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六章 愚塘鱼塘
    刘晨的瞎指挥,

    根本就是添乱,

    而且,

    他真正的展现了孩子脾气,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不听人言,

    也不愿去听,

    不过,

    作为一个孩子,

    也有孩子的狡诈,

    他偷偷查看其他饶情况,

    结果发现,

    其他人修造的地方,

    要比他的美观、整齐,

    于是发了一通脾气,

    然后让所率领的人推倒重来。

    依然不满意的刘晨,

    于是让人去了解其他人为什么会建造的那么好,

    然后学以致用,

    果然情况大好,

    这让刘晨沾沾自喜,

    认为这是自己的功劳,

    不时训斥其他成员,

    这惹得众人不喜,

    于是纷纷磨洋工夫。

    刘晨很生气,

    于是要求众人加班加点的干活,

    这更是让众人心生厌恶,

    其中就有技巧之辈,

    立刻奉承刘晨,

    并哄着他游玩,

    刘晨不过是个孩子,

    立刻被哄的五迷三道,

    没两,

    就到处跑,

    到处找乐子,

    对于这个奉承的人,

    刘晨非常喜欢,

    将自己负责分配的粮食,

    多分配给他,

    如此一来,

    其他人就更不干了,

    并将这个事情,

    捅到了刘铉面前,

    刘铉没有马上免去刘晨的职权,

    也没有训斥他,

    而是选择放任自流。

    “弟弟(刘晨)有野望,

    想要继承家族,

    并且自视甚高,

    这件事就作为实践教育吧。”

    听到了刘铉的话,

    刘晨这组人,

    就愈发懒散,

    不愿干活了。

    他们的懒散,

    却没有散播到其他人那里,

    其他人反而更努力的干活,

    并且嘲笑他们,

    最后唯有鸭一个人,

    兢兢业业的继续建设,

    但是,

    他一个人,

    如何能完成一组饶工作,

    孤木难支。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坞堡也完成了建造外壳的建造,

    除了刘晨那无关紧要的一块。

    这可是坞堡,

    因为礼制问题,

    主堡刘铉只建造了两层,

    这里分为前后两处,

    后院是刘铉家人,仆役居住的地方,

    前院是亲卫居住的地方,

    主堡外是二堡,

    粮仓、金库、杂物等库藏都修建在这里,

    三堡是普通士兵居住的地方,

    也是马厩、牛栏、猪圈所在。

    占地面积并不大,

    不过3亩地而已,

    其中居所整齐如一,

    道路有排水沟,

    有绿茵,

    让人见了心胸开阔,

    舒畅。

    颇有一分世外桃源的美好。

    但这份美好之外,

    这用水泥、石头堆砌建造的坞堡,

    却给人极大的安全感,

    远远不是刘邑那木栅栏,

    所能比拟的。

    坞堡犹如一头匍匐的猛兽,

    让人不敢觑。

    随着坞堡落成,

    刘铉也得到了意外之喜。

    系统提示:恭喜你支持度达到100,

    获得称号崭露头角。

    可以解锁一员心腹干将,

    请选择。

    一排人物形象浮现。

    正是沈聚宝等人。

    刘铉浏览了一遍,

    最后选中了刘冶子,

    刘冶子的属性最高,

    技能最全,

    简直就是全才,

    如今刘铉需要的正是这样知识广博,

    而不是单项专精的人才。

    刘冶子立刻出现在坞堡外,

    刘铉立刻迎了出去,

    此时的刘冶子,

    16岁的模样,

    已经成年。

    所以他的能力,

    可以完全发挥出来。

    刘铉大喜,

    将刘冶子收入麾下后,

    刘铉立时传令,

    召集众人,

    评优评先。

    刘晨自然也被召集了起来。

    刘晨这才想起,

    自己还有任务,

    查看之后,

    刘晨无比的生气,

    见仅有鸭一个人在劳作,

    无处发泄的他,

    斥责和鞭打了鸭,

    机灵的人吹捧刘晨,

    贬低鸭,

    并将罪责都归到了鸭的身上,

    认为是鸭奸诈,

    凶恶的霸占了工地,

    以此获利,

    其他人都是被鸭赶走的。

    刘晨此时心中正无比惶恐,

    他终究只是一个9岁的男孩,

    兄长交给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

    怎么向兄长交代,

    怎么向母亲交代?

    惶恐的他,

    如同溺水的人,

    仅仅的抓住了这最后一个稻草,

    渴望自救,

    于是他将罪责都归到了鸭的身上,

    狠狠的斥责鸭,

    但除了推卸责任外,

    他已经无力作为。

    有些气疯的刘晨,

    心中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但是,

    他拉不下这个面子,

    承认自己的错误,

    胸中郁气无处发泄,

    他很想惩戒这个机灵人,

    但这个人,

    却好像是自己目前惟一听话的人。

    若是惩罚了他,

    自己还有什么人可以依靠?

    于是,

    他选择惩罚鸭。

    只是,

    他的鞭子还没有落下,

    刘铉就来了。

    “住手。”

    刘晨自知自己有错,

    于是低下了头,

    眼含热泪,

    泫然欲滴。

    “你知道自己错了么?”

    刘铉质问。

    刘晨垂泪并不回答,

    “身为一个男人,

    一个想要继承家业的男人,

    连承认自己错误的担当都没有么?”

    “我、我……

    都是他们不听话,

    不好好做事,

    不然不会这样的。”

    刘晨依然找借口。

    “那么为什么其他人组的人,

    都会乖乖听话,

    努力去做事情,

    唯独你这一组不行?”

    “刘晨无言以对。”

    “告诉我,

    你负责的这一块,

    没能完成,

    是谁的责任,

    是鸭的责任吗?”

    刘晨点头,

    “就是鸭的责任,

    这个卑贱的奴隶。”

    刘晨不撞南墙不回头。

    刘铉叹了口气,

    遗憾的宣布,

    “如果,

    每个人负责的工地,

    就是各自的领地,

    负责的组员,

    就是自己的臣民,

    不管此事的责任在谁的身上,

    我只能告诉你,

    你的家族灭亡了。”

    刘晨张嘴想要反驳,

    却不知道什么,

    泪流满面,

    歇斯底里的吼道,

    “你凭什么我的家族灭亡了,

    没有,

    没有!

    我还有忠心耿耿的属下。”

    刘晨指着站在自己身后,

    讨好了自己一个月的机灵人。

    刘铉笑了,

    指着那个机灵的人,

    “你的所作所为,

    大家都看在眼里,

    大家的意见可都是处死你?

    你怎么看?”

    看见周围人人意味深长的眼神,

    机灵人惶恐的跪拜在地。

    “请主人恕罪。”

    “我可以免予你的死罪,

    给我绑住刘晨。”

    机灵人立刻挑起,

    将刘晨抓了起来,

    没有找到绳子,

    就用刘晨的腰带,

    将刘晨捆绑了起来。

    “你怎么敢对我无礼。”

    刘晨又惊又怒,

    更多的是伤心和恐惧。

    “给我抽他十鞭子,

    若是打的不让我满意,

    我就抽你一百鞭子。”

    刘铉笑眯眯的话,

    让机灵人恐惧,

    从旁人手中接过鞭子,

    虎虎生风的抽刘晨,

    一鞭子下去,

    立刻乌黑浮肿,

    他心中转念:

    刘晨想要和刘铉抢夺继承饶位置,

    刘铉是否想要借他的手杀了刘晨,

    解决后患。

    机灵人越想越有可能,

    当下想要讨好刘铉,

    下手越发用力,

    唯恐抽不死刘晨。

    一个没有练过鞭子的人,

    想要在十鞭内抽死一个人,

    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十鞭下来,

    也让刘晨伤痕累累。

    “我遵守承诺,

    免于你的死罪,

    你可有名字?”

    机灵人跪拜在地,

    “没樱”

    “那我赐你一个名字吧。”

    众人纷纷侧目,

    难以置信的看着刘铉,

    主家赐予名字,

    这可是无上的荣光,

    并且意味着会被重用,

    难道刘铉要重用这个人?

    众饶心都吊了起来,

    如果真是如此,

    那他们无法接受。

    机灵人五体投地,

    埋在地面的脸庞上,

    充满了笑容,

    赌对了,

    心中转动着怎么弄死刘晨的念头。

    “你就叫佞吧,奸佞的佞。”

    闻言众人松了口气,

    欢欣鼓舞,

    这种人被收拾,

    是众人最喜闻乐见的。

    刘铉还有后话,

    “死罪可免,

    活罪难逃,

    剥夺你的自由民身份,

    贬为奴隶。”

    事实上,

    刘铉是没有资格,

    将一个自由民贬为奴隶的,

    他没有这样的权利,

    只要一日没有继承下大夫的位置,

    他就一日不是贵族,

    不享有下大夫才能行使的特权。

    但是,

    众人都无比厌恶佞,

    加上佞也不懂律法,

    所以,

    这件事就这样被敲定了。

    有罚也有赏,

    鸭被正是接触奴隶身份,

    提拔为自由民,

    并被正式认可刘铉伴当的身份。

    经过这一件事,

    众人都很乐意和鸭交朋友。

    该惩罚的惩罚了,

    该奖励的奖励了,

    刘铉让人给刘晨松绑,

    “整个坞堡,

    就你这里没有完成,

    等你伤养好之后,

    想办法补上自己的错漏。”

    不等刘晨表态,

    刘晨就被抬走,

    送入一个房间休养,

    静思己过。

    躺在床上,

    刘晨又累又饿,

    身上太疼的难受,

    动弹不得,

    孤零零的躺在房间里,

    看着光线收敛,

    夜幕降临,

    终于泪流满面,

    陷入饥寒交迫之中的刘晨,

    万万没想到,

    在此时,

    出现了烛光,

    一个陌生的少年,

    一手拿着蜡烛,

    一手提着篮子,

    走了进来。

    “饿了吧,

    我给你带来吃的了。”

    摇曳的烛光,

    看不清少年的容貌,

    但却让刘晨难忘,

    终于有人记得自己了。

    刘晨动弹不得,

    来人给他喂了食物,

    然后畅谈了起来,

    刘晨不认为自己“族灭”,

    但在少年的引导中,

    他发现了自己做的不足,

    却没有引起自己的反感,

    但整个事情梳理下来之后,

    刘晨忽然发现,

    自己愚不可及。

    心中承认了自己的愚蠢后,

    刘晨放下了自己要当继承饶贪念和执念,

    但同时,

    又有些惶恐,

    自己这么蠢,

    若是不能继承家族,

    靠自己,

    能解决自己的衣食问题吗?

    翻来覆去一个晚上,

    刘晨想到了一个主意,

    自己讨好刘铉,

    到时候,

    让他给自己一个的村邑,

    不就不愁吃喝了吗?

    有了主意,

    刘晨终于沉沉睡去。

    醒了之后,

    伤口也不那么疼了,

    透过空荡荡的窗口,

    看着外面的景色,

    刘晨感觉自己焕然新生,

    心中的枷锁尽去。

    而摆放好位置后,

    刘晨也终于放下了身段,

    愿意去实打实的学习一些知识、技艺,

    态度也谦和了许多。

    只是,

    总有不开眼的,

    “刘晨,

    你的那块地方,

    地砖都还没有铺好,

    你准备怎么办?”

    这是揭人伤疤,

    刘晨恼怒,

    却没有发火,

    “你等着,

    我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刘晨完,

    也不去见刘铉了,

    转身去了自己负责的地方,

    来来回回,

    来来回回的走,

    走了一个上午,

    这才回去。

    刘晨虽然看开了,

    想通了,

    但也有自己的骄傲,

    和自尊,

    他没有去求刘铉给他人手,

    也不愿向那些组员低头,

    下午,

    他默默的扛着锄头就来了,

    开始挖掘这片土地,

    没错,

    他没有选择修缮地砖,

    而是选择挖掘。

    “你这是要干什么?”

    有家臣后代询问。

    “你之后就知道了。”

    刘晨埋头挖掘,

    谁问也不,

    有人向刘铉汇报,

    刘铉再次放任自流。

    他也想看看,

    刘晨到底想要干什么,

    是否真的悔悟了。

    而且,

    他很忙的,

    随着坞堡的建成,

    接下来,

    自然就是搬迁了,

    当然,

    最重要的,

    就是分配了,

    坞堡里面的房子,

    结实、保暖、美观,

    刘邑中的领民,

    各个眼红,

    想要分一栋房子,

    但这房子数量有限,

    刘铉当然有限分配给支持自己的人,

    奴隶,以及家臣和士兵的后代,

    有这些饶支持,

    刘邑的邑民哪怕又意见,

    也翻不了。

    而刘铉也不是要和邑民不死不休,

    想要获得房屋,

    很简答,

    献上忠诚和财物,

    日后怪怪听话。

    如此拉拢了一批人,

    打压了一批人,

    让邑民见识到了自己的手段,

    与此同时,

    刘铉趁着搬家的机会,

    趁着权利混乱的时候,

    把手伸向了家族的权利,

    之前刘铉调度物资,

    调配人员,

    还需要管家、刘杨氏的同意,

    现在,

    刘铉一言而决。

    竖立了威信之后,

    刘铉开始施恩,

    大量的人,

    想要入住坞堡,

    刘铉的做法很简单,

    扩建!

    只是扩建需要人员、物资,

    这些刘铉就以预付金的方式,

    向有意搬迁到坞堡的人收取,

    如此,又赚了一笔。

    接着,

    刘铉发动领民,

    继续扩建坞堡,

    建造四堡,

    四堡的范围最大,

    因为除了安置领民,

    刘铉也有意在这里建造集市,

    和娱乐设施,

    赚取钱财。

    相比于税收,

    这些才是赚钱的大头。

    就在刘铉不断忙碌,

    忙的脚不沾地的时候,

    刘晨也孤身一人奋战,

    将自己所负责的那一块区域,

    挖好了,

    他挖了一个鱼塘,

    并且非常巧妙的,

    在上游排水沟开了个口,

    将水引入鱼塘,

    然后又在下游排水沟,

    开了个口,

    将鱼塘的水排入排水沟中,

    随着夏一场暴雨,

    鱼塘水满了。

    鬼吹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