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坑鬼子系统 > 第319章 等你们凯旋!
    又装了一飞机,这次覃天让潘宏、张庭他们运回去,自己带着队伍慢慢悠悠的去老黑山。

    “大哥!咱们这么慢干什么?”和尚问,

    “等李润之准备准备啊!”

    “大哥!你又用这些招数坑坏蛋!”

    “我只会坑鬼子和坏蛋!怎么办呢!这些招数眼睁睁的就好使啊!”覃天说完坏笑起来,因为这次已经没少宰李润之,如果他敢来招惹,那不好意思只有继续坑了。

    “的确是好使!这样我们有钱买军火又可以和鬼子大干一场了吧?”和尚问,

    “必须的啊!现在已经快六月了,等我们回到湖南七月份,操练两个月新队员就开战了!”

    “大哥!我们在什么地方和鬼子打?”文琦问,

    “鬼子第十一军始终都想攻占长沙城,不过好在薛岳这位指挥官很厉害!有他在长沙不会丢!所以到时候我们必须去帮他们!记得之前我们差点全歼了106师团吗?等秋季岗村宁次会再次进攻长沙!到时候又是一场大型会战!”覃天说道,

    其他人听了也都兴奋起来,齐锐问道:“这不就是说咱们有大仗可以打了!?”

    “没错!所以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武器弹药和能打仗的人!”

    “所以我们这次去老黑山就是招募那些土匪?”

    “对!这是咱们的宗旨!那就是让亦正亦邪的那些土匪和义匪都成为打鬼子的英雄!”

    “对哦!大哥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擎天军八成都是土匪出身,而且一个赛一个的能打,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和尚最早的时候就不太理解,但现在他发现土匪并不都是坏人。

    哀牢山

    “大哥!这亏咱们就这么咽下了吗!?”李涵之问道,

    “怎么可能!涵之!你立即带几个生脸的好手赶往老黑山的塔子寨,告诉寨主徐大头,覃天会去敲诈他们,让他联络周边的土匪兄弟好好招待一下他们!”李润之不敢自己去,所以想着借刀杀人。

    “是哦!擎天军我们看过了!加在一起不到二百人!他们也太嚣张了!我们跟着一起打吧!”李涵之说道,

    “别!就让老黑山附近的山寨搞就行了,千万别让覃天知道这事我们掺和其中,此人太狠!龙云不敢得罪是有道理的!”李润之本想回来之后就带着人马去报仇的,但听说覃天又去了老黑山,就感觉这事不对。

    覃天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人马龙云知道啊,既然知道干嘛还敢让覃天去,要知道他要是在云南出事那事情可就大了!不对!覃天说不定是故意的!就是为了引自己去!这样他就有借口杀自己了!

    越想越害怕李润之这才想让老黑山的土匪试试,如果能杀也和自己没关系,杀不了的话再看。

    “那要是徐大头他们不行呢?”

    “多说一些擎天军的坏话,就说他们是比谁都凶残的土匪!让他多联络一些人!你这次给他们带一些枪支弹药过去!但记住!千万别说这事和咱们哀牢山有关系!”

    “他们不会也听说过擎天军吧?”

    “听说过屁啊!那边交通不畅,信息极不发达,我都第一次听说,更何况是他们!”

    “大哥说的是!我这就去办!”

    一天多的路程,覃天他们一百多匹马就到了老黑山,这一路打听过来得知老黑山还真有一伙土匪,他们从来不打劫周边村子,但却经常去打劫周边的地主和土司,他们最常用的就是绑票勒索,但近两年生意好像不好做了!

    “大哥!我们这么多人过去他们肯定会提前得到消息的。”齐锐提醒道,

    “说的没错!这次我们还是几个人过去!”覃天说道,

    “那哀牢山那边怎么办?”

    “无妨!易晨和乔武已经发来消息,李涵之带着几个人赶往老黑山了!不过他们去的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覃天说道,

    “这边还有两个老黑山吗?”

    “不错!在我们要去的老黑山南边一片山,那边还有个老黑山,也应该有土匪。”

    “大哥,我们赶紧过去吧!以防止他们埋伏!”

    “文琦,谭雪,司雯,桃姐,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次我不能带姑娘去了,你们带着队伍等消息!”因为这些姑娘太好看,是男人就会动心的,就像曹猛一样,一看到二凤就走不动路了。

    “大哥!他们要是直接埋伏怎么办?”

    “应该不会的!不是说老黑山的土匪不打劫百姓吗!也没听说他们杀过人!应该不会有事的!等我们信号!”

    覃天带着齐锐,韩彰,柴豹,袁朗,和尚,黑山还有蛮熊骑着马去老黑山,等到了这里就发现山下有一百多人正列队等着了。

    “请问来者可是覃天覃长官?”为首的一位看上去五十来岁的人扬声问道,

    覃天赶紧跳下马,抱拳回道:“在下正是覃天!请问你们可是老黑山的英雄?”

    “英雄不敢当!我是老黑山张二杆!这些都是我的兄弟姐妹!覃长官!请山寨里说话吧!”

    覃天他们艺高人胆大,根本就不担心山寨里有埋伏,拱手道:“谢谢张大当家的了!”

    覃天等跟着这些人来到山寨中,这里早就准备好了酒席,张二杆举杯说道:“覃长官!我们的探子早就打听到你们去哀牢山的事情了,更知道你们绑了李润之的事迹!我们这帮人是无不敬佩啊!”

    “原来如此!”覃天赶紧举杯,绑李润之这动静的确搞得不小,老黑山听说了还真是不奇怪,这件事情应该已经在云南境内传开了。

    “覃长官!我们老黑山可穷啊!给诸位英雄准备这桌酒菜就已经是极限了!还望手下留情!再说我们和哀牢山可没法比啊!”

    “张大当家……”

    “覃长官!你就叫我老张吧!我以前是滇军部队中的一个小排长,年纪大了退役回乡,结果父老乡家被当地地主土司欺负的没活路,所以这才拉杆子当了土匪!不然我们这些人早就不知道死在那里了!”

    覃天环视了一下在座的这些土匪,几乎全都是二三十岁的居多,男男女女的都有!一个个身上衣服补丁摞着补丁!和哀牢山简直没法比。

    “张大哥!看来你们的日子很不好过啊!”

    “我们现在就靠老乡救济点粮食,要不就是去抢点,但现在当地地主和土司防我们防的很严实,我们已经半年多没做生意了!”张二杆叹声说道,

    看在座的一百多人还真都是面黄肌瘦的,于是覃天说道:“张大哥!不如让他们跟着我走吧!”

    张二杆听了一愣,问道:“给您走!?”

    “我来就是为了这事来的!”

    “覃长官肯带着他们走吗?”

    “我带他们走也是为了打鬼子!您舍得就行!”

    张二杆激动的说道:“有什么舍不得的!小鬼子要是打过来我们不也还是没有活路!把他们交给你我反而放心啊!”

    “张大哥以为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张二杆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瞒覃长官说,我们还以为你们是来募捐的!要钱我们还真是没有,但要人的话,这些人都可以带走!他们经过我的训练打仗还是没问题的!”

    “你们这些枪都是哪里来的?”

    “我们刚开始干的时候生意不错,弄到钱就买枪支弹药了!但这些年实际上没怎么用过,基本上也都让大家练枪法用了!”

    “张大哥说他们打仗没问题是吗?”

    “绝对没问题!我之前怎么说也是个排长,而且枪法是队伍中比较不错的!回来之后就训练这些后生姑娘,他们现在的水平比一般国军可强多了!”

    “那龙司令说来招募过你们,你怎么没答应?”

    “我就是从国军退役的!我知道他们都是什么战斗力!这些孩子去了就是送死!我还真舍不得!但擎天军谁不知道啊!跟着覃长官打鬼子我一万个放心!”

    覃天一想,既然老黑山在昆明都有眼线,听说过擎天军也就不奇怪了,于是说道:“行!等吃完了饭让他们展示一下实力如何?”

    “可以啊!”

    简单的吃了几口,覃天就看了他们的实力,还别说,一个个的枪法还是可以,好歹训练训练上战场就没问题。

    “行!还真是挺不错的!我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

    “覃长官!我们要是提前知道你是想招募我们的话,根本就不用您来,我们自己就去了!因为我这里真的揭不开锅了!我也没本事养活这一百多人了啊!”张二杆说道,

    “也难怪,我们一路打听过来,你们从来不打劫乡里乡亲的!地主老财们也都提防的紧,你们也无从下手了!”

    “何止啊!地主和土司都有自己的护乡队了!我们去过几次就是开战!”

    “那张大哥就不用愁了,我会好好善待他们的!但我提前和你们说好,我们这次去可是打鬼子的,打仗就会死人,我可不保证能把他们全都送回来,但我保证我会尽力!”

    “覃长官!我就是当兵的这点道理怎么会不懂!他们能为我们国家而战是他们的光荣!战死也总比在这里被人骂土匪强啊!”

    “覃长官!我们不怕死!”有青年说道,

    “对!我们老黑山没有怕死的!”其他年轻人也说道,

    “很好!那以后你们就是擎天军的人了!但我要提醒你们!既然是擎天军的人那就必须服从指挥听命令!擎天军是军机很严的队伍!你们一定要有心理准备!”

    “覃长官放心,我都是按照部队的纪律来约束他们的!他们懂规矩的!”

    “如此最好不过!”

    覃天让韩彰发信号给司雯和文琦他们带着队伍过来,他继续问张二杆:“张大哥,听说这周围还有不少土匪?”

    “在南边的确是还有三伙土匪,其中以徐大头最有名!手下大概有二百多条枪!为了生存他们也是经常打家劫舍的!不过在之前他们也都是穷苦老百姓!都是被逼无奈才当了土匪,他们和哀牢山可不一样!”张二杆帮着说话道,

    “他们和哀牢山熟吗?”

    “这个我不知道,但哀牢山可是无恶不作!加上势力又大,你想连龙司令都忌惮三分,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小伙土匪了!不过我们见到肯定是绕路走,从来不去招惹他们的!”

    “难道就没有和哀牢山抗衡的武力?”

    “有是有!但他们离着远的很呢!”

    “哦!在哪里?”

    “在边境呢!那伙土匪经常越境抢劫!不过这段时间他们的生意也不好做了!”

    “为什么?”

    “之前他们是吃滇越铁路!不过鬼子和国军来了之后,他们就跑到边境线去了!现在具体在什么地方我还真不知道!”

    “谢谢张大哥!你为什么不跟我们走?”

    “我这边还有未了的心愿!而且我现在重病在身也走不动了!”张二杆摇摇头说道,

    “爹!你自己留在这里我们怎么放心!”

    “孩子!我这身体你们还不知道吗!现在连枪都快拿不动了,去了不过就是给你们添麻烦!再说我也不舍得离开你们娘啊!!”

    “爹!那我们也留下照顾您吧!”

    “这怎么行!你们还是跟着覃长官吧!他可是大英雄!你们去了不要给我们云南人丢脸!一定要多杀鬼子!听覃长官的话!”

    “爹!”

    “没关系的!又不是没人陪我!”张二杆指了指不远处两个年级都四五十岁的人,

    “可是你们靠什么生活啊!”

    “张大哥!不如这样吧!我在昆明给你们开个小店!我保证五年之内这些孩子都会回来!”覃天说道,

    “这……”

    “好了!就这么办了!这样孩子们也放心不是!”

    “那行!我们就在昆明等着你们凯旋而归!”

    覃天带着人在老黑山住了一晚,清晨易晨和乔武两匹快马赶了过来,见到覃天报告道:“大哥!塔子寨聚集了数百土匪,哀牢山给他们一些枪支弹药,但他们的人并没有掺和已经回哀牢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