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坑鬼子系统 > 第302章 等你来偷!
    艾婧懿被覃天拿捏的死死的,无奈的她翻了下白眼躺在床上摆弄了下手枪,然后拔出太刀耍了两下,看着她的文绮笑道:“不服气?”

    “你们单打肯定不是我的对手!”艾婧懿说着还踹了两下脚,

    “那要不我和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艾婧懿从床上鲤鱼打挺起来,手里的枪和刀全放在了床上,赤手空拳的扑向文绮。

    文绮轻轻一笑和这位小姑娘过了几招,虽然艾婧懿的武功不错,但现在的文绮武力可以说太成熟了,尤其是实战经验不是艾婧懿这个小丫头能比的,十招之后便解开了她上衣的两个扣子。

    “你是女的吗!为什么解我扣子!?”

    “不这样怎么显得比你厉害呢!主要还是因为你身上没有可以拿的!小姑娘!记住了!这就叫点到为止!难不成还真想让我打你几下屁股不成!”文绮说完摇摇头说道:“还以为多厉害呢!太嫩了!”

    “没想到你们日本人的功夫也这么厉害!”

    “你傻不傻啊!我施展的可全都是中国功夫!好了!你准备一下,我们带你回家!不过我提前给你提个醒,你要是跑我们肯定不会追你!至于后果你自己掂量!我可没有大哥那么好的脾气,到时候我会带着人直接去艾家搜查!就算找不到半块玉佩,我们也绝不会空手而归的!听清楚了吗!?”文绮按照覃天的路数威胁道,

    “哼!你们现在哄我走我都不走了!”

    “那最好不过了!走吧!”

    文绮和袁朗二人带着艾婧懿再次去了艾福林的家,看到孙女毫发无损也没有被束缚的回来,他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赶紧问道:“婧懿!你没事吧?”

    “爷爷!我没事!我回来就是跟您打声招呼,我跟着柳田特使出去一段时间!你放心他们保证过不会对我如何的!”

    “啊!?为什么要跟他们走啊!?”

    “我不是把玉佩摔碎了吗!他们就是想让我回忆一下玉佩上的图案!我答应他们了!”

    “可是你一个女孩子跟着他们我不放心啊!”

    文绮在一旁插嘴说道:“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大哥身边这么多女孩子呢!你以为他会把这个黄毛丫头放在眼里!”

    “老头!放心吧!我大哥从来不欺负女人!到时候她回来保证一根汗毛都少不了!”袁朗也跟着说道,

    “爷爷!您放心吧!我去收拾几件换洗的衣服!”

    艾福林还是不放心,亲自跟着艾婧懿进了屋,文绮和袁朗就在院子里等着,过了一会艾婧懿背着个包裹出来,艾福林这次没有再说什么,但眼眶里全都是泪水。

    出了艾家,文绮说道:“你爷爷很疼你啊!”

    “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打他主意,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艾婧懿攥着小拳头挥舞道,

    “切!好像你真有这个本事一样!”文绮嗤鼻哼声道,

    “哼!”艾婧懿翻了下白眼不再说话。

    覃天没有在新京逗留,因为在他的眼里这里除了汉奸就是鬼子,另外他也不放心王大花和陈佳颖,所以第二天就坐火车回了哈尔滨。

    “这么快回来了!”日下步得到消息有些遗憾,

    “他这次把新京副市长的孙女带来了!”

    “为什么?”

    “那半块玉佩的确是在艾家,听说是被这小姑娘摔碎了,柳田特使就把她带着,应该是希望她能想起玉佩上的图案或者其它什么吧!”

    “这位柳田特使还真是不嫌麻烦啊!”

    “大佐!他们没有去和平饭店,而是去了旅馆!”

    “不用管他了!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饭店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有了!陈佳颖居然是南铁株式会社的痕迹专家!”

    “哦!她居然是我们的人!?”

    “是的!要不要通知南铁的野间平二科长?”

    “我来通知他吧!正好我也想查查陈佳颖的底细!”

    覃天带着人回到旅馆,问了问情况,听说王大花到了反而放心了,于是带着艾婧懿去了和平饭店。

    艾婧懿看到饭店外好多鬼子兵,手里紧握着手枪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看到这里这么多军人了吗?”

    “看到了!现在东北到处都是!这有什么新鲜的!”

    “艾小姐!这个和平饭店不和平,里面都是各国间谍特务,而且日军和警察已经封锁了这里!你进去之后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千万不要给我闯祸!”

    “那我干什么?”

    “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这个会吧!如果你想练功可以找我身边的任何人,包括我!我很愿意教你几招!”

    “……”艾婧懿一脸不信的没有说话,

    “大哥!让她留在旅馆不就得了!带她来这里干嘛?”文绮不解的问,

    “她在我眼皮底下我才放心!”覃天没有多做解释,这小丫头或许能帮忙也说不定。

    又要了一个房间,让艾婧懿先去休息,覃天听风吟说这两天饭店里发生的事情。

    “你怎么对陈佳颖的身份一点也不惊讶?”风吟奇怪的问,

    “你是说她南铁特务的身份吗?”

    “是啊!”

    “我们还有好几个身份呢!像她这样有本事的女人有个掩护身份没什么可奇怪的!”

    “小天!你只能好像非常了解她一样!”风吟问,虽然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不会让自己满意,但她还是忍不住的问,

    “她是我们的同志!想要了解她还容易!”覃天打马虎眼说道,

    果然!风吟轻叹一声问道:“你说的有道理!这饭店里的事情我们掺和吗?”

    “不管!顺其自然就行!我们在这里就当休假了!”覃天的任务就是不让唐凌死,保护犹太科学家安全的离开,

    “那个小姑娘怎么回事?”风吟问,

    “她手里有玉佩的另一半!”

    “弄不过来?”

    “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藏着!另外东西要是保险我是不会去找的!”

    “那你带她来干什么?”

    “她有玉佩另一半的消息已经传开,留下她会很危险,我要保证玉佩没事!”

    “可是他家里人岂不是很危险?”

    “我已经让宪兵和当地警察局保护了!事情应该没有想的那么严重,或许艾福林真的以为玉佩摔碎了!”

    “这个小丫头看起来挺有主意的!”

    “嗯!所以我已经让她看到玉佩就在我怀中!”覃天说完笑了笑,

    风吟明白覃天想干什么笑道:“小天你太坏了!你是想让这小丫头来偷吗?”

    “按照目前对她的了解,我想她一定会想尽办法来偷的!到时候抓她个现行,再吓唬吓唬她,看看她到底知道多少!”

    艾婧懿此刻躺在房间里翻来覆去的琢磨着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到柳田怀中的玉佩,心里暗道:这玉佩是我们中国的!也绝不能让他们找到藏宝地点!我一定想办法把玉佩夺回来!但是他们怎么都这么厉害!我一个也打不过!本来还以为自己很厉害呢!真是的!可惜师父不在!也没有个能帮我的人!

    陈佳颖再看到柳田俊太郎的时候眼神中有了崇敬,而且主动打招呼:“柳田先生您好!”

    覃天色眯眯的一把抓住陈佳颖的玉手猪哥脸说道:“哦!陈大美女!没想到你也是自己人!那我们岂不是更要多亲近亲近了!”

    知道覃天是在演戏,所以陈佳颖一点也不反感轻轻抽回了手说道:“能得到特使大人的关照是佳颖的荣幸!”

    “哦!哈哈!那就陪我一起吃个晚餐如何?”

    “谢谢柳田先生!不胜荣幸!”

    “哈哈!太好了!”覃天找了个靠角落比较安静的地方,其他人全都在一旁坐着,这样就把覃天和陈佳颖和其他人隔开。

    “覃天同志!您好!没想到是您!”陈佳颖按耐不住喜悦说道,

    “看来你听过我的事迹!”

    “耳朵都磨出茧子了!你可是我最崇拜的大英雄了!没想到这么年轻!”

    “谢谢夸奖,王大顶呢?”覃天左右看看问道,

    “他生闷气呢!”

    “哦!?”

    “不用理他,等会自己肯定会下来的!”

    “看来他是真的喜欢上你了!”

    “我也是没办法阻止!不过这个土匪还是可以争取的!他本质不坏!”陈佳颖担心覃天对王大顶不利说道,

    “嗯!黑瞎子岭的大当家王大花带着人也已经到城里了,现在就跟唐凌在一起呢!”

    “他们不会胡来吧?”

    “不会的!我派人看着呢!”

    “那就好!”覃天!天皇特使!擎天军!剑道十段大师柳田俊太郎!这些身份让陈佳颖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她是怎么也想不通覃天是怎么做到的,这些事情他都能做到,一个王大花有什么好担忧的!所以这次她是真的很放心。

    “你现在忙什么呢?”覃天问,

    “日下步认定饭店里还有共党!另外我还发现这帮人正在筹谋一个政治献金阴谋!”

    “哦?现在这个局面他们还想现金?”

    “是啊!二次世界大战已经开始!现在还想现金其目的无非就是想中饱私囊!这些人一个个都贪得无厌!”

    “他们是想掠夺犹太人的财富?”

    “应该是的!”

    “你继续调查吧!需要我帮你什么吗?”覃天问,

    “暂时不用!不过我听说野间平二要来!可能会调查王伯仁,但实际上这个人是虚构的!所以我需要您帮我打个电话!”陈佳颖用手捂着嘴低声说道,

    “这个没问题!”覃天记下了电话和陈佳颖聊了很多,

    这是陈佳颖这些日子吃的最开心的一顿饭了,所以此刻的她就像个看到偶像的小姑娘,痴迷的眼神也掩饰不住了。

    远处窦仕骁看到陈佳颖和柳田说的非常投机冷哼道:“还以为是正经女人呢!”

    石原在一旁听了提醒道:“窦警长!说话注意点!我们特使大人高兴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陈佳颖要是真能被特使看上那是她的服气!”

    “哼!”窦仕骁冷哼一声走了。

    石原追上去问道:“喂!共党到底是谁你有眉目了吗?”

    “我怀疑的对象难道你不知道吗?陈佳颖非常可疑!那个王伯仁更是疑点重重!”窦仕骁笃定的说道,

    “这个你放心!很快南铁的野间科长就到了,他对陈佳颖非常的熟悉,应该见过王伯仁!”

    “那我们就等着好消息吧!”

    覃天回到房间却发现艾婧懿正趴在自己床上看书呢,便问道:“你一个小丫头跑男人房间来干什么?”

    “我无聊得很过来找本书看!”

    “是找书吗?”

    “不然嗯!”

    “嗯!看得懂吗?”覃天指着艾婧懿手里的日文书问道,

    “这本怎么是日语的啊!有没有汉语的?”

    “有!我帮你找!”说完覃天脱掉外套随手扔在了椅子上,然后去帮她找,

    艾婧懿假模假样的靠近外套摸了摸,感觉玉佩好像就在大衣的内口袋中,可这时候覃天找到一本杂志回头对她说道:“你还是看看这个吧!我这里没有其它书了!”

    “哦!可以!我渴了!能不能帮我倒杯水!”

    “你是在让我帮你倒水吗?”覃天说着走到艾婧懿的跟前一脸气愤的样子问道,

    “不就是倒杯水吗!大男人这么小气!我自己倒不就得了!”

    “你回自己房间喝去!”

    “我无聊的很!就想和你聊会天行吗?”

    “你想聊什么?”

    “你是怎么得到那一半玉佩的?”

    “看来你对着玉佩很感兴趣啊!”覃天还是过去倒了两杯水递给艾婧懿一杯说道,

    “就是好奇!”

    “你听说过索命门吗?”

    “听说过!外八门中的!”

    “索命门的乔武听说过吗?”

    “听说过!对哦!当年好像就是他把你手里的玉佩盗走的!但是之后就没有了他任何消息!”

    “看来你派人找过!”

    “我可没有这个能力!”

    “那就是打听过!”

    艾婧懿没有否认,

    “你知道这玉佩多少?”覃天问,

    “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的话你围着我外套转悠什么?是想偷那半块玉佩吗!之前我给你为什么不要!”

    “我哪有想偷了!走了!”艾婧懿说完就要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