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十章 改革
    刘铉上台,

    众人瞩目,

    目光随形而动,

    这大厅之中,

    数量最多的少年,

    以及有幸进入此地的民众,

    眼中闪着崇拜而又骄傲的光芒,

    这可是我们的小主人,

    聪明、利害的小主人。

    “感谢我们的领主,

    认同我们对领地建设之功,

    这才有这次论功行赏大会,

    而我,

    则很荣幸,

    可以宣读众位的奖赏。”

    众人鼓掌,

    随着刘铉的影响,

    如今欢呼已经被刘铉取消,

    一来每个人用来表达的词汇都不同,

    因此说出的话,

    并不整齐,

    反而乱糟糟的,

    让人的皱眉头,

    二来限制使用统一的词汇的话,

    难免又让个别人反感,

    所以干脆用掌声代替。

    “第一功,

    我颁发给鸭。”

    虽然有些人面色不服,

    但是依然鼓掌,

    刘铉的威信,

    让众人不敢在这个时候炸刺。

    “之所以鸭为第一功,

    是因为,

    民以食为天,

    鸭解决了我们的伙食问题,

    肉有家禽,

    并创造出耕地车,

    极大的加快了耕地速度。

    同时,

    鸭在建造新刘邑的时候,

    展现了可贵的品质,

    因此,

    封赏鸭为下士,

    功勋状一份,

    赏千金(千枚铜币,此时的金乃是金属之意,代指铜),

    30亩良田,

    坞堡房屋一栋。”

    众人鼓掌,

    鸭上前,

    接过功勋状,

    热泪盈眶。

    他终于,

    彻底和奴隶的过去告别,

    并且,

    从现在起,

    他也是贵族了。

    从奴隶到贵族,

    这样的跨度,

    犹如做梦一般。

    一众小奴隶,

    眼睛喷火一般,

    他们对千金不以为意,

    但30亩良田,

    坞堡房屋一栋,

    让他们眼热不已,

    但最吸引人瞩目的,

    却是下士这个称呼。

    在这个世界里,

    士就是士,

    从没有下士的说法,

    所以,

    他们都想知道,

    这下士到底代表着什么。

    鸭的赏赐最为丰厚。

    “第二功,

    我颁发给刘冶子,

    因为,

    刘冶子为我们指引来了源源不断的商队,

    正是因为这些商队,

    才让我们获得源源不断的钱财,

    有了这些钱财,

    才能让我们建设渔场,

    开垦荒地,

    购买粮食等,

    得以施行。

    在此,

    封赏刘冶子为下士,

    功勋状一份,

    赏百金,

    10亩良田,

    坞堡房屋一栋。”

    刘冶子上前,

    郑重的接过刘铉的颁发的功勋状。

    这功勋状可不是刘铉捣鼓出来的,

    而是这个世界,

    本事就有的,

    这里虽然生产力落后,

    但是,

    生活充满了仪式感。

    “谢领主大人,

    写小主人的赏赐。”

    说完,

    转身,

    对众人展示自己的功勋状,

    众人眼热不已。

    除了这两人外,

    其他人的功勋,

    则要低的多,

    第三功,

    是表现优异的家臣、士兵子弟,

    和小奴隶,

    以及刘晨。

    没错,

    刘晨也获得了赏赐。

    原本,

    作为家族嫡子,

    只要不是嫡长子,

    没有继承权,

    他们是不能留在封地的,

    成年后,

    就应该出去,

    寻找其它领主的赏识,

    或者经商,

    为自己谋出路,

    这是为了不让他们威胁到嫡长子的统治。

    但在刘晨表现出自己的臣服之意,

    并且看到刘晨确实痛改前非,

    开始踏踏实实做事后,

    刘铉发现,

    刘晨也是一个人才,

    于是就将他留下,

    作为下属对待。

    第三功,

    获得的赏赐,

    大幅缩水,

    除了每个人都羡慕的,

    一栋坞堡房子外,

    唯有学士身份。

    第四功,

    是剩下的家臣、士兵子弟,

    小奴隶,

    以及刘铉从村民中,

    发掘的人才,

    对于他们,

    刘铉分别授予了学士和

    九流技士之位。

    随着整个颁奖仪式结束,

    刘真出列,

    “这次大会,

    除了犒赏大家,

    我们还有新的政策需要颁布。”

    众人顿时抖擞精神,

    如今他们可都是被绑上了刘氏这辆战车,

    也有了主人翁的意识。

    “经过我和刘铉的研究,

    今天在这里公布,

    第一项,

    对人员身份制度,

    进行改革,

    将士划分为上士,

    中士、下士,

    并在下士之外,

    增设学士和技士。

    上士,

    拥有我封赏的田地、宅邸,

    产业,

    这些都可以世袭罔替,

    但是,

    职位不可以世袭罔替,

    士将作为一个身份的象征,

    以及出任官职的基本条件。”

    众人点头,

    这倒是没有变化,

    目前的家臣、士兵,

    就是这样的情况。

    “为了让我们刘氏不断壮大,

    能庇护大家家业传承,

    所以,

    取消士的免税资格,

    士的田地,

    也需要纳税,

    税收为十税一。”

    此话一出,

    众人哗然,

    众人抗拒,

    这可是要从自己的口袋中掏钱。

    “肃静。”

    刘铉发声,

    众人缄默。

    少年中,

    刘铉的威望太高,

    刘铉建造坞堡的神奇,

    让老臣和士兵,

    也不敢轻视,

    当下耐着性子,

    往下听。

    “当然,

    我们刘氏和大家休戚与共,

    自然不会亏待大家,

    所以,

    允许大家合资,

    一起管理商业,

    并分享利益,

    同时,

    拥有见官不贵,

    若是遇到官员为非作歹,

    有制止的权利。”

    众人沉默,

    他们算了算,

    好像不亏。

    没错,

    坞堡市场的收益,

    他们眼红不已,

    若是能分一杯羹,

    那交点税,

    也没什么问题。

    “士分上中下三品,

    职责权利也不同。

    下士,

    拥有雇佣雇农,拥有奴隶的特权,

    非士,

    不可雇佣雇农为自己干活,

    也不允许拥有奴隶。”

    “中士,

    在拥有下士的特权外,

    还拥有开荒的特权,

    开荒的土地,

    第一年免税,

    第二年开始,

    税收十税一,

    所有土地,

    不可以废弃,

    一旦废弃土地,

    需要交纳废地费。”

    刘铉当然鼓励众人开荒,

    至于开荒所需要的人,

    自己想办法,

    刘铉这是为了调动众人的积极性,

    主观能动性,

    只要他们去购买奴隶,

    发展领地,

    同时也是在提升刘氏的实力。

    “上士,

    拥有中士的特权外,

    还允许组建私人武装,

    并且在战争期间,

    需要动员士兵,

    为我战斗。

    具体的动员士兵数量,

    将进一步制定。

    因为上士需要组建私人武装,

    所以,

    上士享有建造村邑的特权。

    可以开辟村邑,

    只要缴纳税收,

    我们就承认,

    上士,

    对建造的村邑,

    拥有一代的管理权。”

    众人心动了,

    虽然只有一代,

    但是,

    这可是管理权,

    生杀予夺,

    都由自己决定。

    再说,

    一代的时间过去了,

    难道还不能把这村邑,

    变为自己家族的私人土地?

    “这是士,

    可以出任官职,

    协助我治理领地,

    统兵作战,

    除了士之外,

    还有学士和技士。

    所谓学士,

    就是还在学习,

    努力要成为士,

    而又不是士,

    介于民与士之间的人。

    在征战的时候,

    应尽量不征学士,

    给学士成长的时间,

    以便将来学士学成之后,

    做出更大的贡献。

    但学士有年龄限制,

    最早不得早于8岁,

    再小不懂事,

    最迟不得高于18岁,

    18岁若还不能学有所成,

    为刘氏效力,

    也是一个废物,

    留知何用?

    学士,

    不单单是士的后代,

    哪怕是民的后代,

    也可以考入学士,

    一旦成为学士,

    为了解决学士的后顾之忧,

    每个月,

    每个学士发放2石粮食,

    并解决住宿问题。”

    众人大喜,

    特别是平民,

    更是欢呼不已,

    这让他们看到了晋升的道路,

    大部分士,

    也满心欢喜,

    这可是好事,

    刘氏越强,

    他们的生活也越好,

    大树底下好乘凉。

    “技士,

    是特设的,

    身份低于士,

    而有高于民。

    并不是每个人,

    都擅长种地,

    也不是每个人,

    都擅长战场厮杀,

    天生万物,

    各有千秋,

    各有不同,

    我赞成铉儿的主张,

    物尽其用,

    人尽其才,

    所以,

    特设技士,

    所谓技士,

    就是有一技之长的人,

    比如擅长打铁、养马、养鱼、经商,

    又比如你擅长养殖家禽,

    养殖的家禽比别人好,

    并可以教授他人,

    甚至着书立传。

    这些,

    只要表现突出,

    能力得到公认,

    都可以纳入技士,

    成为技士的人,

    根据能力,

    进行评流,

    最低为九流技士,

    最高为一流技士,

    根据能力强弱,

    薪俸也有所差别。

    九流技士,

    薪俸每月3石粮食。”

    众人倒吸了口凉气,

    人人振奋不已,

    这可是3石粮食,

    收入都快赶上这些士了。

    “为了保护技士,

    发生战争的时候,

    除非和战争息息相关的技士,

    除非必要,

    原则上,

    不带技士上战场。”

    此话一出,

    众人更是兴奋,

    不上战场,

    又有那么高的薪俸,

    人人趋之若鹜。

    “士的改革说完了,

    接下来,

    说民的改革。”

    “如今,

    我们的领地正面临蓬勃发展,

    需要大量的人力,

    而奴隶虽然不少,

    却难以达成目的。

    铉儿于是提出了建议,

    改变奴隶的境遇,

    提高其工作积极性。

    往常,

    我们需要派人监督奴隶做事,

    否则,

    奴隶就会偷懒耍滑,

    而奴隶的待遇,

    也非常的差,

    就算是死了,

    也不过是草席一卷,

    丢入山林,

    未来没有希望,

    生活麻木,

    得过且过,

    换做你等,

    过这样的日子,

    是否生不如死?”

    众家臣士兵,

    皱起了眉头,

    他们都有不少奴隶,

    祈祷刘真不要搞什么幺蛾子,

    损害他们的利益。

    但众少年连连点头,

    他们确实学会了将心比心,

    纷纷点头,

    声源刘真。

    “所以,

    我决定,

    给奴隶以希望。

    一来可以减少奴隶逃跑的可能性,

    二来调动奴隶的工作积极性,

    三来可以减少监督奴隶的人力,

    将更多的人力,

    投入到其它方面。

    所以,

    我指定的措施是,

    以功劳、才能、年限三种途径,

    提升奴隶为次民。”

    众人皱眉,

    又是一个新的名词。

    但不难理解,

    顾名思义,

    就是次一等的平民。

    “若是奴隶立下功劳,

    比如战功,

    或者其它突出的功勋,

    可以由我,或者士,

    奖赏其功勋,

    解除其奴隶身份,

    提拔为次民,甚至民。

    才能,

    我们战斗,

    从其它地方劫掠的匠人,

    包括裁缝、铁匠、木匠等等,

    都可以特赦奴隶身份,

    提拔为次民,

    不是每个奴隶,

    都有出色的才能,

    都能立下功勋,

    所以,

    干满三年,

    主人对其表现,

    进行评价,

    评价优良,

    即可解除奴籍,

    提拔为次民,

    若主人的评价为差,

    延长年限,

    但最长5年时间,

    也必须解除奴隶身份,

    提拔为次民。”

    众士皱眉,

    这事,

    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他们的奴隶可不少,

    若是这个政策被执行下去,

    他们的奴隶,

    可就不再是他们的奴隶了。

    “次民,

    既然是次民,

    自然在各方面,

    都要逊民一筹,

    若是做事,

    只需支付民的酬劳的八成,

    而纳税,

    需要比民,

    多缴纳3成。

    但次民工作生活三十年后,

    可提拔为民,

    次民的后代,

    也为民。

    这是为了刘氏的发展壮大,

    任何人,

    不得私自容纳奴隶,

    不按规定做事,

    否则,

    严惩不贷。”

    众人领命。

    虽然不情愿,

    但是,

    他们不敢违抗。

    “人说完了,

    接下来,

    说地。”

    众人打起了精神,

    这地,

    才是他们的命根子,

    若是刘真要剥夺他们的土地,

    那么,

    说不得,

    他们只能驱逐刘真了。

    “以往的税收,

    要做出改变。”

    只是改变税收?

    刘真露出了笑容,

    “以往,

    我们收税,

    是根据人口来收税,

    按照人丁来收,

    经过商讨,

    我认为,

    这种税收并不合理,

    不单单是农民,

    哪怕是士,

    在正常情况下,

    家里就只有那么几亩地,

    而子孙却越来越多,

    哪怕只生下5个儿子,

    每个儿子都生5个孙子,

    那么光孙子,

    就有25人,

    哪怕现在大家有一些土地,

    但真的养得起这么多人么?

    家里田地没有增多,

    却多了这么多张嘴要吃饭。

    这还仅仅到孙子,

    不过数十年。”

    众人纷纷皱眉,

    这事他们还真没有想过,

    他们的观念,

    自然是多子多福,

    拼命生。

    如今听到刘铉的话,

    犯难了。

    “所以,

    我决定改变税收方式,

    不按人收税,

    而是按地收税,

    土地是谁的,

    就收谁的税,

    并且,

    土地分为上中下三种田地,

    根据品级不同,

    征收固定的税收,

    如此一来,

    就不会混乱了,

    而不管你们子孙后代有多少人,

    都不会多收你们税,

    让你们有更多的粮食,

    养活子孙。”

    众人纷纷恭维,

    大拍马屁。

    按照刘真所说,

    他们却是省了一大笔钱。

    这事获得了众人的双手双脚的赞成。

    而改革的方案,

    依然在继续发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