢?”

    刘铉看了眼眼睛贼亮,

    而且灵动的弟弟,

    心中冒出了关于他的讯息,

    弟弟刘晨,

    和自己同父异母,

    至于这个身体的亲生母亲,

    早已死了。

    现在是刘晨的母亲执掌后院,

    后妈和便宜儿子,

    这种故事有多种展开方式,

    但刘铉显然遇到了极不友善的情况,

    后妈想要扶持自己的便宜儿子,

    也就是刘晨继承家业,

    所以,

    只要有机会,

    就非常乐意,

    通过其他人,

    来打击刘铉在其父亲刘真心中的形象,

    提升刘晨的形象,

    为刘晨造势。

    “不知道。”

    刘铉摇头。

    “你可是刘氏嫡子,

    怎么可以不知道,

    哪怕再浅薄也行,

    说说你的见解吧。”

    许林紧逼。

    刘铉依然摇头,

    “我不过十岁稚童,

    如何知道这些,

    待我长大一些,

    或许能回答这个问题。”

    刘铉懒得回答,

    因为不管他回答的如何,

    都对他没有好处。

    回答的差了,

    让刘真知晓,

    心中必然大大失分,

    真有可能危急地位。

    回答的好了,

    固然能迎来喝彩,

    但也容易迎来暗箭,

    自己初来乍到,

    什么情况都不清楚,

    还是先悠着点,

    搪塞这个话题。

    许林再三追问,

    甚至逼迫,

    刘铉就是不回答。

    刘铉不知道,

    此时,

    刘真就在院中听着两人的对答,

    甚至更早的时候,

    他就已经在了,

    包括小儿子的回答,

    他都听在耳中。

    他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人,

    靠的是忠诚和勇武,

    才继承家业,

    并壮大了家业,

    但正因为如此情况,

    他才渴望后代变的聪明点,

    能靠聪明才智,

    获取主君的欣赏,

    不用像自己一样,

    在战场上出生入死。

    听到学堂里面的对话,

    越来越不像样,

    刘真对身边的随从道,

    “带刘铉到书房见我。”

    说完刘真先去了书房,

    书房采光极好,

    将整个房间照的亮堂堂的,

    可以看清房间的任何一个角落,

    更可以看清,

    书架上,

    那三三两两,

    少的可怜的竹简和书籍。

    虽然是一个贵族,

    但作为一个以武功立家的贵族,

    书籍缺乏。

    不多时,

    刘铉就被带到了书房。

    “见过父亲。”

    刘真板着脸,

    “先生问你问题,

    你为何不回答?”

    “父亲,

    我对我们刘氏目前的情况,

    并不了解,

    又如何能给出对策,

    军法有云,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现在对此一无所知,

    强行说看法的话,

    说的话不过是想当然罢了,

    未必对我刘氏有利。”

    刘真本来想教训刘铉,

    闻言却沉默了,

    感觉刘铉说的好有道理,

    “也好,

    既然你不了解我们刘氏的情况,

    我就带你去了解一下。”

    刘真是一个军人,

    说做就做,

    一点都不耽搁,

    立刻起身,

    带着刘铉就出发了。

    走出了刘邑,

    也就是刘氏目前居住的地方,

    也是发源地,

    刘铉暗暗摇头,

    刘邑太小了,

    看规模,

    只有七八人,

    只是一个大村子罢了,

    在村外,

    修建了木栅栏,

    作为防御工事,

    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刘邑外的道路,

    凹凸不平,

    道路狭窄,

    仅能允许两辆牛车并行,

    看宽度,

    3米不到。

    而这,

    并不是刘真带刘铉走的路,

    他们踏上了羊肠小道,

    这是崎岖山路,

    虽然有所修整,

    但绝对称不上好走。

    这一走走了一个小时左右,

    一行人来到了另外一个村邑,

    这是个人口只有三百多人的地方,

    更是简陋,

    刘邑好歹还是土木结构的房子居多,

    这里就几乎都是低矮的茅草屋,

    走到村门口,

    恰好遇到一个老村民,

    抱着一个赤裸的婴儿,

    往村外山上而去。

    “这是做什么?”

    刘铉好奇的询问,

    这老人不怕婴儿被冻着吗?

    就这样赤裸的抱出来,

    婴儿的母亲呢?

    刘真阴沉着脸,

    面色不渝,

    随行的家族士兵,

    面色羞赧,

    不知如何应对。

    “不要管,

    跟上我。”

    刘真戾喝。

    刘铉立刻有了不祥的预感,

    当下拦住了刘真,

    “父亲大人,

    你说带我来了解领地的情况,

    还请不要隐瞒,

    请如实的告诉情况。”

    刘真仔细打量刘铉几眼,

    终于点头,

    “说来你可能感觉难以接受,

    他是去弃婴。”

    刘铉吃了一惊,

    经历了这么多个世界,

    他第一次见到弃婴,

    “丢弃给别人收养么?”

    “不,不是的,

    是丢弃到后山的紫竹林,

    传说,

    死在哪里的人,

    灵魂能得到安息。”

    士兵解释,

    说出来的话,

    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刘铉反应了过来,

    这是杀婴,

    就像前世听到过的,

    将婴儿丢到井里,

    丢到河里一样,

    穷苦的家庭,

    养不起,又没有人愿意收养,

    就只能杀死。

    “请立刻将老人和婴儿带回来。”

    刘铉请命。

    刘真没有反应,

    士兵也不动。

    此时村邑里的村长出来了,

    迎接刘真。

    “还请父亲立刻派兵前去,

    等下我会解释。”

    刘铉立刻快速道。

    眼神无比的认真,

    刘真认真考虑了一下,

    终于点头,

    让一个士兵追上去。

    “参见家主。”

    村长恭敬的行礼。

    “不用多礼,我们可是生死弟兄,

    我们进去吧。”

    “是。”

    刘真走在前头,

    昂首入村,

    见到刘真一行人,

    村民纷纷聚拢而来。

    刘真径直来到了村里唯一的土木房子,

    房子虽然不大,

    但却是这里的行政机构所在,

    收取赋税,

    缉拿盗匪,

    调解纠纷,

    都离不开它。

    刘真在主位上入座,

    村长客气的让刘铉坐次座,

    自己配坐。

    “税收的怎么样了?”

    刘真询问。

    “家主,

    还有三家没有按时纳税,

    不过,

    他们家确实拿不出足够的赋税。

    您看,

    是否能施恩减免?”

    刘真一掌拍在桌面上,

    就要拒绝。

    军人要是没有完成军令,

    就要杀头,

    领民不按要求缴纳赋税,

    凭什么减免赋税?

    作为军人,

    他说一不二,

    没有法外开恩这个选项。

    不过,

    刘真将涌到喉咙的话咽了下去,

    “你把情况详细的跟我儿子说说。”

    “是。”

    村长于是将情况详细的告诉了刘铉,

    简单的说,

    就是那三户农民的土地贫瘠,

    粮食产量少,

    无法缴纳赋税。

    至于其他人,

    则是不存在这种情况。

    “这事如果让你来处理,

    你认为应该怎么处理?”

    刘真存在考验刘铉的想法。

    刘铉没有急于回答,

    而是认真思考,

    这个世界非常落后,

    处于分封制的社会,

    并且,

    是有奴隶存在的,

    看刘真的意思,

    这是想要把对方,

    变为他的奴隶。

    奴隶自然是受到欢迎的,

    只要保障其最低生活水平,

    奴隶创造的所有价值,

    都归主人所有。

    刘铉认真想了想,

    开口问,

    “这三户农民是什么成分?”

    担心对方听不懂成分这个词,

    刘铉又补充了一句,

    “他们的来源。”

    “他们是家主大人,

    从战场上掠夺的俘虏,

    十年前,

    开辟这处村邑的时候,

    他们击退了野兽,

    表现勇武,

    所以家主大人,

    免除了他们奴隶的身份,

    提拔他们为民,

    赐予了他们田地,

    供他们耕作。”

    村长回答完,

    静静的看着刘铉,

    对他起了兴趣,

    刚刚面对刘真的问题,

    一般人往往会直接回答自己看法,

    而刘铉的表现与一般人不同。

    刘真闻言,

    改变了自己的决定,

    也默默的看着刘铉,

    等着他的决定,

    想看看自己这个儿子,

    能否给自己带来惊喜。

    刘铉继续询问,

    “这三家人,

    他们的土地比之村里人的土地,

    如何?”

    村长尴尬的笑了笑,

    但还是照实回答,

    “略差一等,

    他们终究是俘虏,

    不过他们也不懂耕地,

    让他们去开荒,

    他们挑选的都是贫瘠的土地。”

    “这三家人之间关系如何?”

    “很好,他们都是俘虏出身。”

    “这三家一共有多少人?”

    村长算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21人,这三家倒是很能生。”

    “这三家人既然是俘虏,

    那么之前就是战士,

    战斗力如何?”

    村长连连点头,

    “战斗力还是不错的,

    每次出战,

    他们三家必有人出征,

    而且他们也比较踊跃。”

    刘铉点了点头,

    面向刘真,

    刘真认真的看着刘铉,

    “好了,你问了这么多,

    应该也有了主意,

    你认为是否应该征税?”

    刘铉点头,

    “必须征税。”

    话语的坚决,

    让改变想法的刘真颇感意外。

    “为何?”

    “世上有良善之辈,

    也有奸滑之徒,

    若是开了免税的头,

    必然会有人钻空子,

    使得日后越来越难以足额征收赋税。”

    刘铉的话让刘真连连点头,

    作为一个军人,

    他深明维护纪律的重要性。

    当下再度改变想法,

    不过却不急着下决定,

    又问刘铉,

    “现在这三户人家,

    无力缴纳赋税,

    若是你来处理的话,

    你会怎么做?”

    “父亲,

    孩儿认为,

    应该借贷给他们粮食,

    让他们如数缴纳赋税,

    来年秋收后,

    可以再补交赋税,

    可以分为几年偿还。”

    刘铉的建议,

    让刘真有些意外,

    作为军人,

    他的想法很简单,

    既然交不上,

    那就拿人抵税,

    也就是奴隶。

    默默比较之后,

    刘真还是认为,

    自己的想法更好,

    收益更高。

    村长此时却插嘴询问,

    “为何不让他们以人抵税,

    这样就可以获得奴隶,

    平时可以干事,

    上了战场之后可以挡刀,

    岂不是更好?”

    话语赤裸裸,

    正是说出了刘真所想。

    刘铉摇头,

    “此乃竭泽而渔,

    我认为,

    这样处理不好。”

    “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处理?”

    刘真颇感意外的看着刘铉,

    第一次正视自己这个十岁的儿子。

    刘铉组织了一下语言,

    舍弃了长篇大论,

    和各种道理,

    选择了最简单的说法,

    “父亲,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每个人的天赋是不愿意的,

    有些人天生擅长射箭,

    有些人天生擅长骑马,

    有些人天生擅长钻林子,

    听村长所说,

    这三家人都不擅长种地,

    但却是天生的战士。

    更妙的是,

    他们虽然喜欢战斗,

    必然有一定的战力,

    有战力却不欺凌乡里,

    这样的战士,

    应该尽早收入麾下,

    我建议从三家人中,

    挑选精锐,

    为我刘家战斗。”

    刘真双眼闪闪发亮,

    但有一点却没明白,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欺凌乡里?”

    “若是欺凌乡里,

    断然不会连赋税都交不上,

    反而应该生活不错才对。”

    刘真拍掌,

    认同刘铉的话,

    “眼见为实,

    我们亲自去这三家看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