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二章 被忽视的人才
    这三户人家的房子紧挨着,

    就在村邑的边缘,

    房子残破,

    年久失修,

    但房子里却有几个木锁,

    还有刀、枪和棍,

    这是一个再简陋不过的习练武艺的地方,

    三家人里,

    除了个别几个人,

    身上有肉外,

    其他人,

    比其它村民还要瘦弱,

    这是以家里其他人之力,

    来供养这个别人,

    刘铉也相信他们绝对交不了赋税了,

    习武非常消耗粮食。

    看到刘真的到来,

    这三家人,

    既惶恐,

    又期待,

    刘铉里里外外查看了他们家的情况,

    又一一检查了这三家的身体情况后,

    点头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以借贷的方式,

    暂时减免了他们一年的赋税,

    同时鼓励他们,

    下一次战争的时候,

    努力战斗,

    若是立下战功,

    刘真就会考虑,

    将他们收为家族的士兵。

    三家人大喜,

    连连拜谢。

    本来,

    刘铉以为此事就此告一段落,

    刘真却看上了这三家人中的一个男孩,

    男孩十一二岁,

    仅比刘铉略高,

    但却是习武的好苗子,

    “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叫鹿,

    在我出生的那天,

    父亲猎到了一头鹿,

    并且喂我喝了鹿血,

    我将来一定会在战场上立功的,

    我是一出生,

    就喝血的人。”

    男孩丝毫不怯场,

    名字没有丝毫威慑力,

    说出来的话,

    却震动人心。

    刘真大喜,

    哈哈笑着拍着他的肩膀,

    “你是否愿意给我儿子刘铉做个伴随,

    包吃喝。”

    听到最后三个字,

    鹿重重的磕头,

    “我愿意。”

    半大小子,

    吃穷老子,

    他正是能吃的时候,

    若能解决吃饭的问题,

    那再好不过。

    就这样,

    不等刘铉拒绝,

    就获得了一个小弟,

    而熟悉的声音也响起。

    获得从属,领主系统开启。

    启动中,请稍后……。

    启动完成。

    刘铉迫不及待的查看系统,

    大失所望,

    领主系统功能很多,

    但是大部分都是灰色的,

    唯一亮着的是部属这一项,

    里面只有一条孤零零的信息,

    姓名:鹿,年龄:12,

    属性:括号内为普通成年人的平均指数。

    力量:4(5)。力量即为你的肌肉纤维强化程度,他决定了你的行动力度和负重等一切和肌肉有关的活动。

    体质:5(5)。体质决定了你的身体结构密度,是人体中最重要的一项。

    敏捷:6(5)。敏捷决定了你的脑部和身体的协调神经,提升你的神经反射速度、身体控制力。使你能更精准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做出更灵巧的动作,更快的反应力。

    感知:8(5)。感知决定了你所有感官系统的一切功能,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危机感知等。敏锐的感知让你能更轻易发现危险的同时,也让你更加容易被无害的小动静惊动。

    精神:7(5)。强大的精神力让你精神充沛的同时也让你更加难以入睡,对身体造成更大的负担。

    智力:3(5)。认识、理解客观事物并运用知识经验等解决问题的能力。

    魅力:3(5)。

    能力:隐藏

    忠诚:10

    羁绊:无

    刘铉颇感意外的打量鹿,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是绝世猛将种子,

    但让刘铉很失望的是,

    自己的伙伴,

    可能并没有穿越到这个世界,

    让他失去了强大的帮手。

    鹿也大量着刘铉,

    这可是他日后要侍奉的人,

    甚至可能是要侍奉一辈子的人。

    忽然,

    士兵闯入,

    打断了两人彼此之间的打量。

    “小主人,婴儿带回来了。”

    士兵怀中抱着婴儿,

    唯有他一人,

    那个老人不见了踪影。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刘铉询问。

    士兵回答,“小主人,

    那个老人说什么也不同意带着婴儿来见小主人,

    他说这个婴儿,

    他养不起,

    扔定了,

    小人想要把婴儿带回来,

    就等他丢了之后,

    再捡回来,

    因为这样,

    才花费了这么多时间。”

    ……

    刘铉无语,

    刘真却是开口询问,

    “现在婴儿带回来了,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经历了刚刚的事情,

    刘真对刘铉另眼相看,

    态度要认真许多。

    “父亲,

    我想要让领民不要抛弃婴儿,

    将婴儿抚养长大。”

    刘铉的话,

    入了刘真的耳朵,

    刘真失望的摇头,

    这话太天真的了,

    大失水准。

    “领民就是因为养不活,

    这才迫不得已的抛弃,

    否则,

    谁家舍得。

    既然领民养不起,

    我们又岂能逼迫他们抚养,

    难道让他们一家饿死?”

    刘真对这种事情,

    是真的很无奈,

    同时,

    也有作壁上观的麻木。

    刘铉组织语言,

    随后道,

    “父亲,

    先生不是询问:想要让刘氏壮大,

    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你现在有答案了?”

    “是,

    孩儿认为,

    只有四个字,

    以人为本。”

    以人为本这个词刘真没有听说过,

    但立刻来了兴趣,

    “你仔细说说。”

    “是,请问父亲,

    我们刘氏的购买布匹,

    采购军械,

    甚至修缮城墙,

    这些花费从哪里来?”

    “一是主家的赏赐,

    二是领民的赋税。”

    “再请问父亲,

    我们响应主家的命令,

    召集士兵参与战争,

    士兵哪里来?”

    “召集领民出征。”

    “父亲你看,

    领民提供赋税,

    领民参与战争,

    助我们刘家建功立业,

    甚至我们可以让领民下河捕鱼,

    种植麻,编织麻布麻袋,

    挖土建砦,

    清理河道,

    挖掘水井,

    等等等等,

    这一切都离不开领民。

    请问,

    是否领民越多,

    我们刘氏能收到的赋税就越多,

    能做的事情就越多?

    我们刘氏也能越强盛,

    这就是孩儿所想的以人为本。

    父亲你想,

    一家一户一年溺死1个婴儿,

    十年就是多少人,

    二十年又是多少人,

    他们长大了,

    可是可以下地干活,

    开荒种植,

    并且继续繁衍后代,

    为我们刘氏服务,

    我们刘氏百年,

    损失了多少人口?

    损失了多少财物?”

    刘铉的话让刘真心动了,

    理是这么个理,

    但是,

    实施起来,

    却毫无头绪,

    现实摆在那里。

    非是领民不想抚养,

    而是他们养不起。

    “你认为应该怎么做?”

    刘铉也没有什么太好的主意,

    “既然领民养不起,

    我们身为领主,

    可以略作帮助,

    我们可以赠予一些布匹,

    一些粮食,

    减轻领民的负担,

    帮助领民抚养孩子,

    这么做,

    不但可以提高人口,

    更可以让领民知晓我们的仁慈,

    提高民心。”

    刘真点头,

    “好,

    此事很好,

    可以试行一段时间,

    回去后,

    我会和家臣好好商量一下。”

    随后,

    刘真亲自出马,

    让弃婴的家人,

    重新抚养弃婴,

    得知刘真会出粮食、布匹扶助,

    这户农家,

    感恩戴德,

    连连磕头。

    村民也是欢呼连连,

    一路欢笑着,

    把刘真等人送出了村子,

    又送到了半途,

    这才返回。

    第一次得到领民如此热烈的拥护,

    刘真感觉整个人都在飘,

    一路笑呵呵的回到家。

    回家后,

    刘铉就不得不安排鹿的住所,

    刘铉把他安排在自己院子的门房,

    作为自己的贴身侍卫使用。

    随后为鹿筹措生活用品。

    “呦,是兄长回来啦。”

    刘晨说话阴阳怪气。

    “没有被父亲责骂吧。”

    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样子。

    “滚出我的院子。”

    刘铉懒得和他废话。

    “你说什么?”

    刘晨恶狠狠的盯着刘铉,

    “你不过就是比我早出生2年,

    否则你算什么东西。”

    刘铉就是一巴掌,

    “你敢打我?”

    刘晨愣住了。

    “我还打不死你。”

    刘铉拿起扫帚,

    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揍。

    “住手。”

    刘晨的母亲,

    刘铉的后母刘杨氏闻声赶来,

    “你作为兄长,

    怎可如此欺凌弟弟?

    你弟弟才八岁,

    不懂事,

    你怎不让着他些。”

    刘铉质问,“我这是教育刘晨说话,

    竟然敢说质问我,

    若非我早出生2年,

    否则我算什么东西。

    简直岂有此理,

    弟弟小不懂事,

    这话也不知道是谁教的,

    可是有人觊觎我的位置,

    想要除了我?”

    恰巧此时刘真赶到,

    闻言大怒,

    兄弟阋墙,

    这是身为父亲最难以忍受之事,

    现在刘晨尚且年幼,

    就说出这样的话,

    更是让刘真暴跳如雷,

    狠狠的收拾了刘晨一顿,

    打的鲜血淋漓,

    更是没有给刘杨氏好脸色,

    刘杨氏带着刘晨狼狈离开,

    不敢看刘真,

    刘铉对宅院的仆人呵斥道,

    “谁敢怠慢我儿刘铉,

    军法处置。”

    执行军法,

    是最严厉的家规了,

    众仆人诺诺不敢言,

    俯首听命。

    随着刘真的宣言,

    对比记忆,

    刘铉明显感觉到,

    自己的生活质量,

    更上一层楼。

    这并未让刘铉懈怠,

    反而勤奋学习,

    并带上鹿旁听。

    刘铉学习,

    当然不是为了科举,

    这个世界并没有科举,

    他只是为了学习这个世界的文字,

    虽然得到了前身的记忆,

    但终究是个稚童,

    不过启蒙而已,

    尚且需要多多识字学习。

    刘铉认真勤奋,

    学习的进度一日千里,

    让西席许林吃惊不已,

    更是让刘真大喜,

    额外赏赐了刘铉一只鸭,

    作为奖励。

    别看刘铉是贵族子弟,

    但是,

    也不是每天都能吃到肉的,

    往往三五天才能吃到一次,

    就这样,

    也让众人羡慕。

    刘铉于是来了兴趣,

    这鸭当然不是因为刘真的奖励,

    临时从市场购买的,

    而是,

    刘邑就有专门人饲养,

    这个饲养的人,

    名字叫做鹅,

    没错,

    他负责养殖家禽,

    目前养殖的家禽有鹅、鸡、鸭三种。

    “小主人,

    这里肮脏污秽,

    鸡鸭粪便满地,

    恶臭无比,

    不是你这样的贵人,

    该来的地方。”

    鹅态度恭敬,

    却有些麻木,

    他不是自由民,

    而是奴隶,

    生生世世,

    包括子孙后代,

    都是奴隶。

    “这可是肉,

    虽然污秽,

    但可是众人向往之地。”

    刘铉笑哈哈的进了养殖的院子里。

    院子里,

    鹅、鸡、鸭分开养殖,

    饲料不同,

    刘铉好奇的东问西问,

    鹅一一作出了回答,

    说的有理有据,

    让刘铉无比意外。

    鹅世代养殖家禽,

    养殖的能力很强,

    非常专业,

    但所养殖的规模,

    也非常有限,

    刘铉大皱眉头,

    刘铉立刻意识道,

    这是因为鹅做事没有干劲,

    奴隶不但是自己,

    包括子孙后代,

    都是奴隶,

    没有动力,

    又如何会全心全意,

    去搞养殖,

    为领主开辟财源。

    刘铉当下立刻前去寻找刘真。

    在书房找到了刘真。

    刘真大字不识几个,

    但最喜欢做的事情,

    却是呆在书房里,

    对于刘铉的到来,

    刘真既高兴,

    又有些……

    嫌麻烦。

    “可是又遇到了什么事?”

    “是,

    父亲,

    孩儿发现,

    一个被忽视的人才。”

    刘真立刻来了兴趣,

    坐直了身体,

    虽然他是一个军人,

    但是也明白,

    一个人才,

    对于家族发展的意义。

    “谁?快告诉我,

    我一定会重用他。”

    “鹅。”

    刘真顿时泄了气,

    不过却没有斥责刘铉,

    “鹅不过是一个养殖家禽的奴隶,

    算什么人才。”

    在刘真的观念中,

    能冲锋陷阵,十人敌的是人才,

    能纵横睥睨,舌辩群雄的是人才,

    能治理领地,蒸蒸日上的是人才,

    一个养殖家禽的,

    距离人才的标准,

    相差十万八千里。

    “父亲,

    请听我说,

    我发现鹅养殖家禽的技术,

    非常高明,

    只要给他几年的时间,

    且有足够的人手,

    就可以让我们,

    以及我们的士兵,

    日日吃上肉。

    吃了肉,

    才有力气,

    才能训练出强兵来,

    才能更好的建功立业。

    甚至多余的家禽,

    我们好可以拿出去交易,

    也是一项谋利手段。”

    刘真心动了,

    作为一个武人,

    无肉不欢,

    若是每天都能吃上肉的话……。

    “我知道你的注意多,

    说说你的想法。”

    “父亲,

    鹅有着非常高超的养殖家禽能力,

    但若是我们强行索取养殖技术,

    恐怕事与愿违,

    我恳请父亲将其身份提拔为自由民,

    并且授予田地,

    更可以让他的子孙,

    作为我的伴当,

    以此激励他,

    让他尽心教导其他奴仆,

    为我们饲养更多的家禽,

    解决我们肉食的问题。”

    刘真听完,

    摇了摇头。

    “无功而赏,不可取。

    每个被我赏赐田地的人,

    都是和我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弟兄,

    若是我现在给一个奴仆赏赐田地,

    提拔身份,

    让这些弟兄如何想?

    出生入死不及一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