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 第一百零一章 你是不是坏掉了
    浅野夏织和早川夏至这两个人,除了名字最后有点像,其它的无论是从身高还是性格,都是完全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怎么可能是姐妹。

    难道说是重组家庭?可那也应该随新家庭的父姓呀。更何况面板上明明白白地写着:血缘关系。更加推翻了这个猜测。

    后面的成就更是离谱,居然怂恿白川泽平去开双子车…虽然想想很是美好,但是系统真的不怕人家父母把他的腿给打断吗?

    到最后结局怕不是早川夏至和浅野夏织这姐妹俩把他给物理二等分了?一手好牌打成诚哥那样,老天都看不下去啊。

    刹那间,白川泽平似乎想通了许多事,包括小萝莉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来接近自己、小萝莉为什么那么怕早川夏至、小萝莉刚刚为什么跟着早川夏至一起走…

    原来这其中还有这样的关节。

    得到这样一个重要情报,白川泽平觉得自己稍微松了口气,最起码以后自己应付小萝莉的时候,可以不用那么小心翼翼了。

    至于成就?那是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去做那么危险的成就!

    同时搞定姐妹双子,那可是只有王道后宫男主才能做到的事情,白川泽平自认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穿越仔,不可能去掺和那么可怕的事情。

    更何况对象还是早川夏至。

    等把工具人用的差不多的时候,再解除攻略关系,自从一身轻松,岂不美哉?

    ……

    另一边,钢琴大师乔治·斯拉特和他的随行翻译被明久高中的校董送上了回酒店的车。

    车内的气氛似乎很凝重,那位翻译的脸色更显深沉,他忍耐了一会,终究还是忍不住道:“叔叔…你为什么…为什么会把姿态放得那么低,去邀请一个小毛孩子呢?”

    “而且你还答应了早川家的商业活动请求…你一向不是最鄙夷这种商业行为的吗?”翻译小伙子觉得自己的信仰都破碎了。

    难怪他刚刚能和乔治·斯拉特争辩顶嘴,原来是钢琴大师的侄子。乔治·斯拉特看了自己侄子一眼,语重心长道:“阿索图,你已经长大了,看事情不能那么单纯…”

    “你觉得那个少年怎么样?”

    阿索图犹豫了一下:“他的钢琴水平确实很好…不过我们家族…”

    乔治·斯拉特打断了侄子的话:“你知道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吗?”

    “我看到了未来。一种能让斯拉特家族的名字,随着他一起名垂青史的未来。”

    “如果他在钢琴界发展下去,他的成就恐怕你我都无法想象。”

    “那个少年真的有那么强悍的钢琴天赋?”

    “他拥有的,恐怕不只是钢琴天赋那么简单啊…”乔治·斯拉特幽幽道:“所以,当那个早川夏至提出和我做交易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

    “她说那个少年和她关系密切,愿意听从她的一切安排…这件事可信吗?”

    “即便是不可信,那也不要紧,早川家还是要名声的,更何况她还答应了,如果那位少年实在不愿意的话,她可以介绍一位天赋相当的人给我当学生。”

    “为了那个能够看见的未来,牺牲一点名声算什么。不就是商业活动吗?我参加就是了。”

    “我明白了,叔叔。”阿索图点了点头。他是一个没什么钢琴天赋的人,即便如此,他对斯拉特这个钢琴世家依旧有种深深的荣誉感。

    “这件事需要告诉…”

    “暂时不要。”乔治·斯拉特吹胡子瞪眼道:“这件事最好先藏住风声…要不然的话,欧洲那群老家伙一定会疯了一样地过来和我抢学生的。”

    “难道你忘了上次在俄罗斯的教训了么?”

    “等我们完成早川家的商业活动后,再去找她要人!我就不信!这回还有谁能搅黄我收学生的事情!”

    白川泽平并不知道早川夏至和那个古怪的小老头达成了什么协议,对他来说,高中生涯里第一次参加的文化祭,至此落下了帷幕。

    过程略显尴尬,不过结局还算完美。唯一有些遗憾的是英雄救美的时候差点把夏至大小姐的手搞断了,有点丢男主剧本的脸。

    第二天的时候,白川泽平遇见了学生会长三田拓马,他的职位似乎已经暂时被停掉了,就等下一届会长大选。

    没了早川夏至这个恋爱目标,他似乎很快振作了起来,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向着图书馆自习室的方向走去,全然没有看见白川泽平。

    毕竟少奋斗一百年的机会已经错过了,现在就该自己奋斗了。

    白川泽平很是尴尬地没有上前去和三田拓马打招呼,这孩子已经身败名裂,没有脸再去追求早川夏至了。这时候他总不好出现在三田拓马面前,撕破他的伤口。

    再说了,白川泽平和三田拓马这两个人现在可是风云人物,一旦开口说话,那撕破的可就不止三田拓马一个人的伤口了,还有白川泽平的名声。

    你说你个倒霉孩子,偷偷摸摸表个白不就完事了吗?非要搞出那么多花样…神仙也救不了你啊…

    热闹一时的文化祭过去,社团活动也照常进行。白川泽平来到书法部的时候,里面三个女孩已经到齐。

    橘知墨拿着一个小花洒,正在给前段时间书法部众人一起种下的花浇水。在小透明学习姬的悉心照料下,花盆里已经逐渐探出了一点儿嫩芽,看上去十分讨人欢喜。

    “白川!你可算来了,快看!我们书法部又拿奖了哦~这次文化祭的艺术展览区优胜奖又是我们!”

    “嗯嗯嗯,知道了。”

    白川泽平随口敷衍了几句,月见樱泽这姑娘虽然性子脱线,不过书法实力没得讲,要不然的话也没办法一个人撑起一个书法部。

    “好过分!”月见樱泽伸出长腿轻轻踢了白川泽平一脚,恼怒道:“作为部长,我为部门付出了这么多,到头来白川你居然就这么敷衍我!”

    “你不是经常得奖吗。”

    “性质不一样嘛~”

    “好好好,真厉害。”白川泽平无可奈何地夸了她一句,随后拿出了手机。

    三个小姑娘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不约而同地盯着他的脸看个不停。

    “你们在看什么?”

    “白川…你该不会脑子坏掉了吧…社团活动时间你居然不刷题学习?”

    “白川同学…”

    白川泽平愣了一下:“偶尔休息一下玩会手机…很奇怪吗?”

    “放在别人身上很正常,但是放在你身上就相当不正常…白川…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所以精神出了什么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