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5
    朱老板和顾少清那位朋友进去面试店员了,待在外面四处看看的柯绵有些无聊。

    男子骨节分明的手指推了推眼镜,视线转到她身上,又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转开。

    顾少清这个动作重复了几次,柯绵笑眯眯地看过去:“好看吗?”

    以为她没发现的顾少清咳了一声,不敢看她了。

    柯绵觉得眼前这人真是有趣,宁愿默默地跟着她给她照路,也不愿意光明正大地和她说话,怎么,她很吓人吗?

    于是走近了些,笑着问:“你怎么认识我的?”

    她真的不记得记忆中有这么个人,他却好像已经认识了她好久一样……

    到底是为什么呢?

    她真的很好奇。

    男子长长的睫毛颤了一下,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

    柯绵在不敢看她的男子面前招了招手:“你怎么不回答我?”

    顾少清觉得她离自己太近了,下意识地往后退,动了之后又立刻后悔了,下意识地看她。

    棕褐色的深邃瞳孔显得平静无波:“我……”

    并不知道,僵硬的手指和微红的耳垂已经暴露了他的人,安安静静地垂下眼,像一个古老国家里走出来的绅士:“我听说过你。”

    柯绵歪头:“听说过……那你怎么认出我的?你在哪见过我的照片吗?”

    顾少清看她一眼,“嗯”了一声。

    女子“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顾少清眼神落在身旁,修剪整齐的花草上,心神却忐忑地关注着身旁的人。

    柯绵赏花的间隙,又看了他好几眼,男子的身形僵硬,忍不住看她:

    “怎么了?”

    话出口就后悔了,觉得自己“咄咄逼人”的样子特别的面目可憎。

    ……又说错话了。

    顾少清手指蜷缩起来,微微垂下眼帘。

    并不知道自己那一声“怎么了”透露了多少隐秘的心意的人有些懊恼,又有些气馁。

    眸子里像融化了绵绵暖意的姑娘看着他笑起来:“你好像特别紧张。”

    柯绵沉吟了一会儿,歪头:

    “你喜欢我?”

    顾少清一僵。

    朱老板出来的时候,柯绵正自己一个人,坐在亭子里喝茶,悠闲自在得很。

    笑着走过去的朱老板看了眼四周,有些奇怪:“诶?少清呢?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柯绵笑眯眯地:“可能有事去忙了吧。”

    耳朵红成那样,说话都结巴了,的确是该消失一下。

    不然朱老板又得觉得自己对他做了什么了。

    毕竟是朱老板赞不绝口的人。

    喝了一口花茶的人满意地眯起眼睛,又想,不过这个顾少清,她试探了几回,确实是纯情又招人喜欢,关键是,长得还好看,赏心悦目极了。

    慢悠悠地放下茶杯的人眉眼弯弯。

    很适合抢回来当老公。

    在快穿局待久了,身上都沾染了一些匪首气质的人单手撑着下巴,随意地想道。

    朱老板又和顾少清那位朋友坐下来聊了会儿运营的事情,柯绵漫不经心地听了几句,饶有兴致地看了眼同样也将好奇的目光投掷在她身上的人。

    顾少清这位朋友倒是很专业,看来朱老板店铺的事情,她不用再操心了。

    专心搞那个坏人好了。

    魏哲则是暗暗地评价道:长得不错,气质也好,就是眼神有点淡,像是经历颇多的样子……

    顾少清那块木头今天都反常好几次了,眼神也不对劲,该不会真的看上这位了吧?

    那可能有点棘手啊。

    魏哲挑挑眉,放下手中的花茶。

    越是经历丰富的人,越知道自己要什么,少清要是不符合她的要求,很可能第一局就出局了。

    顾少清一控制不好情绪就喜欢打沙包,那到时候,那个小子不是得把沙包都砸烂了???

    有了真切的忧虑的人有些烦恼。

    顾少清直到他们要回去的时候才再度出现,换了一副楠丝眼镜,还是温和克制的样子,语气很平和:

    “抱歉朱老板,临时出了点变故,没能好好地招待你们。”

    柯绵笑眯眯地看向他的耳朵。

    耳朵以肉眼可见地速度红起来的人维持着表面的冷静克制,眼神却闪躲着不敢看她了。

    实在看不下去了的朋友咳了一声,顾少清默默地将视线移开,强迫不敢自己不要再去关注她的行动了。

    ……毕竟见到她才两三天,他已经把自己暴露个彻彻底底了。

    再看下去……他真的要完了。

    没察觉到三个人氛围有些奇怪的朱老板刚好打开了车门,爽朗地回应道:

    “少清客气了,今天还是得多谢你和魏先生啊!不然我这个门外汉,哪能学到这么多东西,招到专业的人呢?”

    魏哲笑了笑:“朱老板客气。”

    朱老板摆摆手,又再三邀请他们有空到店里来吃饭,便笑着上了车。

    柯绵也笑眯眯地挥了挥手:“再见。”

    顾少清耳朵一红:“再见。”

    魏哲看了眼身旁的好友,默默地笑了。

    有戏,绝对有戏啊。

    看来这根万年闷木头,终于要开花喽。

    朱老板是真心觉得这一趟来得值,一路上兴致勃勃地和柯绵说起要注意的事情,和以后开店的计划来,又问起她的意见来,柯绵笑着道:

    “我觉得挺好的,有魏先生帮您,店里的事情想必能更好地解决。”

    朱老板认同地点头,又感叹道:“少清这回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

    他突然想起什么,笑眯眯地看她:“绵绵哪,你觉得少清这孩子怎么样?”

    柯绵点头:“很好啊。”

    朱老板耐心地引导:“是不是特别的乐于助人,有责任感?”

    柯绵点头:“嗯。”

    确实很乐于助人,看到她家没开灯还特地等她,又这么费心地帮助朱老板。

    抛开其他的不说,她还真不忍心对这样的好人下手。

    朱老板一瞧,觉得有戏,笑得眼睛又看不见了:“那,我把少清的电话告诉你,你们多联系联系?”

    “反正有些东西啊,我也不懂,你们年轻人嘛,好沟通,说好了再告诉你叔,行不?”

    柯绵眨眼,抿嘴笑:“好啊。”

    她正愁怎么从那个害羞的家伙那里拿到联系方式呢。

    既然他还那么含蓄,不敢主动,那她只好主动出击了,谁让,他这么符合她的择偶条件,又这么地,招人喜欢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