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向往爱的生活 > 第二百零二章 你真是有个好儿媳妇(二)
    “那倒是,这家里要是有个人住院了,还真的就是会遇到这种忙不开的时候,”一听这话,祁惠娥也觉得是有点道理的,便附和的回应。不过听着一口一个闺女的称谓,他觉得好像是有点误会了,“不过,照顾我的不是我闺女,而是我儿媳妇。”

    “哦!这样啊!”听到是自己理解错误,先是大吃一惊,随后赶忙怀着歉意的改口,“哎呀,我以为是你闺女了,因为你住进来的,就见她忙里忙外的跑来跑去,包括你住在ICU的那几天,我就看她寸步不离的守在门口,看着都心疼,现在你住回普通病房也有两三天了,结果看她还是很紧张你的身体状况。所以才会……不好意思啊。”

    “嗯,没关系的,这也都很正常。我早已习惯了,因为我跟我这儿媳妇关系好到就像亲母女一样,很多人都会误解,所以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对于病友的歉意,祁惠娥并不会太介意,毕竟这种被误会的情况也不仅仅是这一次出现了,谁叫她们婆媳关系就跟亲母女一样了,加之这次自己生病住院,不管是住ICU的那两三天也好,还是住普通平方的这两三天也好,明海洁无微不至的照顾也怪不得别人会误解。

    “那你这真是幸福啊,有这么好的儿媳妇,你就相当于是多了一个闺女呢。”病友一听更是羡慕不已了。

    “差不多的,我啊就真的是把她当我闺女了,我自己就一个儿子,本来是想再生一闺女的,结果正好赶上工作调动,我跟我丈夫就分居两地了,一下就没那么多时间再一起,这一拖,就拖到了计划生育,就再也没有机会生了。但是好在我这命好,就娶进了这么一个好儿媳妇,我就直接把她当我闺女养了。”说起来,祁惠娥也是特别想要个闺女的,世人都说生闺女就是有了一个小棉袄,所以她也不例外,但梦想跟现实这么一碰撞,真的就是各种的无可奈何。梦想就真的成了梦里所想了。

    “哎,那这么说也是能够理解的。”病友一听这情况,也是能够体会到那种心态的,处在那样的一个年代里,也是会有着许许多多的无可奈何。

    “但某种程度上来说,儿媳妇毕竟是儿媳妇,虽然当闺女看待了,但人也不跟咱们姓,所以呢,我还羡慕你啊,有个闺女,这么贴心的小棉袄,天天的来照顾你。你才真的是幸福呢。”当换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时候,祁惠娥又很羡慕那种跟自家姓的亲生闺女。

    “呵呵……过奖过奖了。”祁惠娥这话音一落,这话里有话的人家也多少事能够听出来其中的意思的,但也不好说破了,不然这天儿可就要聊死了,于是便赶紧换了一个话题,“不过你这儿媳妇真的也是比亲闺女好很多了。你是不知道你刚进来的时候,那时候把她忙的,好像工作都给耽误了,但她却没有半点的怨言,还是守在ICU门口等着你的消息,那个时候我看着她一宿一宿的不能睡觉,真是可怜,还挺心疼她的,叫她回来睡,她还说你不出来她睡不着。只想再门口守着,万一要叫人她也是听得到的,我一听这话,这心真的是羡慕你呢。”

    “是吧,不过这些我还真不知道,住再ICU的那几天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我也就是知道回了普通病房后,她这一宿一宿的熬,本来是没有什么黑眼圈的,但现在看她这么熬了两天,眼圈一下子黑的,我都心疼的。”其实就算是不知道自己住ICU病房时的经历,但就这几天普通病房的陪夜下来,祁惠娥还是能够感受到明海洁的不容易,不仅是要再医院照顾她,还要回家安顿孩子,两头跑下来,给到谁身上都会吃不消。这点上她也非常的能够理解。

    “所以啊,从这几天看下来,要不是你今天说这是你儿媳妇,我都还想说你这女儿真是生的好呢,结果你说这是你儿媳妇,我就更是羡慕你了,你这命是真的好,没求的亲生闺女,但娶到了这么贴心的儿媳妇,也算是老天待你不薄了。这说出去,天底下哪能有那么多儿媳妇会像你家这位呢?依我看也就寥寥无几吧?”苏玉慧越说就越发的羡慕。虽然自己的女儿也是个贴心的小棉袄,但是相比起人家这儿媳妇儿,她就禁不住的羡慕不已。

    “可不就说,真就是老天待我不薄啊。”听的她这么一说,祁惠娥也不禁感叹着。

    “你有一个好儿媳妇,我有一个好闺女,咱们俩这都挺幸福的。”苏玉慧也附和的感叹着。

    “对了,这说了半天的,也没顾上问,你贵姓呀?”聊了半天的天儿,祁惠娥一想好像还不知道对方姓名了。

    “我姓苏,名叫苏玉慧,今年六十六了。”苏玉慧直接自报家门的报上了自己姓名跟年龄。

    “哎呀,那你这比我大一岁呢,我叫祁惠娥。”站在礼貌的角度上,祁惠娥也自曝了家门,以及自己的年龄。

    “你这看的不像啊,满头的头发还这么黑黝黝的,我这鬓角都已经泛白了,头顶都开始长出了白头发。全是愁的。”说着,苏玉慧就仔细的瞅了瞅祁惠娥那乌黑的头发,怎么看也都不像是六十多岁的样子,要不是说,她还以为是五十来岁的样子呢。

    “哪有啊,我这也都是染的。很多也跟你一样,鬓角也都花白了。要不是自己这心底上还是很在意形象的,也不会隔三岔五的染头发了。”祁惠娥赶忙为自己的头发解释着,其实自己的白头发早已白了三分之二了。

    “那你可厉害了,你还会自己染头发呢,我自己就搞不了,每次都得是叫我闺女回来帮我染染,我自己一弄,经常是弄的乱七八糟,简直没办法直视了。”一说起染发,对苏玉慧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恶战。

    “一样一样,要是我自己染也是,就跟台风过境一样,乱七八糟的,还没染的均匀了,每次也都是我儿媳妇回来了帮我弄,她弄得精细一些。”祁惠娥也附和的解释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