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坑鬼子系统 > 第五十四章 都是必死无疑!
    覃天他们对毒贩可以说非常狠绝了,一上来就杀了二十几个,后来在他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下还杀了两个。

    即便是这样覃天觉的自己已经很仁慈了,因为他们是鬼子对我国毒化侵略的帮凶!他们和鬼子还有汉奸一样的可恶,乱世须用重典!该杀的必须杀!虽然不见得起什么作用。

    覃天他们开车跑的很快,也是担心这些毒贩群起攻之报复,毕竟自己这边人少了点。

    “大哥!咱们这趟也没抢多少东西啊!”和尚拿这次和在唐山时候抢运鸦片的车比说道,

    “目的达成就行了!”覃天这次纯属临场发挥,因为他发现瓦屋街这小地方好像并没有自己想要的,自己想要的还是在像孔援刚那样的大毒枭手里,不过这次的行动应该能激起千层浪了。

    “啥目的!?”和尚问,其他人在猜,

    覃天故作神秘的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见覃天不说其他人也就不问了,三辆车连夜直接开回昭乌达盟,到了的时候已经又是天黑,因为有特别通行证,三辆卡车顺利的进城直接开到了孔援刚家附近隐蔽起来,一直等到半夜覃天跟所有人说道,“进去之后看家护院的能不杀就不杀,实在控制不住杀几个也没关系!”

    孔援刚家是有看家护院的,但是在覃天他们这里这些人面前就成了摆设,十个人从不同方向跳入院子将看家护院的家丁全都打昏拖进屋子里,因为任他们躺在地上一会就冻死了。

    进了后院和尚问覃天:“大哥!也屠了他们家吗?”

    “他们家不能屠!而且这个孔援刚也暂时不能杀!”覃天让和尚他们警戒,自己带着司雯抓了个舌头问出孔援刚的房间位置。

    孔援刚在睡梦中被覃天用冰寒彻骨的大太刀刀面拍醒,看清楚床前的人是柳田俊太郎吓的他就是一哆嗦,问道:“柳田太君!您这是何意?”

    覃天愤怒的说道:“八嘎!居然敢陷害我!”

    “这话怎么说的?”

    “我们到了瓦屋街就被那里的毒贩袭击!要不是我们够强现在已经死在瓦屋街了!”

    “柳田太君!这可不是我指使的啊!”

    “八嘎!是你派人送我们过去的!不是你是谁!我这次来就是杀你的!而且要活剐了你!”覃天说完挥刀就割下了他胳膊上一块肉,疼的孔援刚惨嚎一声哀求道:“柳田太君饶命!这不是我的主意!是张墨林让我这么干的!”

    “我不知道谁是张墨林!我只知道是你让我和我的人陷入危险之中差点回不来!你必须死!”覃天说完再次举起了刀,

    孔援刚吓的哀求道:“别!柳田太君别杀我!你不是想要西土吗!我有啊!我有办法帮你弄来!真的!”

    覃天听了贪婪的问道:“哦!你能帮我弄多少?”

    “给我半个月时间!我帮你弄十万两来!我保证!”孔援刚举着手发誓道,

    覃天把刀放在孔援刚的脖子上问道:“你滴还问我要钱吗?”

    “啊!?……”孔援刚心都在流血,但要是不答应他担心这个浪人真会杀了自己,所以哼哧了半天咬牙点头:“不要钱!送给柳田太君了!就当是交个朋友!”

    “呦西!这样的话你的命我暂且留下!以后表现的好我们还是朋友!但要是你说的做不到死啦死啦滴!?”

    “是!我保证做到!保证做到!”

    “孔援刚!不要耍花样!我有一万种办法杀了你!”覃天说完舞动大太刀劈斩了数下,再看孔援刚身上穿的睡衣被大太刀斩成碎片,但是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

    这特么该死的浪人这么牛逼的刀法!他要是想活剐了自己肯定能做到啊!见识了柳田俊太郎的刀法孔援刚吓的直接尿了床,连声说道:“柳田太君!在下绝不敢再有烂七八糟的想法!”

    “嗯!那我今天就不杀你了!”覃天说完用了一招很帅的插刀式把大太刀还鞘,然后拉着司雯离开。

    孔援刚确定柳田俊太郎他们真的离开才下地换了裤子,但让他真白给柳田十万两鸦片怎么可能,所以还没等天亮他就打电话给张墨林。

    “柳田俊太郎从瓦屋街回来了都!?应该是被吓回来的!”张墨林说道,

    “他可是说杀回来的!”

    “孔兄!你先别着急,天一亮我们就会知道瓦屋街到底发生了什么!到时候我会帮你处理这事情的!”张墨林承诺到,

    “那就拜托张兄了!十万两啊!我可没地方给他弄去!”

    “好!交给我了!”

    上午十点左右,张墨林接到消息,柳田俊太郎带着人把瓦屋街洗劫,而且手段非常霸道直接,一上来就杀了二十个当地毒贩,后来要求村子按人头交赎金和鸦片才完事,瓦屋街的保护伞警务科课长王警正已经带着一队警察回到瓦屋街,因为他的两个堂弟被柳田俊太郎当场打死。

    “这日本人浪人也太胡来了!我不就不信没人管你了!”张墨林立即去找古海忠之,

    古海忠之也听说这件事情了,最让他气愤的是这个柳田俊太郎此时在昭乌达盟贴出了告示,说是他要高价收购西土!这样扰乱市场的行为直接触及到了他的利益。

    “张墨林!你不是认识很多人吗!这件事情怎么办还用我教你?”古海忠之问道,

    张墨林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古海次长!毕竟他是日本人,我来就是和您打声招呼,省得日后落下什么埋怨!”

    “放心!不过就是个浪人!死了也就死了!不过你要记住这件事情是他和毒贩之间的事情,就算他是很重要的人为了这样的事情被杀,也没人会说什么的!你明白吧?”

    有门路的都在贩毒,但这样的事情不管是伪政府还是日军都是暗中支持,要不怎么还要叫走私呢,所以古海忠之即便是有权利也不能因为这事调用兵力。

    “明白了!”张墨林要的就是这句话,回到自己办公室他立即打了几通电话,

    覃天为搅乱当地鸦片市场到处帖采购通告,一两鸦片最高出价四十五元,而且是一手钱一手货绝不赊账。

    很多种植鸦片的农民得知自然是喜大普奔,立马就有不少人取出珍藏的鸦片往昭乌达盟跑,但同样往这边赶的还有一些毒贩和杀手。

    昭乌达盟外的一片山坳中

    “大哥!查清楚了!这个柳田俊太郎就是抢走咱们货杀了咱们兄弟的那个日本浪人!”

    “他有多少人?”盘锦的毒贩郝大奎问,

    “只有十个!”

    “十个!怎么可能!”

    “真的只有十个人!这点我已经从张友良他们嘴里证实了!”

    “十个人就敢这么狂!”

    “大哥!另外我还得到消息,这个柳田心狠手辣在瓦屋街还杀了二十多人,听说王警正带着人便装进城了!”

    “这么说想杀他们的不止我们!我们也进城!绝不能让别人抢了先!”

    警务科长王警正在城内也是托关系打探柳田俊太郎的消息,后来从孔援刚的嘴里得知现在很多人都想杀他,他也是想抢先机,他倒不是为了手刃仇人,而是想杀了这帮人把他们洗劫走的鸦片和钱夺回来。

    王警正这么想,其他势力团伙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一时间昭乌达盟内是风诡云谲杀机四伏。

    覃天在回到昭乌达盟的第二天就租了一个大院子,在门口贴着购买告示满满做生意的姿态,但是在院子里他是布置了重重机关陷阱,为此他购买了一些工具,给大家每个人都做了一张诸葛连弩。

    天黑之后,覃天让所有人提高警惕准备战斗。

    “大哥!真的有人来吗?”和尚问道,

    “肯定会有人来的!凡是敢进入这院子只管杀!”覃天说道,

    “不抓起来几个问问都是谁吗?”

    “不用问!很快咱们就会知道的!”

    “谁会告诉我们?”

    “有人想让要咱们的命,也有人怕咱们死!”覃天笑道,

    “覃天你是说中井健次郎?”司雯问,

    “他应该也很想让咱们死,但那是要在和咱们完成交易之后!”覃天说到,

    “来了!真的有人跳进来了!”和尚耳力很好激动的说道,

    “大哥!西墙的报警铃响了!”齐锐报告,

    “小天!东墙的报警铃也响了!”谭雪报告。

    “前门的报警铃也响来了!看意思来了不少!”覃天嘿嘿坏笑,因为这个院子现在就是个地狱之门!不管进来多少人他们全都必死无疑!

    “看样子至少三拨人!准备开杀!”覃天说完举起了诸葛连弩,这好东西的制造方法是在和系统兑换了李广的箭术时候赠送的,在适当的时候用的话比驳壳枪还好使呢。

    同时间院子里进来的还真是三拨人,他们自己也知道所以才会从三个地方进入院子,进来之后院子里静悄悄的,三拨人手里端着枪小心翼翼的往前摸索着走,他们如此不是因为知道有机关,而是因为这院子里黑灯瞎火看不到脚下,他们可不敢用照明工具。

    哎呦!……

    啊!……

    噗通!

    嗖!嗖!

    砰!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