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向往爱的生活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难得的小聚(二)
    “你可说吧?自从大学毕业后第二年,咱们大学同学有幸聚了那么一次后,到现在真的是有好多年都没像这样坐在一起撸串儿了吧?”伊云轩随便拿起了一串羊肉串,感叹着。

    “确实,现在这么想想,真的是太久太久了。”冯嘉鹏细细的想了一想,不禁也跟着感叹着时间过的飞快,好像这十几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转眼过去了一样。

    “虽然时间飞逝,弄得我们转眼就都三十大几了,感觉还没怎么过呢,就眼瞅着都即将步入中年了,但是呢,好在是当年的感情还在,我们坐在一起还是可以像以往那样无话不谈,通宵喝酒,撸串儿,吃火锅不是么?”总之伊云轩就觉得,时光荏苒,情谊还能如以往那样,就还算是这个年龄段最幸福的一件事了。

    “你要这么说的话,也还真的是这么回事。”听得伊云轩这么一说,冯嘉鹏觉得这还真是挺在理的,细想一下,能有多少的人,在大学毕业之后,还以然保持这样的一段纯洁的情谊,不参杂任何物欲的成分,就已经是少之又少了。

    “你看看,这经过这么多年了,还是哥们儿的话有道理吧?”伊云轩一看冯嘉鹏无力反驳自己的理论,就自夸自雷的。

    “行行行,你有道理,我呢说不过你。从大学开始就没有一次跟你辩论的时候说得过你,难道我现在就能说得过你了?当然唯一比的过的,就是我论文会比你略高一筹。”冯嘉鹏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在这种浅显的道理上,他基本没有一次是说得过伊云轩的,毕竟说到底,人家也说得很在理儿,而他说不过其主要原因也是因为自己想的太多,顾虑的太多。

    “本来你就说不过我,别看你看论文写的好,但是回归本我的道理上,你还真是不如我呢。”说着伊云轩就吃完了一串羊肉串,并喝了一口啤酒,“不过啊,你今天来海威不会就是为了跟我说这几句话吧?然后听我唠叨几句浅显到不能再浅显的道理,你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吧?”

    “那当然不是了。”冯嘉鹏顺手也拿起一瓶啤酒,跟着也喝了起来,“今天来呢,就是想见见你,想跟你聚聚了,太久太久没在一起,感觉自己快要迷失再这个车水马龙的社会里了。”

    说起迷失,伊云轩不由得沉默了一番,看着冯嘉鹏说这话时候得那个忧郁得表情,作为十几年得哥们儿,他也不是猜不出来,这今天来绝对不是突发奇想得:“小鹏,你这是带着事儿来的吧?”

    “没有啊,我就是想过来找你撸串儿,喝酒,吃火锅得,今天啊,没人能管着我了,可以尽情嗨起来了。”听得伊云轩这疑神疑鬼得问话,冯嘉鹏赶紧扫去了之前忧郁得语气,附和着。

    “真的么?”虽然冯嘉鹏这么一说,看着好像也没什么毛病,可就是觉得好像有什么被隐瞒了一样。

    “真的,你觉得我会骗你不成?”这一问,立马让冯嘉鹏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得大转变。

    “小鹏,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骗我,不要以为你不说,我就什么也不知道。”其实说到底,早再冯嘉鹏来海威得时候,伊云轩就觉察出这里面肯定是有事得,只是这么多年虽联系,但还是觉得还是不像以前那么近了。

    “你又知道什么了?说得你好像是个神仙一样。万事通得买卖又开张了?”听得他这么一说,冯嘉鹏这心里还是有些慌乱得,但很快得这个感觉就被他隐藏了起来,并装着没事人一样得调侃着。

    “行,你就死撑吧,看你撑到什么时候去。”因为目前为止,伊云轩手头上实在没有什么确切得证据指明冯嘉鹏是另有隐情得,但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差不多也就能不打自招了。

    “跟你说没事就是没事,你也别像个女人一样得八卦了行不行?”冯嘉鹏拿着酒瓶,咕咚咕咚得喝了几口,没所谓一样得说着。

    “行,我还不愿意八卦呢,只是哥们儿就觉得你今天得脸色不太好,就怕你会有什么事,然后还不跟我说,你说你这憋着有意思没意思了?”伊云轩站在哥们儿义气得角度上跟冯嘉鹏开解着,“人吧,遇事呢还是要往开了想,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意义上过步去得坎儿,就看你是不是能够放得下了。”

    “嗯。”对于伊云轩此番得言论,冯嘉鹏不想过多得去辩论,毕竟,这字里行间里还事能听的出那隐藏得言下之意。

    ……

    就这样两个人就从六点半一直撸串儿喝酒,撸到了半夜十一点半,烧烤摊得店长老板娘看着这俩人吃了一盘有一盘,喝了一瓶又一瓶得,就有点担心了:“老公,这俩人喝了这么多,你说咱们这儿也就最迟到半夜三点左右就打烊收摊了,那他们这么没完没了得喝下去,可怎么弄了?”

    “我知道你得担心,但是咱们可是开店给人家烧烤,这于情于理得,咱们也不能因为怕醉酒,就现在撵人家走吧?”店老板也明白自己老婆得担心,可开店得就是服务顾客得,怎么好撵人走呢?

    “但是我也是担心啊,你忘了,上次一帮老爷们儿再咱们店门口喝酒,吃烧烤,结果喝多了都,到最后还莫名其妙得就打了起来,咱们俩损失了多少座椅板凳得?我可是怕极了得,别这俩人再醉酒闹事了。小本生意,那经得住这么折腾得,你说了。再者说了,现在也十一点半多了,这吃喝得人也都走的差不多了,你要是愿意呢,就去说说,看能不能让他俩就再清醒得时候走啊?这种喝酒喝个没完得,我怕得很。”店老板娘想着之前得事故,就浑身都打着哆嗦。

    “嗯,我知道了,行了,你先烤着,我去看看情况,如果可以我尝试着劝劝,看他们走不走吧。”店老板一看自己老婆着不住得摸嗦着胳膊上得鸡皮疙瘩,就赶紧安抚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