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9
    贺父贺母还没说什么,柯母已经站起来破口大骂,顾少清听着她不堪入耳的言辞,眼神冷下来,已然挡在了脸色都没变一下,显然是早已习惯的柯绵身前:

    “您不觉得羞愧吗?”

    待人接物一向温和有礼的人即使戴着文雅的眼镜,用着敬语,语气也冷静得过分,说出来的话却字字诛心,让眼前毫无形象可言的的中年妇人一下子脸涨得通红:

    “您有资格被称为一位母亲吗?”

    “她受了委屈,您带着外人来兴师问罪,她被分手,您却和贺家人指责她没有良心?”

    男子冷笑了一声:“您扪心自问,您配吗?”

    柯母气得手指发抖,却吐不出一个字来,很显然,顾少清毫不留情的批判扯开了她的遮羞布,这下子,再多下流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了,肮脏龌龊的心思也仿佛都在他冰冷的目光下无所遁形。

    男子又看了眼坐着的几人,眸底闪过冷厉:“倚老卖老,恬不知耻。”

    这下贺父贺母都坐不住了,气势凛然的顾少清已经拉着柯绵离开了,被气得话都说不顺畅的卢女士气得跺脚:“好!好得很哪!你们叶家的这个女儿,贺垣你的这个女朋友,真是好得很哪!”

    正欲离开的朱老板转头,语气讽刺:“可不是好嘛,不然怎么还能在有这么一对蛇蝎心肠的父母,还有你们这一家人的情况下长得这么好呢,你们也配被少清和绵绵称作长辈,我呸!”

    几个老家伙都是心口哽了一口血,气得脸色发白,之前被顾少清震住的柯母追出去对着一个背影破口大骂起来。

    房间里剩下的小辈慕晴和林煜都是一脸的一言难尽,何涟脸色难看地看向贺垣,平时温温柔柔的人这会儿却是咄咄逼人:

    “贺垣,你的名声现在有多难听你不知道吗?你居然还敢来找绵绵?还带着你父母来?你要点脸行吗?”

    贺垣又惊又怒地看着她,何语嫣已经尖叫起来:“是你!是你对不对!是你在医院造谣!你这个贱人!”

    何涟冷笑:“造谣?我不过是把事实告诉其他人而已,你以为医院里的其他人看不到吗?他们只是懒得揭穿你们而已!怎么,何小姐,你觉得抢别人的东西很有成就感是吗?我们绵绵和渣男分手你都要大肆宣扬,恨不得昭告天下!哦,对了,我忘了,撇开谈了六年的女朋友,去陪不同科室的女医生值夜班的男人,根本不算东西!”

    “你!”

    慕晴挽起袖子冲上去:“你什么你!敢做还怕人家说了?!”

    何语嫣像只被踩中尾巴的老鼠,脸青一阵白一阵:“你们血口喷人!”

    “我呸!”

    气得眼球充血的女子冲过去,眼看着就要打起来,贺垣也没拦着已经伸出手的何语嫣,个子小,肌肉却很紧实的林煜冷笑着挡在两个女生面前,甩开她的手。

    “有本事去医院调监控啊!看看到底是谁不要脸!”

    贺垣和何语嫣都是脸色一白。

    回过身正好听到这一句,看见两人表情的贺父气得脑袋嗡嗡作响,抄起手狠狠地扇过去:“孽子!你!你竟敢!”

    为了医院闹起来的事他还专门找了柯绵父母过来想劝他们和好,再让柯绵去医院看看贺垣,这事就这么算了,结果人家说的那些肮脏龌龊事儿,他这个混账儿子,竟然,竟然真的做了!

    他,他怎么生出这么个孽子啊!

    这边乱作一团,林煜唾弃一声,转身对慕晴和何涟道:“我们走吧。”

    这些人都什么玩意儿呢!看着糟心!

    拉着柯绵到了公交站牌底下的顾少清垂眸看她,语气仍有些冷:“你不用管他们说什么,内心肮脏的人看谁都是肮脏的。”

    柯绵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起来。

    顾少清微愣:“怎,怎么了?”

    有什么好笑的吗?

    柯绵摇头,嘴角翘起来:“就是觉得......特别解气!”

    顾少清显然还在因为之前那几个不要脸的人说的话而生气,深邃的眸子里全是刺骨的寒意和凛冽:“以后不管是谁这样对你说你,你都不用客气,不尊重你的人不配得到尊重!”

    柯绵笑着点头。

    发觉不对的人垂眸,有些迟疑:“你......都不生气的吗?”

    他要是知道,柯家的父母居然这样对待柯绵,她那个男朋友又是那种无耻之徒,他早该......

    柯绵语气如常地笑道:“不生气啊,我早就习惯了。”

    不过是些不痛不痒的下流之语,她在快穿局走过第一遭就全数免疫了。

    顾少清却误解了她的意思,左胸跳动的器官酸酸涩涩地疼起来:“柯绵......”

    眸光清亮的女子想起什么,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歪头笑起来:“不害羞了?”

    原本还因为自己捧在心尖上的人遭受到的不公平对待而五味杂陈的人瞬间僵住。

    “我看你挺熟练的嘛,又是送钥匙又是笨蛋的,还有那句......”

    柯绵笑眯眯地仰头看他,语气调侃:“二十二岁就想娶的人?你倒是很......”

    耳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红得滴血的人垂眸看她,缓缓开口:“这句是真的。”

    这下轮到柯绵愣住了。

    顾少清手指蜷缩起来,根本不敢看她:“我真的……”

    就在眉眼深邃的人鼓起勇气,把心底藏了十几年的话说出来的时候,熟悉的女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绵绵!”

    柯绵闻声看过去。

    三个人都是有些犹豫地开口:

    “绵绵,你没事吧?”

    “放心!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两个……”

    脏字还未出口,余光扫到清隽挺拔的男子的身影的慕晴就卡了一下,把脏字咽下去,清了清嗓子:“……两个人渣!”

    顾少清不知道自己是该松一口气,还是为最终没说出口而失落,只能默默地看她一眼,收紧僵硬的手指,然向柯绵的几位朋友微微一颔首。

    慕晴低声对柯绵感叹道:“之前那个渣得不行,眼前这个倒是不错嘛!”

    诶?等等,为什么这么眼熟?

    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好像在哪儿见过他的人有些不解地回忆起来:在哪儿呢?

    柯绵咳了一声,看了眼同样看向她的顾少清,眼神微顿,然后慢慢地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