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一章 不一样的修仙世界
    司马熙祥幻想过自己穿越后称王称霸,

    却从不认为,自己可以穿越。

    他万万没想到,

    自己一个翻身,

    掉到川底下,

    竟然就穿越了。

    睁开眼睛,

    司马熙祥出现在了一处草芦外,

    穿着他的睡衣,

    一脸懵逼。

    从草芦中,

    走出了一个老人,

    老人葛衣、木杖,鹤发童颜,仙风道骨。

    “你来啦?”

    司马熙祥:!??

    “进来吧,从今天起,

    你就是我的徒儿了。”

    司马熙祥:!??

    “痴儿,还愣着干什么?”

    司马熙祥:@%#

    就在此时,

    一群黑衣人忽然出现。

    “葛老道,你盘踞此地,果然有所图谋,

    没想到竟然让吾等遇到一名天选者。

    哈哈哈,太好了。

    上,给我杀了葛老道,带回天选者。”

    为首的黑衣人一挥手,

    黑衣人蜂拥而来,

    一边跑着,

    一边祭出了形形色色的武器,

    重点是,

    这些武器,

    竟然漂浮着,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老人轻蔑的一笑,

    “跳梁小丑,也敢猖狂。”

    说着,老人祭出了十几片绿色的叶子。

    见老人要出手,

    众人戒备,

    死死的盯着老人,

    灵识锁定了他身前的那十几片绿叶。

    这是一个高手,

    一个人往往只能操纵一两件法器,

    超过三件的都是天赋异禀之人,

    更何况是一次性操纵十几片绿叶的人。

    点子扎手。

    下一刻,

    从这群黑衣人四周的灌木丛中,

    忽然激射出密密麻麻绿叶,

    化为致命的武器,

    黑衣人察觉,

    但已经太迟了。

    下一刻,

    绿叶带着鲜血飞舞,

    血液狂飙,

    鲜血横流,

    伏尸一地,

    所有黑衣人,

    除了领头的那个,

    其他全部毙命。

    “好本事。”

    黑衣人头上罩着一口黄色的钟,

    庇护着他,

    绿叶无法突破防御,

    “原来葛老道你是通过这种方法杀人的,

    果然奸诈,让人猝不及防,

    不过,

    这种手段对我没用。”

    黑衣人说着,

    操纵着飞剑,

    攻击老人。

    飞剑快的只能看到一抹流光闪动,

    眼睛根本跟不上,

    老人身前的绿叶闪动,

    只听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

    惊惧、惶恐、呆呆的看着满地碎尸,

    司马熙祥此时才反应过来,

    连滚带爬的躲到角落,

    再也忍不住了,

    连连呕吐。

    眼泪不知何时落了下来,

    如断线的珍珠一般,

    明明恐惧已经开始退去,

    可眼泪就是止不住。

    躲在角落里的司马熙祥直到叮叮当当的声音停止,

    这才探出脑袋,

    一个人站着,是哪个老人,

    哪个黑衣人首领躺了,

    也成为尸体之一。

    “哎,何必自寻死路呢。”

    老人叹了口气,

    看向司马熙祥。

    司马熙祥深吸了口气,

    起身走出角落,

    再看那满地的碎尸,

    已经没有多少恶心的感觉,

    竟然有些习惯了。

    或许,

    在蓝星上,

    自己这样强的适应性,

    当法医是不错的选择。

    “弟子司马熙祥,见过师尊。”

    老人捋须微笑,

    “不错,不错,适应的很快,

    这里已经暴露了,

    不能久呆,

    跟我来吧。”

    老人在前方带路,

    司马熙祥连忙跟上。

    走了两步,

    司马熙祥低头看向自己的光脚丫。

    地面硌得慌。

    “师尊,可有鞋?”

    “地上不都是鞋吗?”

    老人的话透露着冷漠与理所当然。

    司马熙祥不敢反驳,

    虽然有些膈应,

    但还是脱了一双布鞋穿上,

    布鞋的做工还不错,

    但却和司马熙祥想象中的不一样。

    刚刚老人、黑衣人的表现,

    在司马熙祥看来,

    这里应该就是修仙类型的世界,

    那么这里以修仙的修仙文明,

    衣着之类的,

    应该还是以玄妙的手段炼制,

    但看起来,

    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穿好了鞋子,

    司马熙祥顺手捡起了一个钱包,

    好奇的掂量了一下身旁飞盘一般的武器,

    足有三十多斤重,

    太重了,

    带着它走路,

    司马熙祥走不快,也走不远,

    只好放弃,

    来到了老人的身边。

    老人看着司马熙祥,

    “这些法器,

    虽然品质都很一般,

    不过可以重新熔炼为材料,

    你不带上一个?”

    司马熙祥直言相告,

    “太重了,弟子拿不动。”

    老人点了点头,

    “不错,跟我来。”

    老人于是走在前面,

    司马熙祥立刻跟上,

    老人看起来步子迈的不大,

    步子频率也不快,

    但走路的速度很快,

    司马熙祥需要小跑才能跟上。

    这一跑跑了十分钟,

    司马熙祥气喘吁吁,

    “师尊,可否慢点?”

    “这已经是最慢的了,

    再慢恐怕命都没了。”

    司马熙祥无奈,

    只好开始调整呼吸节奏,

    他虽然没有长跑过,

    但还是知道一些技巧的,

    呼吸越是急促,

    于是疲惫,

    需要根据节奏,

    几步一吸,

    几步一吐。

    又跑了三分钟,

    在感觉最疲惫的时候,

    突破了一次极限,

    整个身体,

    反而轻松了不少,

    可以无碍的继续奔跑。

    又跑了十分钟,

    再次达到极限,

    咬牙坚持。

    一口气跑了一个小时,

    司马熙祥停下了脚步。

    “师尊,请让我放松放松,

    慢慢走,

    否则,我有可能猝死。”

    老人停下了脚步,

    看向了司马熙祥,

    眼中意味不明。

    忽然开口道,

    “我传你吐纳决。”

    老人伸手在司马熙祥的耳旁一拍,

    司马熙祥顿觉耳聪目明,

    精神集中。

    老人随后传授吐纳决,

    没有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之类玄妙的话语,

    老人的话非常直白,

    吸一口气,

    深入腹中,灌入丹田,

    散之百骸,

    强身健体,

    疏通经络,

    为将来修炼练气决,

    打好基础。

    司马熙祥依言照做,

    按照老人的指引,

    初觉疼痛,

    其后反而觉得舒泰,

    有气在体内游走,

    全身暖洋洋的,

    无比的舒坦,

    酸软的肌肉,

    好似开始重新焕发力量。

    老人看着司马熙祥的变化,

    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修行资质不错,

    假以时日,

    会成为一个高手的。”

    司马熙祥扎着半马,

    呼吸吐纳了半个小时,

    浑身疲惫尽去。

    “我们继续走。”

    老人带着司马熙祥继续走。

    又走了两个小时,

    才有山路,

    顺着山路又走了两个小时,

    到了一处小镇,

    而此时,

    天色也昏暗下来,

    两人于是入了小镇,

    前往客栈投宿。

    小镇并不大,

    人口恐怕只有千余,

    客栈也不多,

    仅有两家,

    一家客栈是仅提供住宿,

    另外一家客栈二楼提供住宿,

    一楼食堂,提供酒菜,

    名为云山客栈,

    司马熙祥和老人就是投宿的这家客栈。

    “客官可是住店?”

    “住店也吃饭,你这里还有什么房间?”

    司马熙祥主动上前。

    客栈的老板看了眼奇装异服的司马熙祥,

    态度愈发恭敬,

    “尚有上房2间,普通客房5间。”

    “都是多少钱?”

    “上房50文一晚,普通客房20文。”

    “上房两间。”

    司马熙祥从口袋中拿出一小块碎银。

    客栈老板拿出秤称量之后,

    “一共8钱,找您6钱100文。”

    客栈老板给了司马熙祥一块更小的碎银,

    另外还给了10块铜币。

    这十块铜币都比较大,

    有银元那么大。

    “我们师徒还要吃饭,

    你这里有什么饭菜?”

    “今天厨房有猪蹄,

    客官可需要?”

    “多少钱?”

    “40文。”

    “可有其它菜单?”

    客栈老板指了指上头,

    只见柜台上方,

    用一块块木板订着菜单和价格,

    这字是繁体字,

    司马熙祥连看带猜,

    没有什么障碍,

    当下连续点了几样菜,

    一共花费了83文。

    司马熙祥拿到了一枚代表1文的小铜币。

    这让司马熙祥对货币有了基本的认识,

    对于货币的购买力,

    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司马熙祥和老人入座,

    等着吃饭。

    在饭菜上来的间歇,

    司马熙祥默默查看四周,

    这客栈客人并不多,

    除了司马熙祥这一桌,

    隔一桌有6人喝酒,

    吆五喝六,

    看起来是江湖草莽之人,

    他们拿着武器,

    身有煞气,

    看来不是易于之辈,

    另外在角落还有一桌,

    是一个小孩子,

    看起来不到十岁,

    独自一个人在吃一碗面。

    和电影里客栈中挂满了灯笼,

    亮如白昼不同,

    这里只有有人的桌子上,

    才点燃一盏油灯,

    灯火晃动,

    稍微远些,

    根本看不清他人的容貌,

    司马熙祥很快收回了目光,

    开始回忆一天了历程,

    颇有种做梦一般的虚幻感,

    自己竟然就这样穿越了,

    就这样来到了这个危险系数高的可怕的世界。

    看着摇摇晃晃的灯火,

    一时有些呆愣。

    直到碗筷落桌的声音传来,

    司马熙祥才醒来,

    看着店小二把饭菜放好。

    粗瓷大碗,

    粗糙,

    而且并不结实。

    这种碗制造太粗糙了,

    司马熙祥自诩是农村长大的,

    从小到大也没有见过这么丑陋的碗,

    端过饭来,

    司马熙祥微微皱起了眉头。

    “刚刚在想什么?”

    老人询问。

    司马熙祥摇了摇头,

    “没想什么。”

    说完惊觉这里已经不是和平安定的蓝星天朝,

    笑着补充了一句,

    “就是有些想念故乡。”

    老人忽然冒出一句,

    “你很怕我?”

    司马熙祥心中一咯噔,

    念头转动,

    斟酌的说道,

    “也不是怕,是尊重,对强者的尊重。”

    老人的目光清明,

    好似能看透一切,

    “你很不自然,对强者的尊重让你很不适应?”

    “习俗不同,态度一时没能转变过来,还请师尊见谅。”

    老人沉默许久,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

    明天路上,

    我可以为你解答一部分疑惑,

    吃完饭就早点回房去休息。”

    “是,师尊。”

    吃过晚饭之后,

    司马熙祥起身告辞回房间。

    老人忽然叫住他,

    将一块玉佩放在桌面上,

    “带上它,晚上睡觉放在枕头上,

    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声音,

    都不要出门。”

    司马熙祥拿过了玉佩,

    “是,师尊。”

    拿着玉佩,

    司马熙祥拿过一旁桌子上的油灯,

    点燃油灯,拿着上楼回房了。

    虽然说是上房,

    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只是一个小小的,

    二十平方不到的房间,

    一张床,一桌四凳,

    桌上放着一盆花,

    花的香味比较浓郁,

    冲淡了房间里的霉味,

    在桌上放下油灯,

    关紧了门窗,

    仔细检查了一遍,

    司马熙祥就躺下睡觉了,

    白天一阵跑,又走了那么远的路,

    脚底很痛,

    本以为起水泡了,

    结果并没有,

    松了口气的司马熙祥把玉佩放在枕头下面,

    疲惫之极的司马熙祥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睡不知过了多久,

    迷迷糊糊之中司马熙祥听到了什么吵闹声。

    有些烦躁的翻了个身,

    准备继续睡觉,

    结果却越来越吵,

    声音越来越大,

    将司马熙祥吵醒。

    司马熙祥想起自己的处境,

    一个激灵坐起身,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等了好一会儿,

    也没有声音,

    于是躺下继续休息,

    困意刚刚上来,

    那吵闹的声音就再次传来。

    司马熙祥拉起被子,

    蒙住头,

    非但没有丝毫作用,

    那吵闹的声音更大了。

    司马熙祥有些生气,

    想要骂娘,

    但考虑到自己的处境,

    还是忍下来了。

    被吵的有些烦,

    司马熙祥坐起来,

    那吵闹的声音又消失了。

    司马熙祥皱起了眉头,

    这情况有些奇怪。

    坐着等了好一会儿,

    依然没有丝毫异样的声音,

    实在坚持不住,

    躺下来,

    头沾枕头,

    不多时,

    那吵闹的声音又传来了。

    司马熙祥烦躁的坐起身,

    忽然想到什么,

    伸手把枕头下的玉佩拿了出来,

    这玉佩竟然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光线微弱,

    只能照亮一尺之地,

    但这黑暗中的光芒,

    总是给人一种希望和安心之感。

    司马熙祥想了想,

    手握玉佩,

    坐了一会儿,

    那吵闹的声音再度出现了,

    原本吵闹的声音,

    就像跟着一条街道一边,

    听不清楚,

    现在清晰的多,

    而且还听到了欢笑声。

    司马熙祥挑眉:是这玉佩有问题么?

    想着,

    司马熙祥将玉佩放在了床底,

    然后上床继续睡觉。

    这一次,

    司马熙祥没有再听到什么古怪的声音,

    反而感觉很舒服,

    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被老人敲门叫醒。

    “徒儿,起床了,我们还要赶路。”

    “师尊,您先下楼吃饭,我马上就来。”

    司马熙祥立刻起床,

    微微感到了一丝凉意,

    他穿着秋裤秋衣,

    没有外套的情况下,

    大清早起来,

    感觉有些凉。

    或许应该买件衣服。

    司马熙祥捡起床底下的玉佩,立刻下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