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你的愿望好奇葩 > 第三章 功法
    这山贼投降而来的士兵才不过训练了三日,在虚烬之念的改造下,才不过强大了些,少岚就带着他们出发了。或许是因为自己三兄弟的能力,或许是因为虚烬系统,少岚总有一种玩游戏的错觉。

    少岚这十几人的小人物和熠星、米糠在临县汇合,汇合地点是一处小山寨。相比于少岚十几人的队伍,熠星的队伍人数更多,足有五十多人。这几天时间,熠星一边收集情报,一边依靠自己强横的武力开始收拢小股山贼、流寇、土匪,顺者生,逆者死,以强硬的手段聚拢了这五十余刀尖舔血的亡命徒。

    对于这些亡命徒,少岚却没有急着赐予他们虚烬之念,因为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弄明白虚烬点是怎么来的,用一点少一点,剩下的四十多点虚烬点就显得愈发的珍贵,不能随便乱用。

    接风宴会上,一众部属饮酒吃肉,欢声笑语,纵情肆意,少岚、明月、熠星这一桌却安静、严肃的多,人人正襟危坐。

    “哥,若是你晚点来,再过几天,我就把一大堆钱粮运到你的面前了。”熠星不无失望的道。

    “哦,你选择好目标了?”

    “嗯,我选择的是钱血邑的钱氏一族,钱氏族长李智凶狠残暴,钱氏族人也作恶多端,辖下民众离心离德,敢怒不敢言,我已经找到了内应,只要灭了钱氏,我们可以把钱血邑的人带走,作为我们新邑的居民,快速发展壮大起来。”熠星信心十足道。

    “这钱血邑的情况都探听清楚了?”

    “不错,这是我得到的钱血邑的守备图。”熠星摊开了一张守备图,冷笑了一声:“这钱氏也是自寻死路,他们作恶多端,好逸恶劳就算了,竟然还敢将自己的饮食假手他人,我在厨房里埋了一个眼线,今晚行动的时候,他会下毒帮助我们。”

    “只要计划周密即可,不过……”少岚看向了场地中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山贼:“他们真的可信任?财帛动人心,他们不会四散而去,那样就真的麻烦了。”

    “哥,你尽管放心,我早有准备,他们只负责攻打钱血邑,杀死所有钱氏族人,他们不会进入钱库、粮仓的,违者,格杀勿论!至于钱库、粮仓,就由内线控制。事成之后,举邑搬迁!”

    “好,你既然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我们就不插手了,今晚我们都听你的指挥,务必一战而下,毕其功于一役。”

    “是!”

    中午,一众山贼、土匪、亡命徒敞开了喝酒吃肉,醉倒一地,纷纷呼呼大睡,直到太阳西下时才纷纷醒来。省去了熠星的召集功夫,直接动员,财富、身份、土地,在熠星的许诺下,众山贼精神大振,纷纷以冷水洗面,抖擞精神,带上武器,跟在熠星等人身后,没入了夜色之中。

    往日夜幕降临之后,钱血邑将陷入死寂,但是今日却不同,李宅灯火通明,身着黑袍、黑衣的亲卫进进出出,脸上满是焦虑和惶恐。好似邑外的夜色之中隐藏着一头凶残的野兽,随时就会吞噬了他们一样。

    钱血邑,这座已经存在三百年的宅邑,是钱氏一族的根基,本应该在钱氏牢牢的掌控之下,但今天,这钱血邑却失去了控制。以往恭敬的奴仆如今都不见了踪影,以往畅通的道路,如今却已经吞噬了三个亲卫的性命。除了本宅,他们和邑中的其它地方都失去了联系。只有亲卫和平日里为虎作伥的奴仆才死命的维持着局势,他们的身家性命早就和钱氏牢牢的捆绑在了一起。

    最早发现钱血邑异常的正是往日里无恶不作的恶奴,最先出现反常情况的是邑兵,他们一个个挤着上厕所,都快拉虚脱了一般。如果只是几个邑兵如此,那也没有什么,但是所有邑兵都如此,就让他嗅到不祥的气息。于是,在他的通报下,钱氏也终于发现了钱血邑的异样。只是等他们发现时一切都太迟了,失去了五十邑兵,仅仅只有二十个身体无恙的亲卫,他们已经无法再完全掌控这钱血邑了。人手稀少的他们龟缩在本宅,等着幕后对他们出手之人现身。

    明月爬升到树梢的时候,朝阳率领着麾下的亡命徒来到了钱血邑外,没有宣战,直接发起了袭击。早就拉虚脱的邑兵如何是如狼似虎的亡命徒的对手,除了几个反抗的被杀死外,其他所有邑兵都弃械投降。甚至有一些早就被策反的邑兵劝说其他邑兵投降,并帮忙维护秩序。

    熠星一行畅通无阻的来到了钱氏的本宅外,事情之顺利让跟在熠星队伍后面的少岚无比的意外。事情实在是太顺利了,顺利的就像是来郊游一般,而不是血腥的攻城略地。

    看着熠星一行人的装束,李智却是松了口气:“原来是贼寇,事情还可以挽回!走,一起去会会他们。”

    “诺!”见李智一脸轻松,一众亲卫也面色稍济,看来李智还有后手。

    “大胆贼寇,还不束手就擒,老老实实弃械投降,我饶尔等不死!”李智冷厉的盯着熠星一行人,鹰视狼顾,雄戾难言:“否则我一旦动手,你们将死无全尸!”

    “哈哈哈,简直就是笑话,让我们死无全尸,你还是好好跪地磕头请罪,求求我们,我们给你留个全尸!”熠星一脸嘲弄的看着李智,对李智的嘲弄完全不以为意。

    “是你,我认识你,你是刘马邑刘守业的儿子。”李智愠怒:“你小子倒是好本事,我喜欢,你父亲提议的让你入赘我李家之事,我答应了。”

    熠星微微一愣,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认识自己,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父亲竟然有意让自己入赘李家?跟在身后的少岚也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不,若熠星的情报没错,少岚对钱氏绝对没有丁点的好感,他所关注的是,父亲刘守业为什么要让熠星入赘李家。

    “还不快快束手就擒,看来你有几分本事的份上,我恕你无罪,你们这些亡命徒也可以成为我钱氏邑兵。”李智的话让邑中反水的人手脚冰凉,他们也万万没想到,熠星和钱氏竟然有着这层关系。

    “放屁,你胡说八道,我父亲怎么会让我入赘李家!而且,如今你们已经是强弩之末,就这么点人马,只要我杀光你们,整个钱血邑都是我的,我凭什么放手?”熠星手握刀柄,缓缓拔出腰间的苗刀。

    “哈哈哈!”李智却是丝毫不惧,反而大笑了起来:“无知、愚蠢、幼稚,哈哈哈,看来你还什么都不清楚。告诉你也无妨,你以为你们刘马邑为什么能有今日的风光,都是靠一代代男丁入赘他家得来的。你们刘氏不过是恩士,而我钱氏却是亲士!”

    恩士,亲士?这是什么情况?

    看着熠星稚嫩的脸,懵懂的表情,钱智心情大好:“就让我告诉你恩士和亲士的区别!”

    钱智抬起双手在胸前,双手虚握,好似双手抓着一个无形的大球一般。伴随着钱智念念有词,火光突然在他的双手之间出现,并迅速壮大,化为了一个足球大小的火球。

    一声声惊呼传来,围观的众人皆惊恐的后退,就连钱智身旁的亲卫也惊骇的后退了三步。

    “这就是恩士和亲士的区别。你们恩士不过是对大夫家有恩,大夫这才册封你们刘氏一族一村之地休养生息,回报你们的恩情。不过这恩情历经的代数越多,就越是稀薄。什么时候被人灭了也兴不起丝毫波澜。而我们亲卫不同,我们亲卫是大夫家的亲信,是他们倚重的士。所以赐予我们家传的秘法,对外,我们为大人们征战四方,对内,我们为大人们治民理政。我们的恩宠世代不衰。你们拿什么和我比?”

    钱智狂笑着看向熠星:“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跪地投降,或者、死!”

    钱智说完,双手一推,身前的火球电射而出,速度和箭矢一般,算不上很快,但普通人却反应不及,火球击中一个亡命徒,随着一声炸响,这个倒霉的亡命徒被击飞,骨断筋折,血洒长空,倒地翻滚了几下,脸朝下趴在地上,身体颤动了几下没了呼吸。

    亡命徒惊叫着连连后退五六步,见熠星身形不动,这才重新找到了主心骨,没有再继续后退。但人人战战兢兢,却是不敢近前。而此时钱智的胸前再次凝聚出来一个火球。

    “现在,告诉我,你是降,还是死?”钱智轻笑的看着熠星,云淡风轻。不过在看到熠星的神态后,他的笑容缓缓收敛。

    “没想到竟然还有亲士、恩士之分,我倒是小看世人了。”熠星左手并指做剑状缓缓的抹着苗刀的刀身:“不过无所谓了,现在我也给你一个选择,跪地投降,或者死!”

    “你说什么?”钱智难以置信的看着熠星,怎么会有人在看到他的力量之后还能这么冷静的说出这话,要么是疯子,要么是有所倚仗,而不管哪种都是麻烦。

    “哎,可惜是个傻子!”钱智叹了口气,忽然神色瞬间冷厉:“给我去死!”

    火球向熠星电射而来,但那一刹那,熠星却失去了踪影,就在自己眼前失去了踪影,火球砸到了地上,落空了。

    刺痛、冰冷在此时传遍了全身,一低头,才看到透胸而出的半截刀尖。钱智张嘴想说话,涌上来的血却堵住了他的喉咙。死,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死,没想到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随着苗刀的拔出,大量鲜血的流失,力量、生命、意识也随之流走。

    刚刚还是犹如仙人一般的钱智,眨眼之间就身死,众人都呆住了,他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但熠星可不会就此发愣,一招秘技“转”之下,刀光如线,留下了一地的碎尸,一众钱氏亲卫尽皆被杀。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却手脚冰凉,动弹不得。

    “还呆愣这干什么,所有钱氏族人给我杀,一个不留,所有财宝、粮食、布匹物资,马匹、牛羊牲畜全部给我带走,举邑随我搬迁,我们兄弟三人将赐予尔等所渴望的生活,敢逃者杀,祸乱者杀,传谣者杀!”

    熠星冷酷的下达了命令。

    “哦!”一个亡命徒与众不同,双眼释放着炽烈的光芒,崇拜的看着熠星,率先呼应。有着他带头,众人纷纷响应,在熠星的强横武力之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感有异心,按照熠星的命令行事。一众亡命徒和投降的邑兵、邑民纷纷四散去执行命令。普通邑民则收拾起家当准备跟着一起搬迁。

    “大人,小人有要事禀报。”一个邑兵首领跪拜在了熠星身前。

    “说。”

    “前几个月钱氏抓住了一个姓吴的士人,好似要从其口中逼问出灵米仙功,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或许对大人您有用。”邑兵首领身体情不自禁的紧绷起来。

    “灵米仙功?”此时少岚恰好走过来:“看来这世道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你带我们去见那个姓吴的士人。”

    邑兵首领可不认识少岚,目视熠星请示。

    “这是我哥,也是你们的大首领。还不快点执行命令!”

    “诺!见过大首领,大人这边走!”邑兵首领连忙行礼,带着少岚等人往钱宅而去。

    看着这个邑兵首领的背影,少岚微微皱起了眉头。熠星展现了他强横的武力,他依然敢上前向熠星禀报情况捞取功劳,难道是他不怕死?不,是他有野心,有胆量,有气魄,这样的人往往能力比较强,一个不好,就会成为反骨。若是能驾驭的了,那就是肱骨之臣。

    “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本名精钢,是铁匠之子。”邑兵首领声音带着丝颤抖,面色潮红的答道。

    “嗯,我记住了。”少岚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在精钢的带领下,少岚一行人进入了钱宅的地牢之中,在里面看到了双手被一条铁链掉在牢顶,下半身浸泡在水中,身上布满伤口,多处溃烂流脓,有蛆爬来爬去,形容枯槁的青年。

    “钱氏,我咒你们不得好死!”青年的声音羸弱,若不是少岚等人听力惊人几乎都听不到,听不清。

    “你不用诅咒了,钱氏已经不得好死,钱氏满门被屠,无一幸免。”少岚捂着口鼻,他不但听力被强化,嗅觉也同样如此,这地牢通风很差,恶臭无比,他实在是待不住了。

    “把他放出来,带上去见我。”对精钢下令之后,少岚转头先出了地牢,长风、熠星紧随其后也走了出来。

    没多久,青年就被精钢搀扶着走出了地牢,来到了钱宅,看到钱血邑中混乱的景象和风中传来的血腥味,他相信了少岚的话,抚掌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钱氏果然不得好死,好,好,好!”

    一把推开了精钢,青年踉踉跄跄的,跌倒了三次,这才走到了少岚三兄弟的面前:“我不管你们是谁,我送你们一场大造化,一场钱氏渴求而不得的大造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