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三章 驱逐
    刘真说的确实有道理,

    而且这是普遍存在的价值观。

    刘铉想了想,

    劝道,

    “父亲,

    孩儿认为,

    一个领地的强盛,

    不单单体现在武士身上,

    比如医师,

    可以治疗疾病,

    解除他人的痛苦,

    延长寿命,

    是否应该得到尊重?”

    “这是自然,

    拥有医师技能的人,

    往往都是贵族。”

    “打造兵器,

    盔甲,

    让士兵上战场后,

    减少伤亡,

    是否应该得到尊重?”

    “这也是自然,

    敌人的武器比你的更坚韧,

    更锋利,

    死的就是你。”

    “那么,

    一个人,

    每天都需要吃饭,

    持有吃了饭,

    才能足够强壮,

    才能有更大的力气,

    更快的奔跑速度,

    进可以杀人,

    退可以自保,

    这样的人,

    是否应该得到尊重。”

    刘真点头,

    “不错,

    确实该得到尊重,

    但也不能就这样直接擢升其身份,

    想要得到更高的身份,

    必须先做出足够的贡献,

    等到他能让我们每天都吃上肉的时候,

    我会提升他的身份,

    赐予他田地的。”

    刘真身为军人,

    有自己的价值观和坚持。

    “是,父亲。”

    刘真想了想,

    下令道,“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我会下令,

    让大家配合你的。”

    “谢父亲。”

    刘铉高兴的笑了,

    刘真这是让刘铉开始竖立威信,

    培养班底,

    为未来继承下大夫之位,

    做好准备了。

    道谢之后,

    刘铉来找鹅,

    开诚布公,

    将自己的条件告诉了鹅。

    “鹅,你需要什么帮助,

    请尽管告诉我。”

    “小主人,

    我需要陈谷,

    还有一块放养的地。”

    “如你所愿,

    你先挑选放养的地,

    选好了,

    我们会帮你建造。”

    “是。”

    刘铉让管家召集了20个奴仆,

    上山砍伐竹子,

    建造家禽养殖场。

    鹅把家禽养殖场,

    选在了毗邻刘邑的一处山林中。

    这里是山林和水田的交界处。

    刘铉二话不说,

    立刻指挥20个奴仆,

    开始建造竹篱笆,

    花费了5天时间,

    就成功圈出了一个不大的养殖场,

    并建造了5栋简陋的茅草屋,

    这茅草屋,

    一栋用来放饲料,

    一栋用来放工具,

    另外3栋用来住人,

    刘铉直接给鹅配备了2个助手,

    帮助他一起养家禽。

    见刘铉真的为自己弄出了一个养殖场,

    对自己优厚,

    鹅感激涕零的跪在刘铉的面前,

    “小主人,

    我一定会养殖好家禽,

    让您每天都能吃到肉。”

    “好,我刘家的肉食就拜托给你了,

    请一定好好干,

    我不会亏待你的。”

    “是,小主人。”

    刘铉看向了鹅的孙子,

    他只有9岁,

    瘦小、营养不良,

    眼睛灵动,

    但看向刘铉却是怯生生的。

    “这就是你的孙子吧,

    叫什么名字?”

    不等鹅回答,

    小孩子率先答道,

    “我叫鸭。”

    !?

    怎么不干脆叫牛郎!

    刘铉咳了一声,

    摆出了严肃的脸,

    “从今天起,

    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做我的侍从。”

    “是,小主人。”

    随着鸭跪拜,

    一点荧光,

    从他的身上飘出,

    被刘铉吸到了体内。

    这个现象可是收下鹿时所没有的,

    立刻查看他的属性。

    姓名:鸭,年龄:9,

    属性:力量2,体质2,敏捷4,感知:5,精神3,智力2,魅力3。

    能力:隐藏

    忠诚:60

    羁绊:望汝成主(绿色)。

    望汝成主(绿色):你希望改变鹅的地位,

    认同其为人才,

    于是鸭希望你能继任家主之位,

    成为下一任下大夫,

    继续认同他们养殖者的才能。

    羁绊效果:此人难以被收买,支持度+1。

    这是刘铉第一次看到羁绊,

    心中新奇,

    可惜只有一条。

    当下,

    刘铉带着鸭和鹿,

    前往学堂,

    他要让鸭和自己一起学习。

    “兄长,你太过分了,

    一介奴仆,

    岂有资格和我们一起学习。”

    刘晨生气了。

    远远的躲开鸭,

    好像他身上满是污秽一般。

    许林也拍案而起,

    “岂有此理,

    难道是想要让我教导一个奴仆学习吗?

    你是将我视为奴仆吗?”

    许林甩袖而去。

    不多时,

    刘真、后妈刘杨氏也都来了。

    许林拱手对刘真道,

    “士可杀不可辱,

    若是大人一定要叫我教导奴隶,

    小人告辞。”

    态度坚决,

    刘真犯难了。

    刘邑太偏僻了,

    想要找个先生,

    实在是太困难了。

    “刘铉,不可无礼,

    还不快向先生道歉,

    岂可让先生教导奴仆。”

    刘杨氏也恼怒的看着刘铉,

    最近一段时间,

    刘真是越来越偏爱刘铉了,

    作为枕边人,

    这点刘真瞒不过刘杨氏,

    为此,

    刘杨氏暗暗垂泪,

    对刘铉愈发没有好感。

    见犯了众怒,

    鸭也生了惶恐之心,

    “小主人,

    小人只是奴仆,

    不配和小主人一起学习,

    还请小主人、家主、夫人、先生息怒。”

    鸭惶恐的跪在众人面前。

    刘铉伸手去拉鸭,

    鸭却不敢起来。

    “定是你这个小奴隶怂恿,

    否则刘铉如何会如此不知进退,

    来人,

    给我把这个小奴隶拉下去活活打死。”

    立刻有家仆上前。

    刘铉一步迈到鸭身前,

    挡在他的前面。

    戾喝,“谁敢?”

    刘铉不过十岁,

    但数个世界的穿越,

    此时一怒,自有气度,

    家仆皆不敢上前。

    “我的人,岂容你们放肆。”

    随后怒视许林,

    “先生是真不教鸭?”

    “不教。”

    许林回答的斩钉截铁。

    “既然如此,

    那先生就哪里来,

    滚回哪里去吧。”

    闻言许林吃惊,

    难以置信的看着刘铉,

    万万没想到,

    刘铉进入敢说出这样的话,

    刘铉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许林占着自己有些学识,

    见过一些世面,

    为了获得一块土地,

    衣食无忧,

    和刘杨氏勾搭在一起,

    想尽办法败坏刘铉的名声,

    破坏他在刘真心中的形象,

    这样狼子野心之辈,

    留着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铉儿,岂可对先生无礼?”

    刘真呵斥,

    “在下无颜再教,

    告辞,莫要拦我。”

    许林甩袖而去,

    走的速度却不快,

    摆明了让人挽留他。

    他还真的舍不得这份工作,

    薪俸可是不低。

    刘杨氏立刻拉住了许林,

    恳请其留下。

    许林再三推辞,

    说什么也不肯留下,

    但态度却并不坚决。

    可惜,

    他这是演戏给瞎子看,

    刘真是一个军人,

    说一不二,

    一口唾沫一个钉,

    见许林再三推辞,

    无奈的叹气,

    “看来先生去意已决,

    我也不好再挽留,

    强人所难了。”

    许林瞬间石化:

    你倒是挽留啊,

    你开口挽留一下,

    我就顺势留下来了。

    刘真拿出了一块碎银子,

    递给了许林。

    “小小礼物,

    不成敬意,

    还请先生莫要嫌弃。”

    许林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过碎银子的,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刘邑的,

    等到他回过神来,

    已经身处刘邑外,

    身后的邑门紧闭。

    许林悲伤那么大,

    天空都放不下,

    扶持刘晨上位,

    获得一个村邑的所有权梦想,

    灰飞烟灭了。

    每个月衣食无忧的日子,

    没了。

    天下之大,

    竟然不知道去往何处。

    许林想哭,

    却哭不出来,

    而他也是要面子的,

    让他返回刘邑,

    请求收留,

    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他也是有尊严的。

    心中恨上了刘铉,

    “你个小兔崽子,

    你给我等着,

    我不把你从继承人的位置上拉下来,

    决不罢休。”

    此时,

    刘真很苦恼,

    孩子没有书读,

    那是万万不行的,

    但是请一个先生,

    可不是容易的事。

    想到这里,

    越想越生气,

    于是把刘铉召到书房,

    准备好好活动一下,

    来个单打,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小兔崽子,

    你知道我给你们请一个先生,

    有多么不容易吗?

    我当祖宗一般供着,

    你居然给我赶走了。”

    刘真拿着一根小棍子,

    目标很简答,

    抽短棍子为止。

    “父亲,

    许林先生学识有限,

    而且搬弄是非,

    犹如妇人,

    心术不正,

    久留家中,

    绝非好事,

    再说,他会的,

    我也都学会了,

    还留着他干什么。”

    刘真想到了许林以往搬弄是非,

    说三道四的行为,

    也颇为不喜,

    得知刘铉学会了其本事,

    更是大喜,

    “你可不要骗为父。”

    刘铉撇嘴,

    “骗父亲于我有何好处,

    再说,

    许林的学识也就那样,

    学到了他的本事,

    也没有什么好得意的,

    他要是有本事,

    也不会来我们家里教书了。”

    刘真一想,

    还真是这个理,

    高兴的心情散去大半,

    但依然有些开心和骄傲,

    自己的儿子就是厉害。

    “好,那为父就不惩罚你了,

    你也不能因为没有了先生教导,

    就放任自流。”

    “是,父亲,

    还请父亲方便的时候,

    帮我采购一些笔墨纸砚。”

    闻言,

    刘真笑容凝固,

    笔墨纸砚可是非常昂贵的,

    要问有多贵,

    购买一套,

    就抵得上他们刘家一年税收的十分之一,

    这还是质量比较次的情况下。

    “好,

    下次为父就给你采购,

    只是,

    你可要省着点用。”

    刘铉察觉刘真神色有异,

    追问道,

    “这笔墨纸砚难道很贵?”

    刘真摆手,

    “铉儿莫要操心,

    哪怕砸锅卖铁,

    我也会为你凑齐这些钱的。”

    刘铉连忙制止,

    “别啊。”

    “不要说了,

    我买定了。”

    以为刘铉心疼钱,

    刘真大包大揽。

    “请听我说,

    父亲,

    我知道怎么制作笔墨纸砚。”

    !?

    刘真大吃一惊,

    “你怎么会知道的?”

    这可是技艺,

    是安身立命的资本,

    掌握的人都是不会外泄的。

    刘铉眼珠子一转,

    有了主意,

    “父亲可记得三年前的寒冬,

    有一个老人饿晕在刘邑前,

    我看他可怜,

    收留了他一晚上,

    给了他一些食物。”

    “我记得。”

    刘真当然记得了,

    老人离开后第二天,

    就被发现冻死在山路上。

    “就是那个老人教授给我的,

    我并不知道这技艺的珍贵,

    这才没有说出来。”

    刘真仔细的打量了刘铉几眼,

    意味深长的道,

    “这是你的福缘,

    既然你有技艺,

    那就给你分配一些人手,

    把笔墨纸砚制作出来吧。”

    “是,父亲。”

    刘铉于是召集了20个手巧的奴仆,

    在自己的院落里接见了他们。

    “你们都是奴仆,

    你们的一切都归我们刘家所有,

    你们没有明天,

    没有未来,

    甚至你们的子孙后代,

    都没有未来,

    只能永远为奴为仆。”

    刘铉的话,

    没有引来丝毫波动,

    这些奴仆,

    早就麻木了。

    “但是,

    我是一个仁慈的人,

    你们应该听说过鹅吧。”

    听到鹅字,

    众奴仆的眼睛里,

    忽然有了亮光,

    鹅可是奴仆之中的传说,

    因为,

    他是刘家第一个摆脱奴仆身份的人,

    传说,

    他甚至可能成为贵族。

    而这个传说中最最重要的角色,

    却不是鹅,

    而是他们的小主人刘铉,

    他才是带来希望的人。

    “现在,

    我给你们摆脱奴隶身份的机会,

    我要教授你们技艺,

    只要你们能好好学习,

    并且好好工作,

    我提拔你们为自由民,

    表现最好的人,

    我甚至会赐予他田地,

    让他过上美好的生活。”

    拥有田地的,

    就是贵族!

    众奴仆,

    双眼发亮,

    有生以来,

    第一次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激情,

    “现在,

    告诉我,

    你们是否愿意,

    跟随我学习,

    为我效劳。”

    “愿意,我们愿意。”

    “参见小主人。”

    刘铉新增了20条记录,

    这20个奴隶,

    忠诚值直接达到了60,

    并且都拥有望汝成主的羁绊,

    这完全是意外之喜。

    刘铉大喜,

    当下开始教授他们笔墨纸砚的制作之法,

    然后根据他们的表现,

    再将他们分为四个部分。

    至于刘铉怎么知道笔墨纸砚的制作方法,

    那自然是……,

    从某个UP主那里学来的,

    当初他还想学习那些美食来着,

    但捣鼓了几次,

    都以失败告终,

    所以他就放弃了。

    至于笔墨纸砚,

    他也是只记得怎么做,

    并没有亲自动手做过。

    他也是在边做边摸索,

    面临一个个难题,

    除此外,

    刘铉还肩负起了教书识字的重任,

    其他人可以不识字,

    但自己的部下,

    那必须要能识字,

    所以,

    刘铉亲自上阵,

    教授鹿和鸭识文断字,

    同时教授的,

    还有简单的数学,

    以及物理知识。

    都是和生活息息相关的知识。

    另外,

    刘铉还喜欢野炊,

    看过不少野外生存节目,

    还有一些野外生存书籍的刘铉,

    很喜欢带着鹿漫山遍野的跑,

    辨识野果、野花,

    建造临时营地,

    怎样防蚊虫等等,

    他们都充满了兴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