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向往爱的生活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才不道歉了(三)
    在她说完了这席话之后,冯雨直接就又播放了一段的录音给母亲听,这一段录音是那天,李淑荷去到冯雨的出租房,因为孩子说话有点磕巴的时候,二人大吵了一架,还弄得最后是不欢而散了。

    然而当听完了这番的录音后,李淑荷的脸色变得是要比之前更加的难看了,只见她眉宇之间眉头皱的是越发的紧了,加之胸中的怒火也一直在燃烧着,也就将她的脸都变得更加通红了,一直红到发根,鼻翼由于内心激动而张得大大的,额上也不禁冒出豆大的汗珠,一条深深的皱纹从紧咬着的嘴唇向气势汹汹地往前突出的下巴伸展过去。

    “好你个冯雨!今天我算是看明白你了,你可真的是个人物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没什么好说得了,咱们走着瞧!”说完,李淑荷就拿起自己得包,二话不说得甩上门就走了。

    看着自己妹妹就这么头也不回得走了以后,李淑萍痴痴呆呆得望着大门口,好半天得都没回过神来。

    直到自己女儿呼唤了几句,这才反应了过来:“欸,这都是何苦来着呢?好好得就这么难的么?”

    “妈,如果可以,我也愿意这好好的日子,就好好的过,我何尝不想着跟自己的亲戚们和平相处了,可关键是,人家愿意么?你也不是不知道你闺女我什么脾性,我一向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人,但,若是真的有人就要在我脑袋顶上拉屎拉尿的,那我肯定是不能忍了,以前了可以,但现在,我醒悟了,真的是不可能再这么一忍再忍了,您懂么?”冯雨直到母亲的这几句感叹的话是想要说表达什么个意思,传到一个什么信息出来,但是就依着自己的个性就真的是没办法。

    “欸……”虽然冯雨说得这些都是再理的,可李淑萍就是觉得,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因为她完全没想到,这关系说崩就崩了,于是乎,便不住的唉声叹气,哀怨着这人性的丑陋,“这往后……该如何是好呀。”

    “妈,我劝您还是别想那么多了,顺其自然行不行?我相信天道昭昭变者恒通。”直到母亲也是很忧愁的,可现实就是这么“啪啪”打脸,再怎么哀声哉道,但又能如何呢?

    ……

    由于李淑荷再冯雨这边是大大的受挫了,回家后的她,也是没办法平复自己的心情:“这个冯雨,我真的是看透了,难怪很多人说,不是自己的就是养不熟,结果,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培养,终究还是培养出了一个白眼儿狼!一个泯灭良心的白眼儿狼!”

    “你看你这个人真的是,怎么能这么说话呢?”看着自己老婆这么咬牙切齿的说着这番话,刘士光也是有些的听不下去了,“在咋说冯雨也是人家大姐养了大半辈子的女儿,你这么说,这么谩骂的,你觉得对人家好么?”

    “你是不知道她是有多阴险,竟然给我录音了你知道么?把我说的话全部的录下来了,然后还给大姐听,你知道不知道我当时的那处境,那是有多气!多火!我当时一肚子的火我都发不出来,你明白么?”李淑荷才不管自己老公要怎么宽解自己心中的怒火了,但只要一想到再冯雨那边受到的气,她这胸口就疼的块要炸掉了。

    “且不说人家录音不录音的,关键是你自己都说了什么,你要是少说一点,少记一点过去的恩恩怨怨,你说也至于会是今天这般的局面么?”听了自己老婆说了这么多,刘士光也是有点的郁闷。

    “哎呀,你这么说就是怪我咯?是我不该记是吧?”听到自己老公是这么“劝”自己的,李淑荷顿时就暴跳如雷了,直接一拍桌子,大声呵斥着,“刘士光,我今天也算是看明白了,感情,全都是我的错了,是这意思了吧?”

    “不是,李淑荷,那我就不明白了,那你觉得这是谁的错了?难道是我的呀?我又没让你去人家家里翻旧帐去,这话不是你嘴里蹦出来的,难道还是我嘴里出来的?”停得李淑荷这么一反问,弄得刘士光也是火大了。

    “好啊,那我就问问你,你说你不是一个翻旧帐的人,那你抽屉里锁的那几个笔记本是干什么用的?”这一下,就真的是把李淑荷心中的怒火是彻彻底底的给燃烧的更旺了,反正这话是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了,那她也就觉得没什么好再包庇的了。与其互相抱怨,倒不如来个鱼死网破的。

    于是乎,就在这说话的期间,李淑荷大跨步的走到一个带锁的小柜子跟前,并直接拿了一个平嘴的改锥,二话不说的就去撬柜子。

    她这一撬柜子,顿时就把刘士光给吓坏了:“说话就说话的,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可以不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的好好说话!别跟个野蛮人一样的在这儿发疯,你撬坏了我的柜子,你不还是要再买一个的么?难道买不要钱了么?”

    但尽管他这么急头掰咧的说个不停,也并不会让李淑荷撬柜子的举动因此而停下来,看着这动作丝毫不受自己刚才的话影响,刘士光也是看不下去了,便大跨步的走上前要去阻止她。

    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就在他刚走到柜门前的时候,就听见“嘭”的一声,门锁就被撬开了。

    刘士光站在柜门前,看着这面目全非的柜子,心像针扎了一样的疼,自己的那点“秘密”也就这样被曝光在了阳光之下,但这光线照的也是让他感觉极其的刺眼。

    当门被打开后,李淑萍全身每一根微细的血管都变得像怒狮的筋骨一样坚硬,全身的血涌上了她的脸,眼睛像野猫一样发亮,使得她发疯似的再柜子里翻来覆去的,那样子让人看着就觉得浑身上下汗毛都会乍起了,就连刘士光都不敢轻易上前说点什么,或是做点什么,只能是怔怔的看着她“发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