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19
    朱老板的连锁店提上日程了,魏哲悄悄地问她朱老板是不是真的准备帮朱停嚣把钱还了,柯绵擦着手:

    “舍得的父母,毕竟是少数。”

    都说儿女是前世的债,朱老板和朱婆婆再怎么狠心,也不可能真抛下他不管,父子关系可以断,血肉亲情,朱老板和朱婆婆那么心软的人,怎么可能真的断得下呢。

    只是那个朱停嚣,如果放出来了,终究还是个祸害。

    柯绵眼神微冷。

    在花鸟市场逛的时候碰到一群熟人,柯绵眼神淡淡地扫了一眼何语嫣,继续挑选绿植。

    平常不见得怎么搭理她的人好像突然认得了她似的,笑道:“柯绵,是你啊。”

    “好久不见。”

    “最近还好吗?”

    ……

    三三两两的同她打招呼的人突然集体顿住,她似有所觉,回头,果然看到身材挺拔的人从不远处朝她走来,眉眼深邃的人眼神里带了笑意:

    “五分钟。”

    柯绵笑起来,认真点评:“挺快的。”

    这花鸟市场很大呢。

    贺垣的眼神已经阴沉下来,何语嫣笑:“这么巧呢,又在这碰到绵绵的男朋友了。”

    顾少清眼神微冷,将柯绵挡在了身后,柯绵有些好笑:“你干嘛?”

    她还怕他们不成。

    顾少清语气很平静地缓缓道:“我怕她又陷害你。”

    眉眼美艳的女子脸色一白,有些咬牙切齿,贺垣冷冰冰地看她:“你闹够了没有?”

    贺垣虽然冷淡,实在很少朝人发火,所以一向无法无天的何语嫣都有点被吓着了,张张嘴没再说话。

    贺垣的堂姐微顿,笑起来:“这花鸟市场这么大呢,是得看着她点,小心又走丢了。”

    老板闻言笑:“不可能!这小姑娘对这市场熟!上次买的君子兰,都是我这儿最好的啦!”

    又有人插嘴:“唉,小姑娘嘛,上次几个小时不接电话,家里人都担心死了!”

    老板瞪眼:“挑花可不得几个小时嘛!让他们进了这市场就关电话,就这小姑娘懂事,最好的花给她,不亏。”

    其他人还想说什么,老板又不赞同地摇摇头:“你们年轻人这样可不行,浮躁!”

    市场里的其他老板也笑起来,开始七嘴八舌地说起之前遇到的不爱花的人来,聚在一群的人越听越不自在,在原地踟蹰了一会儿,对视了几眼之后就离开了。

    顾少清在电话那边说话的时候还有些无奈:“老板太厉害了。”

    柯绵笑:“老板替我怼回去,你应该高兴才对啊,这是什么语气?”

    顾少清揉揉眉心,笑:“就是因为太厉害了,我这个男朋友,才毫无用武之地。”

    柯绵笑起来,那边的人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耳朵一点点红起来。

    女子的声音里带了明显的笑意:“看不出来你还蛮自觉的。”

    被纵容了的人声音无故沙哑下来:“权利与义务是统一的。”

    完成义务,才有权行使权利,不是吗。

    柯绵愣了一下,眉眼弯弯:“顾少清,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

    权利与义务,啧。

    撩神。

    顾少清咳了一声,低声道:“我只是在行使我的合法权益而已。”

    柯绵挂电话的时候还有些哭笑不得,感觉自己被骗了。

    这家伙其实根本没在害羞,只是套路吧?

    那边魏哲拿了酒上来,还怔了一下:“这还没喝呢,你怎么脸就红了?生病了?”

    顾少清咳一声,把手机放起来,一旁早就看不下去的朋友叹道:“亏你还是有情史的人呢,这都看不出来,和女朋友撒娇红了脸,和喝酒红了脸,能一样吗?”

    耳朵更红的人抬眸看了两人一眼,朋友举手投降:“不说了,不说了!”

    别看顾少清是他们三个人里最斯文守礼的那一个,要是一不留神招惹了这位,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魏哲“啧”一声。

    顾家家宴快到了,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人想了一会儿:“你说,少清会带那姑娘回来吗?”

    顾妈妈瞪他:“就你急!这才在一起多久呢,不着急。”

    顾爸爸叹了口气:“少清年纪不小了,我不也是……”

    突然门铃响起来,想起自己先前接的几个电话的人和自己老公对视一眼,悠悠地叹了口气。

    朱老板的店生意越来越红火,多招了两个人,还是忙不过来,柯绵常抽空过去帮忙打个下手。

    今天店里的人看她的眼神却透着古怪,柯绵脚步微顿,见到朱老板还是笑眯眯地去接他手上的盆:“叔。”

    朱老板眼神微顿,笑:“绵绵来了啊。”

    柯绵察觉到异样,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笑,开始帮忙。

    顾少清今天来得很早,在她身后站着看了她一会儿,又走到她身边:“我帮你。”

    今天的冷水有点刺骨的寒,柯绵动作顿了一下,刚想拒绝,身边的人已经解开了大衣的扣子,把大衣脱下来,挽起了袖子。

    她“诶”了一声,顾少清拦住她,语气里带了笑意:“好了,去休息吧。”

    柯绵顿了一下,笑:“好。”

    干脆就在一边擦了手,细细地看他做事。

    越看越感慨。

    拿着白瓷盘,都丝毫不显逊色的手指和冷玉似的,线条流畅,又骨节分明,在黑白琴键上肯定更加赏心悦目。

    想到钢琴,突然想起之前他的手受了伤,柯绵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让他把手从冷水里拿出来,心疼道:

    “快!快擦一下!”

    她有些懊悔自己没把顾少清之前说的事放在心上,忍不住生自己的气:“冷不冷啊?你手没事吧?”

    她帮他把水擦干了,又拿着他的手腕看,语气急切:“你说话啊!要不要去医院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让你下冷水了……”

    柯绵摸到他冰凉的手,更心疼了。

    顾少清不吭声,柯绵有些急了,抬头看他,才发现面前的人耳朵已经红得能滴出血来了,长长的睫毛颤起来,语气更是沙哑得过分:

    “我没事……”

    柯绵又好气又好笑,又被他那个不停扇的睫毛弄得痒痒的,顿了顿还是无奈道:

    “怎么了?”

    顾少清咳了一声,耳朵更红了:“没事。”

    柯绵又顿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她握着他的手腕,有些窘迫地放开他的手,也咳了一声:“没事就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