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18
    晚上顾妈妈给儿子打电话,敏锐地察觉到他语气变化的人笑眯眯道:

    “追到啦?”

    顾少清把手握成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睫毛颤起来:“嗯。”

    顾妈妈笑:“季缘的事我来处理,你好好地跟人家相处,听到没?”

    那边长身玉立,耳朵微红的人顿了一下,又应了一声,轻声道:“谢谢妈。”

    顾妈妈挂了电话,顾爸爸取了眼镜擦了擦,问:“是追了好多年的那个吗?”

    顾妈妈笑:“是。”

    手里拿着报纸的人也笑叹:“这就好啊。”

    网上的事情发酵得很厉害,贺垣和何语嫣的事情捅出去之后就无缘无故沉了,柯绵搜了半天没搜到,想了一会儿,又笑起来。

    朱老板的店营销得很成功,每天人流量爆满,和魏哲商量着开连锁店的事情,本来高兴着呢,接了一个电话脸色都白了,柯绵端了杯水给他,语气很淡:“叔,消消气。”

    朱老板苦笑:“绵绵,对不住,我家那个混小子......”

    柯绵笑了笑。

    魏哲微微一叹:“这赌博那么大个坑,可不是容易就能填得上的啊。”

    忙碌了大半辈子的中年人眉眼间多了几分苦涩。

    柯绵微顿。

    晚上为了办点事,回家回得晚了点,星星都隐在云层里看不见了,顾少清给她发微信:“到家了吗?”

    她想了想:“马上。”

    那边停顿一瞬,发了个生气的表情包过来:“不是答应我早点回家的吗?”

    “你一个人?”

    正想回消息回去,身后响起缓慢的脚步声。

    她站在原地听了一会儿,身后一道风靠近,看上去娇弱的女孩子动作敏捷迅疾地弯腰低头,躲过棒子之后,狠狠地踹了一脚过去,把那个拿棒子的混混打扮的人踢倒了,旁边的几个男人愣了一下,咬咬牙全冲上来了,柯绵眼神一冷。

    夜晚的街道上没什么人,很好施展拳脚,柯绵没什么心思陪他们玩,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踢得全部躺在地上“哎哟”叫唤了,顾少清跑过来,语气紧张:“绵绵!”

    刚下车,没来得及跟着顾少清冲过去的魏哲脚步一顿,感慨一声。

    乖乖,看上去个子那么小,原来是个王者啊。

    去警察局做笔录,供出来的人果然是严老二,捧着热茶,眉眼氤氲在蒸腾的热气中的人语气冷静:“我认识他。”

    女子抬起头来,眼神很平静,眸中却划过冷光:“我要举报他伙同其他人,非法经营赌博诈骗网站。”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顾少清送她进门,声音微低:

    “以后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抗,好不好?”

    柯绵愣了一下,垂眸:“对不起。”

    顾少清想说什么,看她神情有些疲惫,顿了顿:“好好休息。”

    第二天早上起得很晚,打开手机的时候看到他的消息:

    “不用说对不起。”

    “是我的错。”

    柯绵微叹。

    上午去朱老板店里帮忙,为儿子的事情烦恼着的人有些心不在焉,干脆挂了“休息中”的牌子坐在店里叹气,朱婆婆擦了擦眼睛:“那么多钱呢。”

    柯绵微顿:“钱迟早都能还上,但是如果他还去赌,那就变成无底洞了。”

    进来的人听到这句话,脚步一顿:“朱老板,朱婆婆,绵绵。”

    朱老板打起精神,勉强笑道:“少清来了......让你们见笑了。”

    停嚣这孩子他从来就管不住,妻子去世之后,他就更放肆了,书也不读了,工作也不要了,整天就在外头鬼混。

    妈身体不好,家里又穷,朱老板寻思着搬来大城市找份稳定的工作,看病也方便,那个混小子怎么说也不来,硬气地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他每个月打回去的电话没人接,寄回去的钱倒是每次都有人收,他心里还稍微放了点心,以为朱停嚣就是和他置气呢,哪知道没过多久,朱停嚣就开始找他要钱,而且要的数额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高。

    朱老板按捺不住,写信回去问他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结果每一封信都是石沉大海。

    他就再也没往老家寄过钱。

    朱停嚣打电话回来,语气跟他才是老子似的:“钱呢?!”

    他狠心挂了电话,越想越不对劲,可是店里忙,母亲的身体状况也要他时刻注意,他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不争气的儿子的行动,只能拜托邻居多多照看。

    哪想到,把朱停嚣带入歧途的,就是他那个看上去老实忠厚,淳朴善良的邻居严老二呢!

    要不是绵绵告诉他,朱停嚣居然参与了赌博,还四处借钱,把所有的家底都败光了,他恐怕还会被蒙在鼓里,继续给舍不得饿着的儿子继续打钱。

    简直就是造孽啊!他没把朱停嚣给教好,他对不起他死去的太太啊!

    想起亡妻,忍不住老泪纵横的人边擦眼泪,边咬牙道:“我一定会好好管教停嚣,让他回到正道上来的!”

    柯绵和顾少清对视一眼,两个人眼神都有些沉。

    两个人在路上散步的时候柯绵突然问顾少清:“你觉得,朱停嚣还会变好吗?”

    顾少清微微一叹:“不知道。”

    他不了解朱停嚣其人,做不了判断,况且很多时候,人的选择往往取决于外部环境的变化,所以他根本无法断言。

    只是......

    他和朱老板相识那么久,竟从来不知道朱老板有个儿子,也不曾见他来探望过两位长辈,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偏向了“不会”这个答案的。

    柯绵眯起眼睛:“试试看就知道了。”

    朱停嚣还处在被调查的阶段,柯绵去看他的时候,他还在骂骂咧咧地喷脏话。

    柯绵眼神冷下来,顿了顿:“朱停嚣,你这么多年没去看过朱老板和朱婆婆,不想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么?”

    朱停嚣吐了口口水:“发达了呗,要点钱磨磨唧唧的,看老子出去不把他那店砸了!我呸!亲生儿子拿点钱都不愿意!良心被狗吃了!”

    柯绵冷笑:“要是我说他们把店卖了就为了给你还赌债呢?”

    朱停嚣愣了一下,狞笑:“那是他们活该!老子能翻盘的时候扣扣搜搜的,现在知道后悔了?我呸!什么玩意儿!”

    柯绵站起来,冷笑:“朱停嚣,你说你好好的一畜生,装什么人呢?”

    身后的人还在愤怒地挣扎骂人呢,柯绵已经冷着脸走出了警察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