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十一章 军训
    刘真的改革发布,

    一直到中午,

    过了饭点了,

    这才结束,

    但众人却丝毫感觉不到肚子饿,

    对改革议论纷纷。

    三三两两的谈论着,

    离开了大厅。

    刘铉却是真的饿了,

    快速而不失礼节的进食,

    随后继续监督渔场建造。

    走进渔场,

    在这里工作之人的议论声,

    落入了刘铉的耳中,

    “小主人真是爱民如子啊。”

    “没错,没错,

    等小主人继位,

    我们的生活一定会过的更好吧。”

    “老天保佑,

    小主人一定要长命百岁。”

    “小主人真是聪明,

    别人都只知道按照人头收税,

    小主人却知道,

    按照土地来收税,

    有多少土地,

    就交多少税,

    善,

    大善。”

    “小主人来了,

    小主人来了。”

    这些农民,

    纷纷转身,

    崇拜、尊敬的看着刘铉,

    “参见小主人。”

    态度无比的恭敬,

    甚至带着一丝虔诚。

    “嗯,

    免礼,

    希望大家继续努力,

    这渔场,

    剩下最后一些小工程,

    大家加把劲,

    早点做完,

    早点回家秋收,

    这个冬天,

    应该会好过一点吧。”

    “是,

    小主人仁慈,

    这个冬天,

    应该不会饿死人了。”

    农民眼中满是满足,

    但刘铉心中因众人的吹捧

    刚刚升起了一丝骄傲,

    湮灭了,

    饿不死人?

    自己做了这么多,

    也仅仅是饿不死人罢了,

    还是需要继续努力啊。

    不过,

    新建渔场是不会错的,

    一来,

    可以改善伙食,

    提高领民的身体素质,

    二来,

    听说吃鱼,

    是可以变的聪明的,

    他需要领民变的稍微聪明点,

    这样才能学到更多的技术,

    干更多的活。

    甚至进行技术研究。

    建造渔场,

    开垦荒地,

    随后就是秋收,

    晒粮,

    忙忙碌碌之后,

    迎来了第一场雪。

    随着雪落下,

    万径人踪灭,

    在这个普罗大众普遍缺少保暖手段的时代,

    冬天自然是窝在家里。

    因为坞堡之中的所有房屋,

    刘铉都有加厚墙壁,

    所以保暖性能很好,

    居住坞堡之民,

    人人歌颂不已,

    因为刘铉建造了坞堡,

    他们这个冬天,

    就没有那么冷了。

    刘铉,

    则在主堡,

    和刘真喝着茶,

    作为贵族,

    他们有裘保暖,

    出行都是没有问题的。

    “父亲,

    我想要苎麻的种子。”

    “你想要发展纺织业?”

    “刘铉点头,

    子民大部分都没有保暖手段,

    不要说保暖手段,

    连衣服都欠缺,

    所以,

    我想发展纺织业,

    让大家能有衣服穿,

    在这冬天,

    离开家也不用怕被冻伤。”

    刘真低头考虑,

    “种植苎麻,

    会影响粮食,

    粮食才是根本,

    没衣服穿,

    大不了就呆在房子里,

    不出去,

    而没有粮食吃,

    会饿死人的。”

    刘铉点头,

    “父亲莫要担心,

    如今我们可是有了耕地车,

    开垦的速度,

    快的多,

    我们可以开荒更多的土地,

    种植苎麻,

    首先先解决我们奴仆,

    家臣、士兵的保暖问题,

    这冬天,

    一个个都窝在房子里,

    虚度光阴,

    要是能干活,

    多好。”

    刘真颇感意外,

    瞪大了眼,

    看了刘铉一眼,

    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好,

    我还担心,

    你被奉承,

    真的为了子民不管不顾,

    损己利人,

    你能这样想,

    我很高兴。”

    说着,

    刘真眼珠子一转,

    想起一件事来,

    “去年,

    你不是召集家臣、士兵之子,

    教授他们知识吗,

    今年也如法炮制吧,

    让这些小的能干点。”

    刘铉点头,

    “我正有此意,

    另外,

    除了学习,

    我希望能加上军演。”

    所谓军演,

    就是练军和演习之意,

    刘真点头,

    “好,

    都依你。”

    看天色尚早,

    刘真起身。

    “父亲这是?”

    “我就是劳碌奔波的命,

    你不是要苎麻的种子吗?

    我去给你弄去,

    家里的笔墨纸砚生产的量也差不多了,

    我去推销一二。”

    刘真笑着离去,

    “我不再的时候,

    刘氏上下,

    都听你调遣。”

    “谢父亲。”

    等刘真离开后,

    刘铉就召集了所有家臣、士兵子弟,

    以及自己看好的小奴隶,

    还有骨骼清奇、脑子活络的农民之子。

    人数有120人左右。

    这些人,

    都聚集在议事大厅里,

    家臣、士兵子弟,

    他们站在最前面,

    身上穿着裘,

    或者丝绒,

    保暖性不错。

    不过,

    小奴隶,

    农民之子,

    则瑟瑟发抖,

    议事大厅太空旷了,

    保暖性差了点。

    刘铉拍手,

    有仆人上前,

    为众人量尺寸。

    “这是?”

    众人有所猜测,

    眼中充满了期待,

    “大家,

    这一年,

    大家都辛苦了,

    我不是一个吝啬的人,

    有我一口吃的,

    就有你们一口喝的。

    所以,

    我准备送你们一些丝絮,

    让你们做两身冬服,

    在这严冬的天气,

    也能出外行走。”

    众人欢呼,

    看刘铉目光,

    愈发火热而崇敬,

    “小主人百、不,千,

    嗯,万岁。”

    “没错,

    万岁。”

    “小主人万岁。”

    众人轰轰烈烈,

    心中火热,

    身体感觉也没有那么冷了。

    丈量尺寸,

    花费了不少时间,

    一一登记之后,

    刘铉让少年的家里人,

    前来主堡,

    领取布匹,

    给他们制作冬服。

    毕竟,

    在这一针一线的时代,

    制作衣服,

    可是非常费时的,

    所以,

    费时的事情,

    就交给他们各自的家人。

    “这布匹可不是白给的,

    你们可不许将布匹挪作他用,

    这个冬天,

    我可是需要你们跟我户外行动的。”

    众人领命。

    随后,

    刘铉开始教授他们学识,

    之前仅仅系统的学了一个冬天,

    一年来,

    教学断断续续的,

    众人各方面的能力,

    在刘铉看来,

    差!

    需要进一步提高。

    十日后,

    众人的冬服终于赶制出来了。

    刘铉于是召集众人,

    在主堡的小广场列队。

    刘铉有军训的经验,

    按照身高从高到低的顺序,

    很快就给众人,

    排好了队伍。

    “身上衣,口中食,

    是生存的根本,

    但手中剑,

    却是生存的决定性因素,

    如今,

    诸侯纷争,

    动不动就打战,

    今年,

    我们的父亲,

    春天应征,

    结果打到秋天,

    这才回来,

    战斗,

    无法避免。”

    众人肃穆,

    这点,他们知晓。

    “今年来,

    我们修建了坞堡,

    住进了温暖坚固的房子里,

    又兴建渔场,开垦荒地,

    食物也开始增加,

    不会让大家饿着。

    我们引导商旅从此过,

    聚敛钱财,

    缺什么,

    我们可以买什么。

    明年,

    我准备发展纺织,

    虽然不会赚钱,

    但是,

    总是不会让大家愁穿的。

    生活在变好,

    我相信,

    也会一年比一年好。”

    众人连连点头,

    他们对此深信不疑。

    “但是,

    有人的地方,

    就有江湖,

    从大的方面来说,

    诸侯纷争,

    我们需要出兵,

    为国君征战,

    生死一线。

    从小的方面来说,

    我们刘氏,

    也有仇敌,

    我们的生活好了,

    难免会有些人眼红,

    我们坞堡发展起来了,

    就犹如肥肉,

    自然会吸引来觊觎的目光。

    战斗,

    无可避免。

    现在,

    告诉我,

    你们愿意放下这一切,

    回到漏雨的村邑去,

    过上吃不饱,

    穿不暖的生活吗?”

    “不愿意。”

    众人齐声大喝。

    “所以,

    我们必须拿起剑,

    对外征战,

    我们需要立功,

    掠夺更多的奴隶,

    获得更多的土地封赏。

    对内,

    我们要能斩杀,

    所有觊觎我们的人,

    让我们、我们的子孙后代,

    都享受比别人,

    更好的生活。

    告诉我,

    你们愿意拿起剑吗?”

    “愿意!”

    随着刘铉的训话,

    一声声回答的声浪,

    吸引了不少奴仆围观。

    刘铉说了几句,

    也就停下了,

    语言,

    或许可以暂时激励人,

    但,

    不可否认,

    对于普罗大众,语言,

    同时也是苍白无力的。

    它,

    不能吃不能喝。

    对于没有责任感,

    没有信念的人,

    语言,

    它……算个什么东西。

    随后,

    刘铉开始军训。

    并且延续自己原本的规矩,

    连坐。

    一人不达标,

    全体连坐。

    对于这个规定,

    新加入的少年,

    有看法,

    但是,

    原本的少年,

    早已接受,

    他们接受了集体,

    这个概念。

    并且,

    拥有了极为稀薄的集体荣誉感,

    也因为这一点,

    刘铉的各项工程,

    才能得以顺利推行,

    否则,

    人人都打自己的小算盘,

    刘铉的计划,

    早就崩了。

    刘铉把自己军训的东西,

    拉了出来,

    比如定军姿,

    齐步走,

    还有训练体能的跑步,

    蛙跳、军体拳。

    训练了十天,

    刘铉,把家臣、士兵召集起来,

    “参见小主人。”

    随着这一段时间,

    对领地情况的了解,

    他们对刘铉的态度,

    也愈发恭敬,

    “免礼,

    你们都是家族的老人了,

    坐吧。”

    刘铉说的客气,

    但是身份摆在那里,

    众人还是道谢之后,

    方才入座。

    “不知道小主人找我们来,

    是有何吩咐?”

    家臣、士兵,

    暗中挤眉弄眼,

    他们都有所猜测。

    “我想,

    大家应该都猜到了一点,

    我在军演,

    所以需要你们的帮助。”

    “没关系,

    我一定把这群小兔崽子,

    训练出来。”

    一个粗壮的汉子,

    站起身拍着胸脯表态。

    被另外一个士兵拉扯衣袖,

    这才尴尬的笑了笑,

    “小主人,

    我还是有一些能力的,

    一定能帮你把这群小崽子训练好。”

    “多谢支持。”

    刘铉心中有自己的想法,

    可不会把士兵,

    交给他们来训练,

    “不过,

    对于军队,

    我有自己的想法,

    主要的训练方向,

    我有一定的规划,

    日后再请大家指点一二,

    现在,

    我想请大家,

    做两件事。”

    众人纷纷俯首,

    “请小主人吩咐。”

    “第一件事,

    说经历,

    把你们在战场上,

    觉得有意思的,

    或者记忆深刻的情形,

    都告诉他们,

    让他们对战场,

    有一定的了解。

    第二件事,

    就是陪练,

    不动手,

    是永远不会变强的,

    你们都是老兵了,

    下手有分寸,

    所以,

    我想请你们

    让他们看到,

    自己和老兵的差距。”

    “遵命。”

    众人跃跃欲试,

    这事正中下怀,

    一来,

    满足了他们炫耀的心思,

    二来,

    满足了他们虐菜的喜好。

    三来,

    这可是培养他们的后代,

    教他们怎么从战场上活下来,

    这事,

    非常非常有必要。

    于是,

    刘铉对安排作出了调整,

    白天早上九点前,

    中午午休的时候,

    晚饭后,

    这三个时间段,

    用来学习。

    上午九点后,

    温度提升,

    空气不会太冷,

    不会把鼻子冻坏,

    下午也有一样,

    正适合训练。

    没训练十天,

    就拿出一天来,

    听老兵讲故事,

    然后是陪练,

    将感觉自己变强了的少年,

    个个打的鼻青脸肿,

    知道自己的弱小。

    因为训练的强度比较大,

    所以,

    刘铉把众人的伙食也提上去了,

    一日三餐,

    顿顿有肉吃。

    伙食,

    则都由刘铉提供,

    确保他们不会吧身体练垮。

    转眼之间,

    两个月时间过去了,

    变化是非常大的,

    众少年,

    虽然人小,

    但是训练认真,

    而且非常肯钻研,

    刘铉也不时的加以引导。

    众人弱小,

    老兵强大,

    打不过怎么办?

    经过几次被教训,

    他们统一了思想,

    联手作战,

    一个人打不过,

    几个人一起围殴,

    还会打不过?

    力气太小,

    武器单一,

    面对老兵,

    武器被他们的蛮力,

    一扫一大片,

    被压着打,

    怎么办?

    那就改进兵器,

    使用墙盾大型盾,

    挡在前面,

    其后用长枪刺杀。

    老兵力气大,

    强行推盾怎么办?

    将盾牌进行改造,

    让盾牌,

    更加省力、借力,

    同时配备长匕首,

    敢靠近盾牌,

    给你一匕首。

    众人力气太小,

    弓拉不开,

    被老兵们弓箭打击,

    后军被灭怎么办?

    在刘铉的指引下,

    不需要花费太大力气的弩,

    紧锣密鼓的研制中。

    老兵们,确实强大,

    毕竟专注杀戮数十年,

    岂是少年几个月就能追赶的上的。

    但是,

    他们也不是没有弱点,

    这又不得不提到伙食,

    士兵唯有在上战场的时候,

    才一日三餐,

    平日,

    也是一日两餐,

    吃的不好,

    身体发育的自然不好,

    身体素质会略差,

    而为了节省粮食,

    所以他们自然不会主动加强体能训练,

    但少年们会啊。

    于是,

    一个个跑的犹如脱兔的少年们,

    展开了运动战,

    利用自己的体力,

    将老兵的占线拖长,

    并展开了小队战,

    将老兵们分割包围,

    一个个歼灭,

    获得了有史以来的第一场胜利。

    这一场胜利,

    让老兵们非常的憋屈。

    看到自己的孩子,

    在自己的面前,

    趾高气昂,

    别提多郁闷,

    狠狠的揍了他们一顿后,

    请求刘铉,

    让他们也一起加入训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