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十二章 渴望
    又是一个艳阳天,

    刘铉早早起床。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

    晚上除了造人,

    没有啥娱乐活动,

    而自己还没有到造人的年纪,

    所以,

    他已经习惯了早睡早起。

    一如既往的检查作业,

    教授知识,

    然后就是军训。

    众人训练的内容,

    刘铉也一样不落,

    在这落后的世界,

    他需要有足够强的武力自保。

    大约11点左右,

    家臣、士兵纷纷出现,

    对于他们参加军训的请求,

    刘铉不予通过,

    总感觉他们是觊觎伙食,

    而家禽养殖场,

    虽然有几千只家禽,

    但每日不限量的供应他们一百多人的伙食,

    已经是超负荷运转了,

    他们每日能吃五十只鸭子,

    这还是大家有所克制,

    加上刘铉添加了白菜,

    鱼作为食物的原因,

    现在再加上这些脸皮厚的老兵,

    不等冬天过去,

    刘铉的家禽养殖场,

    会倒闭的。

    虽然刘铉拒绝了他们,

    但是,

    老兵们,

    还有非常有兴趣,

    跟着少年们,

    一起做一些修炼,

    比如跑步,

    比如蛙跳之类的,

    至于定军姿?

    那个干站着顶啥用?

    太羞耻了,

    算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定军姿的妙处,

    普通人,

    若是站姿不对,

    站久了,

    因为血液循环受阻,

    大腿会发麻,

    而且越站越累,

    需要不断的走动,

    来促进血液循环。

    对体力的消耗非常大。

    而战场上作战,

    每一分力量,

    都不应该被浪费,

    特别是在这样古老的时代。

    而站军姿,

    可以缓解颈部疲劳,

    增加脊椎的血液循环,

    维持和恢复腰椎的生理弯,

    初练军姿时会使人感到全身疲惫,

    久而久之却感精神抖擞。

    而保持精神良好状态,

    在作战时,

    是生与死的距离。

    另外,

    站军姿可以使人挺拔,

    有利于拉长长高,

    增加人的力量感和定力感,

    妙用无穷,

    基础的训练之后,

    刘铉把众人,

    拉出了坞堡,

    开始这次的军演。

    军演的内容有两点,

    其一是扎营,

    其二是野战,

    扎营,

    只有两个字,

    一个词,

    看起来非常简单,

    但是,

    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古代作战,

    为什么不是士兵越多越好,

    因为,

    士兵越多,

    对将领的能力要求越高,

    若是不能有效统御士卒,

    那么,

    士卒反而会成为负累,

    有多少个士兵,

    就有多少个麻烦。

    刘铉前几世,

    属于别人都会把事情干好,

    自己坐享其成的类型,

    而现在,

    他需要亲力亲为,

    才发现,

    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就比如说扎营。

    扎营地点的设立,

    营寨的建设等等。

    这些就已经很是麻烦了,

    刘铉还发现了另外一个麻烦,

    厨房、营帐、厕所、医疗这四个,

    最普遍,

    也最重要的设施。

    营帐不用多说,

    给士兵住宿的地方。

    凉的时候保暖,

    热的时候通风,

    春天防潮,

    夏、秋天防雨水蚊虫,

    冬天防寒防雪。

    这一条条,

    都非常的麻烦。

    若是处理不好,

    非战斗减员的人数,

    会远远超过战斗减员的人数。

    厨房是做吃的地方,

    但也包括给士兵发放食物,

    如何能保证士兵能最快的速度,

    吃完食物,

    不至于战斗时间太长,

    来不及吃,

    导致没有力气。

    还有,

    食物防腐坏,

    这又是一大难题。

    至于厕所,

    这是刘铉万万没想到的,

    在他主观观念中,

    军营会有厕所?

    就跟美少女会拉屎一样,

    让人震惊。

    军人,

    不是来到了战场,

    拿起武器就干,

    然后得胜而归么?

    原谅他的浅薄无知。

    这厕所的修建,

    是非常麻烦的,

    首先,

    不能修建的离营帐太近,

    否则太臭,

    而且蚊虫也多。

    不能修建的太远,

    否则士兵上个厕所,

    都要走好远,

    这厕所,

    不能修建的太多,

    到处都是厕所,

    需要营地更大,

    带来更大的工作量,

    和更多的不方便。

    也不能太少,

    难道在战前,

    上个厕所还要排长队?

    或者忍者三急上战场,

    然后崩在裤子里?

    这厕所不能修建的太小,

    否则人来人往,

    每两天就满了,

    那些动辄对峙几个月的战争,

    或者围城几个月的,

    厕所满了咋办?

    也不能修建的太大,

    工程量大,

    太耗人力。

    打战,

    根本没有刘铉所想的那么热血沸腾,

    反而繁琐的工作,

    多着呢!

    同时,

    刘铉也能理解,

    战争的结果,

    在战争还没开始前,

    就已经决定了,

    这句话的意思。

    少年们,

    自己设立一个营寨,

    老兵设立一个营寨,

    然后双发互相发掘对方的优点,

    什么?

    没有优点?

    继续找,

    找到为止。

    维持,

    少年们和老兵,

    头都快抓秃噜了,

    小主人不走寻常路啊,

    别人都是让人找缺点,

    你这让人找优点,

    有点麻烦啊。

    刘铉这其实也是为了,

    避免众人为了找茬而找茬,

    大家开动脑筋,

    不断的提高自己的能力。

    营帐设立之后,

    众人就在自己的营帐中休息,

    用餐,

    为下午的野战演戏做准备。

    刚刚吃完午饭,

    负责站岗放哨的少年,

    忽然狂奔而来,

    “少主,

    发现不明车队,

    不像商队,

    来意不明。”

    “全军警戒,

    派出伺候,

    查探敌情。”

    刘铉立刻下令。

    有几个少年,

    和几个老兵,

    立刻狂奔而去。

    这算是不多的,

    额外的比试,

    算是查探敌情的演戏,

    比如敌方有多少人,

    人员配备,

    有什么目的等等。

    少年终究是心急了,

    为了获得更详细的情报,

    靠的太近,

    被车队的人发现了。

    “什么人,

    竟然敢觊觎车队。”

    车队的护卫立刻发现情况,

    二话不说,

    直接拉弓,

    被发现之后,

    少年立刻逃跑,

    并选择了蛇形走位,

    这种走位,

    对躲避子弹有奇效,

    对弓箭……也是一样的。

    因为行动难以预测,

    自然就射不准了。

    护卫脸色难看,

    放下了弓箭,

    此时射箭,

    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给我抓回来。”

    立刻有一队骑兵,

    策马而出,

    追逐少年。

    少年们虽然贪功冒进,

    但不是没有准备的。

    他们就因为一个商队的过激反应,

    而有人受伤,

    所以,

    在那之后,

    在老兵的教导下,

    在自身的研究下,

    他们捣鼓了一些小玩意,

    提高自己的生存能力。

    “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老年人开口询问。

    护卫队长立刻驱马靠近马车,

    “主上,

    有宵小靠近车队,

    派了一队人马去抓了。”

    老人点头,

    这种事情,

    一路上遇到的并不少。

    此时,

    马车上另外一个人却开口了,

    “等等,

    这可能是误会,

    应该是我铉儿在训练童子军,

    还请手下留情,

    不要误伤。”

    正是刘真。

    老人颇感意外,

    但马上交代道,

    “传令,刀下留人。”

    护卫队长立刻脆响了笛子,

    这是他们沟通的信号,

    意味着抓活的,

    也必须抓活的。

    “说来,

    我想起听到了一个传闻。”

    老人好似想到了什么。

    刘真挑眉,

    他可不想刘铉暴露在其他贵族的目光中,

    如今刘铉还小,

    需要保护,

    需要茁壮成长。

    “哦,愿闻其详。”

    “听说,

    令子是一个骄傲自满,

    不学无术之人,

    而且薄情寡义。”

    老人的话,

    让刘真大吃一惊,

    他不想让刘铉暴露在世人面前,

    是为了隐藏刘铉的才华,

    但现在,

    外界却传刘铉的坏话,

    这可不是刘真所想看到的,

    这意味着,

    刘铉可能会被看轻,

    不但给刘铉,

    甚至会给刘氏,

    带来麻烦。

    “不知道这话,

    您是从哪里听到的?”

    “老夫忘记了,

    就是偶尔听谁说了一嘴,

    好像说,

    这是阁下的西席传出来的。”

    刘真闻言恼怒,

    当初对刘铉赶走西席之事,

    刘真还颇感惋惜,

    此时却是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

    “许林此人,

    学识有限,

    当初我看他一个士人,

    落魄到连饭都吃不上,

    可怜他,

    加上家中孩子年幼,

    到了识字的年龄,

    这才聘请他教授我孩子读书识字,

    怎料此人搬弄是非,

    犹如妇人,

    且心术不正,

    于是被我驱逐,

    万万没想到,

    他竟然不知悔改,

    还败坏我儿的名声。”

    老人点头,

    “原来如此,

    这就说得通了,

    我说怎么忽然会有人传令子恶言。”

    两人闲聊,

    话语轻松,

    但另外一边,

    可并不轻松,

    能成为斥候的少年,

    不单单机灵,

    而且体力好,

    跑得快,

    随机应变的能力也很强,

    并且,

    拥有一定的战斗力。

    对方策马狂奔追赶,

    两条腿是跑不过四条腿的,

    加上这里地势平缓,

    想要逃太过困难了。

    不过,

    不是没有办法废了对方的坐骑。

    负责接应的少年,

    非常快速的挖好了陷马坑,

    并准备了了吹箭,

    吹箭的射程短,

    但毒针小,

    速度快,

    一般的人,

    除非久经训练,

    拥有动态视觉,

    否则根本防不住。

    随后,

    这五个少年,

    以分散的方式逃跑。

    但他们的分散,

    却又不是彻底分散,

    而是带着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绕圈圈行为。

    但随后,

    这些骑兵就明白过来。

    马失前蹄,

    人仰马翻,

    他们摔下了马来,

    不过他们身手了得,

    一个翻滚,

    卸去了力气,

    并没有受伤,

    但趁着他们立足未稳,

    几声轻噗,

    他们脖颈中了毒针,

    纷纷软倒在地。

    马匹哀嚎着,

    却是站不起来,

    马蹄受伤了,

    跑的快的马,

    已经折断残废了。

    几个少年脸色有些难看,

    这马匹,

    估计要赔偿了。

    当下差点哭出来,

    但久经训练的他们,

    还是交替掩护,

    快速退走,

    这是为了防止,

    这来追击的骑士中,

    还有人有战斗力,

    偷袭他们。

    这毕竟不是战场,

    他们不可能杀人,

    但难保护卫误解,

    暴起杀人,

    他们不得不防。

    随着他们退走,

    这队骑兵的小队长爬起身,

    脸色难看的看着对方消失的方向,

    这5个少年,

    太谨慎了,

    同时,

    也太狡诈了,

    他们分别在不同的地方挖陷马坑,

    然后引诱骑兵分开追击,

    导致他们落马,

    并且即可吹毒针,

    骑兵队长恰好因为翻滚,

    衣甲挡住了毒针,

    没有中招,

    但他还是假装中招,

    准备反制,

    但对方却没有“补刀”,

    反而很谨慎的退走了。

    一时有些迷糊,

    对方竟然不迁走马匹,

    也不拔走他们的衣甲,

    那窥视他们的队伍,

    又是为了什么?

    车队立刻又派出了一队人,

    这队人就没有骑马,

    而是步行奔跑,

    此时还没有骑兵这个兵种,

    战车才是主流。

    步兵的数量最多。

    “发生了什么事?”

    车内老人察觉到人马的调动,

    开口询问。

    护卫队长深感脸庞火辣辣的,

    但不得不回答,

    “主上,

    骑士们好像折了。”

    老人立刻看向刘真,

    刘真也愣住了,

    讪笑不知道怎么回答。

    “吩咐下去,

    小心行事,

    立刻退回来,

    能不发生冲突,

    就不要发生冲突。”

    “诺。”

    车队继续前行,

    但护卫,

    都拔出了武器,

    开始警戒。

    刘真也是搞不清楚情况,

    也让部属戒备,

    这一趟,

    他出门走了两个月,

    时间虽然久,

    但是,

    收获也是非常的丰富。

    获得了一百多个奴隶,

    50个纺织工,

    30个铁匠,

    30个陶匠,

    30个木匠,

    50头牛,

    另外还获得了不少钱财,

    带回了不少绸缎、布匹,

    粮食,

    以及不少作物的种子。

    同时,

    还和大贵族吴俊的弟弟,

    也就是这个老人吴锦交好。

    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

    成了忘年交,

    然后吴锦就来刘邑做客,

    这是提升关系最好的办法。

    不管是自己的收获,

    还是吴锦,

    都不能有失。

    不多时,

    派出去的小队把受伤的马匹,

    以及昏迷的骑士,

    都带了回来。

    没有任何人死亡,

    众人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又行进了半小时,

    来到了刘邑下。

    之间刘铉带着众人,

    已经列队迎接。

    “哈哈哈,

    定是我孩子发现我们回来了,

    出门迎接了。”

    刘真无比的开心。

    老人本要夸赞几句,

    却忽然愣住了。

    坞堡,

    那前所未见的建筑风格,

    犹如一只猛兽,

    给人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

    又好似一个温暖的港湾,

    可以给人安全感,

    可以放心栖息。

    看到它,

    老人心动了,

    虽然还没有见过内里,

    但老人心中,

    忽然冒出的欲望,

    怎么都压抑不住,

    他想要获得这个坞堡,

    作为自己安眠的所在。

    “你的刘邑,真的是一个好地方,

    世间珍宝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