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7
    这话听起来讽刺,倒也算不得假。

    说起来是青梅竹马,这段真说起来延续了十几年的友情爱情,从一开始就是柯绵自己巴巴地跟着他粘他粘来的。

    那时候柯绵的父亲在贺父的手下任职,租房子的时候住了对门,

    两家就熟络了一段时间。

    柯绵还是个刚会说话的小孩子的时候,贺垣喜欢在那院子里看书,她就喜欢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抱着他撒娇,大了一点会说话了,就时常口齿不清地喊着要做他的女朋友。

    柯绵的父母离婚各自成家之后,归奶奶养的人平白无故得了很多宠爱,平日不怎么搭理她的人某天也对着她犹豫道:

    “明天来我家玩吧。”

    她自以为得了些他些许偏爱,这才开始了这么些年的纠缠。

    现在想起来,说是谈了这么些年,情侣间该做的事没做过几件,不该受的气倒是全都受了。

    不说贺家长辈那一块,和贺垣平辈的那些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的,大多都不太喜欢她,不过到底谈了这么久,倒也没谁真的和她说什么,表面客气着,就是背地里听见几回几位说话不客气了些。

    贺垣的朋友圈子,对她就不甚客气了,几个人出去吃饭,从来没喊过她,碰见她也权当不认识,没什么好脸色。

    不过……倒也不能全怪他们。

    柯绵突然叹了口气。

    她要是那个圈子里的人,倒也不见得能对一个要什么都没有的孤女多客气。

    只是当初就不该凑上去招人嫌,你不喜欢了,也不该就那样冷着我。

    没谁喜欢,而且就该默默地受委屈。

    慕晴在那边有些哑口无言,手机突然提示有电话打了进来,她于是回了:“以后再聊。”又接通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呼吸突然重了一些:“柯绵……”

    女子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看了眼电话屏幕上的备注,笑起来:“是你啊。”

    背靠在玻璃窗上的人僵硬了一下,声音很低:“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

    那边没回话,只有隐约的呼吸声。

    柯绵沉吟了一会儿:“……顾少清?”

    “……我在。”

    女子又笑起来,垂眸的人想,她似乎很喜欢笑。

    她又问:“你是不是喝酒了?”

    顾少清想回答没有,想起和朋友喝的那几杯,又乖乖回答:“喝了一点。”

    听到隐约风声和雨声的人看了眼窗外:“这么晚了……你在哪呢?”

    都不知道喝了多少,还乱跑。

    被训话的顾少清也跟着看了眼窗外:“我……在家。”

    柯绵于是笑着道:“那就好。”

    顿了顿又问:“你不头疼吧?”

    顾少清“嗯”了一声,突然低低地叫了她一句:“柯绵。”

    “嗯?”

    听上去还算清醒的人声音有些哑:“你别难过。”

    柯绵顿了一下:“什么?”

    “……是他配不上你。”

    “我会比他对你更好。”头有些疼的人沙哑着声音:“我保证。”

    宿醉过后的头疼来势汹汹,捂着脑门坐起来的人扫了眼手机,正准备放下再躺一会儿,整个人突然一僵。

    柯绵起来的时候也有些头疼,看了眼时钟,想了想,还是拨了个电话过去。

    “喂?”婉转清丽的女声。

    耳朵已经烧红的人无意识地攥紧了被子,哑声道:“……柯绵。”

    柯绵笑:“酒醒了?没头疼吧?”

    顾少清咳嗽了几声,微微垂下眼,睫毛轻颤:“没,咳咳……没有。”

    “……”

    柯绵把手机拿远了些,确认了是顾少清没错,然后笑了:

    “你还真是……定位给我。”

    挂了电话,才后知后觉耳朵爆红的人,伸手探了探自己额头的温度,手指轻轻地颤了颤,然后覆住了双眼。

    ……他完了。

    顾少清的家离她那有些远,柯绵转了好几趟车才到。

    在门牌号前站定的人抬头看了眼精致的复式别墅,感叹一句有钱真好,才拨了电话给他:

    “……我到了。”

    于是动作仓促,咳嗽不断的人下来迎接她,眼镜也没戴,整个人脸都是红的,看上去真有几分病中的样子:

    “不好意思,咳,我……”

    柯绵微愣,真病了?她还以为……

    女子咳了一声:“进去吧,门口风大。”

    顾少清垂眸,“嗯”了一声。

    柯绵把手上提的一些东西放下来,转头看他:“你吃了早饭吗?”

    脸色潮红的人咳了几声:“没,你呢?”他主动站远了一些。

    柯绵笑:“我吃了,正好我会煮面,给你煮一点吧。”

    她又笑:“你不用怕传染给我,我抵抗力很强的。”

    顾少清戴上眼镜,深邃又迷人的瞳孔专注得只剩她的人语气沙哑温柔道:“好。”

    转过身的人心中感叹:食色性也,古人诚不欺我啊。

    昨晚一起喝酒的朋友打电话来,接了电话的人语气低沉:“喂?”

    他听着朋友说话,眼神却落在了厨房内纤细的背影上,手指微微一蜷。

    男子垂眸,银色的镜框折射出温润柔和的光线。

    朋友在那边叫了他好几声:“喂?顾少清?喂!在听吗?喂!!!”

    回神的顾少清咳了一声:“抱歉。”

    朋友有些纳闷:“你怎么啦?生病了?不会是昨晚喝酒……”

    顾少清看她出来了,压低了声音:“抱歉,下次聊。”

    从来没有被顾少清挂过电话的朋友听见“嘟嘟”声的时候还愣了一下。

    突然就挂了?那边是着火了还是地震了?

    这边既没着火,又没地震的顾少清把手握成拳,放到唇边:“抱歉,咳咳。”

    柯绵把面放在餐桌上,笑眯眯地看他:“你怎么那么喜欢说抱歉啊?面好了,快过来吧。”

    顾少清在餐桌边坐下来,柯绵递给他勺子和筷子:“趁热吃。”

    她坐下来:“对了,我刚刚看你家冰箱……”

    顾少清僵硬一瞬。

    “好像都空了……如果你下午好一点,我们去逛超市?”

    低头吃面的人耳朵一红:“好。”

    柯绵看了他一眼,语气中带了笑意:“对于我的自来熟,你好像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其实背地里手心已经湿了的人又僵了一下,柯绵笑:

    “我是不是太不含蓄了?”

    戴着颜色冷酷的镜框,眸中的光却很清很淡的人顿了一下:

    “……没有。”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盯着眼前的面:

    “我……很高兴。”

    而且……很喜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