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一卷 初来乍到
    汽车行使在村道上,

    摇摇晃晃,

    跟坐轿子一般,

    这是一段没有水泥硬化的土路。

    望着窗外熟悉而又陌生的风景,

    第五主陷入了沉默。

    小长假回家一趟,

    万万没想到,

    老家竟然发生了大变化,

    出现了一个新村,

    听说还有漂流、马场等娱乐设施,

    大量人涌向老家。

    第五主也想回去看看,

    看看自己的老宅。

    随着距离村子越近,

    第五主心中百感交集,

    近乡情怯。

    第五主复姓第五,

    单名主,

    主乃主宰之意,

    既要主宰自己的命运,

    也要主宰他人的命运。

    家里人殷切期望他能出人头地,

    位极人臣,

    但……,

    就如同每个父母对子女的期望,

    九成九都落空了,

    而他,

    也属于九成九的行列。

    第五主拿起了手中的怪异雕像,

    细细抚摸,

    这是一个奇怪的雕像,

    雕刻的是一只怪异的兽,

    鸟身九首,

    就是山海经中的姑获鸟,

    令第五主感觉奇怪的是,

    这个雕像的底座,

    却是一个印章,

    印章上刻着四个字:

    奉天承运。

    自从爷爷的遗物中,

    第五主发现这个古怪的雕像,

    拿着把玩之后,

    他已经连续半个月做噩梦了,

    而且噩梦越来越真实,

    越来越恐怖,

    第五主心生畏惧,

    多方求解无果,

    终于,

    下了回老家的决定。

    老家多年没有人居住,

    早已荒废,

    第五主此行,

    最主要的目的,

    就是翻爷爷的旧书,

    寻找关于这个雕像的蛛丝马迹。

    就在此时,

    忽然有人大喊,

    “小心,

    车,

    车。”

    顿时,

    一股巨大的甩力,

    将第五主整个人,

    甩向右边,

    第五主一把抓住前座的靠背,

    这才没有被甩出去,

    吓了一跳的第五主,

    正要发几句牢骚,

    忽然前方传来惊恐的尖叫声,

    随后,

    第五主感觉到,

    车失衡了,

    冲出了悬崖,

    飞驰向下方的万丈深渊。

    “啊!”

    车里的人被车甩的满车飘,

    尖叫连连,

    死亡!

    死亡!

    死亡!

    第五主加入了尖叫的行列,

    他还年轻,

    从没有考虑过死亡的事情,

    而现在,

    他直面死亡,

    此时的他,

    发现,

    自己畏惧死亡,

    恐惧,

    撰紧了他的心脏,

    而他的手,

    也撰紧了雕像,

    在死亡面前,

    他甚至没有发现,

    雕像扎破了他的手,

    他的血,

    染红了雕像,

    并且被雕像吸收。

    汽车经过数秒的掉落,

    砸在山崖上,

    随着山崖,

    翻滚向下,

    每一次翻滚,

    都有人骨折伤亡,

    最后,

    轰然砸到了下方的河塘,

    成为了铁饼。

    在叮叮咚咚的水流声中,

    第五主醒了过来,

    身上传来河水的冲刷感,

    察觉到自己没有死亡,

    第五主硬是唤醒了自己,

    捂着头爬起来,

    摸着坚硬的石头,

    第五主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活着,

    自己还活着。

    忍受着痛苦,

    第五主慢慢站起身来,

    环顾四周,

    这是一处谷底一般的地方,

    身后就是一条小溪,

    四周绿草茵茵,

    树木繁茂,

    没有公共汽车,

    没有尸体,

    什么都没有。

    难道自己被车子甩了出来?

    心中猜测着,

    第五主四处走动,

    在河边,

    捡到了一支手腕粗的枯枝,

    枯枝有一米多长,

    挥舞起来,很是顺手。

    作为临时的登山杖,

    还有简易武器,

    它无疑是合格的。

    就在此时,

    在他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画面,

    枯枝:攻击力3-5,普通枯枝,

    无法作为玄士的武器。

    第五主愣住了,

    游戏画面?

    那是否还有属性界面。

    只是念头一闪,

    一个画面,

    缓缓在第五主面前展开,

    姓名:第五主

    等级:1级

    年龄:16

    身份:民

    HP:3030

    MP:11

    力量:3

    体质:3

    敏捷:4

    感知:7

    智力:7

    精神:7

    意志:7

    魅力:7

    第五主愣了许久,

    心中五味杂陈,

    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哀伤,

    深吸了一口气,

    长吐出去。

    按住乱跳的心脏,

    目光落在了年龄16上,

    自己的真实年龄,

    翻倍都不止了。

    低下头,

    清澈的水面,

    倒映着一张稚嫩的脸庞,

    那是自己十六岁的模样,

    那是自己青春的模样。

    第五主痴痴看了许久,

    笑了,

    果然,

    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

    抬头看天,

    太阳开始下山,

    山脚下的光线,

    快速昏暗下来,

    如果不想夜宿野地的话,

    他必须快点上山。

    至于自己莫名其妙还童,

    还有奇怪的游戏界面的疑惑,

    先丢到一边,

    活下去,

    才是他目前最迫切的事情。

    这里没有道路,

    第五主挑选了一个杂草、灌木比较少的地方,

    爬了上去,

    才爬了几米,

    忽然一阵沙沙声,

    蹿出了一条蛇。

    蛇漆黑,

    是水蛇,

    无毒,

    只是块头比水蛇要大好几倍,

    但大好几倍,

    那也只是一条蛇。

    第五主拎着木棍,

    疯狂打头,

    几棍子下去,

    将水蛇打死。

    正要松口气,

    水蛇的尸体上,

    忽然飘出一个光点,

    没入了第五主的右手内。

    第五主抬起右手,

    才发现,

    右手上有如纹身一般的图纹,

    正是姑获鸟的样子。

    第五主左手触摸右手,

    没有丝毫异样的感觉,

    好像是画上去的一般。

    难道是那个怪异的姑获鸟雕像,

    带自己穿越过来的?

    第五主放下猜测,

    继续上山。

    卯足了劲,

    一路爬行,

    爬了百余米,

    意外的发现了一条下路,

    虽然被路边野草侵占,

    但依稀能看到路的模样,

    顺着小路向上,

    在晚霞的余晖中,

    一栋小房屋,

    出现在了第五主的面前。

    此时,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第五主上前,

    靠近后才戒备的放缓脚步,

    这小房屋没有门,

    门户空荡荡的,

    因为天色昏暗,

    只能看到里面黑乎乎的,

    犹如择人而噬的怪兽。

    就在第五主踌躇不前的时候,

    忽然房子里,

    传出一个老人的声音,

    “什么人?”

    听到是人的声音,

    第五主微微松了口气,

    总好过野兽的咆哮声。

    “打扰了,

    我路过这里,

    天黑了,

    所以想借宿休息一下,

    不知道方不方便,

    如果不方便的话,

    麻烦告诉我附近哪里有村子。”

    “嗯?”

    屋里的疑惑声传出来,

    没多久,

    一个老人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口,

    老人满脸褶皱,

    身上穿着麻布衣,

    脚上穿着草鞋,

    佝偻着身子,

    目光却锋锐无比。

    “原来是一个勇士。”

    勇士?

    第五主疑惑,

    疑惑对方对自己的称呼,

    也疑惑对方的衣着。

    “你饿了?”

    第五主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先一步替第五主表态了。

    多你这一个勇士,

    我就不怕了,

    那就生火吧。

    老人拿来柴火,

    堆了起来,

    手一撮,

    就燃起了火,

    跟演魔术一般。

    “我带了光饼,

    吃一点吧。”

    老人从包裹中,

    拿出了油纸包裹的光饼。

    第五主摇手,

    “谢谢,

    不用,

    我有这个!”

    第五主拿出了自己没有丢弃的水蛇尸体。

    老人默默收回了自己的光饼,

    看着第五主把水蛇剥皮分尸,

    然后放在火堆上烤。

    不一会儿,

    肉香四溢。

    烤了许久,

    知道外面都焦了,

    确定肉熟透了,

    第五主才开吃。

    肉味很香,

    但是吃起来,

    却不咋样,

    不过为了填饱肚子,

    也没有那么多讲究。

    曾经干吃米饭和泡面,

    第五主都吃过一个多月。

    两人围着篝火,

    都没有说话,

    第五主是不知道说什么,

    他害怕说错话。

    至于老人,

    或许是有什么顾忌,

    也没有开口。

    两人默默吃着自己的东西,

    半小时后,

    忽然林子中响起了沙沙声。

    老人忽然抬头,“来了。”

    ???

    第五主满头问号。

    老人一挥手,

    “老伙计,

    出来干活了。”

    在老人身后,

    出现了两个身穿皮甲,

    拿着砍刀,

    背负标枪,

    煞气逼人的老兵,

    这两个老兵一出现,

    立刻就站到了路边防守。

    老人看向了第五主,

    第五主还在发蒙中。

    “快点召唤你的玄士,

    你还在等什么?”

    老人戒备的看着第五主。

    第五主懵逼,

    见老人面色不善,

    实话实说,

    “我,不会。”

    “你的天命玄士呢?”

    ???

    看第五主的样子,

    老人直摇头,

    想爆出口,

    但最后还是忍下了了。

    此时,

    从森林里,

    出现了一群圆滚滚的东西,

    一蹦一蹦的,

    很是可爱,

    “史莱姆?”

    第五主瞪大了眼睛,

    “啥?这是酸球。”

    老人的话让第五主又是一愣。

    算球?

    骂人?

    史莱姆噗的吐了口口水,

    没有吐中人,

    落在了一边的地面上,

    响起了腐蚀的沙沙声。

    第五主一个激灵,

    跳了起来,

    躲到了一边,

    老人乜了第五主一眼,

    “躲到一边,

    小心中酸水。”

    老人和他的两个老兵,

    拿出了标枪,

    在呼啸声中,

    那几只史莱姆被钉死在地上,

    身体的液体留了一地,

    随之响起了滋滋声,

    标枪被腐蚀,

    看样子,

    无法再回收重复利用了。

    随着这几只史莱姆死亡,

    他们身上飞出了光点,

    没入了第五主的右手之中。

    第五主小心看了眼老人,

    老人好像没有发现,

    或者说,

    他看不到光点。

    “快点,

    没了火,

    我们躲起来,

    否则魔物会越来越多的。”

    “哦,好!”

    第五主连忙埋沙灭火。

    但就在此时,

    又有几个史莱姆,

    不,是酸球出现,

    老人和两个老兵,

    再次标枪投掷,

    在酸球靠近钱,

    就将酸球,

    全部都扎死在地面。

    但这酸球,

    却是没完没了,

    下一刻,

    在另外一边,

    又出现了一小群。

    而老人和老兵,

    已经没有标枪了。

    “上,

    杀光酸球。”

    两个老兵,

    挥刀冲了上去,

    手起刀落,

    酸球迎刀而破,

    酸液四溅,

    伴随着惨叫声,

    一个老兵倒地而亡,

    化为光点消失。

    一直关注这情况的第五主愣住了,

    这什么情况?

    怎么,

    自己有些看不懂了。

    而伴随着新的酸球的光点,

    没入第五主的右手,

    第五主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这是……。

    火堆,

    仅剩下一缕火苗,

    马上就要熄灭,

    老人抹了把冷汗,

    好险。

    仅剩下的,

    唯一的老兵,

    也退到了老人身边。

    老人的手还没有放下来,

    忽然沙沙声,

    再度响起,

    又有三只酸球出现。

    “躲起来,

    你快躲起来,

    躲到二楼去,

    把楼梯口封死,

    我挡住它们。”

    老人低吼道,

    他的心底愤怒在燃烧,

    第五主要是没有玄士,

    就应该早说,

    害的他燃起了篝火,

    致使现在面临绝境。

    话说,

    这一代一向平安,

    今天这史莱姆也太多了一点。

    不过现在所什么都晚了,

    自己老了,

    真的太老了,

    虽然这个小年轻不懂事,

    但他有未来,

    希望自己的牺牲是值得的。

    老兵已经先扑了上去,

    老人冲锋前,

    最后看第五主的一眼,

    却愣住了,

    这家伙,

    竟然在原地发呆。

    自己都要拼命了,

    你被吓傻了?

    老人怒发冲冠,

    更多的是心中对自己牺牲价值的怀疑,

    冲上前,

    就是一脚,

    “快躲起来。”

    下一刻,

    他的脚被挡住,

    一个只穿着内裤的年轻人,

    挡住了他。

    玄士?!

    老人愣了,

    这小年轻,

    不是没有玄士吗?

    向第五主看去,

    竟然还有一个玄士,

    只是,

    那个玄士却是一个老人。

    玄士,

    是最好的战士,

    只要勇士不死,

    玄士可以无限复生,

    是他们人类抵抗深渊的壁垒,

    所以,

    玄士当然是越强越好,

    越年轻越好,

    就像刚刚挡住自己的青年,

    但现在一个玄士,

    却是一个老年人,

    而且,

    看起来身体瘦弱,

    没有战斗的能力,

    这样的玄士,

    还能叫玄士?

    老人还在发呆,

    一声惨叫,

    他的那个老兵已经死了。

    此时,

    这个青年玄士,

    忽然冲上前去,

    却不是直扑的酸球,

    而是拔起腐蚀严重的标枪。

    就在老人以为,

    青年会投掷标枪的时候,

    青年耍了个枪花,

    冲上前去,

    标枪被他耍出了艺术感,

    枪那么一提溜,

    看不清怎么回事,

    酸球就死了,

    酸液喷射,

    却不是喷射向青年,

    而是喷向土地。

    那几只酸球,

    就这样神奇的被杀死了。

    而青年,

    却滴酸不沾身。

    不过刚刚杀死这几个酸球,

    青年手中的标枪,

    就化为点点荧光消失了,

    那是玄兵,

    玄士的兵器,

    随着玄士战死,

    它也会跟着消失,

    当玄士复活后,

    它才会跟着再度出现。

    老人惊骇莫名,

    这个年轻的玄士好强,

    那么,

    这年老的玄士呢?

    老人看向了第五主身后的老人,

    但下一刻,

    老人消失了,

    他回到了玄士空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