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16
    柯绵没说话,只是扯了扯顾少清的袖子,微微摇了摇头。

    魏哲已经嚷起来:“季缘,你有没有搞错?!刚刚可是柯小姐和我一起冲进去救的你,你在这儿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皮肤白皙,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披着魏哲的外套,眼睛红了,哽咽着望向顾少清:“她如果跟那个流氓毫无关系,我当然感谢她!可是那个朱停嚣被带走的时候,还叫她绵绵姐,你说他们不是一伙的,怎么可能?!”

    眉眼深刻的男子眼神终于落在了她身上,却是冰冷的。

    季缘打了个哆嗦,声音颤抖起来:“难道不是吗?我来玫瑰金,刚刚落单就被那个男人缠上,然后......”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子梨花带雨:“她们就冲进来,我的名声怎么办?我还没嫁人,这件事传出去,我......”

    顾少清眼底的寒意都快化作实质了,突然被扯住的衣袖被放开,他愣了一下,低头去看松了手的人:“绵绵......”

    身材娇小,眉眼都很温柔的人扯了扯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睛已经红了,显得很委屈无助的样子,却还是哑着声音道:“对不起,季小姐......”

    她的声音里带了哭腔,顾少清心里揪起来:“我认识停嚣那么多年了,我没想到他会做这样的事,真的对不起,我......”

    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魏哲都看不下去了,正声道:“我和柯小姐一起进去的,根本不可能是她!”

    神情冷峻,眸光微寒的人面对在寒风中有些颤抖的人,语气却很柔:“这不关你的事,没必要道歉。”他脱下外套来,把衣着单薄的人裹起来,声音再度冷下来:“妈,你带她回去吧。”

    顾妈妈扫了眼缩在他怀里的人,挑眉:“行。”

    季缘张大嘴巴,泪水掉下来,摇头后退:“不,表哥,你不能这么对我!”

    她的眼神里闪过怨毒:“我要让她付出代价!”

    顾少清冰冷的眼神差点没让她跌倒,顾夫人揉了揉额头,声音很优雅,却带着严肃:“老张。”

    待顾夫人强硬地让季缘和顾家的司机上了车之后,顾少清才垂下眸,语气轻柔地安慰怀里似乎有些颤抖,抽泣着的人:“没事了,柯绵......”

    扑在她怀里的人顿了一下,从他怀里出来,咳了一声,随手揉了揉头发:“谁让她诬陷我的?”

    朱停嚣认识她,这事就是她指使的,什么强盗逻辑?

    魏哲和顾夫人都是微怔。

    顾少清本来有些恼,不知道为什么也忍不住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魏哲被呛到了,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来,干巴巴道:“演技不错。”

    他就说,第一眼他就觉得这位柯小姐不是个善茬,怎么刚刚......诶,他刚刚是怎么被绕进去的?差点就忘了她根本就不是季缘那种娇小姐......

    一向看人很准的魏大少爷突然有些僵硬。

    他居然,真的真的,就这样相信了之前他判断过的人表演出来的另一种性格,这......

    他下意识地看向顾少清,眸中如深潭一般的男子却只是有些僵硬地收回刚刚不由自主地触碰了她的手,睫毛轻颤着,低声道:“没关系,我会解决。”

    说话的人又看了她一眼,那个眼神看得,一旁的顾夫人和魏哲都有些忍不住想咳嗽提醒他了,顾少清的语气却有些冷:“不会让她影响到你。”

    停住了的人微叹,下意识道:“我代她,向你道歉。”

    柯绵笑:“那这么说,事,是那个朱停嚣惹出来的,按道理还是该我道歉。”

    顾少清微怔:“我不是那个意思......”

    柯绵有些无奈,动人的双眸里好像有一弯潋滟秋水:“我是说,不用道歉。”

    她的语气里带了笑意。

    顾少清被蛊惑到了,下意思地垂眸避开她的视线,耳朵却烧起来:“嗯。”

    魏哲有些哑然。

    虽然这位柯小姐,确实可能心思不太单纯,但是顾少清替那个季缘道歉,她也没生气,看样子,是足够了解少清的性子,也算得上明事理了。

    倒也......般配。

    却还是忍不住看了眼身旁顾少清的母亲。

    晚上回家路上不知什么花开了,缀在绿油油的枝头,一朵一朵花团锦簇的,雪白的,有些清雅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夜有些凉,微风吹得香气有些散,柯绵看了眼身旁的人,语气轻快:“你冷吗?”

    她倒是不那么怕冷,在快穿局连炼狱都待过了,没那么娇气。

    平常总是克制守礼的人微微垂眸,总觉得自己太过火了,在她家附近守着,邀请她去他家,未经她同意就假装是她男朋友,还把自己的衣服给了她,抱她......

    如果不是她足够大度,他早怀疑自己的唐突早该让自己出局了,怎么还能像现在这样相处?

    看到她穿得那么单薄,却还是掩饰着,沙哑着声音道:“没事,小心着凉。”

    就让他唐突吧。

    柯绵笑了笑,沉吟了一会儿:“本来,想找个正式一点的时间和场合的。”

    听着的人有所预感,看了她一眼,眸中的情绪在这夜里分辨不清,语气却是清晰可闻的沙哑和忐忑:“柯绵......”

    “我很抱歉。我本来该,早一点和你说的......”

    顾少清有些紧张,垂在身侧的手指蜷缩起来,夜风清凉。

    却是她先看出来,他先落荒而逃,直到现在,都没有当面告诉她--

    “我......喜欢你。”

    清楚自己很清醒,却还是忍不住僵硬,语气沙哑的人不敢看她。

    柯绵并不意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他的情绪实在太容易分明,藏不住任何话。

    可是越和他相处,她的想法越不如之前那么清晰了。

    顾少清沉稳内敛,又进退有礼,严谨克制,确实是作为伴侣的完美人选。

    可是这样喜欢柯绵的顾少清,他的感情纯粹,却又来路不明。她在三千世界走了一遭,早就不是原来的她了。如果眼前这个人,暗恋的,仍然是以前那个柯绵。

    她想她没有办法做到。

    穿回来了就是穿回来了,她不可能再让自己,和从前那个单纯可欺的柯绵一样,可能也没有办法,让喜欢原来的柯绵那么多年的人,和她建立新的感情。

    这对谁也不公平,不是吗?

    最后还是笑了下,看他:“喜欢我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