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九章 论功行赏
    刘真跌跌撞撞,

    犹似癫狂。

    “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回事?”

    就在刘真啼血问天之时,

    忽然有士兵押着一人赶来,

    “主上,

    我们抓到了一个邑民。”

    刘真看去,

    他认得这个邑民,

    虽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但刘邑就这么点大,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还是面熟的。

    “参见大人。”

    邑民两股战战,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抓,

    恐惧的跪下来。

    “说,刘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都哪里去了?”

    刘真双目赤红,

    犹如择人而噬的猛兽。

    邑民愣住了,

    这个问题……。

    “说。”

    刘真大吼。

    “大人,

    刘邑搬迁了。”

    !?

    众人满头雾水,

    这样的大事,

    他们怎么不知道?

    而且,

    家主刘真在这里,

    谁能让刘邑搬迁?

    “你说什么?

    谁敢强行迁移我刘邑?”

    刘真如魔,

    更是狂躁,

    能强行迁移刘邑的,

    必然是国内的大贵族。

    “是、是,小主人。”

    邑民拿眼偷看刘真,

    无法理解刘真的心态,

    新的刘邑,

    那坞堡多好,

    坚固、美观,

    是全天下最好的坞堡了,

    胜过原来的刘邑百倍,

    刘真为什么要生气?

    得知是自己的儿子干的,

    刘真怒气稍平,

    “这什么情况,

    你仔细给我说说,

    敢有隐瞒,

    我认得你,

    我的刀客不认得你。”

    刘真拔刀。

    邑民惶恐,

    竹筒倒豆子,

    将情况都说了出来。

    刘真都有种听故事的感觉,

    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快快带我们去新的刘邑。”

    “是。”

    邑民不敢反抗,

    乖乖领路。

    这个邑民,

    是不舍得旧刘邑周围的土地,

    所以回来耕作,

    但是没想到竟然意外遇到了刘真。

    一行人出发。

    走到夕阳西下,

    这才抵达新的刘邑外。

    在夕阳余晖下,

    远处山尽为阴影,

    犹如凶猛恶兽匍匐,

    欲择人而噬。

    而这刘邑,

    远远望去,

    虽然不雄伟,

    但整齐,

    新颖,

    朝气蓬勃,

    给人无比安心的感觉,

    恰如浩海中的港湾,

    是人心归处。

    刘真揉了揉眼睛,

    将坞堡看的一清二楚,

    这就是新的刘邑?

    心中某种渴望得到了平息,

    那是名为修建刘邑的渴望。

    作为一个领主,

    一个贵族,

    他自然希望在自己的手中壮大刘邑,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

    刘邑,

    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而今天,

    柳暗花明又一村,

    惊喜,

    天大的惊喜。

    更让他高兴的,

    不是这处坞堡,

    而是后继有人,

    刘氏,

    终将更加强盛。

    刘真等人还没有靠近刘邑,

    就被发现了踪迹,

    当刘真等人走到坞堡大门处的时候,

    刘铉等人,

    已经率人在门口迎接。

    虽然因为家族的武器装备,

    主要兵马都被刘真带走,

    而使得守门的士兵,

    装备残破,

    身体素质也要差的多,

    但每个人,

    眼中闪闪发亮,

    犹如天空的星辰,

    充满了希望,

    这是刘真所不能做到的。

    “欢迎父亲回家。”

    刘铉迎接。

    “好,

    很好,

    非常好。”

    刘真拍了拍刘铉的肩膀。

    在众人夹道欢迎中,

    刘真等一行人,

    穿街而过,

    经过了一道城门,

    看到了繁荣的市场,

    看到了整齐的房屋,

    看到了如卫兵一般的路边树木,

    看到了水渠,

    看到了奔走的孩童。

    经过了两道城门,

    这里静谧、和谐,

    房屋整齐,

    窗明几净,

    道路整洁,

    走出的人他们都熟悉,

    是他们的家人。

    经过了三道城门,

    这里叮叮当当的打铁声,

    马匹、牛羊等的声音,

    不绝于耳。

    正有仆人倒饲料,

    喂养马匹。

    经过了四道城门,

    这里戒备森严,

    修建有更多的防御工事,

    而且极其食用。

    众人不自觉的代入攻击者的角度,

    尽皆一阵恶寒。

    终于,

    一行人来到了大厅,

    这是议事大厅,

    整齐排列的座椅,

    不一样的布局,

    让他们耳目一新,

    从窗户透入的阳光,

    虽然是余晖,

    也依然让这里不显得昏暗。

    众人都有一种,

    走入了梦乡中领地的感觉,

    太完美了,

    这就是他们所想要的领地。

    在啧啧称奇中,

    夜幕降临,

    油灯燃起,

    虽然油灯黑烟,

    并不好闻,

    但这里通风良好,

    比往日要舒服的多。

    唯一让刘真心疼的,

    或许就是,

    需要点燃的油灯变多了。

    本来,返回领地的第一件事,

    就应该是论功行赏,

    但坞堡的存在,

    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因此,

    论功行赏的事情,

    推辞到第二天,

    在一场临时筹备,

    菜肴有限的宴会后,

    众人满意而归,

    刘真顶着潮红的脸,

    在书房接见了刘铉。

    “你事情做的不错,

    我很满意,

    若是我在战场上,

    有个万一,

    也不必忧心身后事了。”

    “呸,

    父亲可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还望你长命百岁,

    这样我就永远不用上战场了。”

    “胡说什么?

    身为贵族,

    如何能不上战场?”

    刘真沉着脸,

    只是呵斥的话,

    却没了往日了严厉。

    “等过个十年八年,

    孩儿长大了,

    娶妻生子,

    那时候,

    奋战之事,

    依然是战场,

    等父亲年迈,

    我孩子应该也长成了,

    就让其上战场,

    我可安心治理领地。”

    刘真被刘铉的话逗笑了,

    “你还真想什么便宜事都占了,

    你就那么畏惧战场?”

    “将军百战死,

    孩儿对战场,

    确实有所畏惧。”

    刘真摇摇头,

    “这可不行,

    看来该教你一些上战场的本事了。”

    刘真心中拿定了主意,

    郑重其事的看着刘铉,

    “领地你治理的不错,

    极大的出乎我的预料,

    这次出征,

    战事并不顺利,

    没有什么缴获,

    但是,

    将士们,

    和我外出出征一年,

    辛苦无比,

    不能不赏,

    对此你有什么建议?”

    刘真存在考校和指导之意。

    “不知道父亲以往,

    是怎么赏赐将士的?”

    “以往若是战胜,

    有了缴获,

    那就好处理了,

    封赏钱财或者奴仆。

    若是战败,

    战死者加以抚恤,

    这种战事不利,

    不胜也未败的,

    则比较麻烦,

    既没有缴获赏赐,

    也不能以战败,

    取消赏赐。”

    这么一来,

    刘铉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

    若是赏赐钱财,

    刘铉自己都不够用,

    若是赏赐土地,

    每个村邑,

    他们自己开荒的差不多了,

    没有什么开荒的空间,

    赏赐其他村的土地,

    比如刘邑附近的土地,

    一来,那些土地大部分属于刘邑邑民的,

    二来,路途遥远,

    赏赐那些土地,

    并不会让人高兴。

    反而会给人一种,

    把破烂丢给他们的感觉。

    想着,

    刘铉忽然心中一动,

    有了一个主意。

    刘铉早就发现一个政治问题,

    那就是,

    麾下的那些小孩子,

    往往以所在的村邑,

    划分派系,

    说派系,

    够不上,

    但确实是以村邑来抱团。

    这让刘铉很无语,

    刘氏的封地并不大,

    总人口,

    也不过三千左右人,

    放到蓝星,

    这人口数,

    也就是一个乡镇政府所在地的人口数,

    实在是太少了,

    这样小的一个势力,

    竟然还有这样的情况。

    刘铉想要改变这样的情况,

    但这显然不是那么好做的。

    他想要插手到村邑,

    但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总不可能亲自到村邑拉拢分化?

    县官不如现管,

    他虽然是小主人,

    但是在村邑里,

    他的话,

    未必比那些士兵的话管用。

    至于说设立村委,

    从士兵手中夺权,

    这摆明了是自掘根基,

    这些家臣、士兵,

    目前可是刘氏的中坚力量,

    这么做必然会引来他们的反弹,

    导致刘氏政治动荡。

    但现在,

    却是天赐良机。

    “父亲,

    我刚刚想到了一个主意,

    你参详一下。”

    刘真双眼发亮,

    坐直了身体,

    认真以待,

    “说来听听。”

    “土地置换。”

    !?

    刘真一时没有明白。

    “我们可以允许家臣、士兵,

    拿他们在村子里的土地,

    和我们在坞堡外开垦的田地,

    进行置换。

    如今对于坞堡,

    众人趋之若鹜,

    但他们的土地,

    却在村邑,

    管理有诸多不便,

    若是我们放任不管,

    家臣、士兵,

    大多会聚集坞堡居住,

    虽然能让我们加强对家臣、士兵,

    的控制力,

    但是,

    相应的,

    我们对村邑的控制力,

    会大幅减弱。

    家臣、士兵,

    久不再村邑,

    村邑的权利出现空虚,

    久必有患。

    所以,

    我们何不允许他们,

    将村邑的土地,

    和我们进行置换,

    这样,

    我们在村邑就有土地,

    就可以在村邑,

    设立村长职位,

    加强对村邑的直接控制力,

    甚至可以设立村长由村民推举而出,

    在加强对村邑控制力的同时,

    我们还可以将家臣、士兵,

    吸附在坞堡,

    加强对他们掌控力的同时,

    万一发生战事,

    我们动员人员也非常方便,

    轻松就能召集起来,

    而不需要派人到每个村子通知,

    可以节约大量的时间。”

    刘真拍掌,

    “好,

    好办法。”

    说着,

    又有些迟疑,

    “这置换土地,

    他们会愿意么?”

    “他们会愿意的,

    而且我们是以1换1来置换,

    不占他们便宜,

    反而是他们会占我们的便宜。

    这城外的土地,

    毗邻湖泊,

    正在兴修水利,

    收成绝对不会差,

    更重要的是方便。”

    刘真点头,

    “好,

    那就以此作为赏赐,

    毕竟我刘氏此战没有收获,

    若是大加赏赐,

    既费钱,

    又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

    反而会让众人战斗是懈怠。”

    事情敲定,

    刘铉正要离开,

    却被刘真叫住。

    “建坞堡、建渔场、

    开垦荒地,兴建市场,

    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

    对于做出突出贡献,

    还有你看的上眼的人,

    都拟一份单子给我,

    给他们的赏赐,

    你也可以拟定,

    我酌情批复。”

    刘真这是在为刘铉培养他的班底。

    刘铉大喜,

    “谢父亲支持,

    父亲果然英明神武,

    赏罚分明。”

    “好了,

    不要拍马屁了,

    下去拟名单吧,

    拟定之后,

    早点休息,

    你尚小,

    正在长身体,

    不可熬夜。”

    “是,父亲。”

    刘铉立刻下去拟定名单,

    这次的名单,

    人数可是不少,

    除了他看中的小奴隶,

    家臣、士兵子弟外,

    还有在建造坞堡、渔场的过程中,

    刘铉发掘出来的建设人才,

    以及一些有着不错逻辑思维的人才,

    这些人,

    刘铉都想要启用,

    但给予什么样的赏赐,

    却要好好斟酌一下。

    不能太高,

    否则,

    会成为刘氏的负担,

    招募的人越多,

    需要支出的费用就越多,

    也就意味着,

    刘氏能剩下的钱就越少,

    能做的事情就越少,

    所以,

    需要根据情况,

    做全局的统筹。

    一番考虑,

    刘铉忙到了深夜,

    疲惫不堪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到睡着的时候,

    也没能完成。

    一大早,

    没有看到刘铉来吃早饭,

    了解到刘铉忙到睡着都没忙完之后,

    刘真立刻下令,

    过两日,

    再进行论功行赏大会,

    推辞了时间。

    待刘铉醒了之后,

    督促刘铉洗漱,

    吃饱饭之后,

    刘真才和其议事。

    对于刘铉提出的赏赐建议,

    刘真是支持的,

    但是具体细节,

    却不完全赞同刘铉的建议,

    而是结合自己的经验,

    做出了调整,

    两人各种商量,

    最后终于全部敲定下来。

    两日后,

    论功行赏大会,

    终于召开,

    大会在议事大厅举行,

    应邀参加的人,

    将近200人。

    虽然人数众多,

    但是议事大厅,

    却并不显得拥挤,

    让刘铉松了口气,

    为自己的先见之明点赞。

    原本刘铉还想着,

    等到这议事大厅人满为患,

    至少需要十来年的时间,

    万万没想到,

    这才刚刚建好,

    就有这么多人参会。

    “这次论功行赏,

    奖赏的不单单是大家在战场上的英勇奋战,

    更是奖赏今年有功的人。

    建设刘邑,

    发展领地,

    让我刘氏更加强大,

    让大家的生活更加美好,

    这种功绩,

    和战功同等重要。

    只要为我刘氏效力,

    不管他的身份是什么,

    我都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随着刘真的开场白之后,

    论功行赏大会召开,

    率先开始的是刘真对家臣、士兵,

    等参战之人的赏赐。

    根据家臣、士兵的职位、表现,

    刘真允许他们,

    以1:1的比例,

    兑换3至10亩的土地。

    对于这样的赏赐,

    众家臣、士兵,

    很是满意,

    因为,

    他们并没有立下功勋,

    紧接着,

    是对建设领地之人的赏赐,

    对于这部分赏赐,

    刘真让刘铉来宣布,

    以此让刘铉进一步拉拢人心,

    为其造势。

    随着刘铉上前,

    众人缄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