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17
    顾少清愣了一下。

    柯绵停下来,两个人在长长的,蜿蜒的公路上吹着风,细雨飘起来。

    她突然笑了:“我也一直很好奇......”

    眉眼柔和的人笑盈盈地看着他:“你是怎么认识我的。怎么说呢......

    你好像认识了我很久,我却对你一无所知。”

    眉眼清冷的男子微微垂眸,有花瓣悠悠地飘落下来。

    柯绵抬起头看了那落花一会儿,就听到他哑声道:“很多年以前了,你不记得,是正常的。”

    那时候二叔在国外当教授,他的手因为意外受了伤,学业受阻,父母让他去跟二叔锻炼锻炼,也算是散散心,他就住在那所高校附近的公寓里,每天往返于图书馆和公寓之间。

    恩师总是打电话给他,叹着气劝他不要消沉,可是他怎么能不消沉?休学半年,他的手虽然好了,却再也不可能拿稳手术刀了,不可能再成为外公希望他成为的优秀的外科医生。

    因此总是借些晦涩难懂的书来麻痹自己,根本不想去理会现实世界如何。

    二叔不忍心看他这样整天把自己锁在房里,每天都要带他出去。

    那所学校的校园的确很美,他有时候看着满树的花,满公园不怕生人的鸟,有时候也会觉得心情宁静。可是他连手上的面包都拿不稳,所有鸟儿聚在一起,也没有几只朝他过来的。

    面容本来就苍白的人睫毛颤了颤,手还没放下,一个拿着摄像机的女孩子就忍不住对他吐吐舌头:“这样喂恐怕不行啦。”

    她看着他有些颤抖的右手,清亮的眸子里没有任何异样,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会儿:“换只手就好啦。”

    然后走远了,又回过头俏皮地挥手大喊:“记得掰成小块!他们会噎到的!”

    他永远记得她活泼开朗的笑声,在惊飞的鸟雀里,只有她的翅膀,在晴空下的色彩直直地撞进了他心里。

    后来他常常见到她,拿着摄像机,在人群中穿行,脸上永远挂着最灿烂的笑容。

    她出现在二叔的学生里面,他都有些惊讶。因为她看上去年龄实在太小了,像是高一的学生,而不是大一,她的眉眼也很美,在实验室和教室里,永远是她的同学中最热烈灿烂的一个。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开始试着在每个可能遇见她的时间段,去喂那群鸟儿,他第一次,用轻轻颤抖的右手喂了一只扑棱着翅膀,小心翼翼地去啄那块面包的时候,她又出现了,鸟儿叼着面包飞走了,她举着摄像机笑道:“拍到了。”

    他们熟络了一阵,她问他可不可以拿他的照片去参赛,他同意了,决定回学校继续学业的第二天,在登上飞机之前,在报纸上看到了那幅得奖作品,名字叫做《重生》。

    飞机穿过云端,右手紧紧地攥着纸业的人有些恍惚。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他并不是不告而别,他只是清楚她对他是纯粹的善意,所以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可是那张照片,和那个人的身影,却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后来他也曾回去找过她多次,只是不知名字,又没有照片,参赛者真实姓名不予公开,他又总是被创业初期各种各样的事情绊住,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不记得他了,站在另一个人身边,笑颜如花。

    他没有再去找过她。

    后来他在这里见到了她,熟悉的眉眼比之前文静了些,却还是那个会抱着一盆花逗鸟的那个女孩。

    他跟着她进了朱老板的店,才恍然自己的举动会引起多么大的误会,还是默默地退出了店里。

    有次朱老板店里出事,他在旁边,帮忙报了警,和朱老板熟识起来,某次还是没能忍住,问起关于她的事。

    他自知没有身份,更没有坚持的理由。

    可是他忘不了她。

    后来他出了国,朱老板偶尔与他说起她在国内的状况,说她心情好或是不好,又在店里开了些什么玩笑,每次总会叹着气告诉他,她的男朋友对她很好。

    他知道那是提醒,是警戒。

    他也知道,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再以别的任何身份出现在她面前。

    她有她自己的生活,他不愿意去打扰。

    他的心里有一艘从未出过海的航船,不管再如何波涛汹涌,最后却还是默默地守在属于他的海湾里,看着她坐在别人的船头上歌唱。

    他回来的那天飞机晚点,机场下着瓢泼大雨,他开了车将朋友一位位送回,居然在朦胧的夜景里看到了她一个人,提着东西,回家。

    他远远地跟着,看到漆黑的夜又拿起手电筒照着她回家。

    到底没有出现。

    他不后悔这么多年了无联系,可他后悔错过她委屈无助的那些年。

    她不该被那样对待。

    眉目依稀和记忆中模糊的轮廓重合起来的人,看着她,眼神很认真,声音里带着某种隐忍,沙哑又撩人:“你问我喜欢你什么。”

    “—我喜欢你的一切。”

    拿着摄像机拍成群的鸟儿飞起时灿烂的笑,在图书馆里看书时沉静的眉眼,再见到她时她冷静清浅的目光,她在厨房里温暖的背影,她挑选蔬果时动人的侧脸,她的语气,她的笑,她捉弄他的时候,眼睛里细碎的光。

    他只是想要,尽可能地抓住眼前这个人。

    让她一直无忧无虑地笑下去。

    柯绵微怔。

    对面的人笑:“可是......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柯绵了。”

    她历经了世间种种,早已变得淡漠,如果是现在,她绝对不会......

    她自己倒又先怔了一下,笑起来。

    也许会吧。

    她只是把一切都看得淡了,却没有失去那份热忱。

    顾少清垂下了眸,语气很轻柔:“你还是你,我知道。”

    柯绵愣了一下,笑起来。

    晚风小下来。空气中有着清凉的味道,沾湿了男子不停颤动着的长长的睫毛。

    身旁的人语气轻快起来:“这么说,我是你的初恋?”

    嗯,大学遇到,惦记了这么多年,应该是吧?

    顾少清不知何故,脸也烧起来,声音很低,带着沙哑:

    “没有谈过,不算初恋。”

    那些,只是这么些年来,他不曾出口的隐秘的心事,与她无关,她不必为此负责,更不必因此有任何的负疚感。

    柯绵笑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纯粹地很开心。

    眉眼弯弯的人侧眸看手指蜷缩起来,睫毛轻颤的人,语气轻快:

    “那,现在算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