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12
    本来就紧张的人瞬间着起来了,热度攀升,手指僵硬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头笑意不减的女声已经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我打电话来是有正事想和你商量。”

    顾少清蜷曲的食指伸了伸,睫毛轻颤的人语气很低:

    “我们刚刚说的,不算正事吗?”

    柯绵微讶着笑起来,这个顾少清,是怎么每次都能精准无疑地在她觉得他单纯好撩的下一秒,就反撩回来的?原本以为是纯情小可爱,现在这套路走的,怎么那么像身经百战的情场老手?确定不是她之前看走了眼?

    这边,靠在墙上说完,又浑身僵硬,恨不得把自己的话吞回去的人忍不住以手覆眼,懊恼不已。

    ......顾少清,你敢不表现得再急切一点?

    生怕她不被你吓跑是不是?

    心情忐忑的人听着没挂断的电话那边传出来的低低的噪音,眼神黯了黯。

    ......果然,任何人遇到这样的事,都不想回答吧。

    ......她心里,肯定已经把他这样的流氓拉进黑名单里了,只是出于教养,才没有立刻挂断而已。

    失落又懊恼的人握着手机,到底还是沙哑着开口:“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我向你道歉......”

    “柯绵。”

    一喊出她的名字,心尖就颤动一下的人紧张地想挽回:“我,我真的,全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

    柯绵又笑起来:“我很可怕吗?”

    “还是,我对你太冷漠了,才导致你对我总是小心翼翼的。”

    下意识直起身的顾少清语气急切:“不是的,是我,是我太.....”

    “嗯?”

    女子轻轻的,带着笑意的一声反问让好不容易恢复了些许慌乱中的理智的人,忍不住又盖住眼睛,哀吟一声。

    ......他真的快疯了.

    为什么要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和他说话,在这样的她面前,他怎么可能保持绝对的理智,不露出任何马脚呢。

    于是在电话那头静静地等他继续说的柯绵,满怀期待地等来一句满是幽怨的:

    “你是故意的。”

    柯绵:“......”还真是无缝切换啊,上一秒还是你的错你不对,下一秒就是我的错了。

    柯绵有些无奈地撑着额头笑起来:“顾少爷,您到底想说什么?”

    瞥到电脑屏幕上的视频,又语带笑意道:“再不开始,这视频今晚估计就搞不定了。”

    再次想撤回已经晚了的人,身体已经顺着墙壁滑了下来,单手掩面,耳根通红。

    他真的是......猪啊。

    却仍语气闷闷地回答道:“你发给我看看。”

    柯绵笑起来:“好。”

    就算自己害羞,也能强撑着答话。

    这只小可爱,还真是莫名的甜啊。

    敲了键盘,把文件打包发过去。

    等听到那边视频的声音结束了,她才问:“我之前录了很多,这里剪了部分进去,你觉得怎么样?”

    顾少清微顿:“画面没问题,时长可能不太合适。”

    听着那边键盘敲击的声音,不知为什么,总想开口撩他一下的柯绵,赶紧扶额,把自己的“邪恶”想法压下去:“我也觉得太长了,可是我也不知道该剪去哪段,加速又破坏了那种美感.....”

    原本她还想着算了,毕竟是第一次尝试,倒也没必要尽善尽美,可是顾少清指出来之后,她又觉得,时间太长,又确实是一大硬伤,必须克服,于是又皱着眉头想,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

    工作中的男人很冷静:“我有两个想法,你看看哪种可行性更高。”

    “第一,增加剪辑的趣味性,搭配适当的背景音乐,卡点变换。”

    “第二,将烹饪的几个流程分开,分集播出,制造悬念。”

    柯绵略微一沉吟:“这两个我倒是都可以试试,只是不知道,哪种宣传方式的受众会更广一些。”

    要不,两个都剪出来试试看,比较一下效果再做决定?

    那边想了一会儿,语气里带了笑意:“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柯绵愣了一下,扶着额头笑起来:“我刚想说,先剪出来试试看呢。”

    顾少清有些低沉的笑声传过来:“这说明我们两个人还真是心有......”说话的人突然顿住不说了。

    同样也想起了之前的对话的柯绵笑:“嗯?”

    顾少清的第一反应是耳朵微红,第二反应是捂住嘴巴。

    他不能再说了。

    再说下去,她真的要以为他是坏人了。

    发现自己和顾少清在一起,总能保持着一句话笑一次的神奇频率的柯绵有些受不了地笑道:“我突然发现我们两个很像小学生。”

    顾少清睫毛轻颤,并不理解她这话的意思,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低低地应声:“嗯。”

    柯绵笑:“人家小学生是吵架,我们是,是......”

    正在脑海中搜寻着合适的动词的人冷不丁地听到那边回答道:“打情骂俏?”

    柯绵:“......”

    小可爱和撩神无缝切换,我的天哪,顾少清。

    她又笑起来,那边却突然挂断了电话。

    她愣了一下,然后笑得更欢了。

    慌乱之中摁到了挂断键,看到“通话已经结束”的界面,又是懊恼,又是羞恼地放下手机的人再次哀吟一声。

    顾少清,你怎么不去买圈胶布把你的嘴封上?

    自从知道她分手之后,他在她面前就越来越放肆了。

    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

    耳朵微红的人想起什么,嘴角又不自觉地翘起来。

    可是,她都没有说他什么,只是笑......

    他这么放肆,都是她惯的。

    嗯。

    都是她惯的。

    最后果然剪了两个版本出来,拿给朱老板和慕晴他们看了之后,又投放到学校,网吧等人群聚集的场所,最后在店里循环播放了一阵,最终敲定了在年轻人群中普遍拥有更高的人气的悬疑版分集视频作为宣传视频。

    之前那件事的后遗症也显现出来,网络上开始流传起“某私家菜餐厅中菜肴里惊现蛆虫”的流言来,这时候,之前收到赔偿的那部分客人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每次用餐都有单独菜品和额外优惠的目击者们自发地在网上替朱老板澄清,顺便还安利了一波朱老板的厨艺。

    这群人和那些坚持认为他们是花钱请来洗白的水军的网友们吵了起来,把这件事闹上了热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