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4
    根本没料到他会不承认的柯绵有些错愕:“什么?等一下!”

    抱着君子兰的人下意识地靠近车门,试图拦住他:“顾少清!”

    银灰色的车起初还像是怕撞到她,全程慢吞吞地挪动,后来到了位置更空旷的场地,就干脆利落地倒车远离了她,然后加速转头离去。

    柯绵:……

    柯绵:好样的,顾少清是吧,我记住你了。

    那边疾驰而去的人碰到了红灯,停下来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扶额叹息,脸烧得发烫。

    真是......

    蠢死了。

    无法想象自己这个跟踪狂在她心里的形象有多么糟糕的人自暴自弃地盖住眼睛。

    居然就这样落荒而逃了......

    .....顾少清,你是猪吗?

    人少了很多,柯绵还不想回家,慢悠悠地四处走了走。

    晚上天空居然现了很漂亮的晚霞,柯绵抱着君子兰驻足欣赏了一会儿,一个男孩子摸着头走过来:“你好,请问.....”

    他身后一群衣着时尚,笑容青春的人在起哄。

    柯绵收回视线,笑了:“好啊,你扫我吧。”

    看晚霞的时候手机又震动个不停,她摸出来看了一下备注,又放回包里,继续看晚霞。

    回到家,才把手机拿出来,扫了一眼,眼神嘲讽。

    离婚多年的夫妻居然还有这样的默契,拨电话都是前后脚。

    她懒得回拨,发了条信息过去:“微信说。”

    然后就去洗澡。

    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拿起来一看,两边都是十几条语音,语气激动。

    她听了几条,就失去了耐心,在沙发上坐下来,回复:“知道了。”

    结果她还没主动拨给卢女士,贺垣的母亲就自己打过来了,语气倒是比之前客气些:

    “柯绵啊,听说你和贺垣分手了?”

    柯绵“嗯”了一声,那边温和的女声接着道:“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女孩子还是要好好地对自己,不能想不开了作践自己,是不是?”

    柯绵笑眯眯地听了几十分钟,又笑眯眯地应了:“您说的是,您放心,我不会去打扰他的。”

    卢女士满意地挂了,柯绵给君子兰浇了些水,把电话拨给家人分组里剩下的一个,边把分组简介改成贺家,边笑着问好:“贺叔叔。”

    那边似乎是已经知道了分手的事,叹着气劝了她几句,顿了顿,又严肃道:“绵绵啊,你长大了,既然和贺垣不合适,分就分了吧,有什么呢?可千万不能看轻自己的生命啊。”

    柯绵应了几句,也不辩解,笑着道:“那就麻烦贺叔叔把婚约解除了。”

    那边叹了口气,长相清丽的女子语气带着笑意:“对了,您有空可以去医院看看贺垣。”

    贺兴还来不及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那边一向对他们二老敬重有加的人已经礼貌告别挂断了,家风清明了几十年的贺兴心里突然浮现出不详的预感,想了想,没打电话给儿子,第二天就打车来了医院。

    出医院的时候脸色铁青地打电话:“孽子!出来!”

    何语嫣想跟上去,正好临上查床,和她玩得好的小林推她:“你去吧,老爷子到底是高知分子,顶多骂几句,不会把贺医生怎么样的。”

    何语嫣脸色一白,仿佛被踩中了老鼠尾巴:“你什么意思?”

    小林愣了一下:“我没……”

    何语嫣冷笑:“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来作践我,要不是靠着我,你还能在这医院立足?”

    小林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何语嫣,你胡说什么呢?!说话给我客气一点!”

    眉眼间萦绕着戾气的高傲女子一巴掌挥过去:“你也配这样和我讲话!”

    “看什么看?!”

    半边脸肿了起来的小林尖叫一声,不管不顾地冲上去要厮打,其他人拉都拉不住。

    何语嫣怒了,拦不住,最后两个人扭打起来,愣是把事情闹大了,路过的实习生听了几句,暗道不好,忙跑去叫人。

    刚刚接受完老爷子训话,憋了一肚子火的贺垣走进医院,脸色有些沉,就看到实习生跑过来,眼神奇奇怪怪的:

    “贺医生……那边打起来了……”

    贺垣觉得自己都有些焦头烂额:“打起来了不应该找保安队吗?找我有什么用?”

    实习生张张嘴,看了眼他的脸色,有些迟疑地开口:“他们……在说您和何医生呢……”

    贺垣心里咯噔一下,想起老爷子训他的那些话来,忙跑过去。

    何语嫣和小林还扭在一起呢,两个人脸上都被抓花了,嘴里骂着什么,小林突然泼妇似的大喊:

    “还我不要脸,我呸!最不要脸的是你!人家贺医生明明有女朋友了还犯贱似的往上贴,谁还能比你更不要脸!”

    其他人忙拉着她不让她说了,被拉开的何语嫣气得大哭。

    贺垣脑子都在嗡嗡地响,上前拨开人群,语气沉怒:“好了!这是医院!要吵出去吵!”

    嘈杂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神情各异,何语嫣捂着脸哭着跑走了。

    小林朝着她的背影吐了口口水:“我呸!”

    那边闹腾,这边柯绵倒是睡得安稳,第二天打开手机,果然又凭空多出很多未接电话来。

    柯绵看了眼数量最多的号主,才想起来自己忘了把那位卢女士拉进黑名单,正准备补拉一下,那两位的电话一又个接一个地打进来。

    女子淡定地摁下接听键。

    “柯绵!让你去道歉你怎么把贺垣的事情捅出去了?!我是这么教你的吗?!”

    女子打理着花草,闻言眼睛眯起来:“你教过我吗?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十岁就不归你养了。”

    那头似乎被气得不轻,又破口大骂了些什么,柯绵直接挂了电话。

    捅出去?

    柯绵悠悠地抿了口咖啡,做了,就别怕啊。

    吃了早饭,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想了想,又抓起手机,去了朱老板的店里。

    朱老板正准备出发去挑人呢,见到柯绵,高兴地邀请她同去,正愁没啥借口的柯绵笑眯眯地道:

    “谢谢叔。”

    朱老板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下了车,果然看到上次落荒而逃的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温和有礼的人朝他们打招呼。

    然后肉眼可见地僵硬了一下。

    朱老板呵呵一笑:“绵绵正好没事,我就把她也一起带来了,少清你不介意吧?”

    顾少清耳朵烧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