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八章 空了
    刘铉激动,

    有人比他更激动,

    刘杨氏及刘邑民众,

    关系好的,

    联合在一起,

    以女奴为娼,

    搭建起了青楼,

    他们都没有开设青楼的经验,

    但是,

    他们也有自己的小智慧,

    比如食物,

    食物种类虽然不多,

    但是价格可不低,

    当然,

    也不太高,

    除了吃食、酒水,

    他们还搞了个射美人的活动。

    简单的说,

    就是相关女奴上台,

    列队战定,

    客人可以棉布包裹的无头箭射之,

    射自己中意的女奴,

    射中之后,

    交钱就可以去成好事,

    若是射不中就算了,

    射歪了,

    射中其她人,

    可以选择将就此女奴,

    当然,

    也可选择缴纳抚慰金,

    然后继续射箭。

    毕竟你射中了,

    却不要人家,

    心中难免伤感,

    总是需要抚慰一二。

    另外还有一些奇怪的活动,

    目的只有一个,

    保持趣味性和赚钱能力。

    刘铉也懒得管刘杨氏等人,

    只要如数记账,

    按时缴纳赋税即可。

    刘铉则前往赌场,

    牌九、六亭、赌大小、牛牛,

    等多种刘铉知道的赌博方式,

    他都捣鼓了出来,

    为此,

    刘铉还捣鼓出了纸牌。

    原本刘铉是想制作木牌的,

    因为如今的纸质量太差,

    制作的纸牌,

    也极其不美观,

    但最后,

    还是因为木牌制作周期长,

    也容易损坏,

    而且木牌上有木纹,

    容易辨识记忆,

    所以最后还是选择了纸牌。

    并且,

    刘铉还无比奢侈的,

    选择了纸牌玩几轮就换牌,

    想要作弊赚钱?

    没那么容易。

    刘铉在赌场中巡视,

    一张张赌桌,

    间距足够大,

    赌场也足够宽敞,

    只是,

    荷官却有些拘谨,

    他们是刘铉临时训练出来的,

    本是奴隶出生,

    站在这宽敞明亮,

    虽然陈设简陋,

    但是恢宏的地方,

    他们依然浑身不自在。

    随着商队落脚,

    不多时,

    就有行脚商,

    还有一些护卫、工人,

    来到了赌博大厅。

    众人只是闲逛,

    询问如何赌博,

    并没有急着下场。

    而且,

    走了一圈之后,

    这些人很多都离开了,

    留下的虽然是赌徒,

    但一时也拿不动主意,

    似乎有所顾虑。

    刘铉有些着急,

    这些人可是来给自己送钱的,

    他们不上场,

    自己哪里来的钱。

    而且来的人,

    比刘铉所想的要少的多。

    刘铉眼珠子一转,

    有了一个主意,

    对身旁的奴仆交代道,

    “派人站到门口去,

    凡事进来的人,

    不管是否赌博,

    都送一小张饼,

    另外让人烧水,

    放到角落,

    让要喝水的人自取。”

    “是。”奴仆立刻下去安排。

    刘铉想了想,

    亲自上场,

    拿着一个小钱包找了一家牌九桌坐下。

    刘铉虽然是贵族之子,

    但是衣着并不华丽,

    只是比这些行脚商好些,

    小钱包里面,

    也并没有多少钱,

    只有一些碎银子,

    还有铜币。

    刘铉一坐下,

    立刻就有几个人上来围观,

    正是这些拿不到主意的人,

    毕竟刘铉这里的赌博方法,

    他们都没有见过,

    不敢轻易尝试,

    担心钱被坑了。

    刘铉坐下就开始各种骚操作,

    看的众人眼花缭乱,

    更是垂涎欲滴。

    很快,

    了解情况游戏规则后,

    这些人,

    纷纷入座,

    展开了厮杀。

    刘铉玩了一个小时,

    钱就输光了,

    这才起身而去。

    走入后院,

    刘铉对奴仆道,

    “派一些知晓游戏规则的人,

    让他们到赌桌边,

    给来赌博的人,

    介绍游戏规则。”

    原本刘铉是想让他们写字的,

    但想想又算了,

    在这个文字垄断时代,

    普通人,

    那是真的不识字。

    随后刘铉上二楼,

    查看情况,

    赌场的人流量大增,

    抱着贪小便宜的心思,

    不少人都被吸引了进来,

    虽然有一半左右的人,

    流失了,

    但是,

    有一半左右的人留下,

    那也是大赚。

    看着下方越来越火热的气氛,

    刘铉满意的点点头,

    离开了,

    这里暂时不用担心了。

    走出赌场,

    刘铉发现,

    街上并没有太多行人,

    而且这些行人多是邑民,

    商队的人,

    大部分,

    都在休息。

    毕竟目前刘铉这边的娱乐设施太少,

    能留住的客流量少,

    加上,

    不是每个人,

    都精力旺盛的可以去玩女人,

    也不是每个人,

    都有钱,

    也舍得拿钱去赌博。

    随意,

    在最初的新鲜劲之后,

    大部分人都返回落脚处,

    只有一些商人,

    还在四处走动,

    寻找商机。

    可惜,

    这坞堡新建,

    并且刘铉的领地里,

    确实没有什么特产,

    没有值得贸易的物品。

    商人们倒是想要去渔场,

    看看那新奇的渔场,

    但是被仆人阻止,

    无法前去。

    刘铉看着这些商人,

    心中一动,

    或许,

    这渔场也可以搞些改进,

    作为一个谋利的地方。

    刘家实在是太小了,

    只是一个小贵族,

    区区下大夫,

    虽然有封地,

    有领权,

    但是,

    是真的穷。

    唯一让刘铉满意的,

    或许就是,

    这里的人不值钱,

    都是超廉价劳动力。

    刘铉此时才想起刘冶子,

    想要找他聊聊,

    怎么弄些新花样,

    来聚拢钱财。

    结果一问才知道,

    刘冶子并没有跟这支商队一起回来,

    他依然还在做宣传工作。

    此事只好暂时作罢。

    就在刘铉惋惜不已的时候,

    忽然刘晨跑来,

    “兄长,

    兄长,

    我和鸭发明了一种,

    非常好用的农具,

    可以快速开荒种植,

    快快跟我来。”

    刘晨双眼发亮,

    兴奋无比,

    跃跃欲试。

    “好。”

    刘铉跟着鸭来到了坞堡外的田地。

    有一群人正等着他们,

    另外还有三辆粗制滥造的马车。

    只是,

    这马车有些奇怪,

    就像倒过来了一般,

    上面是平板,

    下面有一堆奇怪的器械。

    “兄长快来看。”

    刘晨指着第一辆马车,

    说是马车其实也不恰当,

    因为牵引的是一头驴和两头牛。

    这车相对于与战车,

    要小很多,

    相对于古代的马车,

    又要大一些。

    “来,

    走起来。”

    随着刘晨一声令下,

    奴仆立刻放下了车尾部的器械,

    那些器械可以拆卸,

    在放下后,

    这些器械,

    都如倒刺一般,

    顶在车尾粗大坚韧的主干上。

    “走。”

    奴仆挥鞭子,

    牛和驴缓缓前行,

    拉着车前行,

    随着车往前走,

    车尾的器械,

    扎入了土地之中,

    随着车前行,

    不断的将泥土翻起来,

    翻起的泥土,

    并不深,

    只深入地面十几厘米。

    “第二辆,

    出发。”

    随着刘晨的话,

    第二辆车沿着第一辆车的车辙出发了。

    这辆车只有一头老牛牵引,

    这车的尾部,

    是明晃晃的好多把锄头,

    在车上,

    有一个奴仆踏踩,

    随着他的踏踩,

    锄头不断的来回晃动,

    随着前行,

    这锄头会将前一辆车,

    翻起来的泥土块,

    切碎,

    虽然没有细耕的效果那么好,

    但是省时省力。

    “第三辆,

    出发。”

    随着刘晨的命令,

    第三辆车也出发了。

    这辆车尾部,

    就比较简单了,

    就是一根根的管子,

    上面还有漏斗形状的东西。

    并且有一个手柄摇动,

    随着马车前行,

    这几根管子,

    都会插入地下,

    挖坑一般,

    留下一个个坑,

    而随着车上的人摇动手柄,

    种子,

    就会依次洒落坑中,

    在竹管之后,

    是平平的木板,

    它会将泥土,

    一一覆盖到坑上,

    所以,

    是三辆车,

    各司其职,

    就把耕种的事情做完了。

    刘铉惊诧不已,

    这和他所想象的犁差太多了,

    但是,

    这又是一个意外之喜。

    万万没想到,

    刘晨开动起脑子来,

    惊到了他。

    “兄长,

    你看这如何?”

    刘铉连连点头,

    “不错,

    不错,

    弟弟你这想法不错。”

    “更多的还是鸭在出主意。”

    “也需要有你的支持,

    掌握好方向,

    这次能弄出这耕作车来。

    按照这速度,

    一天耕作百亩,

    不是问题。”

    刘晨点头,

    带着得色。

    刘铉道,

    “第一辆车很有意思,

    或许可以仿制这个,

    建造一个挖渠车,

    这样挖掘沟渠,

    速度又快,

    又笔直,

    省力。

    我们想要开垦出这片荒野,

    并且保证旱涝都不出大问题,

    还是需要完善水利的。”

    刘晨点头,

    “是,兄长,

    我一定尽快弄出来。”

    说着,

    刘晨眼巴巴的看着刘铉。

    刘铉笑着点头,

    “弟弟你和鸭创造耕作车有功,

    这样,

    开垦出来土地之后,

    我做主,

    分给你百取五亩,

    作为你的私田。

    给鸭百取一亩,

    只要有功于刘家,

    不管是什么身份,

    都可以得到赏赐。”

    “是,谢谢兄长。”

    刘晨松了口气,

    说不出的开心,

    他所开心的,

    并不是获得田亩,

    而是获得了刘铉的认可,

    这点对他而言,

    比什么都重要。

    “谢小主人。”

    鸭是最亢奋的,

    刘铉是他见过伯乐,

    不但把他提拔了出来,

    并且赏赐丰厚,

    遇到这样的主人,

    怎么能不全力以赴的做事。

    “你们寻找个时间,

    烧荒开垦吧。

    如今夏末,

    需要尽快了。

    若是速度快,

    还可以种植白菜,

    白菜耐寒,

    遇到霜也不容易死。

    秋冬的时候,

    我们也能多谢食物。”

    “是。”

    刘晨和鸭领命,

    充满了干劲。

    “对了,

    我们坞堡排出的污水,

    都在污水池,

    那些污水,

    不缺农家肥,

    你们可以多加利用,

    用它们肥田。”

    将开荒的事情,

    交给了刘晨和鸭后,

    刘铉返回渔场,

    继续主持建设。

    吃鱼可以补充营养,

    而且据说吃鱼会变聪明,

    刘铉认为,

    非常有必要,

    让自己的部属,

    都吃上鱼,

    他们太笨的话,

    教起他们来,

    实在是太累了。

    另外,

    领民因为伙食不好,

    一日两餐,

    连吃都吃不饱,

    自然就更不要说吃好了。

    所以人人的身体,

    都比较弱,

    刘铉想要提高伙食质量,

    进而提高领民的身体素质,

    在这古老的世界,

    而且彼此征伐的世界,

    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就这样,

    渔场、农田、市场,

    三处齐发,

    共同成长,

    刘铉手中可支配的金钱数量飞速增长,

    平均每天可以获得十两银子左右的钱,

    刘铉把这些钱,

    都用来买粮食了,

    如今领地消耗的粮食非常多,

    单单靠库存,

    已不足了。

    首先养殖鸡鸭,

    随着家禽的养殖数量越来越多,

    达到如今的一千多只,

    每日喂养的谷物不再少数,

    还有就是渔场,

    把鱼圈养了起来,

    并且还想把鱼越养越多,

    单单靠湖中的食物,

    自然是不足的。

    所以,

    刘铉会将谷物煮熟,

    然后撒入湖中喂养。

    另外,

    因为建造坞堡,

    渔场、开垦荒地,

    修建水渠等,

    都需要不少劳力,

    虽然不需要支付工钱,

    但是伙食还是需要供应的,

    这半年来,

    刘氏积压在粮仓中的陈粮,

    早就耗尽了,

    为了以防万一,

    刘铉不得不采购粮食,

    所以,

    刘铉手中并没有余钱,

    赚来的钱,

    都购买了粮食。

    就在刘铉统筹刘家上上下下,

    不断壮大自身的时候,

    秋天到了。

    而一群人靠近了废弃的刘邑。

    众人兴奋不已,

    准备休息睡觉。

    但靠近刘邑之后,

    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劲。

    “太安静了。”

    战场上出生入死,

    让他们的感知无比敏锐。

    “不错,

    没有看到行人,

    而且这房屋多处破败,

    怎么没有人修缮?”

    “也没有人站岗放哨,

    这些家伙竟然敢麻痹大意,

    玩忽职守。

    我一定要严惩。”

    刘真大怒。

    随着靠近刘邑,

    刘真却慌了,

    因为,

    刘邑的大门,

    竟然洞开着,

    看道路的情况,

    有一段时间没有人行走了。

    路边的野草茂盛,

    并且往路中间生长。

    “主上,

    小心有诈。”

    一个家族士兵说着,

    亲自冒险进村查探,

    不多时,

    这个士兵就出来了。

    “没有活人,

    什么都没有,

    好像被搬空了。”

    刘真闻言心中一紧。

    “不过也没有战斗的痕迹,

    或许是我们出征的时候,

    发生了什么变故。”

    士兵的解释,

    刘真根本听不进去。

    “走,

    跟我进去。”

    刘真一马当先,

    走入刘邑,

    静悄悄的,

    一个人都没有,

    唯有一群麻雀叽叽喳喳的,

    在村中起落。

    一路上,

    毫无人声,

    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刘真率先回到自己的府邸,

    这里同样静悄悄的,

    和刘邑其它地方都一样。

    刘真逛了一圈,

    终于确定,

    空了,

    整个宅院都空了,

    所有家具都消失了,

    唯有一些破碎没用家具,

    丢弃在地上。

    再去看粮仓、金库,

    全部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