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当你出现在我的窗台上21
    网上的宣传视频效果很好,柯绵忙着线上的事情,想着自己可能抽不出时间去店里帮忙了,就打电话和朱老板说她最近有点忙,暂时不过去了,让朱老板再多招些人帮忙管着店里的生意。

    朱老板迟疑着叹息道:“绵绵哪,你别怪叔和你婆婆......”

    他一开始的时候听了那人的话,也是半信半疑,可人家长得那么好一姑娘呐,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说了,他也不信那姑娘和绵绵无冤无仇的,要无缘无故,拿自己的名节这样陷害她,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啊。

    他原本也想着,干脆就不说了,就是怕说出来了双方心里头都有疙瘩。

    可是朱婆婆是个不吐不快的,嘴皮子虽然不厉害,到底还是伤了小姑娘的心了,绵绵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闹成现在这样,谁心里都不好受。

    柯绵笑了笑,毫不在意的样子:“您这是说的哪话呢。”

    魏哲来店里帮忙张罗着连锁店的事情,偶然间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有些奇怪,下午听了一位熟客和朋友提起来这件事,才搞清楚了始末,眼神就沉下来了,晚上打电话给顾少清的时候,有些犹豫地问他: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朱老板店里那事儿了?”

    有些犯头疼的人,手上揉着太阳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摘了眼镜的双眸在黑暗里有些晦涩不明:“没有人是圣人。”

    能够真的不偏不倚公正对待每个人。

    就连他自己,都会下意识地偏向绵绵,这很正常。

    可是,她原本是最不该受委屈的人。

    魏哲叹息一声:“如果真是那边,你......你注意点儿......”

    虽然顾妈妈和那边的关系早就淡了,可好歹还是血亲呢......

    那边的人扯了扯嘴角:“嗯。”

    魏哲一听到他这个语气就知道大事不妙,有些头大,生怕他到时候让顾妈妈夹在顾家和娘家之间左右为难,还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劝下去呢,那边的人,沙哑的声音低下来,有些自嘲:

    “到头来,我还是一样,让她在我眼皮子底下受了委屈。”

    魏哲顿了顿,忍不住叹了口气,不再劝了。

    晚上柯绵做了个梦,是她前世完整剧情的放映。

    贺垣和她分了手,和身为女主的何语嫣在一起之后,她因为难过和气愤,去找贺垣和何语嫣理论,没想到反被何语嫣诬陷她想要闹事,又平白无故受了很多冤屈,很快就众叛亲离了。

    沦为街坊领居鄙夷嘲讽的对象之后,她受不了流言蜚语,又被早已离婚的父母痛骂一顿,在朱老板那大哭一场,抹着眼泪决定搬家了。

    不久后准备搬家的时候,朱老板拖着病腿来帮忙,她才知道,她那天回去之后,一帮流氓居然找上门来,砸了朱老板的店,还把朱老板打伤了。

    她想要报警,朱老板却制止了她,眉眼苦涩地告诉她,那群人是冲着朱停嚣来的,那个混蛋还不上钱,不知道从哪知道了朱老板的店在哪,就纵着那帮人,把朱老板的店给抢了。

    柯绵把身上剩的钱给了朱老板,想去找朱停嚣那个混蛋算账,在路上被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给绑了,然后在郊外废弃的仓库里,见到了笑容满面的何语嫣。

    “是不是很意外?很惊喜?”

    “没想到吧?造谣,打人,砸店,绑架,都是我做的。”

    柯绵真的不明白一个医生,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千金大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已经得到贺垣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害她,害那么多无辜的人?!

    她永远都记得何语嫣当时那个狠辣的眼神,在那张动人的脸上,显得那么可怖:

    “因为你霸着他那么多年,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她第一次在医院里见到贺垣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可是那么冷淡的人,却只是扫了她一眼,微微皱眉:“我有女朋友了。”

    当时她还在想,能够配得上那样的他的人,一定也很优秀,像他一样吧。

    可是柯绵来给他送饭的时候,疯狂的嫉妒和不甘心瞬间缠满了她的心脏,她听到自己在问,凭什么?!这个柯绵,有哪一点比得上她,配得上贺垣?!就因为她来得更早吗?!

    所以她想方设法地抹黑柯绵在众人眼中的形象,又不顾医院众人的议论,整日跟在贺垣身边,就希望他能够看到她。

    后来,他果然上钩了,和柯绵分了手,和她在一起,可是她却越来越嫉妒,越来越嫉妒和贺垣在一起那么多年的柯绵,她一点也不想让柯绵就这样认输退出,她要让柯绵生不如死!

    柯绵那个时候已经被她打得伤痕累累了,却还是强撑着冷笑着嘲讽她: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不过是怕我拆穿你们金童玉女的童话而已!你不过是怕别人知道,你就是一个卑鄙无耻,心思恶毒的第三者!”

    何语嫣恼羞成怒,居然就这样活生生把她打死了,伙同那几个混混,把她弃尸荒野,而后逍遥法外,和贺垣过着童话里王子和公主一般的幸福生活。

    从梦中醒过来的人眼神冷下来。

    她算是明白系统让她回来休假的时候为什么犹犹豫豫地只给了部分剧情给她了,她要是知道自己上辈子死得这么惨,估计根本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何语嫣那个疯子。

    手指攥紧了又是微顿。

    为什么,她在梦里没有看到顾少清的结局?甚至在上辈子的画面中,她都没看到过顾少清的出现。

    那边也从噩梦中惊醒的人撑着额头坐起来,满头冷汗,原本理智克制的双眸里也沉浸着痛苦和不甘,骨节分明的手指忍不住紧紧攥住礼物的人喘着粗气,手按上了胸口。

    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梦到绵绵已经......

    还有何语嫣和那些人,那些混蛋!他们竟然敢,竟然敢那样对待他的绵绵.......

    眼眶都红了的人咬紧了牙关,手上爆出了青筋。

    梦境里的一切细节都那么真实,甚至还出现了朱老板和朱停嚣争执的画面,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那只是个简单的梦。

    可是在现实中早就回国了的人,在梦境继续的时候,却还待在国外,而且还和朱老板失去了联系,也根本不知道,他放在心尖,惦记了那么多年的人,居然受了那么多委屈,还落得一个那样的结局。

    顾少清的心脏突然剧烈地绞痛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