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坑鬼子系统 > 第317章 祸国殃民之辈
    看到孩子们都救了回来,这帮人是磕头感谢,齐锐问道:“山洞里还有不少活着的土匪,他们醒来应该会报复你们吧?”

    “那是肯定的!”

    “他们抢人大土司知道吗?”

    “知道也不会管的!”

    “那既然如此,你们赶紧回家吧!这里就当没来过!最好是把这几个小妹妹赶紧送走!”齐锐劝到,

    “我们知道!谢谢恩人!”

    齐锐他们把人送走之后又返回了山洞,他们先彻底的侦查了一遍山洞,发现里面的确是存着不少货物,什么都有,应该是最近刚抢来临时存放点。

    “锐哥!不行全都杀了得了!留着也是祸患!”韩彰说道,

    “这还有二百来人,全都杀了的话是不是太残忍了?”这些土匪毕竟都是中国人,齐锐有些下不去手了,更担心大哥知道会责怪。

    “锐哥!这些都是罪大恶极的土匪,十来个和百十个杀了意义还不是都一样!”韩彰说道,

    “说的也是!”

    “锐哥!杀了吧!有一个活口以后可能都会给那些百姓带来灾难!”柴豹也劝到,

    “杀吧!这里这么多货物我们也转移不走,那就发信号让谭雪她们带人过来守着吧!”齐锐说完就动手了,

    这些土匪被迷倒之后被齐锐他们几个人全都拧断了脖子然后堆在了山洞嘎啦里。

    韩彰发了信号,谭雪带着大队人马过来全都驻扎在了这个山洞中。

    而此时,李润之已经忍不住和尚大美人的诱惑伸手去解他的衣服扣子,却不想被这位绝色美女一把按在了床上,威胁道:“发出一点声音就弄死你!”

    李润之听到男声浑身打了个哆嗦,因为对方用膝盖顶着自己的后心,想喊也喊不出来,而且现在的姿势特别难受,就低声哀求道:“我保证不喊!能不能别顶着我!”

    千守龙介和岩寺真优二人在外面看的清清楚楚,一个人去报信,另一个从窗户进入房间,帮着和尚把李润之捆上。

    覃天听说和尚已经控制住了目标,这才带着人过去,李润之的宅子里还是有不少看家护院的,凡是遇到的都被覃天等人直接弄死,尸体就放在原地管都不管的来到李润之的房间。

    李润之看到阔少身边多了不少手里拿着家伙的人,惊骇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和你做生意的人啊!”覃天说完拿了把椅子坐在了他对面,

    “你想干什么?我可是有上万兄弟呢!你们要是敢动我!你们肯定走不了!”

    “我还真不信!因为我们会带着你走!咱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做生意的吗!”

    “这笔生意我可不做了!”

    “那可不行!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已经收了我二十根大黄鱼订金了不是!”

    “那些金条我没打算要!还给你便是!”

    “我既然带在身上就是给你的!我们不是说好了每个人出五千根大黄鱼做生意的吗!”

    这话李润之说梦话都不会说出来的,此刻他忽然明白对方来意了,自己就是土匪祖宗,现在居然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便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金条全都在官道的卡车上,所以你跟我们离开的时候也必须带上五千根大黄鱼!不然你可就回不来了!”

    “我可没有这么多金条!”

    “李大土司到底有多少家底我很清楚!三百箱金条我只让你出五千根!李大土司可别不知好歹,惹急了我可是一箱也不给你留全都带走啊!”

    覃天怎么知道三百箱金条,在现代就有个传说,说在云南最大的土匪被消灭之后他三百箱的金条不知所踪!现在想一想就是李润之没错了。

    “我要是不给呢?”

    “那我们就要大开杀戒了!我想我们一定会找到这些金条的!到时候我可一箱也不会给你留!因为你到时候也没命用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我给你金条我也不见得能留下一条命!”

    “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不杀你!因为我们来就是求财的!你死不死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无所谓!再说我们也不怕你来报仇!”

    “那你把我的人叫来!”

    “不用你安排!你先跟我们走就是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

    “老实点!跟我们走!”和尚伸手就薅住了李润之的脖领子,一使劲就把他人给提溜了起来,

    覃天这帮人押着李润之离开他的府邸,他的手下一直跟到了山脚下。

    “回去之后立即给我们准备五千根大黄鱼!我们要和你们大土司去做一笔大生意!如果不按照我说的做,那他可就回不来了!”覃天对这些土匪说道,

    “去找涵之!让他带着金条来找我!”李润之对为首的土匪说道,

    这些土匪早就有人去报信了,听了之后又离开了几个人,这时候柴豹,易晨,乔武还有千守龙介四个人找来。

    “大哥!”柴豹过来附耳把山洞那边的事情报告,

    覃天点点头对大家说道:“走!”

    覃天他们离开,土匪在后面跟着,覃天当着这些土匪的面割掉了李润之一根小手指警告到:“再跟着我就把他的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

    “不要跟着来了!”被割掉半根小手指的李润之知道这些人拿不到金条肯定不会杀自己的!现在已经这样了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土匪这下没有跟上来,而是站在原地等命令,就这么目送着大土司被带走。

    韩彰和柴豹带着覃天来到山洞,看到这里这么多的物资,其中还有不少箱子,里面绝大多数都是外国货!覃天立马明白这山洞里有多半东西都是从滇缅公路上抢来的!

    这些物资都是重庆花钱买来或者用东西换来的,那时候所谓的支援并不是无偿的,不是贷款就是用特产什么的交换来的,但物资却在一个土司的临时山洞中找到,覃天能不生气吗,不由骂道:“这些狗东西!还真是什么都敢抢啊!”

    “大哥!他们都是一些祸国殃民的土匪!刚才还抢来几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齐锐把刚才的事情简单说了说,

    “杀得好!这些土匪我们不消灭也会被其他部队消灭!多留他们一天老百姓就多遭殃一天!”覃天并没有责怪齐锐,这些土匪就算现在不杀,后来还不是要被解放军消灭!现在能杀就杀。

    “大哥!这些货物我们怎么处理?”齐锐问,

    “你们之前不是帮了一些当地百姓吗,去把他们找来,把粮食什么的偷摸的分给他们一些,反正这么多东西我们也全都带不走!”

    这里百姓过的什么日子不用看就知道,反正这些东西也运不走,还不如分给当地百姓。

    “大哥!这里只是李润之的一个临时仓库,正式的仓库里有多少东西我都不敢想了!”齐锐说道,

    “说的也是!不过不要着急!这个人我们要好好的给他放放血!”

    “大哥!此人难道不杀了吗?”齐锐问,

    “还是把人交给龙大哥吧!”覃天不想给龙云添麻烦,虽然李润之是当地的一个毒瘤,但现在杀了或许会让云南地界产生动荡,杀不杀还是听龙云的,再则就算杀了李润之还有其他人接替他,因为哀牢山这形势已经形成。

    覃天打算和龙云唱歌双簧,再好好的敲诈一下这狗东西,所以才会用美人计直接控制并带走他,五千根金条只是小意思,后面才是重头戏。

    等消息的时候,覃天再次来到李润之跟前说道:“涵之是你兄弟吗?”

    “不错!”

    “嗯!你说你要是死了!这偌大的家业是不是就给落在他手里?”

    “哼!”李润之听了脸色微微一变,

    “我可不了解他,你说他要是借着救人强攻把你也杀了,有没有这个可能?”

    “他敢!”

    “这有什么不敢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李润之这时候看眼前的阔少可不是慵懒的跟抽了鸦片一样浑身无力了,

    “我们是擎天军!来云南凑集打鬼子的物资来了,我们在前线流血牺牲的抵抗小鬼子,你们在这里享清福!所以不好意思只能让你破费了!”

    “谁告诉你我是大户的?”

    “这还用谁告诉我吗?在这里有谁不知道你这个土皇帝的吗?”

    “龙云让你来的吗?”

    “还真不是!因为我和龙云根本就不太熟,不过来这边第一站就是看着薛岳的面子上去拜见了他!结果他穷的叮当响只给我了二十根大黄鱼!所以我这才自己想办法!结果一打听这边最有钱的就是你!哈哈!”

    覃天尽量的把杀气收敛,让李润之感觉自己不会杀他,防止他和自己鱼死网破。

    “原来是为了打鬼子!不早说!我给你就是了!”李润之已经看到地上有血迹,而且这里自己可是放着二百多人呢,现在一个也看不见了,也听不到动静,四下里看看,结果在犄角旮旯发现了一堆尸体,由此可见这帮人全都是狠角色,所以他是真不敢乱来了。

    “你是不是认识龙云?”覃天问,

    “自然是认识的!”

    “那就好办了!到时候我会把你交给他处理!”

    说话间,山洞外来了数百人,为首的一人手里拿着盒子炮,来到这里就咋呼道:“是谁敢在我哀牢山撒野!”

    “他是你弟弟吗?”

    “不是!他叫善布!是我的兄弟!带我去吧!不然他看不到我很可能会强攻的!”李润之说道,

    覃天带着李润之来到山洞外,就看到眼前全都是火把,把山洞前照的犹如白昼。

    “大土司!”看到李润之数百人是齐声呼喊,

    “涵之呢?”李润之问,

    “他马上就来!”

    “谁让你们来的?”

    “是二当家让我们来的!”

    “都回去吧!我没事!”

    “大土司!你都被绑着了还说没事!”

    “我说没事就没事!赶紧回去吧!”

    “不行!二当家的说了!让我们务必留下确保这些人不敢伤你!”

    “你们留下我反而更危险!”

    “大土司!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善布问,

    “他说他们是擎天军!”

    “擎天军!?”善布听了手里的枪差点掉地上,

    “怎么!你知道擎天军?”李润之他就是土皇帝,前线的事情他并不是很清楚,

    “大哥!我前些日子不是去了一趟重庆吗!这一路上都是擎天军的传说!说这支军队个个都是天神下凡!”

    覃天听了哈哈大笑:“过奖了!我们可不是什么神!只不过是多杀了几个鬼子而已!”

    “你们真是擎天军吗?”

    “不错!我就是覃天!”

    “杀神覃天!”善布一声惊呼,

    覃天再次大笑问道:“杀神!?坊间都是这么传我的吗?”

    “是啊!”

    “善布!既然知道他们是谁了还不赶紧回去!”李润之心里暗骂,这还吹捧起来了,我管你是擎天军还是阴天军!既然敢招惹我李润之!你们就休想活着离开云南!

    李润之现在就是缓兵之计,他想着赶紧脱身,然后再找这个覃天算账!

    覃天哪能不知道他所想,他是巴不得此人来报仇呢,因为这样才会让他吐出来的更多。

    善布这次听话了,带着数百人后退到千米之外。

    “善布大哥!他们真的那么神吗?”

    “真的!我听说这些人非常厉害,尤其是他们杀鬼子全都是以一敌百的存在!”

    “杀小鬼子都这么厉害,那打咱们还不简单啊!”

    “就是说呢!而且我听说这帮人嫉恶如仇!看来是听说我们都是土匪才来的!”

    “那大土司会不会被他们杀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想应该不会!他们应该是来求财的!”

    “求财!他们不是杀神吗!”

    “打鬼子需要钱啊!你想想枪支弹药什么的哪一样不要钱!”

    “说的是啊!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吗!”

    “子弹也挺贵的!更别说炮弹了!”

    李涵之带着人来了,他带着来了几辆车,上面全都是箱子,袁朗他们过去查看了一下,是金条没错了!于是就借着他们的车把一些物资和金条全都运到了官道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