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坑鬼子系统 > 第二十八章 肯定是他们抢走的货!
    覃天他们一个月前就到了唐山一带,当时他也完全明白了组织的意图,原来听了齐达睿的汇报之后,上级领导对覃天要建立秘密运输线是非常赞同和支持的。

    之前红党是有秘密运输线的,但沿海各地接连沦陷,运输线也基本停摆,现在的红党是什么物资都缺,要是真能建立起秘密运输线,那对组织也是非常有利的,于是立即派来两个行动高手协助,主要还是让他们协调地方给与覃天大力支持。

    覃天也的确是需要行动高手,两个人还真不够,于是让谭雪申请又派来非常值得信任的十几个同志参与行动,这些人完全服从覃天和谭雪的指挥。

    于是覃天就带着他们当上了拦路抢劫的土匪,他们只抢从关外过来的毒品。

    这时候谭雪她们从覃天嘴里才了解到天津就是当时最大的制毒基地,据调查,光是天津市区就有二百五十多家制毒厂,其中技术人员大都是日本人,中国工人加在一起上万,而制毒所需要的毒品主要来源地就是当时的伪蒙,伪满等地。

    因为是公开化的制毒,伪天津政府为了让毒品顺利进入天津,还特别给那些毒贩发了特别通行证,有实力强的毒贩甚至直接包下火车武装押送!实力小一些的则是用汽车甚至马车运送。

    天津产的毒品不仅销售到沦陷区,还大量的销往国统区和世界各地,但是只要是查获这些毒品,报纸上就会刊登这些毒品来自上海或者来自中国,这样被玷辱名誉的是中国而不是日本!

    这也是为什么覃天会以毒厂为目标的主要原因,他的计划就是试着将这些毒厂清理掉一些,以减少毒品对我国百姓的危害,覃天知道这很难,但再难他也想试试。

    覃天这一个月几乎是把从关外来的运毒队全都抢劫了一遍,抢劫来的毒品大部分都烧掉,之前送完毒品回程的毒贩资金覃天也都不放过。

    这四辆车是覃天根据组织提供的情报劫下来,因为一部分制毒厂断货至少半个月了,他们现在急需原料,覃天这时候押送毒品原料过去很容易实现他的目的。

    覃天肯定不会让这些毒品真正制成白面,黄面,甜丸、快上快、纸卷、黑膏、鸦片、吗啡、高根等等各种毒品。

    “覃天!你这样做简直就是万人恨啊!”谭雪不喜反忧,因为覃天进入天津之后肯定会引起所有制毒厂的注意,覃天的行为直接打乱了天津制毒行业之前的平衡稳定,当地帮会还好说,直接操控着毒厂的日韩浪人首当其冲受到影响,他们怎么会放过覃天。

    不仅如此,伪蒙,伪满的那些毒贩吃这么大的亏他们也一定会派人前来寻仇,这样一来自己这帮人很可能就成了众矢之的。

    不过看覃天好像一点也不担心,谭雪对他也是相信的,话说回来就算再危险自己也会跟着他一起面对的。

    一月二十日,天津和平饭店来了不少人,基本都是制毒厂管事的,其中不少是日朝浪人。

    这些人都是覃天发请柬请来的,他四天前就到了,来了之后他立即开始调查所有制毒厂,不出所料,几乎一半的毒厂已经停产,听说在和平饭店有毒品拍卖会,于是全都准时赶来。

    “听说给我们送货的在半路被劫了!”

    “我们的货也被劫了,听说劫匪中有人用的是弓箭!”

    “对!劫走我们货的也有用弓箭的!”

    “敢动我们黑龙会的货我们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今天这里拍卖的货会不会是被劫的那些货其中之一!我们先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请柬上写的名字是柳田俊太郎,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

    “是啊!这个名字还是第一次见!此人到底什么来头!?”

    “先看看再说吧!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货弄回去!工厂绝不能这么停着!”

    来的几个帮会还有日韩浪人的主要人物全都一个想法,那就是不管多少钱都先把货先弄到,然后再说然后的!

    等拍卖会时间到了,一个身穿和服,脚穿木屐,腰里插着两把大太刀的青年男子走到主席台上,台下有几个人全都带着武器,也有浪人打扮的,其中非常显眼有一男一女身后背的正是弓!不过看上去他们可不像日本人。

    覃天把双手揣在和服袖子里,他环视了在场的来宾一眼,然后是轻咳了两声说道:“本人柳田俊太郎!欢迎各位光临!还请多多关照!”说完鞠了一躬。

    “喂!你到底是谁!手里的货是哪里来的!?”一个日本浪人高声问道,

    “我的货怎么来的你们不需要知道!但我很清楚你们现在都缺货!你们有两种办法可以获得这些货!第一就是竞拍!谁出的价格高我便卖给谁!”

    “第二呢!?”

    “第二!谁能胜过我手里的刀我白送!”覃天说完用胳膊肘碰了碰自己腰里的大太刀,

    “胜过你手里的刀!看来你对自己很自信啊!”一个浪人嗤鼻哼了一声。

    “我是大日本帝国的武士必须自信!你们也可以自信的挑战我!只要赢了货全都归你们!但是输了!你们的工厂,技术人员还有工人都要统统归我!”覃天说话很平和,每个字都充满了挑衅。

    “八嘎!你既然是日本人为什么破坏我们的生意!?”黑龙会的浪人问道,

    “八嘎!我什么时候破坏你们生意了!我好像是来帮你们的啊!还请你说话注意一点!否则我生气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八嘎!就是你们抢走了我们的货!我要杀了你们!”有日本浪人拔刀就想上台,但被旁边有些理智的人拉住,说道:“他敢这么说武力肯定不弱!先别着急,现场这么人呢!”

    “如果你能杀了我,这批货我的手下会拱手送上!但是你要是被我杀了!你的一切都将归我所有!你确定要如此吗?”覃天的姿势始终没变过,站在主席台上的他大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覃天这么一问,那日本浪人不敢言语了,但其他人继续议论纷纷。

    “看到那边两个背着弓的人了吗?我们的货肯定就是被他们抢了!”

    “应该没错了!这个时代有几个用弓的!”

    “喂!柳田先生,我们的货是不是你们抢的?”

    “如果你无凭无据的再乱说话!我真的会杀人的!”覃天脸色森冷起来,

    “请问你现在有多少货?”

    “不多!五十万两!”

    “五十万两!?”在场的人听了都咽了一口唾沫,

    “虽然我有五十万两,今天只能给你们十万两!请问各位打算用哪种方式呢?”

    “还是先竞拍吧!”有帮会的人喊道,既然对方是日本人还是少惹为妙,

    “八嘎!这批货我们黑龙会要了!我来挑战你!”一个日本浪人用日语吼道,

    覃天斜眼看了这浪人一眼轻笑一声也用日语说道:“你这个笨蛋!居然也跟着凑热闹!今天看在你是黑龙会的饶你一命!”

    此时那个日本浪人已经拔出了刀,覃天穿着木屐跳下主席台,他没有拔刀,就用带着刀鞘的大太刀冲向此人,只是一个照面浪人就被覃天用刀鞘砸的倒飞出去十几米躺在了地上。

    覃天把大太刀又插回腰带中,对现场的人说道:“这一次就算是给黑龙会一个面子!接下来如果还有人想挑战我!那就必须有赌注了!”

    黑龙会挨打的这个浪人就是在天津很有名的黑龙会分馆的副馆主竹村俊介,剑道六段,向来横行霸道惯了,今天被柳田俊太郎一招就击败,其他人谁还敢挑战,继续挑战挨打不说,那可是要输掉一切的。

    竹村俊介万万没想到来人这么厉害,而且他用的就是剑道招数,并且也说的一口非常纯正的东京腔,他是爬起来忍住疼鞠了一躬问道:“希望柳田先生能去黑龙会馆做客!还请务必光临!”

    “我会去的!”覃天点点头再次把双手插进了袖口跳上了主席台,然后转身问在场所有人:“还有人想用第二种方式来获得十万两鸦片吗?”

    竹村俊介都输的心服口服,谁还敢挑战,如果打着玩上去试试到可以,堵上工厂和所有这赌注太大了。

    看到没人搭茬,覃天这才宣布到:“既然没有那就竞拍吧!”

    最后十万两鸦片被青帮以最高出价拍得,本来不少人打算来横的,但看到卖货的是日本人,还把竹村俊介给打了,所以这一下就都老实不敢乱出价了。

    拍卖会结束,青帮把钱送来,覃天这才让人把鸦片运进城内,这时候天色已晚,青帮的人验完了货没有任何问题,和覃天这边钱货两清之后把货全部运走。

    “大哥!我们就一直这样打扮了吗?”这时候的和尚也是浪人打扮,覃天可是会高级易容术,给他弄了个大多数浪人的奇怪发型,还给他弄了一个仁丹胡,这次没让他带着大铁棍,因为他也练过刀法,所以就暂时用鬼子的大太刀,并且还给他起了个小川鸣人的日本名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