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坑鬼子系统 > 第307章 证明明楼是毒蛇
    自己用的密电码是覃天用少数民族语言编写的,这个世界上能破译这密电码的恐怕几乎不存在。

    该送走的人都送走了,留下的基本都是老人,新人也就是天羽生雅美,北斗静川,町井大和还有卯月裕美四个忍者了。

    覃天带着文绮和司雯到了尚公馆,见小日向他从来不会空着手,因为此人最喜欢礼物。

    “柳田!这次天皇陛下的事情你又没有办成吗?”小日向白朗一脸担心的问,

    “老师为什么要说又?”

    “之前的宝藏不是就没找到?”

    “那也不关我的事情!是运送的队伍出了问题,而这次是日下步大佐影响了我,再说天皇陛下只是告诉我找犹太科学家,又没有给我任何线索,我能做的就是先找犹太人,再在他们中间寻找!老师!我已经尽力了!”

    “可是宝藏的事情不也没办成?”

    “宝藏就是碰运气去的,因为之前只是传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的证实,因为玉佩的图案我已经完全复原,可是上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线索,我也已经把图案给了相关的学者教授,请他们来破解了!如果真有这比宝藏我相信我们也一定会得到的!”

    “柳田!我不是责怪你!是担心天皇陛下对你失去信任!”

    “我始终都在尽心尽力不辞辛苦的忙碌着!而且为了大日本帝国消灭了忠义锄奸团!还要我如何?”覃天情绪有些激动的问,

    “柳田你先别激动,这都是我的担心!”

    “老师别担心!我相信天皇陛下会看到我忠心的!”

    “老师也是希望你飞黄腾达!”

    “谢谢老师!最近有什么事情吗?”

    “最近倒是没什么事情,只不过特工总部的冯处长可能要倒霉了!”

    “哦!?为什么?”

    “七十六号中了军统的死间计划!他们牺牲了几个重要的间谍给了我们一套假密电码,结果导致我们在第三战区失败!现在的冯处长正在被追责!像她这样的美女下场可想而知!”

    “什么下场?”

    “应该是送到慰安所吧!”

    “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她毕竟为我们做过事情啊!”

    “这件事情需要有人来背锅!藤田芳政已经被明台暗杀了!现在明楼和明诚被监控了起来,影佐祯昭机关长安排了他的亲信犬养健担任特高课课长!而此人对中国人向来心狠手辣!尤其是喜欢折磨女人!”

    “犬养健!?”

    “柳田!此人不简单,他是前首相犬养毅的三子!为人处世阴狠毒辣!你以后和此人打交道要小心一些。”

    “老师!那我要不要去拜访他?”

    “我觉的有必要,再说你和影佐机关长也是认识的!如今我们尚公馆的地位已经超过特工总部,这就是你的功劳啊!最近我求见影佐机关长他总是推脱,正好你回来是个机会!”小日向白朗想的肯定是他自己的发展,柳田就是往上爬的最好助力。

    “那我听老师的先去梅机关拜访影佐机关长,然后再去特高课!”

    覃天买了一些礼物到了梅机关,影佐祯昭听说是柳田俊太郎来了,立即请他到办公室。

    “柳田先生!听说你刚从满洲回来!真是辛苦了!”

    “这一趟可算是白跑了!真是惭愧!”

    “我听说了!宝藏还没有消息吗?”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此事,我已经让艾婧懿绘制出了另一半玉佩的图案,可是我研究了多日也没有发现其中秘密,所以还想请机关长也帮我看看!”

    艾婧懿得知柳田就是覃天时候,就立马把宝藏的秘密告知,覃天叮嘱她继续保守秘密,只是让她如实的画下了玉佩的图案,只不过没有标注宝藏的位置,因为这个地方只有艾婧懿知道,从图案上外人是看不出是什么地点和端倪的。

    “哦!是吗!”

    覃天把图给了影佐祯昭之后,从怀中把已经拿出来的半块玉佩也递给他说道:“我仔细研究过,这玉佩上看不出任何线索!这让我很是困扰!甚至怀疑这宝藏的真假。”

    既然艾婧懿知道宝藏在哪里,这玉佩也就没用了,所以给鬼子也没关系。

    “柳田先生不介意把这这些东西先留在我这里吧?”

    “当然不介意!”

    “那我找人好好研究研究!”

    “机关长!最近没有什么事情了吗?”

    “怎么可能没事!柳田!我想请你帮我找几个人!”

    “谁?”

    “明镜和明台!”

    “明镜?她的生意已经被我巧取豪夺了过来,找她干什么?”

    “她有工党嫌疑!”

    “哦!明台又是怎么回事?”

    “明台是军统特工没错了!”

    “明楼和明诚呢?”

    “他们也很可疑,另外我得到可靠消息,在南京新政府的高层中隐藏着个代号毒蛇的高级特工!”

    “机关长怀疑是明楼?”

    “柳田先生!我希望你能证明他就是毒蛇!”影佐祯昭说道,

    “哦!机关长这是何意?”

    “犬养课长也怀疑他就是毒蛇!而且还怀疑他是共党!”

    “还是共党!?这不可能吧!我和明楼还是认识的!并且和他交流过几次,还真看不出来!”

    “所以我需要证明他是!”

    “那为什么不让犬养课长去做?”

    “明楼对我们很小心,犬养健根本无从下手,因为他是新政府的重要人物,我们也不好用强,你和你的人就不一样了!懂我的意思吗?”

    “嗨咦!明白了!我这就去调查此人!”

    “那就拜托你了!”

    “机关长!那我就不择手段了!”

    “哈哈!我要的就是不择手段!尽管去做吧!”

    “嗨咦!”

    覃天离开梅机关又去了趟特高课,上海特高课还真是流水的课长,这两年就换好几个了。

    “柳田君!你怎么来了!?”犬养健对柳田俊太郎倒是非常的客气,他是第一个到办公楼大门口迎接柳田的课长。

    “犬养课长!我刚从梅机关过来!听说你刚上任这不是来向你报个到,以后有需要我柳田俊太郎效力的地方也好随传随到!”

    “哦!柳田中佐!我只不过是少佐军衔!你要是这么说可就让我汗颜了!”

    “那我们就别这么客套了!我来就是想问你两件事情!”

    “跟我去办公室说吧!”

    到了办公室,犬养健亲自给沏茶,然后才问道:“柳田君请问吧!千万不要当我是外人!”

    “好的!是这样!影佐机关长让我找到明台!我想问你要一个人!”

    “谁?”

    “冯曼娜!我需要从她哪里了解一些事情!”

    “影佐机关长让我全力配合你!人你可以带走!”

    “谢谢犬养课长支持!”

    “还有什么事情?”

    “机关长让我调查明楼!我提前来和你报备一声,因为我这两天可能要用一些非常手段!”

    “你放心特高课绝对不会影响你行动!我暂时会撤掉我的人!”

    “哈哈!谢谢犬养课长!只要有消息我会立即派人通知你!”

    “那我可要提前感谢柳田君了!”

    犬养健派人带着覃天到了一个慰安所,可怜的冯曼娜正在被鬼子士兵排队凌辱,覃天看到她的时候她人已经完全的崩溃,精神也有些恍惚,看上去只剩下半条命了。

    覃天是暗叹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知道日本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这下好了!根本就用不着胭脂费心劝说了!”

    覃天让文绮和司雯带她先去简单的清洗一下,换上干净衣服先带回三青社,他独自一个人去见明楼。

    “柳田先生!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明楼看到覃天激动万分,在办公室内也不敢明着说,

    “明楼先生!我想请你去喝杯咖啡可否赏脸?”

    “荣幸之至啊!请稍等我一下!”

    “也叫上明诚吧!”

    咖啡厅的一个角落里,明楼低声问覃天:“什么情况?”

    “影佐让我证明你就是军统的毒蛇!另外还要证明你有共党身份!”

    “他这么肯定!看来我也要准备撤离了!”明楼有些遗憾的说道,

    “明大哥!你和明诚要受点苦了!”

    “受点苦无所谓啊!你有什么计划吗?”

    “我肯定会对你施展一些手段,到时候你就配合一下!只要你坚决咬死现在的身份就行!记住!到时候就算让你杀人你只管杀就是了!无论对方是什么人!记住了吗?”

    “谢谢!”明楼知道覃天这是在帮自己,否则自己想撤离根本就不可能,他早就觉察到自己被特务盯上了。

    “明台呢?”

    “明诚把他藏了起来,正打算让他离开呢!可是最近风声太紧!暂时还没有机会!”

    “告诉我明台的藏身地,把他交给我吧!”

    “我早就盼着你回来了!现在也只有你能救明台了!”

    “明大哥!过两天我就会派人把你和明诚绑了!到时候可能会有梅机关和特高课的人在场,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

    “我明白!”

    “也叮嘱明诚一下!”

    “好的!”

    覃天拿到明台的藏身地点并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先回到了三青社帮冯曼娜治疗了一番,幸好是刚送到慰安所两天,再有两天她可能就没命了。

    “大哥!她小便失禁,下面都肿了!”文绮说道,

    “我已经给她开了药,这两天让她好好的调养一下吧!”

    “小天!胭脂来了!想见她!”风吟过来说道,

    “我去和她说吧!”

    若是胭脂看到这般模样的冯曼娜一定会难过,同样也会影响到冯曼娜的情绪,看到蓝胭脂他就劝道:“胭脂!曼娜此刻还在昏迷中!她需要好好休息调养一段时间,你暂时就别见她了!”

    “覃天大哥!让我来照顾她吧!”蓝胭脂就这么一个闺蜜,听说覃天是从慰安所中把人救回来的,她已经哭过两回了。

    “胭脂!听大哥话!我已经让专人照顾她了!”

    “大哥!为什么不让我去照顾她啊!”

    “傻丫头!她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你啊!”

    “为什么啊!?”

    “她现在搞成这样子看到你只会让她更痛苦难过!所以还是让她的情绪稳定一些再说吧!明白了吗?”

    蓝胭脂懂覃天的意思了,她被那么多小鬼子欺辱过,应该都不想活了,如果看到自己情绪会更激动更难过,很可能还会更恨自己,现在见她的确是不合适,于是央求覃天道:“覃大哥!那你一定要好好开导她!她的本质并不坏的!”

    “我知道!等她好了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蓝胭脂此刻对鬼子的恨意更浓,说道:“覃大哥!让我跟着你杀鬼子吧!”

    “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说!我还有事要去办!”

    “覃大哥!让我跟你去吧!”

    蓝胭脂需要的是实战经验,反正去接明台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于是覃天便答应了。

    覃天带着和尚,蓝胭脂三个人便装离开三青社,确定无人跟踪来到一处江边的废墟,明台就藏在这里。

    “明台!明诚让我们来的!”覃天靠近废墟就轻声喊道,

    明台手里握着枪灰头土脸的从一片残垣断壁后面出来,见来的三个人都不认识,问道:“你们是谁!?”

    覃天举起双手说道:“当然是自己人!否则明诚怎么会告诉我们你的藏身地!”

    “明诚怎么没来?”

    “你这两个哥哥现在被特务盯死了!根本无法过来!”说完覃天来到明台跟前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些工具对明台说道:“去江边把脸洗干净了!我帮你易容!”

    “哦!”明台现在穿的是破破烂烂,脸上身上也都脏兮兮的,

    “覃大哥!这是谁啊?”蓝胭脂问,

    “明台!杀了藤田芳政和南田洋子的那个军统特工!”

    “原来是他啊!”

    “我们现在需要把他带到安全地方去!”

    “带回三青社吗?”

    “嗯!先带回三青社!然后再想办法把他送出上海!”

    明台回来覃天帮他易容成了个中年人,然后带着他上车往三青社开。

    “喂!你们到底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们?”如果是敌人就不会给自己易容了,明台现在只是想知道眼前的三人到底是哪边的人,因为他希望这三个是延安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