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坑鬼子系统 > 第三十八章 这就是出卖你的人!
    齐锐说完拿出一个纸包,说道:“我可没说是您做了手脚,但我在那些灰烬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打开纸包里面有一片油毡的残片,还有几块没烧完全的残余机关部件。

    这些东西覃天太熟悉了,没有它们鸦片怎么被烧,没想到此人在灰烬中居然能找到这些毫不起眼的东西!覃天不由多看了这个齐锐两眼,问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柳田先生要是不知道那就算了!我来的目的就是问问您用什么包装的那些货物?”

    “这个我也不知道!更是没有注意!因为我也是从被人手里买回来的!”

    齐锐笑着点了点头:“看来柳田先生是什么都不愿意和我说,那我只好对张逊之说鸦片就是被人纵火烧的,而且是几个能飞檐走壁的人干的!否则那就是鬼干的了!”

    “你爱什么和他说就怎么和他说,这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覃天说完示意让张志送客。

    齐锐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真是有本事的人啊!不仅武功高强!还精通消息机关术!混蛋的钱也赚了!害人的东西也烧了!牛逼!牛逼真牛逼!佩服!佩服真佩服!”

    覃天看着此人的背影晃了下脑袋学着鬼子的腔调问道:“这家伙什么滴干活!真是私人侦探吗?居然还知道消息机关术!还这么快就查到我这里,这临走时候绝对是话中有话啊!”

    和尚凑过来问道:“大哥!这是什么人?”

    “一个有趣的人!”覃天说完把张志叫到身边说道:“跟着此人!看看他住在什么地方!我要知道此人的详细资料!”

    覃天安排好了之后才去看司雯,谭雪正在喂她刚熬好的汤药。

    覃天见司雯的脸上已经有了些血色,问道:“伤口还疼吗?”

    “怎么可能不疼!”司雯白了覃天一眼,但很快便收了表情,暗道:我这么是怎么回事,对方可是鬼子特务!我为什么会认为他真是自己人!

    覃天不顾司雯阻拦掀开被子看了看伤口,然后说道:“要尽快结痂才好啊!因为我们最晚三天后离开天津!”

    看到覃天的眼睛并没有乱看,司雯盖好被子问道:“这天寒地冻的我必须跟着是吧?”

    “你要是愿意留下那就会被直接送进宪兵队了!我要是你就会选择跟着我走!而且是屁颠屁颠的!”覃天强忍着笑说道,

    司雯听了真恨不得起来狠踹这厮一顿,恨声道:“真不知道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肯定是好心!但需要你牺牲配合!因为办完了事情之后你还要跟我回来的!”

    “回来再把我送到宪兵队?”司雯问,

    “你放心!我就算杀了你也不会送你去那的!”

    “你这样说我倒是很爱听!”

    “所以这几天你要好好配合调养!因为到了热河还需要你的本事呢!”覃天说完转身出去了。

    司雯看着覃天的背影问谭雪:“小雪!你真的是中国人吗?”

    “当然是!”

    “那他呢?”

    “你先别问了!该你知道的时候你一定会知道的!”

    “小雪……”司雯还想问话,却被谭雪用盛满汤药的勺子堵住了嘴,

    转过天来,覃天带着礼物去见池上正一,不过去了并没看到人,是秋田哲平接待的他。

    “柳田先生!你好!我是特高课的秋田哲平!池上课长去北平了,不过课长临走时候已有交代,请跟我来!”

    “麻烦秋田长官了!”

    跟着这个秋田哲平来到办公室拿到已经准备好的特别通行证,本来覃天还以为没事了,秋田哲平接着说道:“池上课长让你把人也带走!您稍等一会!我已经派人去提了!”

    “哦?”覃天脑子转悠的还是很快,人很可能就是出卖司雯的那个!

    “柳田先生请坐!”

    覃天只好坐下,秋田哲平也坐下问道:“听说柳田先生要出趟远门?”

    “是的!我要去一趟热河!”

    “去那边干什么?”

    “也没什么,都是生意上的事情!”

    “很辛苦啊!”

    “我就是劳碌命!和秋田君这样有福气的人是不能比的啊!”

    “大概要去多久?”

    “恐怕最快也要开春才能回来!”

    “这么久啊!”

    “我也不想啊!那边现在天寒地冻的!哈哈!”覃天敷衍着,但看得出这位秋田哲平对自己好像非常感兴趣,

    覃天这时候想起手里的礼物,既然拿来了岂有再带回去的道理,于是把手里的礼物送到秋田哲平跟前说道:“初次见面小小薄礼不成敬意!还请秋田君笑纳!”

    “这怎么好意思!”

    “还请秋田君千万不要拒绝!拜托了!”覃天站起身来给秋田哲平深鞠一躬,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哎呀!柳田君真是太客气了!”这礼物秋田哲平知道是给池上课长的,那肯定是份厚礼,所以接到礼物的那一刻已经喜形于色了。

    这时候有人敲门带进来一个人,覃天见了就是一愣,因为这人已经遍体鳞伤,甚至都看不出他本来长什么样子了,但从还能从凹凸的身材看出是个女人。

    “这是!?”

    “她叫梅婷!是司雯的队友!也正是她说出司雯的活动范围,也是她指认出了司雯!”

    “她这是?……”

    “她的嘴很硬,但最后还是屈服了!我们已经派人帮她处理了伤口,不过现在的她还是有些虚弱!听说柳田先生还懂中医!是死是活柳田先生你自己处理吧!”

    “那谢谢秋田长官了!”覃天走到梅婷跟前,就见她双眼无神好像痴呆一样,

    秋田哲平冲着两个宪兵喊道:“喂!还不把人送到柳田先生车上去!”

    “嗨咦!”两个宪兵架着梅婷先离开,覃天给秋田哲平深鞠一躬告辞。

    在车上覃天没有问任何问题,姑娘身上的刑伤就不是一天的,看得出这是个非常坚强的姑娘,如果可以死的话她肯定宁愿自己去死,鬼子的酷刑最终还是让她受不了了。

    回到家中,覃天并没有直接带着她去见司雯,而是立即帮她治疗,但是她的衣服几乎全都和血肉粘在了一起根本就脱不下来,林楠是含着泪用剪刀一点一点的帮她剪掉的。

    覃天一个大男人看着心里都直哆嗦,见林楠有些受不了,覃天又找来谭雪帮忙,忙活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帮她把身上伤口处理完。

    “小天!她就是出卖司雯的人?”谭雪问,

    “嗯!看得出她应该也是个非常坚强的姑娘!但是这样的酷刑我想就算是铁打的男人也扛不住的!你说司雯看到她这样会不会原谅她?”覃天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问道,

    “我又不是司雯!问我干什么!这小鬼子真是畜生啊!”谭雪忍不住骂道,

    “好好照料她吧!好在没有内伤!”

    “现在要帮她包扎吗?”

    “先别!我去带司雯过来!让她看一眼!”

    “真的要让她看嘛?”

    “我想让司雯知道梅婷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出卖她的!因为怎么处置梅婷还需要听她的意思!”

    “哦!”

    覃天来到司雯的房间,她正在看书,覃天过去就把她抱起来,吓的司雯惊问道:“你要干什么?!”

    “去带你看个人!”

    被覃天公主抱抱在怀中,司雯小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

    “看到这个人之后你千万不要激动!”覃天提醒道,

    “谁啊!?”

    “你一共有几个队员?”

    “最早八个!这次来津的时候是五个!现在只剩下我自己了!”

    “他们都怎么了?”

    “在一次行动中都牺牲了!”

    “为什么你没事?”

    “是我的副手带着行动的,我当时有别的重要任务!”

    “原来是这样!”覃天抱着司雯来到梅婷的床前,此时的梅婷身上敷满了云南白药,因为要让司雯看伤,所以还没有包扎。

    司雯一眼就认出床上昏迷躺着的是梅婷,她眼泪是夺眶而出悲痛的喊道:“梅婷!她是梅婷!怎么被折磨成这样了!梅婷……”

    “司雯!还请你节哀!我带你来看她就是要告诉你,出卖你的就是她!”

    “怎么可能!?”司雯先是不相信,但看到梅婷浑身上下的伤摇了摇头哭道:“是她就是她吧!被折磨成这样我还有什么可怨的!你能治好她吗?”

    “她现在很虚弱!看样子至少熬了三天的酷刑!而且是不间断的!她已经很坚强了!”覃天说的是真心话,因为就算自己去面对那些酷刑的话能不能熬过一小时自己都不敢说。

    “求求你救活她!求求你了!”

    “你不怪她吗?”

    司雯没有回答覃天,而是看着梅婷哭着埋怨道:“为什么在被捕前不自杀!不是带着氰化钾呢吗!不是接受过这方面训练了吗!为什么要落在鬼子手里!”

    此刻的司雯是悲痛欲绝,看得出她真是心痛的无以复加。

    覃天这时候对谭雪和林楠说道:“帮她包扎吧!”

    说完覃天把司雯抱回了房间,劝道:“你好好休息!悲伤过度也很伤身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好起来,只有这样才能为她报仇!”

    “你会治好她吗?”

    “我自然会尽力的!”

    “她是个喜欢漂亮的姑娘!她这样身上会不会都是疤痕?”

    “你就别想这些了!我会尽量不让她留疤的!”

    “这事情不对!”司雯忽然脸色一整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